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谈中国装甲兵的缺陷[版主已阅]

浅谈中国装甲兵的缺陷

引言——陆地权益

在20世纪中下叶之前,核武器蘑菇云笼罩世界,世界军事列强在军备发展上,以核战争为主导,大力发展战略核武器和战术核武器,我军也以“早打、打打、打核战争”作为战略思想。在冷战时期,常规武器的发展也出现了严重核倾斜的畸形——苏军自行式460MM原子炮。但是,随着对军事斗争的进一步的认识,常规武器重新占据了战场上的核心地位,即非核的核心。

在20世纪的大规模局部战争中,如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第4次中东战争、海湾战争以及21世纪美军入侵伊拉克战争,空军和海军在战争中的地位得到了爆炸式的地位提升。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军引进SU-27和开工建设112、113驱逐舰为起点,我军开始大力发展海空军。在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基础上,人民解放军海空军实力争取回来了上世纪落后的相当长的一段发展时间。

在看似我国陆地权益无法有突破性进展的21世纪,继续填补我军海、空军发展的空白符合我国的利益,但是如何在陆地上获得突破性进展,是中华民族维护和拓展生存空间的基石。当重提“大陆军”的时候,众多军事专家嗤之以鼻,但是在军队发展之路上,没有不可以被讨论的话题。

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部队创立于解放战争时期,历经曲折的发展历程至今,已经整整60年。在共和国思考如何崛起于世界东方之时,笔者不知道祖国是否真正思考过作为国家武装力量中流砥柱的陆军,尤其是其装甲部队,该如何用履带碾平陆沉的近代史和开创获取民族利益的新篇章。

海洋权益在国人心中受到日趋重视,但是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海军建设需要几代人、几十年、上百年的稳步推进,甚至不可预料是否需要陆军重新校正祖国的边界后来发展壮大!而中国是个占据亚欧板块东方的大陆国家,我们的祖国不同于美国所处的地理环境,在我国周围有俄罗斯、印度、朝鲜等陆军重兵集团,外蒙古和印度侵占中国领土问题必将被放在政治会议上讨论,在国际政治关系风云变化的国际舞台,如何打造超一流的中国陆军装甲兵符合中国的根本利益。

本篇回顾了世界装甲兵发展之路,以自我批评的角度审视我军装甲兵现状,结合时代现状探询在21世纪如何建设一支超一流水准的中国陆军。由于笔者学业有限,不正之处请广大网友交流指正。

装甲兵力量的基本元素是车辆种类和数量,以及两者之间的数量匹配。车辆种类决定着协同进攻能否发挥出最大能量,而数量决定着该能量的持续性。在大规模集群应用装甲兵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军事常识后,如何在协同进攻上拓展空间,需要进行深入的研究。

在闪击战、大纵身突击战略、空地一体战和信息化战争等模式经过战争试验后,当今军事强国,包括我军都在信息化、数字化上大做文章,其根本目的仍然是提高协同作战能力,力求通过信息化系统提高战斗力。

信息化战争和数字化部队都是从协同角度剖析提高战斗力的方式,我军在此方面仍然处于劣势。但是笔者认为,要建立一支无敌于世界的中国陆军,本该只要存在,就该震撼世界的中国陆军,必须系统化全面认识陆军装甲兵的建设发展之路。

建立强大的装甲集群,车族是首要问题,因为合理的车族决定着协同进攻的基础。在现代陆地战争中,笔者认为首先要在战略指导思想下确定所需车型。

众所周知, “水柜” 是作为巡洋舰的陆地变形体在一战中产生的, 作为一种突破堑壕战的新兵器, 在陆战中崭露头脚。不久, 法国人用烂漫主义发明了第一种有旋转炮塔的水柜—雷诺FT- 17, 从此拉开了坦克的进化与演变。 在随后坦克家族的发展中, 陆地巡洋舰的多炮塔情结之最—苏军T-35五炮塔重型坦克惨败于纳粹手下,坦克的总体外形设计逐步趋于统一。至今,坦克在装甲兵的核心地位一直没有受到动摇,但随着时代的进步,该核心地位的比重受到压缩,但仍会维持其核心主导地位。

作为二战装甲兵外行的美国,战后除了继续发扬其空军“无敌”的同时,又搞出了空地一体战,笔者也承认这是符合军事变革的潮流,但笔者丝毫看不出比二战德军把装甲兵和斯图卡结合起来的方法高明多少。从二战后美军的M48、M60系列坦克我们可以看出,美国人根本就不是陆地动物,在二站中根本就没有真正体会出什么是装甲兵!笔者承认美国的强大的战争机器给美国装甲兵提供了强大后盾,但是笔者从美军搞出的M60A2坦克的152MM火炮/导弹两用火炮中看出了美国设计师的设计思想没有经过战争的洗礼!至于当今世界主战坦克排行榜,笔者毫无兴趣,因为在没有防护跨代、火力跨代、机动跨代的前十名,决定各国装甲兵战斗力大小的不在此处,但笔者要侮辱英军采用分装式弹药的120MM线膛炮和美军M1系列的燃气轮机。

在装甲兵建设的道路上,首先是车型和种类的选择。在“大象追野兔 ”的越南丛林,估且不讨论地形影响,美军装甲兵除了M48就剩下M113,装甲车型断代!并不是在水网稻田里,装甲车辆的通行就变得那么脆弱,更为重要的是,在任何地形作战,装甲车族的构成必须完善,并根据地形灵活调整比例!

越战同时,联邦德国生产出了30吨级的黄鼠狼步兵战车,比美国M2、M3领先近10年,更重要的是德军装甲兵建设思想——对装甲部队车族的重视,继二战德军SDKFZ250/251后,又在战后领先的时代近10年!我们可以看出德军在二战中剩下的遗产也比美国人多!

在上世纪70年代爆发的苏军入侵阿富汗战争中,同样上演着‘拳头打跳蚤’的闹剧。以大纵身突击战略为指导的苏军装甲兵,在陆军兵种的协同进攻中始终落后于西方陆军强国,只能以动辄N万辆T系列坦克的数量优势和人力资源枯竭的危险代价作为后盾。在车辆族群中,甚至到今天依然存在着致命的缺陷,就是装甲部队车型不合理。13吨级的BMP系列在数量上的优势只能体现在大规模战争中,由于受到战略思想的影响,其设计思想就不符合在阿富汗应用。在随后爆发的由BMP参战的历次战争中,该车型损失惨重。

运用装甲兵的的重要两点,第一是如何集群应用,第二是如何避免协同脱节。坦克在诞生之初,就是步坦协同,而不是集群应用,我们常常受到历史的左右,将集群应用装甲兵看作首要问题,这是片面的,尤其在现代局部战争中,协同更是重中之重。

一、辅助车辆—突击炮

二战爆发之前,纳粹德军在研究闪电战和组建装甲师的过程中,较早意识到了 由于当时坦克的主炮口径偏小, 自身装备的PANZERⅡ型、Ⅲ型坦克的20MM和37MM 炮, 在突破作战中难以压制敌方步兵单元, 而牵引式榴弹炮无法伴随坦克集群机动作战的火力脱节问题, 于是出现了较早的突击榴弹炮------STUG 24L 75MM Ⅲ 突。虽然同时代的法军装备有夏尔B型重型坦克,(该型坦克车体同时安装有一门75MM火炮),但是专门用于支援活力作用而开发的STUG 24L的定型生产并批量装备部队,并辅之以航空电台,笔者认为不比英军装备小游民的开创性差多少。

在野战条件下,突击炮所产生的作用 ,由于是支援火力, 通常还伴随于步兵集群, 其在战斗中到底发挥多少作用, 很难从闪击战的速胜中分离和总结出绝对值。由于法国人宣布巴黎——这座西欧最大的城市为不设防城市, 德军装甲兵失去了一个以后可以更少流血的宝贵经验。

在1942年的苏德斯大林格勒的城市巷战中, 德军坦克部队遭受了很大损失。需要注意的是, 德军陆军武器局很快意识到了装甲部队构成中的不足, 生产出了 150MM STUG 3突Ⅲ 和 Ⅳ型熊式150MM突击榴弹炮。但是由于装备过晚和数量不足, 所在城市战中发挥的作用在文献和兵器的历史研究中只有表扬的几段话. 倒是STUG 3突由榴弹炮换装为长身管反坦克炮后, 威名远播,其作用受到一致认可。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受到认可的范围是在野战防守的环境下。

同样, 另一家坦克大户苏联同样意识到了突击炮的巨大作用, 其典型代表是以T34 底盘改装的SU -85 、SU –100、SU-122系列、和以JS 2为底盘的122MM突击炮。 同时, 在与德军你死我活的城市攻防战中, 苏军亦意识到了突击榴弹炮的巨大作用, 生产出了性能颇佳的JS-152MM突击炮。同时, 苏军装备了M-1931履带式的203MM牵引式榴弹炮, 并大量运用于城市攻坚战,该型火炮在苏军军事文献中得到了高度的赞扬,在抵近直描式打击中,无坚不摧!

但是十分“遗憾”的是, 在柏林战役结束以后, 苏军对这场规模空前的城市战总结分析却十分罕见, 这或许是俄国人也没有走出其他军队的樊笼--人类总是止步于对最后胜利之战的总结与研究, 也或许是俄国人保密军事思想在作祟。笔者更倾向于后者, 因为苏军在冷战期间, 曾为其以夺取敌后方战略目标并固守待援的空挺部队装备85MM 空降突击炮, 而同期美军的M551谢里登空降战车确是坦克样式。

附带说一句, 在2战中, 美军坦克虽然精明的以批量生产盖住德国人的精工打造, 但美军却彻头彻尾的没有明白这种无头骑士的价值。与此相反,美军确十分深谙两栖登陆战的奥妙----并没有给海军陆战队装备两栖坦克。 因为美军认为让这些薄皮鸭子参战并不划算, 最快速度送主战坦克上岸才能稳操胜算;更何况, 这些薄皮鸭子在水中能否稳定射击, 还要先征得海神的同意。

在随后的冷战岁月里, 并没有大量出现这些在二次大战中有上乘表现的无头骑士团, 其原因大家并不陌生, 苏军在西欧处于攻势, 在追求到T系列坦克的绝对数量优势以后, 以大纵深突击战略为指导苏军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开战后迅速绕道坚固设防城市抵达大西洋。倒是处于防守地位的瑞典装备了S 型无炮塔主战坦克,西德陆军也装备了一款数量不详的90MM自行反坦克炮。

由于地球城市化的趋势和发展, 未来装甲部队运用环境的变化必然影响其构成和战术演变. 在人们传统的观念中, 认为山地和城市都是装甲部队的坟冢, 沙漠等开阔地域才是装甲部队的乐园。但是有一个十分明显的问题, 在城市中不运用装甲部队, 对战略上的影响是致命的。没有装甲部队的支援, 在步兵力量对比不太悬殊的巷战中, 尤其是当敌抵抗意志顽强的时候, 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 这一点, 阿登战役中的巴斯托涅战斗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德军步兵数量在占优的情况下, 苦于没有装甲部队的支援, 始终未能突破美军的顽强防守.

同样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 即空军在沙漠战中将对装甲部队构成极大威胁, 一旦伴随防空车辆与装甲部队脱节, 或是掌握不了局部战场制空权, 后果就会像海湾战争中那遍地被炸的如蟹黄般的伊军坦克群. 相反, 通常被视作消极环境的城市, 双方一旦接火, 空军的近地支援作用会被现代城市高层建筑和城市特有的犬齿状阵线大打折扣.

以我军面临的未来可能发生的局部战争来看, 周边地形普遍是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城市环境, 且由于受到地震的威胁, 这些城市的建筑群在设计和建造时都考虑了防震, 钢筋浇注的框架式建筑抗击打能力很强。历数我军装甲集群的构成, 且略去生存率极低的轮式战车, 以较为先进的快速反应部队为例, 装备125MM 滑堂炮的98 式主站坦克, WZ 系列步战车, 90 式装甲输送车. 这三种车辆在未来的城市战中缺乏攻击坚固掩体的能力. 125MM 榴弹弹丸质量只有不到25KG,, 如果面对抵抗意志顽强的步兵集群以城市建筑为依托, 将是一场严重的消耗战. 对于WZ系列和90 式输送车而言, 两者战斗全重不到14T, 面对敌方步兵装备的单兵PRG 和重型反车辆武器, 我军这两种车辆可以说是像玻璃瓶一样的易碎品。当脑海里浮现出台军步兵群新近列装的SMAW肩射单兵火器,使我深深地为我军战车堪忧。 这点从与我军装备相似的俄军步战车在车臣格罗兹尼的拙劣表现可见一斑.

这大可不必去彷徨, 即使将美军约25T 级的M-2 M- 3 系列步战车送进城市, 充其量也就是易拉罐之属. 也不必深究这两类车辆在城市战中为什么表现糟糕, 因为它们是在野战环境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

当今,坦克已经在野战环境下完美平衡了火力,机动的装甲三位一体,在野战环境下,是无可争议的陆战之王, 但面对制约坦克机动能力的城市环境, 应该如何根据环境“进化”呢? 那就是如何重新调整三位一体中各“要素”的比重, 最大发挥“水罐”在城市中的效能。

在城市巷战中, 毋庸置疑, 首先是防护, 其次是火力, 最后是机动.

1、防护

坦克装甲的进化由柳接, 铸造, 焊接到复合装甲, 以至主动防护系统, 使得当今战斗全重在50T以上的车辆, 在野战条件生存力变得很强. 但是在城市中呢? 在车臣格罗兹尼的巷战中,精锐的俄军近卫团装备的的T-80 吃鳖的镜头难道不让我们深思吗? 装甲集群望文生义首先就是耐揍集群, 在机动能力受限制的地域作战, 调整装甲要素的比重, 当然是实事求是的了. 在2次大战中, 德军在闪击波兰以后, 就立即撤消了轻装甲师编制。这一点可以从历史的角度诠释了“耐揍”对于装甲集群的意义。

先从技战指标来分析突击炮。在坦克的底盘上加装固定炮塔, 由于省去了转动部分和降低了车高, 所以装甲区域得以强化。 因此, 在同重量级别下,抗弹能力是优于坦克的。 其次. 外型比坦克底矮, 车体像倒扣的铁锅, 防弹外型好,更不用忧虑“炮塔陷阱” 。另外, 城市环境对突击炮的底盘防雷能力要求并不高, 这部分装甲应该来强化顶部装甲区域. 因为在狭窄的街道中车辆顶部被直接命中各种弹丸的概率要远远大于野战。比较欣慰的是,我国周边军事力量均没有列装像“比尔”那样的攻顶式反坦克导弹。

时下单兵反车辆武器, 在许多军队中已经是大众武器, 台军也不例外,特别是2004年引进美军的SMAW(石魔)“两节棍”以后,步兵反车辆武器能力有了质的提高。面对这些大量的一次性产品, 不能指望我军现役步战车在城市战斗中发挥太大作用。即使我军的新型坦克, 也会遭受极大打击。如果寄希望与制造更为耐揍的突击炮, 其主装甲能否抗住TOM -2 型或是日军的重马特吗? 真的很难确定。但是需要强调的是: 突击炮并不能改变我军装甲部队的防护上的质变, 任何一种兵器都不是绝对武器。但是它可以为我军面对敌单兵轻型反车辆武器时, 获得提供巨大的质变优势. 这就是以质抵量的价值所在. 对于敌军现役重型反坦克导弹,一般需要2-3人操作,器材质量大,转移阵地时间长,在城市露天操作射击暴露目标可能性较大,易受我军步兵攻击。料想这些重型反车辆器材一般地战法应是在密闭空间,即室内由观察哨提供坐标参数后,通过穿墙硬发射来打击我军车辆。最好的对付办法还是压制或先敌开火, 通过大面积的榴弹弹片和步兵予以消灭。

2、火力

赋予突击榴弹炮的作用并不是与敌坦克交战,而是压制坚固掩体后敌步兵。以我军98式或 88 式底盘改装有203MM 口径及以上的臼炮, 从技术角度是完全可行的。203MM 弹丸质量约为110KG, 对城市建筑有很强的破坏力. 如果威力不够, 还可以改装成300MM 口径以上的迫榴炮, 2战德军的铁虎380MM 已经证明了其可行性。

大口径弹丸在城市战的威力不同于野战, 优点有五。其一,有大量的预制破片杀伤敌步兵和精密观瞄器材;在城市巷战中,我军弹丸漫天飞,这是取胜的硬道理;其二;产生的飞碎转石, 建筑坍塌作用, 冲击波较强等2次效应对敌步兵杀伤力极强,特别巷战中被震碎耳朵鼓膜比野战要多的多;其三,且弹道弯曲, 跨街区支援能力要优于弹道平直的坦克炮,尽管现役坦克可以调整膛压一定程度的调整弹丸抛物线;其四;大口径弹丸可以灌装大量的凝固汽油,火攻敌阵;其五,这个威力是无法用数字和科技衡量与解释的,即精神瓦斯!大口径火炮的怒吼和撼天动地的爆炸声会极大的鼓舞将士们士气,威慑敌胆。

即使遇到敌方装甲车辆, 狭路相逢无疑提高了榴弹炮的准头。只要把弹丸打到附近, 步战车是受不了的, 坦克也要伤筋动骨, 更不用说直接挨上了。台军的M41、M113、云豹等等,没有一款车辆受的了大口径弹丸近失弹,即使M48H都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二战德军的铁虎有一次震倒三台M4A3谢尔曼的记录,合计90余吨。

如果要用一场经典的城市攻坚战达到政治谈判的优势地位, 在作战中, 必须提高攻坚速度, 这就要第一时间对敌暴露位置的火力点进行直瞄式打击。坦克的主炮固然可以, 但仰角较小, 威力也着实不够;呼叫自行榴弹炮或其他支援火力则会造成“僵持时间”, 尤其在建筑密集区域, 间瞄式支援未必能命中关键部位。如果以我军现役152MM 自行榴弹炮突入城市配合装甲集群作战, 这些车辆由于外形的劣势和自重的不足,(30T以下的 车辆在巷战中无生命力可言) 生存力太低了. 当今城市战对于现役装甲机群提出的挑战是存在缺少同时具有近距离火力支援和装甲防护的一款空白车族。即现役装甲集群构成不适合城市作战. 突击炮可以很好的弥补以上不足。

它的另外一个优点就是容易在炮塔顶端安装全射界遥控机枪, 对目标进行压制或骚扰射击, 这一点是很重要的,灵活的顶置遥控武器站可以最大限度的打击敌军步兵单元.另一个巨大的优点是步突协同比步坦协同要紧密和默契, 这一点纳粹德军基层军官已经有实战结论。突击炮首先是一个流动的装甲观察所, 由于无转动的炮塔, 后部可以携带大量的步兵装备, 被戏称为步兵保姆。但是, 一个保姆带上一群步兵,这不就是巷战的典型样式吗?

3、机动

城市与野战环境不同, 车辆的机动路线是固定折线, 转向灵活性是装甲车辆重要的指标。坦克炮因其口径比较大,炮管伸出车体较长的主炮在巷战中反而有很多的消极因素,炮塔在转动中容易受障碍物的影响;且我国周边普遍为丘陵地形, 城市有坡度道路很多,公路上的射击棱线比比皆是。 长长的炮管使坦克即使在线性机动中也很不方便。

由于自2战以来, 坦克车体布局以传动装置后置为主流, 车体长宽比很大, (相反,虎Ⅰ可圈可点)。现役主战坦克炮向前全长普遍达10M. 在城市道路中, 转向点大多为直角, 坦克机动受到很大影响, 且在转向时暴露车体侧面目标时间较长. 就算当今先进的豹ⅡA6可以实现车体几何中心零转向,但是城市中有多少交叉口超过它的全长?虽然在城市广场, 火车站等相对宽阔的地域, 坦克这一缺点可以忽略, 但是在商业区, 居民区等狭小区域内, 则劣势凸现. 突击炮则不同, 短身管臼炮则无此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 突击炮的盒状车体很容易撞进一层建筑内隐藏,或者以重炮轰击建筑群,为步兵开辟新的攻击通道.这一战法在城市攻坚战中特别重要,解放战争中的天津攻坚战这所以如此迅速,就是我军大量使用这种战法,虽然我军那时基本上没有装甲力量。

4、经济

在单价上, 突击炮的经济性是突出的, 工时与坦克相比要少的多, 构造简单决定着该型车辆的可靠性也要高的多, 也不必装备什么昂贵的激光测距机, 热像仪, 或是昂贵的主动防护系统。相反在子弹、砖石瓦砾横飞的巷战中, 这些露置在外观瞄器材反而是易碎品. 只须在装甲上下本钱, 因为该种车辆就是要填补防护上的空白,而不能草率的大量使用锅炉低碳钢。

突击炮这种人们脑海里上世纪的无头骑士,显的与当今装甲部队发展趋格格不入。像美军组建的“阿特瑞斯”装甲旅似乎被人看作是引领装甲部队发展的潮流。但这是美军战略指导下的产物—第一时间投入战区,当然,这些战区为弱小国家地区。若面对残酷巷战,美军轻型装甲部队的建立在策略上首先就是先天缺陷。

二、辅助车辆—步兵战车

在步坦结合的发展观念上,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我军仍然在走俄式模式。在步兵战车设计思想上,存在2种潮流,一种是具备两栖通过能力,一种是重型化发展之路。

前者的代表是俄军,后一种的代表是以色列陆军。现列举以色列陆军步兵战车:

①纳格马科恩 重型装甲运兵车(英国百人队长底盘)

②阿奇扎里特Achzarit重型装甲运兵车(T-54/55底盘)

③纳美尔Namer重型装甲运兵车(梅1底盘)

自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以来, 以军随着自身国力的增强逐渐摆脱了西方支援, 装备了国产的梅卡瓦系列主战坦克, 并用旧式坦克改装了重装甲的步兵战车, 展现除了受到战争刺激后强烈的重装甲化倾向, 战斗全重达到了40T以上。在旷日持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巴勒斯坦,尽管巴抵抗组织的火器劣于伊拉克,但是无疑以陆军的伤亡人数是比较低的。若伊拉克美军的装备像以色列那样,相信面对40火箭筒那85MM的弹头和IDE时生存力就高多了。耐人寻味的是, 人们普遍认为以色列仅有27000余平方公里,人口不过600来万,地寡人稀, 人员消耗不起, 所以以坚盔厚甲为兵器第一战技要求。对此, 我另有异议, 与其说是珍视人员生命, 不如说以军在与巴勒斯坦武装人员的巷战中领悟出了什么. 精锐的Wehrmacht和waffen的后代,推出了可以装配成40吨级的美洲狮步兵战车,我们应该从中吸取经验。在我军现阶段,先进的99和96数量稳步提升的基础上,将XXXX辆老式的59和69改造成步兵战车,这是个老话题,但是确是我军最现实的话题!

三、辅助车辆—防空车辆

笔者认为三维协同分为2种,一种是由陆、空军之间的军种协同,另一种是陆军突击车辆和防空车辆的协同。

随着时代的进步,陆军防空车辆的地位在战争中的地位得到显著提升。现代美军在陆、空军的军种协同上仍然是最强的,其数据链为主体的信息系统提供宏观上“软件”支持,在具体装备上依靠空军优势可以最大发挥A10等对地攻击机的战斗力。

二战美军防空车辆:M16 四联12.7MM半履带

现代美军防空车辆:在淘汰了双联40MM“约克中士”之后,美军现役一大堆搭载毒刺的轮式型号,没有真正能伴随履带式车辆协同进攻的车族。

现代美军装甲部队的作战,从伊拉克和科索沃战争我们可以看出,美军主要依靠制空权的基础上,以A10为主力打击敌方陆军有生力量。而陆军装甲兵自身的战术防空能力并不强,也从来没有经过战争的洗礼。

在我军装备了融合东西方设计思想的99式坦克之后,笔者严厉不满中国陆军装备设计专家为什么不以融合东西方车型这个首要观念。

以现代陆军战术防空而言,当今世界各国肯定了防空导弹在陆军中的核心地位,辅之以小口径高炮。笔者对陆军的防空兵器不做过多讨论,仅仅从战术协同角度评论我军装甲兵防空部队。在北线和西线,如果和俄军和印军发生战争(假设),我空军都需要和上述两军发生激烈的制空权争夺战。在空军激烈厮杀的同时,陆军面临的主要是SU25攻击机和MI24、MI28武装直升机。

我军除了红旗系列和众多型号的国产单兵防空导弹外,笔者认为我军装甲兵的高机动协同作战仅仅依靠96式履带式弹炮一体防空系统绝对不行。而同时,我军陆航部队确要面对众多俄式地空导弹的拦截。

有效消灭敌人陆基防空部队是装甲兵纵身突击的一大任务,但是陆军装甲兵也必须配属高机动、强防护力的防空车辆。笔者对意大利陆军装备的“奥托马帝克”76MM自行高炮给予高度评价,该型高炮装备一门76MM炮,来自万金油意大利奥托公司,底盘为公羊主战坦克。备弹120发,射速120发/分钟。射程和杀伤半径可以对武装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构成严重威胁,只要捕捉到目标(战区电磁干扰不可能持续影响其雷达跟踪),开火后不受干扰。反应速度快,协同能力和防护能力强。

当今导弹和飞机在不断演化干扰与反干扰的科技游戏,但我们如果能有一只脚走出这一无休止的游戏怪圈的时候,天平就会向我们倾斜。

我军能够将多管火箭炮安装在履带式车辆上,在战术运用上走在世界前列,为什么不能继续探询车族发展如何根据时代发展的新道路呢?


本文内容于 2008-8-16 5:11:58 被番禺武警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