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蒋介石的女婿共产党员办报纸被关闭

在中国新闻史上有过一份出版仅11个月的日文报《改造日报》,由于其背景特殊,读者对象特殊,曾经有过轰动举措,后遭冈村宁次、麦克阿瑟的抗议而终止。

《改造日报》是由蒋介石的女婿陆久之创办的。其时正值日本投降,陆久之在上海被国民党第三方面军总司令汤恩伯委任为少将参议,协助汤恩伯处理日军受降事宜。当时滞留在全国各地的日俘、日侨达120余万人,集中在上海、武汉、天津、大连等地以待遣返。因受制于船舶,遣返速度极慢,大部分俘虏需在原地等待一至两年。这样即形成了一个特殊群落,他们人员庞杂,情绪烦躁,思想混杂,骚动不安。面对这样一种当初未曾预料到的局面,陆久之突然萌生念头,他想办一份专门针对这些日俘的报纸,帮助他们了解时事,稳定情绪,以便于管理。早年陆久之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时曾受聘为上海《申报》驻东京特派记者,以后在孤岛亦办过《华美晨报》,故对办报有一定经验。陆久之虽为蒋介石女婿、国民党少将参议和汤恩伯身边的红人,但其还有一个特殊身份,即中共秘密党员。他在上海的联系人为刘少文。其实,陆久之办报还有一个真实想法,即对这些战俘宣传和平,消除弥漫其间的军国主义魔影。

这天,经过中共地下党组织同意后,陆久之来到汤恩伯的官邸。他对汤说:“这么多俘虏滞留中国,他们手中的枪虽已被缴,然而思想上的侵略之枪依然存在。古人云:去山中之贼易,去心中之贼难。请司令重视。”汤恩伯觉得言之有理,便问陆有何见地?陆久之随即将想法和盘托出,称要办一张日文报,专对日俘灌输和平、民主、进步意识,消除其根深蒂固的侵略思想,改变他们的精神面貌。汤恩伯认为此举会为第三方面军工作增色,遂表示应允,并决定由陆久之全权办理,经费由第三方面军司令部支付。继之,又商定报名为《改造日报》。

有尚方宝剑在手,陆久之即大刀阔斧,招兵买马,在上海哈尔滨路1号的五层楼大厦挂出了报社牌子。他自任社长,聘原《华美晨报》总经理金学成出任《改造日报》总经理。陆久之特请汤恩伯出任董事长,以作挡箭牌。中共地下党组织通过刘少文传达了办报方针,“要在反对美国扶植日本军国主义,维护亚洲和世界和平事业上多发表言论;对日本问题要依照《波茨坦公告》精神做文章;对国内问题则要根据国共和谈原则进行宣传。”

《改造日报》终于问世,很快便在日俘、日侨中产生影响。其中大量的国际国内信息来自电台收到的东京、大阪、神户报纸。由于《改造日报》有大量反法西斯主义、促进军国主义者反省的内容,故客观上成了国民党出钱,宣传共产党主张的报纸。不久,《改造日报》言论激烈,带有共产党色彩的议论传到汤恩伯耳中。汤恩伯不以为然,只是嘱陆久之警惕,不要为共产党所利用。为此,《改造日报》特地连载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以为掩饰和矫正视听。

1946年初夏,周恩来在上海马思南路周公馆招待上海新闻界。会后,周恩来将参加招待会的《改造日报》总经理金学成留下来对他说:“《改造日报》很有意义,要把它办好。”周恩来还建议报社请郭沫若写篇“寄日本文化工作者”的文章。不久,郭沫若的文章在《改造日报》刊登。继之,又有茅盾、夏衍、田汉、翦伯赞、于伶等左翼文化人的文章发表,同时还有日本进步人士内心完造、山林秀雄等人的政论。此后,《改造日报》又举办了两个影响较大的活动,其一为召开日本问题座谈会,应邀到会的有郭沫若、于伶、田汉、茅盾、叶圣陶等;其二受夏衍、于伶的委任,组织一次游园会,参加者均为上海左翼文化人。两项活动均在《改造日报》发出消息和照片。由于锋芒太露,《改造日报》遭到国民党和日本战犯中顽固派的攻击。对《改造日报》的议论,汤恩伯亦时有所闻。

一天,汤恩伯赴首都开国防会议,不料刚抵南京,国防部长何应钦就连交给他两份抗议《改造日报》信原件,一份是日本战犯冈村宁次递交的。冈村宁次作为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参加南京受降后,即被指定为中国战区负责日俘、日侨的遣返以及与中国方面的联络。冈村宁次虽为战犯,却颇得国民党当局庇护。使他感受到“超越胜败界限的友情”。当时盟军一再传他到国际法庭作证,但蒋介石却留他在中国,以遣返事未了加以保护。其时冈村宁次气焰仍很嚣张。他称《改造日报》在向日俘、日侨宣传共产党主张,指控金学成是第三国际派在远东的负责人。他还在抗议信中威胁“《改造日报》必须取缔,不能再向日本士兵和日侨分发,否则,一旦在华日军有变,日方概不负责。”第二份抗议信则来自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原来这期《改造日报》刊载了此前成立的改造通讯社从日本东京发来的电讯,揭露了美国扶植日本复活军国主义的种种活动。这些有损美国维护国际正义形象的秘密被披露,令麦克阿瑟十分恼火。他声称中国有个间谍机构在东京,泄露盟军机密。要求何应钦立刻予以调查,并取缔《改造日报》和改造通讯社。

汤恩伯身为《改造日报》董事长,自感有失察之过,在何应钦面前颇为尴尬。不料,又有国民党宣传部长彭学沛、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头目方治等先后向汤恩伯指控《改造日报》打着国民党招牌,为共产党宣传。汤恩伯为此怒火中烧,即刻派秘书赴上海用军用飞机将陆久之带到南京。见到陆久之,汤恩伯便将两份抗议信掷给他看,并且指桑骂槐道:“金学成胆大妄为,竟敢花国府的钱为共产党作传声筒,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真想枪毙他。”陆久之见事已至此,不便多言,惟有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拉,称报纸的出发点是好的,没料到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陆久之自忖自己的特殊身份,谅汤恩伯也不会将他怎样。不料,数日后汤恩伯返回上海,立刻撤去陆久之、金学成《改造日报》社长、总经理职,同时宣布将《改造日报》改为改造出版社,逮捕《改造日报》全部日籍记者、编辑,关押战俘营待处。《改造日报》由此停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