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原创][中国文化暑期行]老屋记忆

听说那里要推倒重建改造,又一次回到父亲说的老屋,是在一个周末的雨后清晨。用一把铜钥匙,捅开那把年代久远的铜锁,伸手一推,便打开了老屋那尘封已久的大门。极目望去,老屋的院子里,青石板铺就的一行小路旁,杂七杂八叫不出名字的野花野草,迎着雨后那灿烂的阳光,兴奋的舒展着它们的枝枝蔓蔓,仿佛早已把这里当作了它们花开花落,草长草息的幸福家园,全然不把此刻走在它们身边的“陌生人”当回事。害的我和父亲,好几次差点被绊了个跟头,惹得父亲加快了脚步,打算到老屋的厨房找把铁锨,铲除了这些“不给面子”的家伙。


不知出于什么心情,我却阻止了父亲,说道:“急什么,先看看屋子里有什么需要忙的再说吧!”于是,父亲也就暂时作罢,重新兴致颇高的给我讲述起了这个老屋中的故事。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父亲的“解说”,转到正厢房时,抬头看到此时天空中正飘过一抹白云,老屋顶上那厚厚的青苔,被云雾与天色悄悄韵染成了淡淡的青绿色,凭空给老屋增添了几分妩媚的感觉。推门进入,尘土扑面而来,恰似许多如烟的往事,重又在这里上演,那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老屋的家什上面,落满了积土,可是,仍旧可以看得出那些精雕细刻的花样和纹路,就像岁月的痕迹,会印刻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一样,那些古旧的花纹,经历时间久远的摩挲,仍然清晰。厢房内的一张红木方桌,刚好被窗外的每一寸阳光包裹着,想必父亲儿时,曾无数次的坐在这里,被奶奶逼着用功读书吧。


这时,微风吹起了卧室门帘的一角,眼中忽然被一种热烈的红色充斥。忙不迭的进去一看,卧室内的家具,虽然样式透着老旧,可是它们清一色的被刷上了中国红的纯正漆色,再配上那上面一色儿的铜锁具,古朴大气浑然天成。我不禁暗自思量,这么好的东西,父亲怎么舍得放在这里“锁在深闺,人未识”呢!难道有什么隐情吗?!


好像读到了我的心思,父亲抚摸着这些陪伴着他最美好的人生岁月的家什,黯然道:“不是我不想让这些东西重见天日,只是祖训使然啊!你的曾祖父说过,除非子孙们回来居住,否则,老屋里的一草一木,都不能带出这个院子的大门。”说完,父亲独自走出了卧室。我愕然,头一次听说如此稀奇古怪的祖训。再回头看看那些堪称“老古董”的家什,真替这些没有生命的,任人支配的东西惋惜。无奈,也只能摇摇头,走出卧室,来到了厢房一角的木楼梯旁。


抬头看看,似乎楼梯并不太高,用脚试试,嘎嘎作响。不过,承受我的重量还是不成问题的。于是,我抬脚信步登上木楼梯,拾级而上,来到了二楼的小阁楼上。站在这里,就算是个小个子,都无法直起身,更别说我这“傻大个”了。透过小阁楼小窗外射进屋内的昏暗光亮,我勉强看清这里好像被设置成了一间佛堂。怪不得站不起来,直不起腰,拜佛没听说过需要站着拜的,哪家拜佛,不都是跪着,然后打坐咏经的。于是乎,我也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仔细打量这个布置的肃穆庄重的小佛堂,发现那可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要是庙里面有的,这里面也都有。所不同的是,这里供奉了一些牌位,如果没猜错,那应该是。。。可令人费解的是,怎么自己从未听父亲提起过呢!也许,跟他离开这里后所从事的职业有关吧。或许,有些秘密,根本就是我不应该知道的也说不定。我这个人,有一点好处,就是好奇心不重,如果有什么事情是别人不愿意告诉我的,打死我也不会问东问西。因为,有个道理我很清楚,那就是,“好奇害死猫”。


一通胡思乱想过后,我悻悻的走下阁楼,重新来到老屋的院子中。站在雨后的阳光下,看着老屋院子有些萧瑟的景致,心中不免生出些感慨。也许不久的将来,这里就会被拆掉,会被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代替。现代化的水泥丛林中,再难找到这样可以引人无限遐想的田园绿野。抬头望向天空,太阳的光晕中,有些晕眩的我仿佛看到,多少年后,老屋里又住满了人,那些人们又重新回到以前记忆中的生活之中,老屋还是那间老屋,在老屋的天空下,里面的人换了一代又一代,可是,老屋里面的故事,却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老屋的记忆,从此更让人回味无穷。。。

本文内容于 2008-8-16 3:18:29 被龙之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