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3/


一个指挥官必须具备的重要条件就是决心——英·蒙哥马利

1941年11月15日,仍然很有余力而且贼心不死的德军又一次耐不住没人搭理他们的寂寞悍然发动了进攻,试图从莫斯科的南北两面同时突破苏联军队的防线,合击联盟的首都莫斯科城。瑞哈德特的第3装甲集群与霍普纳的第4装甲集群开始奋力阻击企图机动的苏联第30和第16集团军。11月23日,第三装甲集群率先以强烈的攻势占领了莫斯科西北部距离莫斯科仅32公里的克林,将苏联苏联第30和第16集团军分割开来。几乎同时,在11月24日,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占领了距离莫斯科只有64.3公里的韦尼奥夫并开始包围莫斯科。

虽然整支暴雪突击队里的7名战士都是经历过很多次残酷战火考验的老兵,虽然暴雪突击队在他们的第一次任务中出色的取回了情报而且全身而退,但是鲍里索夫和弗拉基米尔他们还是没有想到,暴雪的第一个任务就会如此的惨烈,惨烈到要用那么多那么多兄弟的生命来换回自己胸前的几个小小的奖章。尽管暴雪的战士们都知道,他们所带回来的情报救了很多人,但在他们的心中时常出现的,却总是为了带回这份情报而倒在那座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山上的侦察兵们,和他们战死前的生动的表情。

“他妈妈的小舅子,”奥尔吉一边一串连续而流利的传统俄语大骂,一把把弗拉基米尔刚刚递到自己手里的那张方才还很平整的任务简报团成了一个长相极度崩溃的球状,用一种近乎不可思议的夸张的语气疑惑的自言自语到:“21.9公里?这帮德国人的速度也太太太夸张了吧?”

“基本上来讲,从闪电进攻波兰开始,德国人就习惯使这一招鲜了!高速度高机动的机械化和摩托化部队在大量的装甲兵的掩护下在侧翼或者对手战线的薄弱环节发动迅猛的突然进攻,一旦打开突破口就快速向纵深穿插,蛙跳式的攻击有价值的、高级别的目标,,并使部队始终处于高速机动当中,而把扩大突破口、战线的横向延伸以及处理战获等耗人耗时的工作交给后续的步兵和辎重部队来完成。”弗拉基米尔没在意奥尔吉撕掉了刚刚递过去的任务简报,顺口接过话茬,看了一眼沉默的鲍里索夫。

“其实这件事吧也还算在情理之中,”鲍里索夫点点头,把平铺在做子上的战线地图垫在底下,从抽屉里抽出了一张任务地点的手绘的带等高线的大比率草图往前推了推,“三天前德军的第3装甲集团群就占领了莫斯科西北面的克林,那么又过了三天的时间,以德军一贯擅长打突然袭击的实力,一支团级建制的先头部队又向前推进了10公里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

维克多斜靠在桌子上,有些担忧的扫了一眼垫在小一点的任务区域地图下面的战线地图,又仔细的翻了翻手里的还算平整的任务简报,以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和一名出色的狙击手的谨慎和细心疑惑的问道:“既然德军的这支先头部队只有突前的这一个摩托化步兵团,而它现在的位置的旁边就是第31步兵师的两个团的驻地,直接让31师给这帮不要命的家伙包了饺子不就完了,还让我们暴雪费那么大劲去干吗?”

“既然德军惯于使用这种纵深快速突击的作战方法,那么不如就去看看他们到底想突击到什么鬼地方,”鲍里索夫挺了挺弯的有些发酸的腰,扭头看了一眼靠在桌子边上眉头紧锁的维克多却接着弗拉基米尔刚才的话题说了下去:“这个摩步团既然是最为先头的突击部队,它的位置又几乎是莫斯科北部、西部整条战线的突出部,所以他们的行动方向,必然代表着他们所属的整个师、整个军甚至整个集团军的战术意图或者是战术佯动意图,而这些,还有他们突出部各个作战单位的进攻位置,都将对整条战线的战略局面产生相当重要的影响......”

“也就是说,我们暴雪要做的,就是在不惊动他们的前提下,获取他们各个作战单位的进攻位置和他们今后的真正的、详细的战术意图!”维克多打断了鲍里索夫的分析,恍然大悟的顺着鲍里索夫的意思说了下去。

“况且这支德军的突击部队本来就是从31师的两个团的布防的交界处突击进去的,肯定对这两个团做好了准备,”哈米尔点点头表示认同,继而说道:“一旦这两个团动起来,还不等部队完全集结,德军的主攻击点就会发生改变,原来的主攻方向很可能突然转变成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术佯动......”

“嗨,不就是偷个小情报做一回鸡鸣狗盗之徒嘛,”在略微显得沉闷的气氛中忍了半天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列宁好像突然来了极大的兴趣。用维克多的话说就是像饥饿了一冬的西伯利亚狼一样两眼放出了绿莹莹的光芒:“想当年那个月黑风高、杀人放火的晚上,我是那样的身手敏捷的、悄无声息的潜入了我们伟大的连长的卧室,那个什么什么我们连长的珍藏的勃朗宁自卫手枪啊、缴获的高级香烟啊,上品的珍藏版伏特加啊,还有顶级特供的鱼子酱什么的,我都统统的夸夸夸夸的就......”

“就被连长养的那条真的是人类忠实的朋友的大红狗要掉了半边屁股,从第二天开始被关了将近一个月的紧闭还得了一个记过处分......”维克多爆笑着将整个事件补充完整:“要不是你盗窃的东西都不值钱,说不定现在的你已经开始在某个生长旺盛的集体农庄种玉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