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钟伟(1915-1984)

是《亮剑》中李云龙的原型之一。原名钟步云,又名钟德泰。湖南平江人。192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7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曾任红三军团政治部宣传员、第三师政治部宣传队队长、师特务连政治委员、第四师十一团俱乐部主任。1932年12月任红三军团第三师政治部青年科科长。1933年4月任第四师十二团总支书记,8月任第十二团政治委员。参加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10月参加长征,先后任红三军团第四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第十团政治处主任。1935年10月到达陕北后,任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政治部主任。1936年10月任第七十三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东征、西征战役。抗日战争时期历任抗日军政大学高干队支部书记、第五大队协理员、第三大队政治处主任,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二团、第三团政治委员,苏北抗大五分校代理校长,淮海军区第四支队司令员,新四军第三师第十旅二十八团团长、第十旅副旅长等职,率部参加敌后抗日游击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三师第十旅旅长,第二纵队第五师师长。1948年4月成立东北野战军第十二纵队,任司令员。11月任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九军军长。率部参加解放东北和进军中南的多次重要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广西军区参谋长,中南军区编练司令部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司令部参谋长,北京军区参谋长,山东省农业厅副厅长,安徽省农业厅副厅长、农垦厅副厅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和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2年8月总政治部批准按大军区副职待遇离休。被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84年6月24日因病逝世。

中国的巴顿——钟伟

75年总参放内部译制片“巴顿将军”,一些老家伙看过后,嘴一撇:有什么稀奇,我们也有。谁?少将钟伟。

钟伟,湖南平江人,1915年生,14岁入团,15岁参军入党,在彭德怀的红三军团和徐海东的红十五军团先后任连指导员,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参加了长征。

说他能与巴顿比高低,因为他能打仗,打胜仗。如你去问钟伟,哪一仗打得最过瘾?那当然是47年春天,三下江南时,在吉林靠山屯打国民党71军88师。这仗不但打得敌人魂飞胆散,精彩之处还在于自己也打得惊心动魄。

那时钟伟是东北野战军二纵5师师长,3月8日奉林彪命令率部南渡松花江,准备经靠山屯东进德惠配合东野一、六纵在大房身围歼国民党军新一军一部。部队到了靠山屯发现有大批敌军正在往德惠方向撤退。钟伟一声令下,5师围住了屯子内国军71军88师264团1337官兵。

打不打?

钟伟和政委发生了严重的分歧。政委认为:东进是全局,上级的命令是铁的纪律,我们不能贪图眼前利益,动摇了总部决心,即使这仗打胜了,我们也是错的。钟伟坚决主张打,他认为:违抗上级命令是不对,但贻误了战机而影响全局就更不对。

意见相持不下,战机眼看就要错过,钟伟下了决心:“就这么定了,留在这里打他个狗日的,打错了,砍头掉脑袋我担着,打!”

从3月10日凌晨5点到下午2点,钟伟连着接到了林彪三个即时东进的电报,他不为所动,因为他看见了战局的转变,他围住了88师一个团,而敌87师正在赶过来增援。他一面组织战斗一面向林彪报告情况,电报的主题只有一个:你的命令我暂不能执行,就因为眼前有大仗打。

一向执着的林彪终于被钟伟的执着所动,他改变了决心。

最后,5师全歼了88师的一个整团,又反过身来拖住前来增援的87师,林彪再率一、六纵西进一举在郭家屯全歼国军87师,取得了三下江南的全胜。钟伟违令调动了林彪,但林彪并没有亏待他,在整个四野系统中钟伟是唯一的一个从师长直接提升为纵队司令员(军长)的。

说钟伟不比巴顿差,因为他和巴顿一样都有非常鲜明的个性。

抗战初期他在鄂豫挺进支队当团政委,由于与支队领导脾气不合,一气之下带着老婆、刚出生的孩子和警卫班跑了,这一伙人历尽艰辛,在苏北找到了老部队——新四军三师。黄克诚收留了他,让他当了10旅28团团长。如果钟伟被李先念追了回去,没准就会被当逃兵给毙了。

钟伟的部队能抢,战前战士兜里都是“五师缴获”的条子,一仗打下来全城都贴满了“五师缴获”。有一次条子还贴上了东野总部的两辆过路弹药车,双方争执中,钟伟来帮忙了,“什么你的我的!都是八路,都打国民党”,凭这一句话,5师的人就把车给卸了。

钟伟本人爱玩,在北满时,一打完仗,钟伟就把部队交给政委和副师长,自己回哈尔滨跳舞去了。等干部战士看到师长回来了,说明就要打仗了。钟伟比巴顿更野,巴顿充其量敢踢被战火吓懵了的战士的屁股,但从来不敢拿枪威逼上级。钟伟敢。49年渡江后,钟伟的49军在湖南中了白崇僖的埋伏,指挥作战的兵团副司

令员陈伯钧下令撤,钟伟不同意,坚持顶着等援兵,否则全玩完。陈说他是副司令,他说了算。钟伟拔出手枪顶住陈的脑门吼:娘卖X的,再说撤我就毙了你!

如果拍一部“少将钟伟”的电影,我想它在中国的票房效应不会差于“巴顿将军”。

但钟伟没巴顿那样幸运。1959年8月中央军委召开了史无前例的扩大会议,各大军区领导除在家值班者,各军、兵种正副职,各野战军军长政委,各师一名正职干部共1569人出席会议,批判彭德怀。会上总政治部领导放了一颗重磅炸弹,说彭德怀在长征路上欠下了红一军团的血债,是彭亲手下令枪杀了一军团的一

个连长。林彪也跟着昧着良心说瞎话,说彭恨不得把一军团的人通通杀尽,因为一军团是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

这时钟伟说话了,他是以北京部队参谋长的身份于会的。

“胡说”,钟伟一声斥喝站了起来,“这完全是无中生有,你当时在场吗?我在场,是我干的!彭总不在场,也不知道有这件事!现在要说清楚,那人是罪有应得,该杀!那是在一、三军团强攻娄山关,敌人反攻,他临阵逃脱,还拉了几个战士反水,被我们后续部队捉住,执行战场纪律,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你不杀他,

他会反过手来杀我们,如果是你林总,你也会下令枪毙他。我看是有人别有用心,扯历史旧账,制造事端,挑拨一、三军团的关系,加害于彭总。”

说到这里钟伟热血涌了上来,胀红了脸,手指着台上,几乎是在叫喊:“你们不是在逼彭总交代军事俱乐部的成员吗,娘卖X的,算我一个吧,也拿我去枪毙吧!”林彪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肖华下令将钟伟铐出会场,送军事法庭。

人们没有忘记钟伟,至少59年庐山会议上“两条路线”的代表者。

过了几年,毛泽东很偶然地问起了钟伟的情况,但这很必然的导致了钟伟案的解决,但他没再能回部队,他下放到安徽当了农业厅的副厅长。

又过了十几年,彭德怀到了弥留之际,据看管人员记录,在彭最后的喃喃念叨中有钟伟的名字。

与陈正湘将军、陈再道将军、王近山将军等构成了《亮剑》中李云龙的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