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九章节 角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张家平?”看着机场上那架‘ARJ-21翔凤’支线军用客机打开的舱门中走出的身影,被中国机降步兵扣禁在机场一角的越南人惊呼了起来。

一直位居于越南财富榜前列的张家平是越南信息技术公司FPT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在越南,富豪的出现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国企转制浪潮中所发家的,也就是‘通过国有资产私人化的过程,成为经济革新的直接受益者’。

大量国企在改为股份制后,原先的企业高层或有实力的老板以很低廉的价格买下企业,将其变成私人公司上市,获得巨额利润。这种方式在越南富豪榜中占了相当一批;

而第二种就是在2003-2007年房地产或股市那样的疯了一般的经济泡沫中所一夜暴富起的;

第三批富豪则完全是踏踏实实的企业家,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地积累着财富,这些富豪都是具有着相当的能力,又肯吃苦,并且能够把握住转瞬即逝的机遇;

而纵观张家平的财富人生,更像是这三种方式的聚合体,这个拥有着越南信息技术公司FPT公司500多万股份(价值超过2.6万亿越南盾)的富豪,是公认的越南本土最具实力的商人,然而在20年前,张家平还只是个从俄罗斯国立大学留学归来,找不到工作的穷小伙。

很多张家平的同学朋友在回忆起张家平的发家故事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像中了头彩一样。

在莫斯科留学的时候念的是应用数学,拿到博士学位,回国后正好遇到1986年大饥荒,还有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初看起来,张家平的起步似乎很是艰难。

1990年,张加平入职越南信息技术公司FPT,而这个时候,作为越南新兴的首批IT公司之一的FPT不过仅仅成了两年。最初工作的时候,张加平不但没有房子,只能租房子住,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每个月只能存25万越南盾,而靠这点薪水,就算在河内买套小房子也得要等上60年。然而,一场婚姻给了张加平改变的机会。

在越南,没人不说张加平是娶妻有道,因为他的太太不是别人,正是越南前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的女儿。尽管张家平将FPT从一个普通的IT公司发展为越南本土最大的手机销售以及系统整合商,并且兼营软件外包和通讯以及互联网、电子媒体内容和电脑组装等业务,可以算得上是个有能之人,但多数人在谈及张加平的时候,还是首先想到他是武元甲大将女婿这一身份。对于张加平,很多越南人都是相当尊重的。

如果说张加平让这些越南人有些诧异的话,那么紧接着走下飞机的另一个人则更是让这些越南人惊得目瞪口呆。尽管很多人都不认识,但还是有越南军官脱口喊出了他的名字“黄日新”

1979年,中越边境风起云涌,双方剑拔弩张,而这个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让全世界都感到惊讶的事件-越南政府的元老领导人-黄文欢叛逃中国。这一事件让当时的越南黎笋集团丢光了脸面。当时很多媒体都称黄文欢是‘叛逃到中国的级别最高的外国领导人’

乘飞机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辗转飞抵北京,黄文欢来得不易,说是叛逃倒不如说是对黎笋集团的失望,历史证明了黄文欢走得路是正确的,他为后来的中越关系正常化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并没有背弃他的祖国,他只是走向了亲苏反华的黎笋集团的对立面。而这个对立面恰恰对于越南来说,是正确的对立面。

1905年出生在越南义安省(现义静省)的黄文欢,本名是陈春风,1925年,年仅20岁的黄文欢广州参加了由胡志明办设的越南青年培训班,此后一直在泰国、缅甸、欧洲等地从事越南独立民族解放运动事业,其是当仁不让的越南开国元勋。

黄文欢不仅仅说得一口流利广味中国话,而且写得一手好汉文诗词,算得上是越南政府中的亲华派,而正是因为这样,1950年黄文欢被任命为首任越南驻华大使。

在越南共产党党内,一直存在有亲苏、亲华两派,两派互相斗争倾轧,其实谁都知道,在越南独立解放战争中,作为老大姐的中国一直给着越南最大的支持,而这个时候的苏联却只是指手画脚,并没有什么实质。从奠边府大捷,到中国援越高射炮兵,中国人不仅仅是给予物资、钱粮的支持,甚至派遣军事顾问、工程人员,直接支援自己的兄弟国家。

可是随着胡志明这个越南共产党最大的亲华派的去世,亲苏派走向了权利巅峰。而这个时候的中苏交恶,又使得越南人迅速的站立了自己的立场。作为亲华派的阮志清大将、武元甲大将、朱文晋上将、黄文欢等人接连遭到亲苏的黎笋、黎德寿等人的迫害。

阮志清大将阵亡、武元甲大将靠边站了、朱文晋上将被软禁,而这个时候的黄文欢也已经重病在身,河内一直称黄文欢所患的是肺结核,可是后来到了北京一检查,才发现是肺癌。

感觉到自己面临危机的黄文欢干脆利用出访原民主德国之便,在友人及中国情报部门的帮助下,从巴基斯坦辗转来到北京。并在这里渡过了他生命最后的十余年。

黄文欢到中国后不久,越南政府便立即宣布撤消其国会代表、国会常务委员会副主席、越南祖国战线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委员等职务,并且宣布开除他的越南共产党党籍。1980年6月26日越南政府缺席审判,判处黄文欢死刑。而这个时候的越南已然开始了疯狂。

黎笋死后,作为越南党内亲华派的领军人物的长征再度出任总书记,原名武文渠,因为对中国工农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而仰慕备至,故而改名为长征。算起来长征也是越南的老人了,陈富(越共第一位总书记)牺牲后便担任着第二任总书记的职务,在国内搞地下活动的长征与在海外活动的胡志明一起为越南的独立民主打开了道路。然而在1956年,这位共公认的理论家和领导核心却被黎笋为首的亲苏派打倒,这一倒就是整整30年。

重新掌握了政权的长征一方面积极纠正黎笋的错误路线,把被黎笋关押多年的另一亲华派大将-阮文灵扶上越共一把手地位,同时与身处中国的黄文欢积极联系,通过这层关系,逐步和中国走上和解的道路。拜托了苏联控制的越南也正是从此时走上改革发展之路的。

固然长征的路线选择是正确的,可是谁都知道,没有黄文欢的积极努力,越南和中国的关系正常化根本没有这么快。在越南提起黄文欢,人们还是挺尊重他的。

而作为黄文欢的长子,黄日新在斡旋之中同样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当初正是他前往北京,和滞留在北京治疗肺癌的黄文欢联系,接洽,并最终使得黄文欢为中越两国拉起了桥梁。可以说,黄日新在越中两国之间的国家关系发展史上同样扮演着重要的一幕。

此时,这两人同时从这架中国空军的‘ARJ-21翔凤’支线军用客机中走出绝不是偶然,谁都知道武元甲大将、黄文欢都是越南老一辈的亲华派领军人物,而张加平、黄日新两人又是武大将的女婿、黄文欢的长子,这其中的关系不言而喻。

而ODA赌球案最为令人感到诧异的倒不是这件案子的规模有多大,而是在于其性质。作为Official Develpoment Assiata的提供方,‘世界银行’和‘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先后出面否认了其所提供的‘政府开发援助资金’被挪用的说法,这等于是狠狠抽了满心期望的越南人一巴掌,日本人是抽了,世界银行也对越南第二阶段农村交通项目(RTP2)和公路系统升级项目(RNIP)的贷款使用情况进行了调查,可是中国人对这起案子却是比谁都清楚。

世行的调查报告认为‘虽然上述两个项目在投标手续、执行项目的财务管理以及各级管理层均存在程度不同的问题’,但各项目贷款使用‘达到预期结果’,没有证据说明执行RNIP项目的越南第18项目管理委员会(PMU18)存在诈骗和贪污行为。

也正是这份报告使得越南国家调查机关陷入被动之中,以至于在2007年10月,被刑事拘留了长达18个月的越南交通运输部副部长-阮越进走出牢狱,终得以恢复自由。

越南民众被‘世界银行’和‘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的两巴掌抽得头眼发昏的时候,挟卫国战争胜利之威的中国对日远征军却已经将战火燃烧到了日本的国土,并最终攻陷东京都。

一份查封自日本经济产业省的绝密档案被和其他一些重要情报资料一同秘密封存,并空运北京,而这一份绝密档案不是别的,正是有关于越南ODA赌球案的相关报告。

作为Official Develpoment Assiata提供方之一的‘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前身便是成立于1974年的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虽然其宗旨是以培养人才、无偿协助发展中国家开发经济及提高社会福利为目的,通过实施国际合作,调高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水平,但谁也不能忽视了这家机构却是直属于日本外务省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