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菜园情:播撒希望的种子

蓝卒子 收藏 36 333
导读:[原创]菜园情:播撒希望的种子

我和老婆都在一个单位,单位很远,在郊区,而我们住在市区。我们两口的工作都很忙,每天都是踏着晨曦上班,踩着余辉归家。到了冬天,两头更是见不到太阳。女儿刚十个月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在单位找了一个老太太帮着看孩。然后每天带着女儿开始跑家。女儿很乖巧,早上六点多轻轻一叫就会醒来,然后在我们的一阵忙碌后跟我们坐车赶往单位。有时看着在车上瞌睡打盹的女儿,心里也着实心疼。半年后,老婆下定决心,在单位租一间房,然后把女儿送到单位的幼儿园。

经过一番打问,老婆找到了一处个人租住的平房,租金每月200元。这处房子在路边山坡上,面积虽然不算大,但房间多,算是三室一厅,又正好在办公楼和幼儿园中间,不仅接送孩子省事,而且买菜坐车都很方便。这片平房大有来历,曾经是刚建矿时专门为领导盖的,被职工戏称为中南海。平房比楼房住的舒适,冬暖夏凉,唯一欠缺的就是没有卫生间。但每排平房前除了过道,都有一点点空地,有老以前种下的樱桃、香椿、遮天蔽日的梧桐树。住户们也充分利用了这片空地,有的盖了小房子存放杂物,但大部分的都用来种地。

经过简单的粉刷和油漆,我们搬了进去。因为单位对劳动纪律卡的越来越来紧,孩子的接送也成了问题,最后丈母娘和老丈人也搬过来帮忙。

夏天天热,我们会在晚上时到院子里乘凉。看着周围邻居种的葫芦、丝瓜爬满了屋顶,我们有时也说笑着要学着种点东西。只可惜我们租住的这套房子门前有泥土的空地不多,时只有小小四五平方米,里面还堆满了杂物,实在不宜耕种,况且时令也不对。

第二年,房主的亲戚要住这里,我们不得不再找地方。正好前两排有一家分了新房要搬走,老婆在一气之下,找关系把这套房子要了下来。老婆又写了申请,找领导签字对房子进行了门窗下水维修,墙壁粉刷油漆。在冬天到来的时候我们搬了过去。

这套房子和前面租的那套房子的格局一般,但比那套要好。首先是不潮,暖气也更通畅,光线也亮,而且因为是直接租单位的,租金只要不到五十元,一下便宜了许多,经济上更划算。最让我满意的是院子里有一块荒废的空地,足有十多平方米。唯一欠缺的就是前面一排住房的后墙影响了一点采光。

刚搬过去的时候,我就想等开春后把这块空地整成菜地,而老丈人、丈母娘也常常看着,嘴里不停地唠叨:“等明年,把这里圈起来,种点菜,就够吃了。”

转眼过了清明,花暖春开,心里就想着该开始种地了。只是新调来的大领导抓的越来越紧张,每天回到家里,自己又累又乏,根本不想动。等星期天,我们又要回市区,因此种地只是有说法,却没动作。

四月底的一天,等我下班回到家中的时候,突然看到那快地被翻耕了一遍。原来是老丈人借邻居的锄头,利用一下午的时间把地锄了一便。丈母娘说地要用粪奶一下才好,要不然肥力不够,菜长不好。丈母娘的提议遭到了我和老丈人的反对。主要是因为味儿太大,我们宁可种不成菜,也不愿意影响左邻右舍。乘黑天前,我和老丈人又搬了一条水泥方柱和一块水泥板,垒在地边沿,上面砌了三层砖,临时当一个护栏。

地翻好了,下种又耽误了不少时间。说实在的,我只是在小时候贪玩的时候在自家院子里种下过两粒前一年特意留下的豆角种。那两粒豆种在我的呵护下,在父亲嘲弄、惊异的目光中慢慢长大,结出了许多的豆角,为我们的餐桌提供了一点点缀。我虽然不属于“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之流,但对于真正的种菜,却真的是一窍不通。赶巧那两天老丈人有事回了市区,下种的事就又搁置了起来。

丈母娘耐不住了,问邻居要了点金瓜和豆角的种子,泡了起来,然后催促我赶快去再买一些别的蔬菜种子。我中午到菜市,找到唯一一个卖菜种的摊子。摊子上的种子很多,但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挑哪一种才合适。小西红柿是早就想好的,可没种子了;水萝卜不错,洗干净沾上酱最好吃,可摊主说已经过了下种的时节;韭菜也不错,割了一茬还能接着割,可需要多施肥,为了这点韭菜再买化肥可不值当;香瓜更好吃,可怕长出来被人偷摘;最后,我挑了点油麦菜、黄瓜、茄子、香菜和另一种叫不上名字的种子带回了家。

我拿出了老丈人干活的瓦工工具,一个小铲子,按照丈母娘的要求,先把地分成了六小块。最外面的一块专门种瓜和豆角,剩余的瓜种和豆种中我又挑出一些颗粒饱满的分散种在地的边缘。剩的五小块地,我分距分别种下了茄子、黄瓜、莙荙、油麦菜,香菜的种子则洒在了其他种子的中间空地。除了油麦菜和香菜种的密一些、浅一些,其余基本每个种子都种的不到一指深,相距在三十公分以上,也不知道这样的深度、间距是否合乎要求。种完以后,我又用孩子玩耍的小水壶把地浇了一遍。

下午一下班后,我回到家里就看我种的地,结果发现凭添了许多脚印,丈母娘告诉我,她把剩余的瓜种豆种豆全豆种在了地的边上。我已经种的够密了,为了防止出芽率低,我基本上都是一个坑两个种,现在又加了那么多,肯定会影响生长。可丈母娘说,大不了长出来后移苗就行了。丈母娘又说,该铺点地膜。本来地就不大,再说了谁知道去哪里买,人家值不值得卖都不知道,我没有搭茬。

从此以后我一下班回家就先看地里的种子发芽了没有,但连着一个星期,别处的草都长的翠绿翠绿,地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大概是因为今年的春天有点冷,可我却觉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如果长时间种子不发芽,会烂在地里的。看着空空的菜地,连丈母娘也说,看来这块地是不行了。

十天后,终于有一颗嫩芽钻了出来,那时我都觉得只有这一粒种子活了下来,而它成了我唯一的希望。

我决定最后再努力一次。我从单位找了一大块塑料布,按照菜地的大小裁剪出来,冒充地膜铺在地上。塑料布的边缘用土盖住,防止水汽的流失。做好这一切后,我们全家回市区过“五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8-16 0:28:38 被蓝卒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