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开幕式外交:首脑出席人数远超往届

2008年08月15日16:34 南风窗

赵博渊

8月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来到五棵松奥林匹克篮球馆,在看望运动员和志愿者之后,又在球场亲手上演了一幕精彩的投篮秀,用实际行动为奥运鼓气加油。他在距离开幕式前第五天连入五球可谓抢了个好彩头,而在此之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副主席习近平也在不同场合通过乒乓球秀和足球秀传达了对北京奥运的祝福和期许。

秀者,出自英文Show,有展示、炫耀、外观等多重含义。平常多以不苟言笑之严肃形象示人的中国政要此番纷纷大玩Sport Show,不仅仅是出于配合宣传奥运活力形象的需要,也是中国官方一次成功的公关转型,借此向世界展示了中共领导人越来越开放自信的形象。不过,舞台轮流转,你方唱罢我登场。随着大批外国政要的到来,北京也将成为这些政坛大佬们的大秀场。

尽管在几个月前奥运火炬全球传递期间,一些国家曾公开宣布将抵制北京奥运会,但据8月4日美国奥委会主席尤伯罗斯在“2008奥运·冠军论坛”开幕式上透露,将有86国首脑出席北京奥运会,这还不排除继续增加的可能。按照中国官方预测,到开幕式之前,很可能会达到90人。这个数字大大超越了上届雅典奥运会的23位和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24位。

消息一经披露,国内舆论为之一振。的确,外国首脑出席人数越多,东道主国越是面上有光。就像老话所说的: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别人给不给面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身的实力和表现,86这个数字无疑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建设成就和国际地位的一次集体认可。更何况,这当中还不乏美日法俄这样的世界性大国。不过,要是细细把玩,就会发现来的和不来的都有自己的一套道理和外交辞令,并不像请客吃饭那么简单。

四强捧场

派首脑来北京的国家中,美日法俄可谓是最具指标意义的四大国。从经济规模来说,也只有德国没能派首脑出席堪称美中不足,但德国还不是安理会“五常”;安理会五常中仅英国没参加开幕式,但闭幕式人家还要参加,所以,总的来说,国际强权这次是齐聚北京为奥运加油了。

美国是历史上第一次派总统到境外出席奥运开幕式,并且布什将在北京度过四天四夜。尽管由民主党掌控的国会对布什以如此方式“引领风潮”不甚感冒,但白宫的态度远比青睐奥巴马的欧洲国家积极,据说除了布什一家三代齐上阵外,以国务卿赖斯为首的总统特派团还将参加奥运闭幕式,这其中包括两位华裔人士:劳工部长赵小兰和外交特使关颖珊。

不少评论家认为,对华关系将是布什8年总统任期的主要外交遗产,观摩大众体育又是美国政客的一贯得分点,布什不愿意错失这样“国外观赛,国内加分”的机会。但比起布什个人政治考量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的对华政策应当具有稳定性和延续性,目前的华盛顿没有理由拒绝中方的热诚邀请。更何况从劝说北京与达赖会谈到敦促苏丹接纳联合国维和部队,从斡旋朝鲜弃核到游说缅甸军政府为国际救援人员开辟通道,美国都离不开中国的配合,而这些难题在奥运之后依然会存在;中方在奥运举办前的半年里或多或少满足了美方的上述要求,美方也应当在开幕式典礼上予以回报。

对于可以想见的民主党人士尤其是人权活动家们的批评声浪,布什以这样的折中态度去应对:他恪守奥运会开幕后不谈人权等敏感议题的承诺,但在之前,首先满足一下国内人权人士的胃口。就在7月29日,布什在白宫会见了几位所谓来自中国的“异见人士”,向他们征询要他带给北京的口信;8月7日在曼谷演讲时,他还表示反对中方关押异见者的行为。另外,他有计划在北京时到教堂参加宗教活动。这些做法不会令中国人脸上难堪,却可以收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可谓是绵里藏针。

美国牛仔政府的精明是基于与中国的广泛接触,懂得中国的面子文化和现实政治。这显然比了解中国不多,爱直来直去,撞到南墙才回头的法国人要聪明。再举奥运火炬传递的例子,美国政府的应对可谓无懈可击:既不让火炬受到冲击,也不让火炬传递太过风光。结果,神秘兮兮地改换路线,让火炬穿越仓库走水路。这虽离风光大办的初衷无疑相去甚远,但因为有了法国的教训,美国人一句“安全第一”就可以敷衍过去了。

不仅如此,8月4日新疆喀什暴力袭警事件发生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第一时间表示强烈谴责。法国南边的西班牙也跟着发表谴责声明,但自身常遭郊区青年袭警所引发骚乱困扰的法国却未及时表态。萨科奇在赴京前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还在人云亦云地大赞北京的奥运准备工作,发现这并不能博得宽心后,又通过总统办公室宣布达赖8月中旬访法期间,总统将不会与他举行会晤,“理由是达赖喇嘛并未提出会见要求”。

为自己改变此前有关“将在法国与达赖会晤”的宣示而开脱,上述借口也只有法国人想得出。不过对萨科奇来说,这样的反复变卦已不是第一次了。今年春天,萨科奇在国内左派造势下一度打算抵制京奥,后来又希望借此讨价还价,直到7月洞爷湖峰会上美国和日本力挺北京后,萨科奇才突然向胡主席提出来京参加开幕式,理由是北京已与达赖对话,消除了他去北京的障碍。

与萨科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福田康夫,这位八大工业国中最高龄的首脑无疑是来华大国首脑中最诚恳的一位,还是自1988年汉城奥运会以来时隔20年后首次出席奥运开幕式的日本首相。在日本,不仅经济景气要仰赖“中国特需”,福田本人的政治生命同样仰赖“中国特需”。可以说,福田政权能够撑到今天,对华外交是根救命稻草。中方对此也善加体谅,尽量不找日本的麻烦。近日,在新疆喀什采访袭警案的两名日本记者被武警拘留并殴至轻伤,日媒随后又翻出河北天洋毒饺子旧案。中方反应迅速,不仅责成新疆公安系统做出道歉,另外还派出代表前往日本广岛参加核爆纪念仪式,首创中国外交之先河。不过,考虑到另一座城市长崎的核爆纪念仪式将在8月9日举行,所以福田在参加完奥运开幕式后,将在9日凌晨飞往长崎,停留时间不超过24小时。在北京期间,他会与胡主席和温总理就推进战略互惠目标、四川重建等问题展开磋商。

俄罗斯作为中国的睦邻,此番派出了魅力型男——总理普京。这一安排意味深长:就职务来说,总理只是行政首脑,但从影响力来说,普京在任8年,深孚人望,再加上任内与中国走得很近,派他前来体现了对中国的重视。可是,这样一来,就如俄执政党议员马科夫所说:“世界领袖可能搞不懂,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究竟谁才是俄罗斯的元首?”

有朋自远方来不易招呼

2008年08月15日16:34 南风窗

万国来朝?

北京奥运开幕式以其创记录的外国首脑出席人数,注定将随中方“完美无瑕的组织工作”(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语)一同载入史册。不过,外人的面子固然给足了,却难免让一些国人多少有些飘飘然,大呼起“万国来朝,天朝气象”了。

“万国来朝”一词总令人不禁梦回繁荣昌盛、文明先进、人人皆呼天可汗的大唐盛世,但实际上,很多来的国家不仅是瞧中国的脸色,也看美日的带头作用,或随周边国家的大流而动。

除了法国这样的见风派,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国,韩国和澳大利亚也是跟着布什凑热闹。当然,韩澳还是中国的邻居,与中国存在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也没有必要拂逆中方的好意。东南亚诸国普遍与中国关系不错,也乐得来给老大哥捧捧场。只是马来西亚副总理纳吉似乎看准了中国不会在奥运期间厉声抗议,而计划在8月10日至12日登陆与中国存有主权争议的南海拉央拉央岛(也叫燕子岛),这也算是趁人喜庆,给自己脸上贴金吧。

来北京的都是客,不来的也不能说就是不识好歹或穷凶极恶。不愿来参加开幕式的国家大致分以下三类:

第一类是因为国内有事情,实在难以抽身。最突出的就是乌克兰总统尤先科,因为国内闹水灾,不得不临时取消了参加开幕式的计划。即便是与中国一向交好的巴基斯坦,也一度传出穆沙拉夫因国内弹劾危机打算取消计划的消息,所幸的是,他最终决定如约来京。

第二类是觉得没有必要来,这类国家多半有着特殊原因。譬如英国首相布朗,就是因为考虑到要代表将在2012年举办奥运的英国从中国手中接旗,才决定放弃开幕式,而选择了闭幕式。

第三类则是出于政治因素的影响,从骨子里对北京抱有警惕和戒备。这类国家又可按照区域和政治沿革分成四块:中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传统的老西方国家;法语系非洲国家以及台湾的“邦交国”。后两大块拒绝前来很容易理解,一个要顾及法国的脸色,一个要照顾台湾的感受。传统的老西方国家如加拿大和意大利,都死抱着意识形态外交不放,认为来中国就是向极权主义妥协。最让人哭笑不得的还数意大利总理贝鲁斯科尼,实在没好解释的就干脆玩起无厘头,拿北京的气温打哈哈。

值得一提的倒是以捷克和波兰为代表的中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记性好的人们大概不会忘记在西藏问题和人权问题上这两个国家表现很是活跃,捷克总理米雷克·托波拉内克甚至还宣布在京期间他将佩带藏独徽章,以展示自己的坚定立场。事实上,他在7月底宣布出席奥运会(但不参加开幕式)的记者会上就公然佩带了藏独徽章。

冷战期间,中东欧社会主义国家长期处于苏联极权威压之下,有着一段恐怖的历史记忆。冷战结束,苏联解体,这些改旗易帜的中东欧资本主义新生政权将红色恐怖和社会主义划上了等号,而作为仅存于世的社会主义大国的中国莫名地取代苏联成为了这些“堂吉诃德”们眼中的风车巨人。另外,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是前东德出身,还做过东德末代政府的副发言人,由此大概不难理解她对中国“国际形象工程”的反感了。

总之,需要强调的是,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北京奥运不可避免被政治化。一些国家将之和西藏、人权问题挂钩,而国内的一些人也拿参加开幕式的外国首脑多寡和影响力来作为衡量国家成就的论据。区别只在于,前者多半是别有用心,后者多半是集体无意识的思维惯性使然。

有朋自远方来,不易招呼

记得跟一位熟识的老记者谈及外国首脑来京一事时,那位仁兄只是风轻云淡地说了一句:“请神容易供神难。”

这话倒是很形象。在家请过客的人大概都有这感受:起初,来的人越多越热闹主人就越高兴。可等到炒菜做饭手忙脚乱时,会突然觉得人多了还真不是好事。等到看到客人酒醉时的种种丑狂之态,大概会觉得当初请客根本就是自讨苦吃。等到人去席散,收拾残局时,恐怕连跳楼的心都有了。一个家庭尚且如此,更遑论奥运如此巨大繁杂的系统工程呢?到目前为止,北京奥运的总花费已经超过了3000亿人民币,折合美元约420多亿,大大超出了当初的预算。

由于本届奥运吸引了86个国家的首脑和大批的财商界人士前来,北京市的接待能力受到极大考验。在住宿和饮食方面,北京奥组委已经与122家星级酒店签约,将由这些酒店负责首脑们的住宿和饮食。根据官方人士预测,萨科奇很可能选择拥有目前中国最大的总统套房的万达索菲特五星级酒店下榻,一年前他访华时就曾下榻于这个法资酒店;日资背景的长富宫饭店则可能接待曾入住过的福田康夫;而布什则可能选择访华时曾两度下榻的北京国际俱乐部饭店。奥运前夕,北京许多饭店已经努力收集这些即将出席京奥的各国元首、政要、奥委会高官的详细资料,有的已经与首脑们的生活秘书进行洽谈,提前落实食宿的安排。

与吃喝住宿相比,安保工作更是重中之重。自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以来,安全保障成了历届东道主国最担心的问题,而安保费用也一再攀升。之后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因为恐怖组织意见不一侥幸过关,2004年雅典奥运会作为史上安保措施最严格、花费最高的一届也未能避免5起爆炸事件的发生。近期随着中国境内一系列恐怖爆炸袭击的发生和东突组织的活跃,安保成为东道主最为头痛的问题。因为按以前的想法,安保对象大致局限于少数外国高层人士,旨在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兼防范他们被窃听、被扔鸡蛋或被上访人士意外“打扰”,但现在看来,广大平民都可能成为袭击目标。面对防不胜防的恐怖袭击,仅仅靠部署在北京附近的11万军警远远不够。在“平安奥运,全民奥运”的口号指引下,北京掀起了一场现代的“人民战争”,大批的志愿者加入到安保队伍中来。

与此同时,来华参加奥运会的大国首脑们都带来了自己的安保人员。排场最大的当属布什和他的600勇士,这些特工精英将会提前48小时到任何总统预定访问的地点进行排查;最低调的当属以色列总统佩雷斯,身边只有4名特工。福田康夫的保镖都来自警视厅特警队,据说都是近身格斗的高手。而被评为最佳着装领导人的萨科奇,身边的50~60名保镖都来自总统安全组,携带了大批的精密高科技武器。

古人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确,包括笔者在内的大多数人起初都是这么想的。可大人物来得太多了,也就变成了“有朋自远方来,不易招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