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血双英]童年忆事:看杀猪

――童年的快乐是一种简单不可复制的快乐!

也许因为冬天乡下好玩的事相对较少,小时候阿庆对看杀猪一向兴趣有加。

那时一个大队十几个生产队只有一个杀猪匠,就是住在大姐夫家东隔壁的“sanyao”,姓“王”,因为从来没见谁写过他的大名,也不知究竟是哪两个字,只是听人这么叫,不过与大名相比,“王麻子”则是家喻户晓,因为他的脸上麻麻癞癞,凹凸不平,脸大而扁,脖子粗短,头发跟板刷样一根根竖在头上,阿庆和小朋友们都怕他,更有家长拿“王麻子”吓自己不听话的小孩。

乡下人养猪,一般算好了时间,到腊月17、8时猪长到180斤左右,再喂食猪长的慢划不来,白白浪费饲料,就是杀的时候了――杀了留下少量自吃,大部分卖掉,换点钱过年,所以每到这时“王麻子”都很忙,请他杀猪还要提前预约。为了不影响各自干活,杀猪一般都是安排在清晨进行,天还没完全亮,阿庆父母已烧好了两大铁锅开水,请来帮忙的邻居早早过来,一边抽着父亲发的香烟,一边跺脚取暖,杀猪的大木盆也早摆到了河边的梨树下。一会王师父来了,父亲照例递过一根烟,王师父随手往肥肥的耳朵上一夹,摆下家伙:一把40厘米左右长的杀猪刀,一把砍刀和一根铁棍,看看盆边的两张高板凳和一个大脸盆,对小伙子们说:准备动手。

母亲开了房子西山墙猪圈的灯,父亲走近猪圈轻轻打开圈门,几个小伙子手拿麻绳跟着,看到来人,原本半躺着的猪有些吃惊,站了起来,走在头里的王师父左手抓住猪耳朵,右手在猪脊背上一把推过去,猪重又半躺下,头挣扎着试图抬起来,无奈“王麻子”气力很大,死死摁着不让动弹,在猪扯开嗓门凄厉的嚎叫声中,几个小伙子赶紧用绳捆了猪的前后脚,七手八脚把猪抬放到河边空地的高板凳上,帮手的几个摁着后腿,王师父用左胳膊肘子顶住猪的脖子,左手顺势扣住猪的下巴,猪嘶叫不出来,换做呜咽。王右手拿一把明晃晃的尖刀,用力一下捅进了猪的咽喉,这一刀讲究稳、准、狠,这样猪的痛苦会少一点,随着刀子的拔出,鲜红的猪血喷涌而出, 父亲随即用加有少量凉水和盐的脸盆接住,并轻轻晃动,血由快而慢,流了满满的一盆……等凝固后,放入滚水中煮至变色,凉后切块, 就是纯正、鲜嫩的猪血了。

几个人将捆着死猪腿的绳子散开后,又抬入大木盆,然后往里面倒开水至2/3,泡上十多分钟,“王麻子”用尖刀在每条猪腿上割开一个口子,然后拿那根根长长一头带圆球的廷杖,从一只只猪腿的刀口挺进,继而抽出廷杖,鼓着嘴巴一口接一口对着挺开的口子吹气,脸憋的通红……不一会儿猪的肚子鼓的大大的,这时旁边帮忙的赶紧用麻绳绑住那口子,以防跑气。一切就绪,王用一把宽宽的刀子开始褪毛,不一会儿就褪的光光的白白的了。给猪吹气的目的是让猪的身子鼓起来,便于给每个部位煺毛,想来和男人刮胡子的时候把腮帮鼓起来一个道理。

接下来的工序是开堂。一般是用连在一起的铁钩,一头钩着猪脚,一头挂在旁边的梨树丫杈上。拿砍刀把猪一刀一刀劈成两半,将里面的内脏全部拿出来。运气好的话能碰到猪水泡,吹上气、扎紧口,可以当气球玩,当皮球踢,结实着呢!那是小朋友的厚爱。开膛后就是砍猪头和猪脚,提着猪耳朵,把猪头扔进旁边另一个桶里,准备二次拔毛。其余该洗的洗,该扔的扔。猪内脏很丰富,最脏的就是大肠,杀猪佬要把它翻过来――在旁边新放热水的粪桶内,粗粗把里面的猪粪清理干净……猪的身体部分则是用来分割,村里那没养猪的就有人过来买,猪的主人会根据需要留下一些,一般大肠、肚肺、猪肝、腰子会留着自己吃,其它猪肉和小肠则会先放在两只箩筐里,天亮后拿去公社的收购站卖掉。烫猪水最后会由母亲用锄头刨开梨树根周边土后倒入,当梨树的肥料。作为对杀猪师傅的回报,猪的直肠(就是离猪肛门最近那一段啦,呵呵)。一定要单独切下,留给杀猪师父作为谢礼。

基本忙停当后,母亲烧的猪血汤也差不多好了―― 切些肥肉片,煎炒后放水烧开,加入切成2Cm左右的见方的血块,起锅时洒上葱花和白胡椒粉。王师父和帮忙的邻居一人一碗,有围着小方桌坐的,有直接站着喝的,喝完一碗兴致高的也有再加的,见状父亲赶忙再发一圈烟,有那没抽完还夹在耳朵上的,就客气摇手拒绝,随手由耳边拿下,放左手的大拇指盖上捣密实,叼嘴上凑过头去就着邻座的火柴借火,大家随便闲聊几句后,各自满意散去,准备上工。

阿庆和姐姐也钻入被窝继续睡回笼觉,因为白天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干:灌肚肺。将肚肺放一装半桶水的水桶里,用茶缸由肚肺口不停往往里灌水,水满后,拿嘴往肺里吹起,慢慢的肺越涨越大,颜色也越来越白,倒出肺内杂有血丝的红水,再灌再吹……如此循环几次,至倒出的水全白,就大功告成了。拿刀在肺上划出一道道口子,漏除余水,就可以跟猪肚一起拿来烧汤了……


本文内容于 2008-8-16 12:06:59 被yehe66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