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宋名将系列-何灌小传

何灌,字仲源,开封祥符人。何灌因为武选登第,在河东路为官。当时的河东经略使韩缜虽然数次考察他的才能,但是并不重用何灌,何灌也非常沮丧。过了很久才对他说语:“君奇士也,他日当据吾坐。”就是说你何灌是个奇才,将来总有一天会坐上我今天的位子。后来何灌担任府州、火山军巡检的军职,负责边防治安。当时府州、麟州、丰州在行政区划上属于河东路,但是和河东路隔着黄河,实际上是一个独立战区,东北面和辽国接壤,西北面和西夏接壤,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当时边境上有个强盗叫苏延福,十分狡悍,在边境上是个祸害,何灌亲自把他拿获并予以斩首。

当时边境有个地方叫贾胡,有泉水,辽国人经常越境来取水,何灌亲自划定边界并告知辽国人,不允许他们越境过来取水,当时边境少水源,辽国人当然不干了,带领兵马犯境,现在分析极有可能是以武装手段来护卫取水的权利。何灌在两军阵前朝着山崖向上射箭,每射必中山石,而且箭头都射到山石里面去了,辽军吃惊的把他当成是神人,悄悄的退去了。大约过了三十年,契丹的萧太师与何灌相遇,说起了这件事,历数道何巡检好箭法。何灌说:“那就是我啊。”萧太师肃然起敬忙向何灌行礼。

何灌随后在河东路带兵,与西夏军队相遇,敌人的骑兵追了过来,何灌射出的箭都能侵彻敌人的铠甲,从胸前射进去,从背后洞穿,再射中后面的敌人,可见何灌弓力之大。西夏人非常害怕的退走了。从何灌的这些事例可以看出,何灌的臂力极大,而且善于射箭,所以才会在武举上及第。随后何灌知宁化军(对着辽国的武州)、丰州(河东路的最北面,一边是辽国,一边是西夏),后来徙熙河都监,也算是本路位列第三的武官了,见到童贯也不跪拜,童贯为他的气势所震憾。可能何灌因为自己是天子门生,用不着巴解童贯的缘故。后来大臣张康国把何灌向徽宗推荐,徽宗召见了他,询问起边境的敌我态势,何灌以御榻为桌案,以衣服上的花纹作为敌我态势来向皇帝讲解。皇帝满意的说:“敌人都在我的眼里了。”

后来何灌官升提点河东刑狱,迁西上阁门使、领威州刺史、知沧州。因为治理沧州有功,再升转运使。当时皇帝命令运送粮三十万石到太原等地。何灌说:“河水太浅不能走水路,如果用陆路运输要用马车八千乘,工作量太大。这时沿边麦子正熟,可以用运输粮草的费用就地加价收购麦子。”奏了上去,朝廷应允了。因此何灌受到了同是一路长官的安抚使的妒忌,被他人以借口陷害,还好,只被罢了实职。

过不多久,何灌又被任命知岷州(熙河路),在任上引邈川水溉间田千顷,河湟一带的人民把它叫做广利渠。后来平调到河州,不久又回到岷州,并加“提举熙河兰湟弓箭手”之职,换到现在的话也就是兼熙河路的民兵总指挥。这里简单的说一下宋代的弓箭手,宋代中叶以后,因为和西夏累年交兵,出于巩固边防的考虑,采取了这种亦兵亦民的政策。就是在陕西和河东沿边招募弓箭手,对于招募的弓箭手每人给予一定的土地作为补贴,并予以减免税负,农时耕种,闲时集中训练,战事直接参与作战。这种类似屯田的制度,既能招募大量青壮参与作战,又可省去大量军费开支,同时增加了边境的粮食产量,减轻内地运输的压力。所以在北宋中后期,弓箭手是西北的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各路掌管弓箭手的官员就叫提举XX路弓箭手,宋代名将种师道就曾经任提举秦凤路弓箭手。为此,何灌向朝廷进言:“汉朝时金城、湟中等地是产粮区,今天的西宁州、湟州、廓州就是当时的这个地方,汉、唐时代的古灌溉水渠尚且可以考证。如果先修缮水渠引水,使耕地不病旱,则人民就乐于参加招募,而所需的弓箭手的名额就能够招足了。”朝廷听从了何灌的建议,兴修水利。不用半年,就改善了耕地质量二万六千顷,由此,何灌招募到了青壮弓箭手七千四百人,是当时西北几路最成功的。

童贯在陕西和西夏交战,何灌攻取古骨龙城,后朝廷将古骨龙城改名为震武城(军),何灌由此晋升吉州防御使,改知兰州。又攻取仁多泉城,在攻城时,炮石伤到了他的脚部他也不顾,不久就攻克了此城,斩首五百级。随后改廓州防御使,补充一下,这里的团练使,防御使包括节度使只代表武将的俸禄和班秩,就是相当于现在的军衔,并不代表实际职务。

宣和初年,刘法在童贯的强令下进攻朔方,部队被西夏主力全歼,西夏反击并围攻震武城,震武城因为地理原因,孤悬在山谷中,补给和救援十分困难,形势十分危急。熙河主帅刘仲武派遣何灌前往救援。何灌从廓州肤公城率军出发,赶到震武城的外围一看,感到寡不敌众,不能打,但是仍然在外围虚张声势,吓唬西夏人。不久,西夏因为粮食或其他原因撤退。何灌恐怕被西夏看出兵力不足的马脚,没有追击,也退兵了。刘仲武看到何灌“游而不击”,上奏朝廷说何灌逗遛不前,耽误军机。于是朝廷将何灌降为淮西钤辖。后来随从童贯平定方腊,擒获贼帅吕师囊,又升同州观察使、浙东都钤辖,不久改浙西都钤辖。

童贯北征辽国,何灌一起参与统制兵马,涿、易收复的时候,何灌知易州,迁宁武军承宣使、燕山路副都总管,又加龙、神卫都指挥使。夔离不攻取景州,围困蓟州。童贯委托何灌兵事,何灌出马立即收复景州,解了蓟州之围。当时郭药师一人统领燕山路所有蕃、汉兵马,何灌对童贯说:“以前折氏归顺朝廷,朝廷另外置立一兵马司,专门统率汉兵,至于折克行,只不过允许他一同管辖。今天只适宜命令郭药师统领常胜军,而把汉兵交给我何灌管。”童贯不听。果然,后来郭药师反叛宋朝,数千常胜军裹胁45000宋军一同投降金国,使宋朝北方门户大开,直接导致了北宋的灭亡。朝廷召何灌回东京,管干步军司,就是主持侍卫步军司的日常工作。

一次,何灌陪辽使在玉津园射箭,一发命中,再次发射就没有射中。客人说:“太尉不行了吧?”何灌答道:“不是,我只是出于礼节让让你。”说罢重新拔弓一箭命中靶子,旁边观看的人赞叹不已。皇帝亲自赐酒慰劳何灌。随后升侍卫步军都虞候。

金兵大举南侵,朝廷把精锐骑兵都交付给梁方平守黎阳,并让何灌也北上守黄河渡口。何灌对宰相白时中说:“金人倾国远来,其锋芒不可阻当。现在梁方平带领精锐都北上了,万一有个闪失,谁来收拾残局,我请求留守东京。”看来,何灌还是对时局的严重性有一定的清醒的认识。宰相不同意,第二天,又命令何灌出发,何灌以军队不堪战斗为理由予以推辞,宰相强令何灌必须北上。

宣和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皇帝诏曰拜种师道特除检校少保 、静难军节度使、充河北河东路制置使兼都统制、进封开国公加食邑五百户,何灌为武泰军节度使、除河东河北制置副使兼副都统制。但是种师道此时远在山西老家养老,河北河东的军务实际上只有何灌一人主持。

何灌还没有来得及出发,正好遇到徽宗让位给太子,何灌领兵进宫担任警卫。郓王赵楷到了宫门打算进入搅局,何灌说:“大事已定,王何所受命而来?”由于何灌的阻拦,郓王才知难而退。何灌一直到率军出发,虽然名义上是从京师三衙禁军中抽调援兵二万,但是始终凑不足这个数,只好临时招募老百姓来充数。

靖康元年正月二日,金兵打到滑州,梁平方不战自溃。何灌的军队亦望风而溃。黄河南岸无一人御敌,宋军逃兵掉进黄河的倒有近千人,而郭药师常胜军的追兵只伤了3个人。何灌收拾残兵退守汜水关,金兵又悄悄的追了上来,以至于全军溃散,汜水失守。金兵于是直下京城。何灌逃回东京,乞求入见皇帝,朝廷不许,而令他控守西隅。当时叛贼郭药师在京城打过马球,知道东京西北郊外牟陀岗地势高,又是宋朝监马所在,于是直取牟陀岗,宋军由于战备慌乱,来不及疏散马匹,导致监马司近两万匹马被金兵夺去。

金兵首先从汴水乘船顺流而下进攻西水门,宋军先在城下布置了2000余名精兵严阵以待,等到金兵船只靠岸就用用长钩搭住拖在岸边投石块砸碎船只。这场战斗十分激烈,甚至十分危急,李刚甚至向皇帝请求派遣了2000名班直参战才最终确保了西城的安全。史称“何灌背城拒战凡三日,被创,没于阵,年六十二。帐下韩综、雷彦兴,奇士也,各手杀数人,从以死。”

可见,何灌在此战中还是身先士卒,亲自下到城下与金兵苦战而亡。钦宗为了表示哀悼,赐金帛,命官员护葬。

纵观何灌一生,勇武过人,箭法超群。多数时间在边防上为官还是称职的,可以说是智勇双全。因为没有巴结权贵,才屡屡遭到排挤,很多正确建议也不受重视。虽然坐视黄河渡口失守无所作为,但是以临时招募的军队来言,遇到谁都无能为力。最后在东京保卫战中,以死报国,最终是应该肯定的历史人物。

本文内容于 2008-8-16 11:38:49 被police高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