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小峰听秀娟笑他对静蕾连搂带拍的,忙辩解着:“那是习惯动作,拿她当小子呢。”静蕾在旁轻声接话道:“后来知道了也总是拍我。嘿,没办法,这辈子就是被他拍的命了。”

又一阵笑声中,小峰也在逗起秀娟:“求你点事啊秀娟,啥时侯你那太湖三白再给俺们做一顿呗,唉,这些年了,就想吃小宝嫂和小玉包的菜饺子和秀娟的太湖三白。”隋涛接话道:“现在怎么吃也吃不出那时的味了,不知道是这太湖里的三白太瘦了还是秀娟的手艺退步了。”

大飞急忙汇报:“昨晚靠山镇那边小玉奶奶已经给大家包菜饺子了,东东、得龙、小曼和丽丽都尝到了。对了,还有个日本女孩儿叫樱子的也跟着彪爷爷他们呢。”

***********************************************************

小峰有点生气了,左手一伸接住一块,顺势击向另一块砖头“砰”地一声撞成两半,接着抬起右拳变掌为刀击向左手接住的那块砖头,也是“砰”的一声,左手里的砖头不是击成两半而是碎块,顺着左手指缝洒落在地上。

孩子们一看都傻眼了,纷纷后退,大呼小叫着:“功夫啊,铁沙掌!金钟罩!”小峰做出恶狠狠的样子说:“告诉你们,我要把这功夫教给他,以后不许再欺负他了。”说着上前一步一跺脚:“快回家去!”孩子们一哄而散,还有个声音:“大侠的功夫教给我们吧,别教汉奸崽子呀。”

男孩儿清澈的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小峰,嘴里冒出细细的一句:“真的教我功夫吗?”小峰哈哈一笑,拍了一下男孩肩头:“小子,回家吧。快点长大,中国人要有志气,可别当汉奸啊。”说罢一把将男孩儿推走了。

四人走近车站,小峰和小宝负责侦察站台两侧,三德和若克闯进车站的小侯车室。

若克的表演才能这时得到了充分体现,她把三德当成小跟班的、家里的伙计。嫌三德不中用的样子直接和日本职员用日语对话,问清楚了白天有四趟混客路过。若克灵机一动问道:“我们还要等亲戚晚上才能到,晚上还有车吗?”那日本职员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儿回答:“晚上没有客车的,你不要来啊,危险大大的,都是军列的干活。”若克数清了车站里有三个日本职员和四个中国职员,还看到了刚才小峰护着的那个男孩儿,在给一个穿着铁路制服戴着大檐帽的中国职员送饭,怪不得说他是汉奸崽子。

小峰和小宝在外面也侦察清楚了,南北向的铁路线,西侧挨着车站的一趟房屋是办公室和休息室。两条铁道线的东侧是一趟二屋木结构小楼,出出入入的日兵大概有三十多人。挨着那小楼是货车线上的站台,上面有近百米长的简易仓库,仓库只有三面木板围起的板墙。

若克一讲那个中国职员的装束赵俊凯就说:“日本人是站长,中国人是副站长兼调度,是干实活的。”这时他们已在车站南面的铁路上汇合了,占彪正在设计如何扒铁轨。

赵俊凯向铁路左右看了看说:“拆铁轨是没问题的,只是没有太多时间破坏路基。只拆铁轨鬼子修复也会很快的。”这时宁海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头俯在铁轨上听了听向大家摆手说:“快下去,是一个压道车过来了。”

压道车是一种用手压提供动力的简易铁路板车,赵俊凯告诉大家这车一般是铁路上紧急事故和巡查用车。遇到火车时可以抬下铁轨。说话间,巡道车过来了,确实很简单,一个铁框架二层板子四个轮子,上面有三个工人,脚边两袋子工具。一人在上下压着洋井似的长把木棍,速度很快过了去。

占彪打开地图看了一眼,抬头望去:“前面有一座桥,他们是修桥去吗?我们看看去。”

铁路拐了一个弯,一座200多米长的铁路桥展现在眼前。铁桥不大但看上去很精巧,桥上从头到尾有着铁廓拱架,火车要钻进去通行。铁桥下有四个桥墩,横穿桥下的河溪通向太湖的方向。桥两侧有插着太阳旗的日军碉堡,两边都有哨兵站岗。那三个工人果然在桥上忙着什么。占彪从小宝手里接过望远镜看了半天,又看看地图,回头对大家说:“我就相中这儿了,这里是沪宁铁路和京杭大运河的关隘,是水陆交通要道,往南离苏州12公里,离上海不到100公里,往北离无锡30公里。我们把他娘老子的桥炸了,最好再翻河里一列军火。”

接着他指点着地图,要求大家分头去侦察附近的黄埭、望亭、枫桥、东桥等镇,只要探明有没有鬼子就行。晚上以前回到汽艇处集合回三山岛。

夜里看到大家平安归来,秀娟把早准备好的“太湖三白”砂锅端了上来。因为专为侦察回来的人准备的,人少做得也精致。她把臭豆腐切成小块垫在砂锅底,上面整齐摆上白鱼切片、白虾和银鱼,加入鸡汤和绍酒温火煲制,最后撒上精盐、味精、胡椒粉调味。砂锅盖一掀顿时满屋鲜味四溢,隋涛故作擦着哈喇子状惹来秀娟罚他晚吃十分钟。

小蝶和若飞、春瑶围着若克和小宝要她们详细讲当侦察兵的经过,若克没理她们埋头急急画出了车站的草图递给占彪。小峰和三德围过来边看边赞:“人家才是个合格的侦察兵。”占彪看着一目了然的车站详图,认真地宣布:“从今天起,若克是侦察小队的副队长。”若克喜出望外的一个立正,二民在旁更是喜笑颜开。

吃罢夜饭,占彪把思考得差不多的作战方案拿了出来:“我们这次战斗,第一个目标是把铁路桥炸掉,第二个目标是消灭浒墅关车站的鬼子。周围的七个镇有四个镇有鬼子,一个镇是汉奸水警,兵力都不会太多,还有两个镇只有警察所几个巡官。我只担心从北面的无锡和南面的苏州坐火车来增援的鬼子。所以我们要速战速决,桥炸了就走。”

接着占彪开始分配任务:“明天,哦,天快亮了,就是今天晚上出发,明天夜里打响。小峰排和三德排主打车站,隋涛排和成义排主炸铁路桥。强子排阻击无锡来敌,柱子排阻击苏州来敌。正文排向东警戒阻击可能来敌。曹羽的特务排跟着我。听清楚了吧?!”众人纷纷立正接受任务。刘阳和大郅刚要说话被占彪止住:“你们已把岛上摸熟了,换别人还得从头来,好好看家。”占彪又看看大郅嘱咐着:“小玉也快生了,你不许离开一步。”

占彪继续补充道:“隋涛、海强你们要带够炸药雷管,成义你们带上一门步兵炮,万一鬼子在碉堡里死抗就轰了他们。还有,这次老兵的钢盔都借给新兵带。”

第二天早晨,占彪带着师弟们和隋涛、曹羽、二民、宁海强和赵俊凯组成了小分队先行一步,若克和小宝又嚷着跟了去。他们划着两条装着炸药的小船,来到浒墅关车站附近。占彪觉得晚上的硬攻是下策,会有伤亡的。看看在白天能不能多了解点情况或者能找到多占点便宜的事,同时也让大家了解一下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