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8/


岳天雄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几下。他感到脸上发烧,血管膨胀。他暗暗咬牙。玫瑰玛丽可真够放荡的,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她要对他进行最后的突击。但是,玫瑰玛丽显然没有想到,她也给他提供了打反击的机会!

岳天雄迅速地判断眼前的局面。玫瑰玛丽把米尼卡轻机枪交给了金刚活佛,对他就没有威胁了。此时此刻,对他威胁最大的是金刚活佛。岳天雄决定首先放倒金刚活佛!问题是,金刚活佛强壮彪悍,格斗能力高超,手里又端着米尼卡轻机枪,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随时准备朝他开枪。他要放倒这个家伙,就得麻痹这个家伙,让这个杀人狂昏头昏脑!

于是,岳天雄翻了翻眼皮,看了看金刚活佛,讪讪地说:“玫瑰玛丽,我是军人,你是贩毒分子。你要跟我相好,不合适吧?”

玫瑰玛丽放纵地笑了,说道:“天雄哥哥,你是青春似火的男子汉。我是精力充沛的美女。咱们相好,非常合适!”

岳天雄又瞄了金刚活佛一眼,干咳了一声,说道:“金刚活佛,你的玛丽队长对我热情洋溢。你愿意吗?”

金刚活佛张开大嘴傻笑了两声,色迷迷地说道:“岳天雄,我们玛丽队长是天使下凡。她要跟你好,是你的福气,你别不识抬举!”

岳天雄调侃地笑了,试探地说:“玫瑰玛丽,你能不能让金刚活佛退出去?他呆在山洞里,我觉得不自在。”

玫瑰玛丽的目光闪动了一下,一口回绝:“这不行。天雄哥哥,你的心眼儿太多!太狡猾!我得让金刚活佛保护我,不能让他离开。”

岳天雄叹了一口气,说道:“玫瑰玛丽,你对我如此热情,我非常感动。不过,人要想活得舒服,光有热情还是不行,还得有物质财富。”

玫瑰玛丽听了岳天雄的话,为之一振,爽快地说:“天雄哥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在猎豹分校当教官,每个月的工资不就是五千美元吗?你听着,只要你把杨德安交给我,我给你三千万美元!我让你舒舒服服过一辈子!”

岳天雄立刻挺直腰板,瞪大眼睛,惊诧地说道:“玫瑰玛丽,你要给我三千万美元?这是真的?”

玫瑰玛丽举起右手,傲然地说道:“我向上帝发誓:我说给你三千万美元,就一定给你三千万美元!我绝不食言!”

岳天雄闭上眼睛,沉思了片刻,又睁开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好吧!玫瑰玛丽,我豁出去了!为了这三千万美元,我愿意把杨德安交给你!”

听了这话,金刚活佛忍不住嚎叫了一声,身体立时松弛了许多,不那么紧张了,压在枪机上的手指也发软了。

玫瑰玛丽更是兴奋激动。她有点忘乎所以了,叫喊道:“天雄哥哥,你快说,杨德安在哪儿?”

岳天雄拍了拍脑门儿,懊恼地应道:“我告诉你实情吧,杨德安是个大少爷。他不善于走路。你们对我们穷追猛赶,杨德安慌不择路,把脚扭了,走不动了。我只好把他藏了起来。”

玫瑰玛丽眼睛一亮,追问道:“你把他藏在什么地方了?”

岳天雄翻了翻眼皮,应道:“我把他藏在一个山洞里。”

“那个山洞在哪儿?”玫瑰玛丽扯开嗓子嚎叫起来。

岳天雄鼓了鼓腮帮子,伸出双手在空中划了几下,为难地说道:“我不熟悉恐怖峡谷的地形。我说不清山洞的准确位置。”

玫瑰玛丽热火火地扑到岳天雄面前,激动地说:“你说不清楚,我要你按照原路朝回走,带着我去找那个山洞。”

岳天雄后退了一步,亦庄亦谑地说:“玛丽小姐,你何必这么着急哪?”

玫瑰玛丽愣了一下,娇媚地笑了,说道:“不错,我们不必着急。我们应该办更重要的事情。”

她伸出手,摸了摸岳天雄的衣领,亲昵地说道:“天雄哥哥,宽衣吧。我要欣赏你的青春风采。”

岳天雄沉吟了片刻,再次瞄了金刚活佛一眼。他觉得,为了彻底麻痹这个家伙,他得打破常规,超越常规,做一番大起大落的戏剧表演。他歪了歪脑袋,摆出放纵的神色,吹了一声口哨,说道:“玛丽姑娘,既然你对我如此热情,今天,我就跟你开开心。”

岳天雄后退了两步,慢慢地蹲下身,小心地解开皮靴的系带,脱掉了皮靴,然后站起身,脱掉了上衣,又脱掉了裤子。他的身上只剩下红色的紧身三角裤和白丝袜。他挥了挥双臂,分开双腿,把双手叉到腰间,逗趣地说:“玛丽姑娘,看看吧,我怎么样?”

玫瑰玛丽瞪大眼睛,紧盯着岳天雄强健火热的身体。此时此刻,岳天雄从头到脚热气蒸腾,显得狂放威猛、气势雄浑。他那原始的生命力异常雄壮狂暴、威风凛凛、惊心动魄!

玫瑰玛丽惊喜地拍了一下手,赞叹道:“天雄哥哥,你太棒了!你简直是太阳神!”

站在旁边的金刚活佛看到岳天雄宽了衣,好奇地笑了起来。他大概以为,他可以欣赏一场情爱喜剧。他咽了一口吐沫,昏昏然地说道:“岳天雄教官,你确实不错!你是个顶呱呱的男子汉!”

但是,金刚活佛的话音刚落,岳天雄突然狂吼了一声,他声音洪亮,好似雷鸣。玫瑰玛丽和金刚活佛猝不及防,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岳天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岳天雄不等他们清醒,猛地转向金刚活佛,摆出惊恐的神色,使出全身力气大声叫喊:“冲伯,你背后有人!”

金刚活佛吓了一跳,慌忙回头观看。岳天雄趁机猛扑过去,挥起拳头,狠狠打在金刚活佛后脑勺上。金刚活佛完全没有防备,哼了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米尼卡轻机枪也撒手了,掉在地上。岳天雄闪电般抓起轻机枪,对准金刚活佛扣动了枪机,眨眼之间,几十发火爆的子弹打在金刚活佛的身上,金刚活佛简直被打成了马蜂窝,从头到脚鲜血流淌。他挣扎了几下,当即气绝身亡了。

玫瑰玛丽做梦都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她被眼前的局面吓坏了,叫喊起来:“天雄哥哥,你干什么?”

岳天雄竖起眉毛,瞪起眼睛,厉声说道:“金刚活佛血债累累,罪大恶极!我代表社会正义,处决他!”

玫瑰玛丽傻呆呆地看着岳天雄。她忽然明白过来了。她颤抖了一下,惶惶然地说道:“天雄哥哥,你根本不想把杨德安交给我,你根本不想跟我相好,你是在骗我。”

岳天雄讥讽地说道:“玫瑰玛丽,我是中国军人,你是贩毒分子,你是恐怖分子。我怎么能跟你相好呢?现在,金刚活佛丧命了,你的米尼卡轻机枪也到了我的手里。我占了上风!你应该向我投降了!”

玫瑰玛丽的脸颊顿时涨得通红,剧烈地喘息起来,她忽然叫喊起来:“岳天雄,你放着美女不要,放着三千万美元不要,你是大傻瓜!你是白痴!”

岳天雄感慨地说:“玫瑰玛丽,咱们的生活道路不同!我的人生使命不是大发横财,而是维护人类社会正义,铲除邪恶!好了,咱们少说废话。你赶快穿上衣服,老老实实做俘虏吧。”

玫瑰玛丽瞪起眼睛,猛然嚎叫了一声,扑向金刚活佛扔到地上的手枪,她想抓枪。岳天雄抢上一步,用脚踩住了手枪,笑着说道:“玫瑰玛丽,你是姑娘,你最好不要摆弄枪支。”

玫瑰玛丽又是一声嚎叫,索性空手扑向岳天雄,要跟岳天雄拼命。岳天雄让开枪口,抬起左腿在玫瑰玛丽的膝盖上点了一下。玫瑰玛丽好像遭了雷击,倒退了几步,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在地上。

岳天雄斥责道:“玫瑰玛丽,你已经输了。别发疯了,老老实实投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