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的排长你的兵

少时的军人情结是从远方亲戚来看望父亲开始。不知道是哪个姑姑家的孩子在外当兵,经过南京的时候来看望父亲,那时还没有桌子高的我,对那身军装,有了最初的印象。对于军人,我总是崇敬的,是来自学校、书本以及媒体。战争、自然灾害、见义勇为都少不了军人的存在。激烈、正义,也许适用于我对军人最初的认知。还记得上高中时第一次去部队参加军训,第一次接触到军营是无比的兴奋,虽然只是最基础的队列训练也只有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但还是让我在结束军训后的一个月里,上学逛街,都保持着走队列的姿势,还有时不时想踢正步的冲动。那时候,对于那些兵来说,我们只是比他们更小的弟弟妹妹,爱护多于磨练。


上了大学,第一次远离家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军训,有一个月的时间。教官,第一次这样喊着他的时候,彼此都能看见脸上的局促和不安。分明只是同龄人,只是我们还在父母怀抱享受温暖呵护,而他们却已经褪去稚颜,隐隐有了雷霆之色。一帮娇生惯养的孩子遇到了少年的兵。装病耍赖偷懒,为了能少在烈日下多站几分钟,和教官们进行着绵长的暗斗。女孩子总是应该享受些许照顾,我们想得理所当然,却发现碰到一个软硬不吃的木疙瘩。别的连队已经坐下休息的时候,我们却依旧杵在操场上,接受着好奇的注目礼。第一个集合,最后一个解散。对于教官的严厉,我们已经由开始不满到后来的习惯。哎,你从哪里来,当兵几年了?这样的问题他也开始会回答,士官,老大,还有两个弟妹在家。


渐渐也有了些兵的样子,走出来的队列,让前来巡视的营长也点了头。我们得意,也看见那张黑黝黝的脸,第一次露出腼腆的笑容。为你争气了吧,那是你运气好,新生里最骄傲最要强的一群成了你的兵。拆枪,装枪,瞄准,射击。匍匐前进我爬了全排第一,当我得意洋洋从地上跳起来,早已忘了身上的泥土,和手上混着砂石的擦伤,鼻孔朝天的插腰大笑,接受众女生的惊叹和佩服。转头看见那张百年严厉此时却有些哭笑不得的脸,嘿嘿~叫你再说不乐意带女兵。


一班长,上来给大家演示装枪。我呆滞的望着地上大卸八块的零件,弹簧,木托……刚才开小差估计被他看见了。这会儿就开始现世报了。10分钟里装不好,一班去旁边站1个小时军姿。咬牙切齿的拼凑手上的零件,一个小时的军姿哪,说什么也负担不起班里飘过来的阵阵怨念。磕磕巴巴将那把土了掉渣的破步枪装好,交到木疙瘩的手里。抿着嘴,按下手中的秒表。5分30秒,一班长继续努力。一阵轻松,瞬间记忆这种功能,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发挥功效的……万幸万幸。两人一支枪,你拆我装。轮单的我不幸只能和排长一组。看着他熟练的拆装讲解,我才知道5分钟,大概够他拆装来回了。继续努力果然说的有道理。


实弹射击,每人5发子弹。我看着那些刚打第一枪就被枪声和后坐力吓了失措的人,暗自可惜那些被浪费的子弹。虽然我近视高达500,但是强大的隐形眼镜保证我能万无一失的过好了枪瘾。趴在地上,枪托紧紧顶在肩窝里,三点一些,瞄准,射击。稳稳的打出第一枪,打中没?这个,我可不知道。不紧不慢的打完五枪,站起来看看在旁边看守着的兵。打得很好。一句话让我笑歪了嘴。然后口袋里被塞进了几个弹壳。谢谢教官。我捂着口袋,悄悄地归了队。


检阅的日子近了,由于出色的表现,我们排毫无意外的被指定为第一方阵。除了练习还是练习,剔除掉军姿太差和身体不好的人,每个人都铆足了劲儿喊口号唱军歌。正步走,齐步走,停止间转法,不厌其烦地定型再定型。脊背挺的笔直,眼神更加坚定。 也许,也许这样就能成为真正的兵了吧。


部队纪律:教官不得收取学员任何礼物财物,不得留下部队番号联系方式。不得和学员私下见面。违纪者,处分。


全排人都在这个本子上留了言,还有一张我们唯一的合照。他只是抿着嘴,不肯收。我想,他也一定很想看看和他朝夕相处了一个月的兵都给他写了些什么,照片上的他是否还算好看。只是,他不能收。即便我们当中有人已经红了眼眶。教官,你就收着吧。女孩子哀求的声音软软绵绵的传进耳朵,他转过身去,不看我们。全排的人围着,不让他走。这样的场面引了连长营长,营长接过本子翻了翻,又交给了连长。收着吧,赶紧归队。看着那个载满心意的本子终于到了他的手里。全排的人都笑了。他接过本子,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放进了胸前的口袋。


以后,你还会再带上新的兵,还会有人叫你排长。但愿你还能记得,在某年夏天最炎热的那个月里,曾经有这么一群孩子,成了你兵。

本文内容于 2008-8-16 23:31:49 被璃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