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四章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10


没有下调令,姜良驹被临时抽调到团政治处的电影组当放映员。在电影组,姜良驹一边当放映员,一边搞新闻报道,成为炮兵团中心报道组骨干。晚上放电影,白天抽出更多的时间进行采访、写稿。原来,团政治处为了加强新闻报道的力度,在种主任的极力推荐下,从指挥连“挖墙角”争取来的,指挥连干部打心眼里不愿抽调连队的技术骨干,名为借调,实为过渡,从此,姜良驹走进了施展才华的新的天地。。

姜良驹在电影组,脱离了正规连队,给他创造了方便条件。在连队时,熄灯号响了,必须关灯休息,只好爬在床上,捂着被子,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写稿,才不会影响战友们休息。在机关,作息时间不象在连队那样要求十分严,他经常为写好一篇稿件,熬到深夜。

有一天,姜良驹被通讯员叫到种主任办公室。

种主任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台海鸥牌B型照相机,种主任问:“姜良驹,你会照相吗?”

“会,会一点儿。”

说实在的,姜良驹对照相机是陌生的。在那个年代,照相机是很少的,特别是在农村更是罕见。但是,在学校时,他看见过同学玩过照相机,感到很新鲜,曾经摸了摸,很想学一学,今天遇到这个机会,舍不得放过,壮着胆子说自己会照相。

“根据毛主席的《五.七》指示,部队加强农副业生产,减轻地方上的负担。军区政治部要搞一个农副业成果图片展览,我团农场是军区的先进单位,上级点名要我团农场的一组照片。现在正是秋收的好时机,你利用到农场放电影的机会,照几张农场丰收的照片。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有没有信心完成?”

“有,保证完成任务。”

姜良驹心想,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欣然接受了任务。

“这台照相机交给你使用,这是你手中的武器,要好好爱护它。”

“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照相机。”

姜良驹利用着放电影的机会,背着照相机来到了农场。炮兵团农场在离营房一百多公里的英沙吉县北六十多公里的戈壁滩上,原来这里是一片荒凉的盐碱地,经过战士们的辛勤劳动,挖渠造田,这里变成了一片绿洲。农场到处是丰收的景象,姜良驹架起照相机,一会儿照麦田丰收的场面,一会儿照收割机工作的镜头,“喀嚓,喀嚓”照个不停,没用半天的时间,二个胶卷照完了。

回到营房,姜良驹来到县城唯一的一个照相馆,亲自交给一位老师傅冲洗。等了半个多小时,冲出来底片一看,姜良驹傻眼了,胶片白的白,黑的黑,影像模糊,没有一张底片上有清楚的影子。

“解放军同志,你是第一次照相吧。”

“您说对了。师傅,您就叫我小姜吧。”

“小姜,不要灰心,学一学就会了。”

“师傅,您教教我吧。”

“我姓刘,师傅不敢当。”

刘师傅拿出一台照相机,一边操作一边讲:“照相机要调好光圈、速度,在强光下,光圈要小,速度要快。在较暗的光线下,光圈要大,速度要慢。侧面这一个钮,是用来调清晰度的,选好角度,取景满意后,再按快门时,要像战士打枪一样,要平稳。如果光线较暗用慢速度,一定用三角架。”刘师傅的话,姜良驹一句一字都记在心上。刘师傅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师,他是上海支边青年,来到新疆已经十多年了,原来他是生产兵团的一名职工,根据需要,在县城开起一家照相馆,为当地的军民服务。

“刘师傅,您这里有胶卷吗?我买五个。”

“有,第一次照相,不要怕浪费胶卷,一个镜头按不同的光圈、速度,做好记录,多照几张,等以后有经验了,就浪费少了。给,我这里有一本关于摄影的基础书,借给你看看。”

“谢谢刘师傅,我再到农场去一趟,一定照好这一组照片。”

姜良驹来到售货柜前自己花钱买了五个胶卷。临走时参观了刘师傅挂在橱窗里的艺术照片,他站在橱窗前仔细观看,其中有一张人像是一个女兵,形象优美,光线适当,角度合适,层次分明。他看着有些面熟,仿佛在哪儿见过,仔细端详,才辨认出是驻军医院的那位“护士大姐”,照片上的形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姜良驹利用放电影的机会,再一次来到农场。清晨,看到太阳从东方升起,他架好照相机,对着麦田里停放的收割机,用不同的光圈、速度,一口气照了三、四张,他感到画面不生动,又让驾驶员启动发动机,收割机冒出一股浓烟,他从不同的角度又拍了好几张,一直到满意为止。接着,他又来到哈蜜瓜地里,战士们摘下的哈蜜瓜堆在一起,像一座小山,姜良驹调好光圈、速度,“喀嚓,喀嚓”照个不停。他感到还不过瘾,叫一名战士从瓜堆里挑出一个最大的瓜,足有二十多斤,抱在怀里,用特写镜头照了个够。然后他来到农场的养猪场,又给了姜良驹一个惊喜。

“王贵才,你猫在这儿。”

姜良驹在农场见到了老乡王贵才,非常高兴,一年多没有王贵才的音信,他和杜亮经常提起他。

“姜良驹,可把我想坏了。杜亮、石卫国、蔡祥他们都好吧?”

“好,好,杜亮进步很快,他那小孩子的脾气改多了。石卫国当上了副班长。蔡祥在林团长跟前当警卫员,干的不错。王贵才,你怎么样?”

“嘿,嘿。我当上了‘猪司令’。”

原来,王贵才分到农场后,一直在猪场喂猪。一年来,他没有离开猪圈一步,他和另一名战士一共养了二百多头猪,每天,拌饲料,打扫猪圈,为部队供给了一百多头肥猪。他默默地在边疆当“猪司令”。是呀,革命工作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无论干什么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他干一行爱一行,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贡献出自己的全部精力。

姜良驹架好照相机,说:“来,我给你照一张像。”

“别浪费胶卷了。”

“王贵才,胶卷是我自己买的,照一张没关系,留个纪念。”

“等一等,我穿着赃乎乎的工作服,照出来不好看,让我换一件新衣服。”

“这样更好,体现普通一兵的本色。”

王贵才站在猪圈前,身后是一群他精心饲养的大肥猪,姜良驹调好清晰度,按下了快门。

姜良驹在农场忙了整整一天,每照一张他都把照片的内容,使用的光圈、速度,认真地记录在小本本子上。这次,他满怀信心,回到营房,来不及休息,当夜跑到刘师傅那里冲洗。

底片冲出来后,还是有黑板和白片,但是,一大半嚗光合适,姜良驹一共照了四个胶卷,刘师傅一张一张的给他指出毛病,这张嚗光过度,聚焦不实,那张嚗光不足,构想欠佳。刘师傅指着收割机的剪影照片,说:“小姜,你第一次照相,照得不错,从取景、构图上看,你搞摄影有灵性,有一定的艺术眼光,好好努力,有很大的发展前途。”

姜良驹不好意思地说:“您手把手地教我,才完成了任务。您永远是我的老师。”

在刘师傅的指导和帮助下,从中挑出五、六张好的,印成小样,写好说明词,交给了政治处种主任。种主任看到照片后感到满意,及时送到军区政治部展览办公室。

在西陲军区举办的部队农副业展览图片中,姜良驹拍照的炮团农场的丰收的场面,放大成巨幅照片,摆在显眼的位置。军区首长前来参观展览,蔚天恭司令员问身边的种主任:“你团的照片是谁照的?满不错的吗。”

种主任回答说:“是我团一名新战士照的。”

“叫什么名子?”

“姜良驹。”

“部队基层真实藏龙卧虎呀,像这样的人材,要好好培养。”

“是,他是我团中心报道组的一名骨干。”

姜良驹的进步,除了自己的努力以外,离不开领导的关心和培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