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7/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1

太阳终于撕破了黎明前的黑暗,奋力一跃,崩出了地坪线,将亿万霞光愤然的撒向了它能够撒向的每个角落。伴随着遍谷的猿鸣鸟啼。梁成儒悠悠醒来,感觉混身舒坦,许是太久没有睡过如此安稳的觉了。梁成儒揉着惺忪睡眼,望了望刺眼的东方。

一路晓行夜宿,吸风饮露,非止一日。一日,梁成儒爬上一座巍然大山,临顶远眺,满目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似乎没有尽头,坐在山顶感受着大自然的博大,顿觉心胸豁然开朗。

忽然,远处一道烟柱冉冉升起,梁成儒心中一喜,管它是炊烟还是森林自燃,还是去看看,都有10多天没见过人了。再说自己觉得现在很诡异,自从地裂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那了,现在迫切的想搞明白自己的位置。然后,就在这森林里过吧,以自己的罪行要被逮到的话,判几个死刑都够。梁成儒迅速辩明方位,感觉距离不过1里左右。一路劈荆斩棘,攀上援下,看着1里不到的路,居然走了整整近3个小时。

越来越近,梁成儒悄悄的向烟柱升起处匍匐而去。透过树荫缝隙,只见三间原木结构的茅草房坐落在眼前山脚高处。墙壁上钉着很多动物毛皮,麂獐豹鹿,动物皮毛到是很丰富。梁成儒分析,看来这里首先离人口聚集区很远,因为猎杀这么多被保护动物,居然没有被举报还敢把皮毛凉在外面,至少可以证明,这里离城镇很远。不用担心有人向公安举报自己,甚至从这偏远的位置来看,自己的事情还不可能通报到如此深的山区来,何况自己隐隐感觉自己现在好像并没在四川境内了,从植物结构还有现在墙上的毛皮来看,有好些动植物四川根本就没有。一切,都得找个人问了才能知道。

一个身穿葛布对襟,脚蹬麻耳布鞋的中年男子拧着几只野兔来到院子里准备剥皮。梁成儒看着这身穿怪异服装的人,心中非常奇怪,居然不能发现一丝现代感,难道是进山避难了几十年的前朝遗族?这也太不现实了吧。

梁成儒整理了下思路,轻咳一声,闪出树林,向中年汉子拱手致意道:“哥佬官,打搅一下。”中年汉子显然被吓着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你是?”目光上下打量着梁成儒,似乎感觉来者非常奇怪。梁成儒忙解释到:“哦,兄弟因为飞机坠毁,落入这片大山,在山里走了约半个月,都不记得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甚至现在在那都不知道,还请老哥指点。”“哈哈,原来这样,老弟请屋里做。”“狗子娘,有客人来了,泡壶茶。”

俩人来到偏房炕上坐下,一个40来岁的女人,捧来一陶罐,摆下两只海碗,满上茶水,退了出去。中年汉子说到:“现在是民国28年,大概是四月吧,因为路途艰险,我们一年也出不了几次门,所以具体时间也不知道,日子过得到也稀里糊涂,到让兄弟见笑了。”说着给梁成儒续上茶水。梁成儒差点晕倒在地,自己居然穿越时空来到民国。民国28年,心底默默一算,不就是1939年吗,切,还有6年日本鬼子可打,总比自己因被通缉而亡命天涯的日子好得多。而且有得仗打,不像那个时空只能捞点反恐处突干干,简直浪费了自己这个全军第一狙击手。心底兴奋的道:“玉帝,我真他妈爱死您了”。“兄弟贵姓啊?”梁成儒被中年汉子的问话从沉思中给拉了出来,忙道:“兄弟免贵姓梁,名成儒,字龙吟,四川成都人,不知老哥贵姓?”梁成儒担心他不知道二宾市所以告诉他自己是成都人。“哈哈,我姓赵,你叫我赵二柱吧,刚才那是你桂花嫂子,本来有个小子叫赵二狗,不过现在跟了大石墩的虎爷,专干日本鬼子,所以没在家。”赵二柱豪不隐晦的说道。梁成儒又问:“赵二哥,我们现在在那?因为是从飞机上掉下来的,所以不知道地方了”?“我们这是辽县治下,….”“什么,辽县?”梁成儒脱口而出。略懂历史的梁成儒还是知道,辽县就是自己原来那个时空的左权县,因为1942年9月18日为纪念当年5月因为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左权同志,改辽县为左权县。看来自己所处的这片山区应该就是太行山中段。所以梁成儒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老赵:“怎么?”梁成儒:“哦没什么只是原来听说过,你继续说。”老赵说到:“咱远的也不知道,就说这周边吧,北连和顺,西接榆社,南邻武乡、黎城东,与河北邢台、武安、涉县接壤。不知老第有什么打算?哦,对了你说你是从飞机上掉下来的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俺早些年在太原城见过那长着翅膀的铁疙瘩。”梁成儒瞎扯道:“我本来是重庆空军的,因为驾机侦查阳曲的日本鬼子,被高射炮给敲伤了,所以就掉这片山里了,下来后有迷路,所以转了半个多月都没走出去。”梁成儒准备告辞,赵二柱生拉着不放,许是太久没见过生人了吧,一定要梁成儒吃过晚饭明早在赶路。赵二柱安顿下梁成儒自去和老婆收拾晚饭不提。

梁成儒一个人安静下来,仔细思考着自己以后该如何办,该用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这个时空里。又该怎样收拾日本鬼子……….

一阵香气飘进梁成儒的鼻子,赵二柱端着一盆山菌烧野猪肉走了进来,桂花嫂子也举着一个托盘跟了进来,摆上四五样小菜,无非一些熏肉、黄花、木耳、酥核桃之类。老赵又抱来一坛酒,说道:“梁兄弟,这是我用山果、玉米自家酿的酒,你多喝点,不上头的。”闻着酒气倒是很浓香,梁成儒赶紧起身连说:“打搅你们了。”老赵满上酒请梁成儒坐下,好一顿海吃海喝按下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