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就这样走向辉煌 第一部:〈雄鸡初啼〉 第十四章: 粉碎“围剿”

likangjing 收藏 15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size][/URL] 中央红军在闽西北红军的配合下,胜利地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五次“围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第十四章: 粉碎“围剿”



八月二十七日,前线总指挥部收到广昌前线何峰凡同志发来的广昌战役的详细战报后,MZD、Z恩来、ZU老总和我、李中海总参谋长商谈了一下,一致同意按原来计划展开第二阶段行动。为了防止J介石改变战略部署,MZD同志建议用缴获的敌军电台,给J介石发出假情报,迷惑敌军,为我军的后续行动赢得时间。大家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发报要何峰凡同志想办法实施。同时,我还特地发报给南、北集团军司令部,提醒他们在战役开始时,一定要解决掉(俘虏或摧毁)敌军的两个重型火炮团(155mm的榴弹炮,从德国购买的,蒋介石给他的嫡系部队陈诚部、汤恩伯部各配备了一个团),它对我军的装甲部队威胁太大了。随后我们五人小组作了分工,MZD、我、李中海前往中线BON德怀同志的指挥部,就近指挥中线和北线的反攻。Z恩来和ZU老总赶往南线LIN彪同志的指挥部,指挥南线和东线的防御作战。


南昌“剿匪”总司令部,气氛异常沉重,自从昨天上午10时失去与广昌前线“剿匪”副总指挥薛岳的联系后,下午5时又失去了与增援部队的联系,J介石急得团团转,嘴里不断地骂着:“娘希匹!”派出的侦察机也杳无音信,好像大祸临头似的。


突然,机要秘书满脸高兴地进来:“委座,增援部队来电了。”


“念”J介石迫不及待地说。


“南昌剿匪总司令部:我部已突破共匪两道防线,现推进距广昌10公里的地方。我部与广昌守军失去电报联系,但广昌方面炮声不断,据判断我守军还在顽强抵抗共匪攻击,下一步如何行动,请指示。”


“好!告诉他们加快攻击速度,尽快与守军会合,我会给他们嘉奖。”J介石铁青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委座,这封电报来得奇跷,失去联系这么久,广昌守军和北线援军都没有来电,而哪一段时间所有电台都失去了联系。难道电台全部都损坏了,要不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素来心思慎密且素有小诸葛之称的白崇喜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是说广昌前线的我军已遭不测,这不可能!不可能!”中路总指挥陈诚粗暴地打断白崇喜的话。


“这是不可能的!闽西北的共匪有哪么大的胃口,一天之内吃掉我的五个正规师,你们赶快把情况给我搞清楚”。J介石一脸的不相信。


“委座,我看以防万一,应将我军电台更换备用密码。”军政部长何应钦小心地提醒。


“嗯,这样也好,对于广昌前线的援军暂不更换。”J介石说完便沮丧地走出去了。


红三军团的指挥所里,BON德怀副总司令(BON德怀还兼任三军团长)正向MZD、我、李中海同志祥细地汇报大反攻的各项准备工作及当前的敌情。我们根据变化的敌情,将原定作战方案略作调整:由闽西北红军独一师、独二师及另一个装甲团一个加强炮兵菅组成的北集团,插入敌陈诚部与汤恩伯、樊松甫部之间,隔断两军之间的联系,采取两面作战的方针,阻击敌两军会合;独二师担任阻击汤、樊两部,独一师负责对付陈诚部;五军团十三师,三十四师由董振堂军团长指挥从正面向汤、樊两部发起佯攻、牵制敌军。BON德怀副总司令亲自指挥三军团四师、五师和新兵师共20000余人,从正面向陈诚部发起进攻,南集团的红一师、红二师、红三师由苏立明、谭成同志指挥,从陈诚部后方和侧翼配合正面发起进攻,并派直升机大队提供火力支援。这样,我军集中7个师8万余人,又有先进的武器装备和优势的火力,对付陈诚的3个师约4万人是不成问题的,争取6个小时歼灭陈诚部三个师(十一师,十四师,六十七师),得手后回头配合南集团、五军团包围汤、樊两部4个师,予以全歼。命令下达后,各部迅速行动起来。


北集团经过一夜半天的急行军,于27日中午到达宁都和石城一带休息隐蔽待命,下午5时展开行动。南集团26日下午消灭南线援敌九十四师和八十八师后,就地休整补充,27日晚8时展开行动,兵分两路,从敌后和侧翼包围陈诚部。总攻时间定在28日凌晨6时30分,在总攻开始前,南、北集团根据我的命令必须先搞掉敌军的两个重型火炮团。


27日下午,敌南昌“剿匪”总指挥部,得到 了潜入我根据地的特务送回的情报,已得知敌广昌守敌及南、北两线援敌被全歼的消息,感到十分震惊。J介石气得拍桌大骂,连夜召开了紧急作战会议,对我军的战斗力和作战行动进行了分析、评估,他们根据上午我军发送的假情报,判断出我军将有一次大的作战行动。


“委座,我判断闽西北共匪的攻击目标将是中路军的陈诚部或汤恩伯部和樊松甫部,他们会与中央共匪前后夹击,以达到消灭或击溃我中路军,得手后,再兵分两路,一路北上出破我北路军的围攻,一路南下,配合正面守军击破我东路军,南路军的围攻。从而达到解除我国军对Z央苏区的“围剿”之目的。”颇有军事素养的何应钦部长,手拿木棍,指着作战图,向J介石和参加军事会议的将官们分析道。


“高,实在是高,何部长的分析一针见血,共匪的狡计就暴露无遗。”不少将领纷纷拍着马屁。


“唉!可惜了我一年来的心血,国军将士的奋勇作战,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被闽西北这般共匪给破坏了,真是可恨!大家说说,现在怎么办?”J介石气得咬牙切齿。


“校长,我看现在应对的办法有两个:一是命令陈诚、汤恩伯,攀松甫部趁共匪包围圈还没形成,立即撤退,其它各路也都暂时退回。然后,进行休整、补充,待我们计划好了,准备充分了,再来个第六次“围剿”,此计较为稳妥。二是命令陈诚、汤恩伯、攀松甫部精诚团结,相互支持,吸住共匪、固守待援,命令南、北二路军队日夜兼程,火速赶到,三路夹击,与共匪主力展开决战,一举歼灭,完成我“围剿”Z央苏区之大计。但此计过于冒险,请校长定夺。”国民党将领中较有才能的卫立煌将军献策道。


顿时会场热闹起来,有说第一办法好的,也有说第二个办法好的,争论不休。J介石也在慎重思考,他知道这是一次赌博,不过睹的筹码很大,而J介石本来就是一个赌徒,他决定碰一碰运气。


“好了,安静下来,我决定采用第二个办法。各位,这一仗至关重要,打胜了,我们就能一举消灭Z央共匪和闽西北共匪主力,那么剿灭Z央苏区也就指日可待了。因此,希望各位精诚团结,通力合作,实现剿灭共匪之大计。若作战不力者杀无赫,不成功便成仁。立即制订作战计划下发各路军指挥部。陈总指挥通知你部迅速做好固守待援的准备,与共匪决一死战,就看你的啦!”J介石终于定下了决心。


夜已经很深了,红三军团的指挥所还亮着灯光,MZD、我、李中海总参谋长,BON德怀军团长等人还在认真考虑着战役开始后的一些细节问题,虽然天气已凉爽起来,但我心里总感觉到烦燥不宁。问题出在哪里,我深深思索起来,一丝灵感突然在我脑中一闪:“对!是哪封电报,J介石肯定识破了我们的计策,也知道广昌守军被歼灭了,那么他一定会猜测得到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想怎么对付我们。我走到作战地图前,仔细观察起来。渐渐我理清了头绪,思路豁然贯通,原来是这样。


“主席,我看J介石是不是识破了我们的计策?”


“识破了也好,但时间已掌握在我们手里,J介石就是清楚了我们下一步的计划,但也无可奈何,他对付我们的办法也只有两个:一是全线大撤退;二是跟我们赌一把。撤退,他中路军的7个师可就完了。我想呀!J介石是会跟我们赌一把的,他会用中路军的7个师固守待援,紧紧吸引我们,拖住我们,然后调动南、北两路的援军日夜兼程。北线敌军距我军80公里不到,只有一天多的路程,南线敌军离我们也只有三天不到的路程;J介石相信中路军的7个师坚守10天半月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一旦援军到达,三路夹击,就可将我红军主力一举消灭。可惜,J介石这次算不到闽西北红军的武器装备有多先进?战斗力有多强?前面的打击还没使他清醒过来,这就彻底注定了他必定失败的命运。现在关键的问题是看我们能不能迅速地解决陈诚部三个师,这样,我们就胜券在握了。”主席早己成竹在胸。


“主席、黎总指挥,陈诚的三个师就交给我吧!”彭大将军豪情满怀。


为防万一,我们还是决定派红三师的一个团前出20公里,选择有利地形,阻击北线的援敌,南线援敌可暂时弃之不顾。将总攻时间提前一小时,通知各进攻部队作好准备。我知道明天J介石会孤注一掷,派遣大批的飞机助战,而我们也决心针锋相对,命令五架无人侦察机不间断地提供空中,地面敌人的情报,红军空一师24架歼7一D战斗机分成两个梯队为我地面部队担任空中掩护,配合地面防空部队消灭或驱逐来犯的敌机。剩余战机担任广昌机场的空中掩护。同时,我们将情况通报给ZHU老总和Z恩来,交换了意见后,通知各路红军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G民党“剿匪”中路军前线指挥部,接到南昌总指挥急电,已是28日凌晨一时了,汤恩伯,樊松甫睡得正甜蜜,被叫醒了,心情是多么地不爽。一看电文,真是见鬼了,哪来的这么厉害的共匪。两人一商量,决定加强警卫,待天亮后收拢部队构筑工事,设置防御阵地。


二十八日凌晨五时三十分,上千门火炮同时轰鸣,惊醒了沉睡的大地,特别是122MM的40管火箭炮威力强大,落在一个山头,哪个山头就被削平了。二十分钟的火力急袭,什么碉堡、暗堡、火力点、工事啦,大部分飞上了天空,红一师,红二师的200多辆主战坦克和500多装甲车分成多路,隆隆杀向敌军;不时将炮弹投向剩存下来的暗堡和隐藏的火力点,武装直升机的火箭弹也不断打在敌军头上,红三师的步兵紧随着坦克、装甲车杀向敌军,攻势异常顺利。然而,正面进攻的三军团和新兵师由于缺少重型火炮的掩护,碰到抵抗就强得多,陈诚部不愧为J介石的嫡糸部队,抵抗非常顽强,很多碉堡、暗堡、须将迫击炮和40火箭筒抵近射击才能摧毁。困难难不到英勇的红军战士,他们机动灵活,奋勇冲杀,迫使敌人一步步向后撤退。我从望远镜中看到这种情况,急调红一师、红二师的远程火炮(155MM的榴弹炮)和直升机大队前往支援,推进的速度随之加快了。


那么敌人的重型火炮呢?战役打响之前,凌晨4时,艺高胆大的我军特种兵和侦察兵按照战役的预先计划分成两路,凭着先进的夜视装备和一身过硬的本领,悄悄潜伏到敌重炮团阵地,干掉了敌军哨兵和巡逻队,发起突击,很快便消灭了敌警卫部队、俘虏了来不及反应的敌炮兵团官兵,缴获了两个重炮团的全部装备(72门155mm的榴弹炮)。但敌军的反扑随之而来。陈诚部的重炮团阵地,由于我装甲部队的支援来得及时,很快就击退了敌军的反扑,而汤恩伯部的重炮团阵地上的战斗却异常激烈。夺取敌重炮的是我军独一师的一个特种营和一个侦察营。除了留下一个连的战士看守俘虏外,其他战士都投入了战斗,汤、樊两部不恤血本也要夺回丢失的重型火炮,双方都打红了眼。我军唤来武装直升机和一个加强营的火炮的支持,才打退敌军凶猛的反攻,一直待到支援部队独一师二团的赶来,形势才缓和下来。


敌中路军剿匪前线指挥部,汤恩伯和樊松甫接到陈诚部十一师,十四师和六十七师师长的求援电话,报告说共匪攻势凶猛,不但有大量的重型火炮,还有很多的坦克、装甲车和飞机助战,我军一线阵地已全部丢失,汤恩伯和樊松甫听后,目瞪口呆。赶忙发报向校长(J介石)求援,并将情况报告给校长,请求派飞机和部队增援,J介石接到电报,感到形势非常不妙,一面严历督促增援部队火速出发,一面派飞机助战。于是,第一场红军与G民党空军的空战就开始了,由于双方力量过于悬殊。G民党空军的飞机被击落30多架后,就狼狈地逃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而我空军一架也没损失。继续担负空中掩护任务。


战役进行到中午11时,陈诚部的十四师,六十七师被我军消灭,剩下的十一师也被消灭了一半。为了麻痹牵制敌汤、樊两部,我军暂缓对十一师的歼灭,留下一个装甲团和三军团的四师、五师,继续围攻。其它部队马不停蹄,秘密向汤恩伯、攀松甫部的南面和东西运动。下午3时,完成了对汤、樊松伯部的包围,随即发起进攻,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消灭了樊松甫的七十九师,重创了其它3个师并将其紧紧包围起来。


一天的硝烟吹散了,完成了预定目标,现大局已定。北线增援的吴奇伟纵队4个师,距我阻击部队还有20公里左右,南线李延年留下五十二师,八十三师牵制我红一军团,红九军团,亲率四纵六纵的4个师北上增援,现距我军约七十公里。吃过晚饭后,MZD、我、李中海、BON德怀等同志商量调整下一步行动:决定明天8时以前先解决陈诚部十一师残部。然后,由BON德怀副总司令率三军团四师、五师及北集团的一个装甲团,一个重炮营,北上增援阻击部队。其余部队围歼汤、樊两部,务必明天中午12时前解决战斗。尔后,留下五军团的三十四师配合地方部队,民兵打扫战场,看押俘虏,南集团红一师、红二师、红三师主力和新兵师为左翼,北集团独一师、独二师和五军团十三师为右翼,分两路秘密南下,包围南线增援之敌李延年部。估计敌军得到的汤、樊两部被歼的消息后会掉头逃跑。因此,前总指要求左、右两路动作要快,要发扬不怕苦,不怕累和连继作战的作风,迅速抓住敌人,包围它,歼灭它,后勤部队一定要保证作战物资的及时供应。


八月二十九日八时,消灭了陈诚部十一师残余部队后,BON德怀率领北上增援部队出发了。当他们赶到北线阻击阵地时,红三师的阻援部队已击退吴奇伟纵队的第一次试探性进攻,BON德怀了解情况后,决定主动打一个漂亮的反击战。吴奇伟在J介石的严令下,以一个师的兵力又发起了第二次猖狂进攻,待敌人进入火力围后,各种火炮一齐开火。特别是加强炮兵营155MM榴弹炮的轰击,打得敌人魂飞魄丧,随后装甲部队和其余各部迅猛出击,敌军被冲垮,部队一直追出四、五里才停止。打死打伤俘虏敌军5000余人,吴奇伟吓得退后10余公里,不敢再发动进攻。这样,解除了北线援敌的威胁。


八月二十九日十时,被重重包围的汤、樊部的残余部队士气低落、斗志焕散,在我军强大火力和政治攻势的双重打击下,剩下的20000多人投降了。汤恩伯被击毙。樊松甫成了俘虏。我军留下五军团的三十四师打扫战场,看押俘虏,其余部队兵分两路追歼李延年部。果然不出所料,南昌剿匪总司令得到剿匪中路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后,J介石立即下令“围剿”Z央苏区的其它各路部队迅速撤回。针对J介石的战略计划的改变,我们早已安排好应对措施,命令各路红军追歼撤退之敌,并趁机恢复和扩大Z央苏区。对于东路留下牵制我军的五十二师和八十三师,朱老总和Z0u恩来指挥红一军团,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紧紧咬住并牵击其南逃或东窜。我闽西北红军主力南、北集团分左、右两翼,仅三个小时便追上堵住李延年部南逃的四个师。随即展开穿插,分割、包围。在我直升机火力,坦克、装甲部队的猛烈打击下,敌军失去了有组织的抵抗,到下午七时,敌军绝大多数被消灭或俘虏,极少部分溃散逃跑。我命令红一师红二师独一师独二师和新兵师继续南下,配合红一军团等部,围歼敌五十二师和八十三师。红三师连夜北上返回到北线,五军团十三师留下清剿残敌。


八月三十一日,敌五十二师,八十三师陷入我闽西北红军主力和红一军团等部的重围之中,固守不成,突围无望,绝大部分敌军缴械投降,少数顽固分子只好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至此,我军第二阶段行动已告结束。G民党军队的第五次军事“围剿”被彻底粉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