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堂哥

下班回来给哥打个电话,却听见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我有些纳闷,哥是个很考究的人,他的手机绝对不会让别人接),那只会是嫂子了,我问:哥呢?她说:你哥走了!我楞了一下,又问:哥又去上海看病了?她哽咽的声音终于让我呆住了:你哥走了!我的哥,我最好的哥他真的走了!而且就是在上午走的!真的不敢相信,一个月前还和我通电话关心我找工作的哥竟然这么快就走了!那时在电话里,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干脆有力.记得我发短信说我去了云铜,哥回信说不错,云铜是个上市的大公司.哥,我已经在公司稳定下来,想和你好好聊聊,你怎么就走了!兄弟还想拿上年终奖去请你喝几杯呢!早知道我真该在昨天,不,在前天给你打电话,听听你的声音,以后也是个念头.

我的哥应该叫堂哥,是大伯的长子,父亲兄弟四个,大伯前年七十多岁时去世了,二伯也早在十几年就去世了,长辈里只剩下我的父亲和三伯.三伯好赌好喝酒,九十年代竟然生生地把一个加工厂给输光喝光,还欠下一身的债,他没办法就找我父亲和哥借钱.母亲有怨言父亲还好交代,一句话谁叫我们是兄弟?堂嫂那边就不好办了,哪有叔伯欠债让侄子还的?哥三千五千的拿给三伯,很多时候都瞒着嫂子,但纸能包住钱却包不住火,嫂子还是很快就知道了,想必和哥大闹了一场,以后嫂子就对我们这边的人很冷淡.三伯是拿了钱就走了,不会说半句好话,哥是两边都不讨好,连我父亲都有点看不过去.

可是没办法,谁叫你是一家人,再说那时我父亲和哥都是校长(哥在老家旁的学校,父亲则在外地)虽然是农村学校,好歹也算是有身份的,总不能看着三伯被人拿着菜刀追债不管.前几年父亲的身体忽然垮了,那年父亲被人排挤心情很不好,再加上我高考失利,他病倒了,走路都很困难,开始以为是因为气的,后来在哥的坚持下做了全面检查,才知道是脑瘫!父亲便申请去堂哥的学校挂个党委书记的闲职,同时由哥陪着做治疗.哥那年超生了个男孩,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受到处罚,调到县城一所学校任教导主任.他经常回学校看望父亲,老部下都争着请他喝酒,一桌人都醉了他也没事,母亲对我说,你们老魏家都是好酒量,你父亲当年去外婆家走亲戚就放过大话,我一人喝你们你家!我笑着听母亲说,满心的难过.有个人醉熏熏的拍着哥的肩膀,魏校长你知道我佩服你什么?我佩服你当十年校长去个小县城买1500一平方的房子还要按揭!喝的满脸通红的哥只好坐在一边苦笑.

那一年父亲50岁,哥40岁,我去了遥远的昆明上学,是母亲在家照顾父亲,哥在外照顾父亲.他们不仅仅是叔侄之情,还有着末路英雄的惺惺想惜吧!

那几年哥经常给我打电话,说脑瘫是慢性病,父亲不会有事,叫我毕业就回家,好照顾父亲.可我听不进去.他说的多了,我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你满口的孝道,太大男人主义了!我就是想乘着父亲这两年身体还好多在外面闯闯,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扑腾几下.现在想想我是多么蠢,他宁愿校长不当也要超生个男孩,也就是想让大伯抱抱孙子,因为大伯的身体也不行了,因为哥是长子,这孝道是多么的美,多么的伟大!

后来,我结婚了,婚礼是哥主持的.他依然在酒桌上喝的满脸通红,我看得出他很高兴,大家族里最小的我也成家了.

再后来我还是留在几千里外的昆明.

直到今年过年,忽然听说哥也病了,是肝癌!大伯三伯都是因为肝脏的问题,哥也没能逃过这个宿命.春天的时候,哥对我说,经过治疗他的病情已经基本好转,正在康复中.我也欢欣鼓舞,医学发达多好啊,这几年我要赞钱治好父亲的病!可以说哥成了我们家的一面旗帜,给父亲以希望,给我以希望.

前几个月哥还发来一条短信,说在上海遇到一个病友有安徽某电力公司的关系,叫我去试试,我婉言谢绝了,因为我想去云铜,哥也表示赞同.

谁知道就在这几个月哥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康复,忽视了继续治疗,他身体里的癌扩散了,我想,也许就在哥和我讨论云铜的时候那可恶的病毒正在吞噬他的心脏吞噬他的的脑细胞......

哥,嫂子在电话里曾经问我:你们不会因为哥走了就不理会我了吧?我只说了两个字:不会!因为她是我的嫂子,因为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哥.我过年一定去看看嫂子,看看你的女儿,还有那害你当不成校长的小伙子.

安息吧,哥.

(8月15晚大东2504)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