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一上皮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陆上道路已为后金阻断,去皮岛的只能走水路。袁崇焕带上袁刚和十几个亲兵登上水师的帆船,直出渤海,向着皮岛开去。船虽然算是水师最大的船了,却只有大概二十五米长、最宽处约六米,比起永乐年间动辄五十米、上百米长的郑和宝船,可算是小了太多了。这样的船不可能安装火炮,只能靠撞击、弓箭、跳帮来进行海战。真不知道还有没有能造大船的工匠,不然的话到时候征服东瀛还是件很困难的事。

进入黄海,风浪渐渐大起来,船在风浪中如同一片树叶来回摇摆着,一帮小伙子虽说是在水边长大,但对于海上的风浪,多数小伙子都是第一次经历,已经有一些人开始受不了了,呕吐起来。不过袁崇焕、袁刚却好像没什么反应,表情如常地闲谈着。经过近三天的航行,接近东江(皮岛)的时候,原本呕吐的小伙子们逐步适应了海上的颠簸,恢复了正常。

船靠码头,许是预先有致信毛文龙的原因,一个年近五十、稍显肥胖、一脸络腮胡子的、身着将军服饰的汉子领着一队士兵在码头迎接,看到袁崇焕上岸,拱了拱手:“毛文龙拜见袁大人!”。这便是毛文龙了,东江镇的开镇人,年轻时穷困潦倒,浪迹江湖,来到山海关外边塞,度过二十多年行伍生涯后才武科及第。在后来与后金的战斗中被隔离开来,退守皮岛,开镇东江,以时而偷袭后金而升至总兵。从相貌上看,应该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物。

虽说袁崇焕自己巡抚辽东,东江算是自己的管辖范围,然而毛文龙毕竟也是二品大员,袁崇焕客气地回礼道:“辛苦毛大人了!”。

“袁大人,您是文人,水路一路过来,恐多受颠簸至苦,不如先休息一两天?”,果然是个桀骜不驯的家伙,毛文龙说出这话的时候竟然略带嘲讽和些许敌意。

袁崇焕微微一笑,“还好,这点风浪还受得了。”,袁崇焕的话里也是绵里藏针,“麻烦毛大人给我准备匹马,我想在这岛上转一圈”。听到袁崇焕的话,毛文龙一怔,随即回答道:“好,没问题,我陪袁大人转一转”。

二人上马,在岛上转了起来,一边走,毛文龙一边指指点点地介绍着。来到一片空地上,一群士兵正在操练,袁崇焕停下马步,驻足观看,毛文龙在一旁问道:“怎么样,我的这些兵还不错吧?”,话语中颇为自得,袁崇焕笑了笑:“还行吧。”,其实,在袁崇焕的眼中,这些兵和山海关没进行整军前的兵差不多,训练的花架子多,武术训练也只是套路而已,并不切合实战,而且训练的强度也不够。

继续往前走,又看到一些士兵和平民打扮的人群,和刚才训练的人不同,这些人脸上明显有菜色。

一圈转了下来,袁崇焕对岛上的情况有了个大致的了解,皮岛东西长约十五里,南北宽约十里,算是一个大岛了,与鸭绿江口的另外的獐子岛、鹿岛两座小岛犄角之势,袁崇焕忍不住赞道:“真是一个好地方!此岛在手,对付后金大有好处!”。毛文龙并不理解袁崇焕赞赏什么,还以为是在赞赏自己,不禁自夸道:“有我毛文龙在此,就能牵制后金十万大军,皇太极寝食难安!”。袁崇焕又是一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岛上有满人吗?我怎么听到有满人的声音?”,毛文龙脸色一变,过了一会才回答道:“我有些兵是从满人的地方逃过来的汉人,他们会说满语。”,袁崇焕没有在追问,心中却暗暗起疑,毛文龙与皇太极暗送秋波的事看来是大有可能。

毛文龙打破沉默:“袁大人舟车劳顿,又在岛上转了一圈,想必饿了吧。毛某在指挥所备了薄酒,请袁大人一起用餐吧”,“好吧,走,去指挥所。”

和外面较为破败的情况不同,指挥所显得气派很多,走进指挥所,一桌丰盛得有些奢侈的筵席摆在指挥所的议事厅里。袁崇焕微微一怔,看到筵席上的酒菜,想到士兵和平民的菜色,袁崇焕不禁脸上变色,却还是耐着性子坐了下来。

“来,袁大人,这可是好酒”,毛文龙忙着给袁崇焕斟酒,却没有注意袁崇焕的脸色。

几杯酒下肚,毛文龙的话多了起来,开始吹嘘自己的勇猛、自己的战绩,袁崇焕随便敷衍着,随口问道:“毛大人,岛上有多少人,士兵多少?”。“共有十万人,士兵六万多人”,“可我刚才在岛上转了一圈,应该没有这么多人啊?”,“啊?哈哈,其他的人在另外两座岛上”,袁崇焕心中暗想,另外的两座岛是小岛,容纳不了多少人,按刚才观察的情况,岛上人口也就三、四万人,能战的士兵不会超过两万,看来毛文龙又在夸大其词了。

毛文龙接着说道:“皮岛东江镇孤悬海外,苦啊,又是一年多没有军饷了,袁大人,你要帮忙把军饷追回来啊”,“这个我已经上书兵部和皇上,时间应该不会太久”,袁崇焕回答道。毛文龙连忙给袁崇焕斟酒:“那就好,那就好!,来来来,这可是我浙江老家的女儿红啊,多喝几杯。”,袁崇焕拦住,“不喝了,还有公事要办。”

饭后,袁崇焕命袁刚将随船带来的两千两银子搬了出来,“毛大人,军饷虽然还没大批到,此次我还是带了写银两来,请毛大人拿出名册,好让袁刚点名分下去”,毛文龙连忙止住,“名册我这里有,不用劳烦袁刚兄弟了,我自己会安排分下去”。见毛文龙坚持,袁崇焕也就没有实行自己点查一次皮岛实际人数的计划,但对毛文龙的虚报士兵人数的情况却是基本有数了。

话题转到练兵方面,袁崇焕拿出自己编写的练兵方略,递给毛文龙,毛文龙随便翻翻,说道:“袁大人,毛某练兵二十多年,这些经验我还是有的,再说,我练的不少是水师,这些不合适啊!”,此言一出,气氛忽然变得尴尬起来。

袁崇焕换了个话题,“袁某现正在山海关、宁远等地练兵、募兵,等待时机,一旦时机成熟,袁某想举关宁之兵与后金决战,到时需皮岛从后方闪击后金,不知毛大人以为如何?”,“这,关宁之兵敢与满人决战?能帮忙当然帮,不过,关山阻隔,讯息不通,毛某就算是想帮忙,也不知从何着手,战场瞬息万变,毛某怕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啊,还是各自把握吧!”。

袁崇焕强压住火气,问道:“毛大人少小离家,可曾想过回浙江老家看看?”,毛文龙一愣,听出这话里的意思,“哈哈,想是想啊,不过,我这东江镇离不开我啊!”。

话不投机,看来这个毛文龙真是油盐不进,长期的孤悬海外已经养成了唯我独尊的性格,这样的人是轻易不会服从自己的调遣的,再费口舌也没有任何用。那么,该怎么将东江镇变成自己真正的右勾拳呢,袁崇焕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毛文龙见袁崇焕久久不说话,起身说道:“袁大人,你先休息吧,毛某还有事情要办!”,“哦,不了,我来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妥,我该回山海关了。毛大人,就此别过!”。

当天傍晚,袁崇焕带着袁刚一行人上船,驶离皮岛,向山海关返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