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时尚*E站征文]我只是你的过客

冬夜小雨 收藏 47 566
导读: [color=#3300FF][size=16][face=楷体_GB2312]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 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蹙音不响 三月的春惟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 是个过客……”

——郑愁予 《错误》



夏末,连日的火热浮躁。今夜,竟然有了难得的一场好雨,把心都洗净了很多。

静夜里,只剩下雨点打在窗上的声音。还有室内一些轻轻如水流淌的音乐。这些音符像一根细细的丝线,缠绕着心脏,直到感觉缺氧苍白,让人温柔的沉沦,漫无止境。一如想他带给她的感觉。

记得最后一次见面,他拥着她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在那座城市的十六层的高楼上,他指着不远处那些青青翠翠树荫里掩着的红屋顶房子,说着他的梦想,想去郊外买块地,建一幢带院子的房子,那里的天空通透明澈,空气清洁芬芳,有相爱的人,可以闻到泥土的芳香,青草的气息……

他一脸的憧憬,一脸的幸福。她则浅笑无语。

其实她多么想告诉他,那就是她一直向往的生活呵!她多想有那么一间房子,有红色的屋顶,白色的内墙,墨绿的窗子,院子里有个小小的池塘,几垅窄窄的菜土,远离尘嚣,与绿色和泥土为伴,有爱,有家常的温暖,波澜不惊地生活。

可她却无法言说,那刻心底是悲凉的,因为知道,他离她越来越远了!他所渴盼的那种幸福里,也许不再有她!

想想他们的相识,真的恍如梦一般。

她一直是个喜欢写点心情文字的女子,将博客当作自己的花园吧,自娱自乐地在里面独自芬芳。某日,她在花园里发现了他的足迹,于是顺着脚印回访,发现他们竟然是家乡人,在相距一百余公里的两个地方。并惊讶地看到他许多颓废的文字。原来还是个受了情伤的男人呵,她心里竟莫名其妙地有了一点怜惜的感觉。这在以前看别人的文字,是从来不曾有过的。

也就是那天,她在他文字里留言了。

于是自然而然,慢慢有了交流……

后来他跑来见她,仿佛相识已久的朋友,并没有初见的陌生与距离。他执意带她去到本省一个著名的风景地,那里风光旖旎,山青水秀,是个神仙居住的地方。

两天的行程,他们随着旅行团爬山涉水,辛苦之极。在旅游车上,她累了,想睡觉,他伸出手臂,让她躺进他的臂弯里,她的脸就贴在他的脖子上。他们看上去应该是很相爱的一对。深情的,平淡的。

在山顶,他们随着人群的长龙排队等着缆车,她收到一条手机信息,打开一看,是站在身后的他发的,“XX,我爱你!我要娶你!”她不敢回头,把手机不动声色地放进口袋,只是心底,早已扬过漫天尘土……

是恋上了吧,他带她见他的朋友,还有他的家人。她也是。

……

所有的一切,都以为是顺理成章。她以为,他就是她可以托付的将来了!她甚至觉得他就是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辈子,踏踏实实地、柴米油盐地、荣辱与共地、相濡以沫地。可以让她安心洗手下厨做羹汤,尽力做知冷知热贴心贴肺的爱人……

女人总是傻吧,她喜欢他,是任性的,不说理的,骨子里和所有叫劲的,有一种一意孤行的决绝,分外的艳,却又艳得这样荒凉。

可是,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她感觉到他在一步一步抽离,仿佛她只是他生命里微不足道的过客,于他而言,她想来,来吧,她想走,他亦不留。

……

直到有一天,她再也收不到他温情的短信,哪怕只字片语。亦看不到他的QQ图像亮起来……

当一切迷雾轻轻收拢,真相逐渐大白的时候,她面对未来,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那些自信也好自负也好,没有了根源。她甚至不知道一无所有的自己,能做什么。

迷就迷吧,她亦不想深究了。如果,如果爱已凉,如果,如果情已逝,那么,何必还问为什么?他们之间的空气,是冷的,清的,一点一滴,越积越多,她知道总有一天那些空气会凝固成冰,再也给不了她任何温暖。

现在她一个人,缩在生她养她的小镇上,独自生活。也许,她需要安静。让自己真正的安静。

她象一尾无力的鱼,被冻在冰中。

寂静的时空里,她常常对着一个显示器,听着自己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的声音,孤独的声音。就好像血液在脉管里涌动。

想他的时候,她常常会以游客的身份去到他常进的一个军事网站,在里面寻访他的足迹,感受他的气息,也许,那也是她能给自己寒凉的心一丝最后的温暖。

蛊,古代一种刑罚,很多种毒虫聚在容器里,把人放进去,受尽叮咬、折磨,而不得其死。她常常想,他不就是她生命里的蛊吗?这样折磨人,让她疼,让她凉。又让她不能忘记。

她也是耻笑自己的痴的。可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能一生对一个人痴上一次,亦是不悔吧?她常常在心底如斯轻笑。

“不悔”!这不悔两字其实最难写,人生最难的也是不悔,爱一个人,如果被辜负大概也是悔的,交错朋友也会悔,可是,很多的悔来不及!三毛说过“我的一生,不断地付给,付得彻底而绝决,但即使这场人生整个欺骗了我,我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

于她,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吗?

也许爱情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单纯的只是她心中的幻想。

她常常会遥望窗外,她知道自己,那种寡淡的神情,很遥远,又很孤寂。

窗外是他在的方向。她不会再去那个城了吧,不敢再去。他不是她的他了,那座城成了空城。有他的时候,那里是她的桐花万里路,是她的锦瑟五十弦,弦弦有琴音。

在她的心里,有一张通向他的地图,条条道路都曾通向他,然而,他不知道!

她以为可以恨他。如果恨可以让自己舒服点。但她不能。她还是希望他健康的活着,哪怕他辜负了她,哪怕他不再爱她,她还是希望他好好地,年轻时幸福快乐,年老了子孙满堂。

此刻,在如水的音乐里,在滴嗒的雨声里,又是谁在多情地拣拾,那些丢失的日子?谁与谁的故事,注定成为回忆?

也许,生命里每一个经历过的人,都只是一个过客,都只有一种作用,作用完了,功德圆满,也就走开了。于他,她的作用完了吗?

他也只是她的一个过客吧。可她明白,这过客足将影响她一辈子,这算是曾经拥有,还是天长地久呢?此刻,他终于暧昧成她文字里的过客,终于在她笔下鲜活成一段感人或不感人的文字!然后,他又将是谁的过客呢?或者,他将是谁的归人?!

可是此刻,她还是修为不够呵,那些关于他的最柔软的疼痛,那些许留下来的温润,在这个不曾设防的瞬间,还是会让她泪流满面。

他已经走出了她的视线,她本不该怀念的。记忆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吧!把所有的记忆尘封成心底深处的疤,也许这样的伤多了,她也将只是别人生命里的过客了吧?

流星是天空的过客,水流是河床的过客,她不是他的归人,她只是一个过客……

本文内容于 2008-8-16 15:07:58 被冬夜小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