梦回铸剑阁 初踏从军路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3/


相比于看似漫长而枯燥的训练,几分钟的休息时间显得实在是太宝贵也太短暂了,而这宝贵的休息时间却是过的如此的快,以至于人人都认为没有休息够的时候,指导员便吹响了继续训练的哨子,班里的人在班长的带领下陆续的站了起来,不说别的,就这个集合就耗费了不短的时间,站了好几个小时了,一说休息几个人可以说是直挺挺的瘫在地上的,现在马上要站起来谈何容易呢,好不容易又站回了一排,教官的声音响了起来:"再给你们一分钟放松一下腿部,就一分钟,不许坐下,动!",于是一班的人就开始往死了揉自己的腿,还有几个干脆做起了蹲起,因为大家都意识到了,马上要到来的,不一定又要让自己站多长时间呢?


果不其然,随着一声"停!",教官的嘴里蹦出了"再连续站两小时"的口令,一群人脑子顿时嗡的一下,但是基于上下级的关系,谁也不敢来点反抗的意思,只能在心里把教官问候了一百遍啊一百遍.其实对于站军姿这项并不是没有让自己轻松一点的方法,其实梦晖很小就懂得这一点,只要在站军姿的时候想想别的东西就行,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这样就可以很好的忘记疲劳,很多时候疲劳是自己的身体和心理一起疲劳,去了心理的疲劳,身体上的只要僵在那里就可以了,腿是很容易锁住的,只不过转移注意力这种办法有所弊端,就是一来如果教官突然下稍息,向右转,某某出列等口令的时候容易听不见,因为相当于在做白日梦啊,走神呢,二来就是手型容易扣不紧,军姿要求手型是拇指搭在食指第二节,中指贴紧裤缝线,手要扣紧腿部,手和腿之间形成一个密封的小空腔,苍蝇扣里面也让飞不出去,但是走神的话腿能锁住手可锁不住,而更要命的是,教官这两个小时其实着重检查的就是手扣紧的情况,所以梦晖有麻烦了.


梦晖并没有注意到悄悄走到他后面的教官,而老早就看见梦晖手没有扣紧的教官则把自己的钥匙插进梦晖的手留出的缝隙当中,随着教官的一声"扣紧!"以及快速的拉出钥匙,梦晖的手感觉火辣辣的一疼,嘴一咧差点叫了出来,但是也不知道教官在自己手上干了什么,好不容易忍着手上的疼挺到了两个小时结束,随着大家再一次的瘫倒在地上,梦晖也可以看一眼自己的手了,结果梦晖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多出了三条鲜红的血印,其中一道还在渗着血,"妈的,这教官真他奶奶的不是人!",梦晖只能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不过也没法说什么,谁叫自己没有做到要求呢,挨收拾也是活该.


想到了军训会不容易,没想到一开始就是这么变态,午休回到宿舍,几乎每一个宿舍都传来了骂教官的声音,不管是国防生宿舍还是非国防的普通学生宿舍,趴在床上假寐的晓旭嘴里不由得骂了一句:"我靠,那群普通学生叫苦个屁啊,他也不看看我们,敢情他们站个军姿二十分钟歇一回就叫苦叫累的,到我们这还不散架子了啊,垃圾!~"而一旁的梦晖也只能苦笑了一下,"没办法,谁叫我们是国防生,选择从军,就有自己的无奈,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奈吧,呵呵."


下午两点半,学生们又准时的集合在了各自的训练位置,相比于站军姿,下午的训练好过了不少,停止间转法和齐步走,虽然要求还是一样的高,但是再怎么那也叫可以动弹动弹的项目,不用忍受着腿像是帮了钢筋一样的折磨.而下午四点全校集合的时候,则要简单的验收一下各个学院对于军训第一天的学习情况,也就是简单的小比一下.


其实小比一下没有人能是国防教育学院的对手,再怎么梦晖他们这群国防生也是接受的完全军事化的训练方式,就连训练时间长短都是部队的要求,这些绝不是普通学院的学生能比得了的,所以在这个时候,身为军人的自豪感以及小小的虚荣心让这帮国防生们很是得意,做起动作来也行云流水,大开大阖很是潇洒,靠腿的声音更是十分响亮,让不少的外学院的学生爆出了一阵阵的惊叹.其实说到靠腿声音的问题,也不全是训出来的,梦晖他们身着的是99式的全套军装,鞋子也是标准的军官皮鞋,靠腿声音自然比那些穿着运动鞋的普通学院的学生来的大啊.


在比赛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插曲,因为梦晖他们是二班,所以站在第二列,晓旭因为自己一米八三的个头站在第二列排头,他前面一班那小子身高足足有一米九五,所以晓旭一直以为能被挡住,就偷懒低了几次头,教官第一回看见,喊了一声"第二列第一名,抬头!",晓旭抬了一会儿头,过一会教官注意力不在这边了,他又把头低下去了,教官一侧眼又看见了,这下可不干了,大喊一声:"第二列第一名,你再敢低头老子把你脑袋拧下来!".这让在场的所有人爆发出一顿爆笑,不管是非国防生专业还是这群国防生,都笑了,梦晖强忍着维持着立正的姿势,但是笑得肚子都疼了...


回到宿舍,简单的洗了洗身上的尘土和汗渍,几个人把屋子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因为马上班长要来教他们如何的整理内务,而对于别的专业的学生而言,内务只不过是象征性的,军训过后就什么都不是,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不行,大学的四年,他们必须时时刻刻保持内务的整洁,否则,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严厉的惩罚,班长来了以后,将物品的摆放原则教予了他们之后,就开始教他们内务相对来说最重要的一环了,也就是叠被子,在很多人眼里看来,内务基本就是约等于叠被子,其实不然,只不过被子叠成豆腐块的样子,已经深入了每一个提到军营的人的心里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