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故事到这里,也许才算正式开始了。几千年前先人们生活的场景终于完全拉开了帷幕,作者甚至已经无法控制小黄帝这一角色下一步的“演出”,能做的只是把他的一举一动完整的“拍摄”下来。

“这我就放心了。”这是少典对小黄帝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自“村民全体会议”作出搬迁的决议,少典就忙忙碌碌的,一直没有闲着。他先是派人到他自己看中作为村址的地点,确认无误后,接着就是搬迁路线的选择,最后选择了一条路径最短,野兽最少的路线,当然还有两条备选路线。

等这些必要的工作完成之后,他就和村长他们商量村址的“规划”了。之所以在规划上打引号,是因为那个时候并不存在现代意义的规划概念。不过,因应建村的需要,很快就会有“规矩”了。这是后话。

说起规划,就不得不提天圆地方,古时候人们都以为天是圆的,地是方的。你看,假设你一个人站在旷野上远望四周,看到各方向的地平线都是同样距离,形成一个圆圈,而蓝天覆盖在这圆圈上,中间高周围低像半个圆球,但看到地分明是平的,都是直线,向东南西北四面展开,而直线四面画出来的图形必然是方的。大约到了商周时期,人们才发现不对劲,因为如果天是圆的,而地是方的话,那么不就是有一部分地面是盖不住的?于是,有人又提出天有四到八根柱子,牢牢地撑着天呢。还有人杜撰出有个人头蛇身的怪物女娲补天呢。当然,西方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在茫茫大海中航行,他的船员们几乎相信也快要到天的尽头,而哥伦布这个二愣子硬是不怕死,这才有了今天的美洲。

抛开风水和宗教的因素,现代城市规划学、交通运输学甚至地理学和军事学等都部分源自古人这一朴素的天圆地方思想。和小黄帝一样,对天圆地方是我们姑且认为,天是圆的,地也是方的。此时,他正在津津有味地“旁听”父亲少典和村长还有队长的“常务会议”呢。地点就在村长家里,看来遇到事情就开会,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之一。

“村长,我看新村的规划。。。看这里。”少典拿着一根细棍子,在地上指指点点。小黄帝仔细一看,只见地面上密密麻麻的画满了纵横密布的线路和框框,他一点儿都看不懂,只好呆坐在他们身边。

“我看,这个出入口要有所修改。我们现有的布局不合理,新村除了壕沟包围,还必须建上一堵墙。”队长手指着整块区域。大家点点头,他说的有道理,正因为没有高墙的保护,曾经有会水的野兽跑到村子里“寻衅闹事”呢。

“好是好,但是围墙的建造不能和普通的住房的墙一样。就是墙建好了,如果下雨怎么办?泥土再结实,遇到水就会散了。”少典补充道。

另外两名与会者不住的点点头,看来他们遇到的困难还真不少。

“爸,我有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小黄帝终于明白了他们讨论的是些什么,他想起了自己和其他的玩伴玩泥巴的经历,比赛盖泥巴房子就是他们的游戏项目之一,谁的房子盖得高,谁就赢。他们想尽了办法,把底层的墙捏的厚一些,捏的紧一些。结果还盖出过两三层的呢。几个大人做梦都想不到,他们的难题却在小孩子们的游戏中解决了。

“那你说说看。”三双略带惊奇的目光转移到这个小孩子身上。

“等等。”说毕,小黄帝跑到外面抓了一块黄泥巴。将他“啪”的一声摆放在石桌上,那可是村长的饭桌。村长见状,想拦也来不及了,只好由他去,他也想看看这个孩子到底玩啥把戏。说不定对他们的大事有些启发呢。

“你们看,村里的围墙应该要厚一些,才能预防野兽的冲撞,还有雨水的冲刷。还有要建的高一些,能有效防止野兽翻墙过来。”小黄帝像揉一团面一样揉着黄泥巴,然后把它拍打城墙,竖起来就成了。当然,小黄帝建成的“墙”和当今散布于全国各地的古城的城墙是不一样的,充其量就是篱笆墙的加强版。而后世标准的城墙如建于明代的西安古城墙,四四方方的要走一天才能走一圈呢。万里长城就更不用说了。

小黄帝的示范使三位大人眼前一亮,似乎有一堵墙,一堵高大而厚实的护村墙就在他们面前。一个新的方案成形了,父亲少典高兴的把他举了起来,村长忘了他把自己的饭桌给弄脏了,害得他要收拾半天呢。

“爸,我的方法行不行?”

“行,行,你真。。行。”父亲胡子八茬地亲了他一口,刺得他哎哟直叫。

“还有,这墙体内要有草混在泥巴里面,当然事先得扎好木架,这样才能牢固。建好后,还要在外面用火烧过,以加强墙体的硬度。”小黄帝补充道。

“这门还得重新设计,原来的方案要彻底修改了。”村长说道。原来的方案的出入口和现有的村口美有啥区别。也就是没门,只是安排几个司桥不分昼夜地在那里看着,就像一个人的门牙没了,难看不说,说话都漏风。这种守卫方法的弊端很多,也就是安全隐患多。像上次小黄帝和二小子私自跑到村子的外面去闯祸就是明证。看来,真的的好好改进一下了。

村长的注意力还在出入口那里,只见他对其余几个人招了招手,兴奋地说道:“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在这里安放一个闸。。。”他的意思是安放一块很大的闸门,至于闸门的升降,则可以参考水井的轱辘。这样比安放普通的推拉门要好得多,就是万一野兽或敌人越过了“雷池”(壕沟),他们也无法轻易地攻破这扇大门。村长的主意不错,他的想法得到了大伙的一致赞同,于是研究继续。

“村长,我认为还有两个地方要改进。”一直没有开口的队长开口了。他继续往下说道:“你看,这大门设计好了,但是吊桥不配套。我们村子里现有的那架藤桥太窄,如果人在上面走,一不小心会有可能掉到壕沟里呢。是不是应该把它加宽?至少要加宽一倍。有事的时候,人们可以更快更迅速的进进出出?”说完,他缓缓抬起头,瞟了村长一眼,然后看着少典父子。

“嗯,不错,是个好主意。”村长和少典都觉得可行。

“好,外围的问题解决了,下面看看村里的布局。”村长还不满足现有的设计。

小黄帝所属的文化属于仰韶文化圈。我们知道,仰韶文化以农耕为主,属于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的社会阶段。它以黄河中游为中心,南达湖北,北抵内蒙,是黄河流域非常强大的一种远古文化。根据现有的考古发现,其村落或大或小,比较大的村落的房屋有一定的布局,周围有一条围沟,村落外有墓地和窑场。有一座大房子为公共活动的场所,其他几十座中小型房子面向大房子,形成半月形布局。如临潼姜寨的村落遗址,约有100多座房屋,分为5组围成一圈,四周有濠沟环绕,反映出当时有较严密的氏族公社制度。

“注意,在新的村址开会或举行重大的活动再也不能在露天举行了,我们必须建设一座大房子。。。”村长说道。和作者的推演相似,他们是要在村里的显要位置建设大房子作为“会议大厅”使用的,其余的房子都面向它而建。

“此外,烧制陶器的窑不能在村外,那样太危险,只能把它包括在村子的内部。整个村子分为这样几部分:公共活动区,也就是建设大房子的区域;居住区;烧制区;公共坟地。这四个部分基本能满足我们的居住需要了。”

四个“规划师”意见达成一致,一拍即合。

就这样,一座新的村址规划起来了,在某种意义上,这只能算是一个村址,也就是仰韶文化圈的村址,还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邑”(城池),或充其量也只是他的雏形。在这新村的“规划”中,小黄帝确实功不可没。

看来,搬迁已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历史又要掀开新的一页了。

下一章暂定为:适彼乐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