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最后一次见外宾 向世界推邓小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5年9月7日下午,周恩来在医院会见罗马尼亚党政代表团,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会见外宾。


蒋本良自1961年从驻罗马尼亚使馆调回外交部苏欧司工作以后,逐步担任了中央领导的主要罗文翻译工作。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中国外交的掌舵人周总理对发展中罗关系赋予了特殊的关注,亲自做了大量工作。本文摘录了蒋本良同志回忆病重中的周总理会见罗马尼亚外宾的经过。这是周总理最后一次会见外宾,其中展现了老一代领导人的高尚风范。


病势危笃中,周总理答应会见罗马尼亚客人


那是1975年8月28日,罗党中联部长安德烈约见中国驻罗大使李庭荃时告知:罗共中央执委、中央书记伊利耶·维尔德茨将率党政代表团赴越南参加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庆祝活动,要求在访问越南后顺道访问中国,以同中国共产党互通情况,交换意见,发展友好关系。安德烈强调说,维尔德茨是党中央第二书记,主管组织工作,是齐奥塞斯库总书记的亲密同事,他还兼任经济和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委员。


李大使当即发电报报告中联部。中联部考虑到维尔德茨在罗党内地位较高,又从未来过中国,在9月1日给中央的请示报告《关于罗赴越代表团回程经北京逗留问题的请示》中,建议同意维尔德茨访问中国:“中央:八月二十八日,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书记安德烈约见李大使说,受齐奥塞斯库同志的委托,请转告中国领导,罗代表团从河内回国时希望在北京逗留,同中国领导会晤,介绍国内情况和就一些国际问题交换意见。代表团将于九月五日乘河内至北京航班抵达北京……对罗党提出的这一要求,我们建议,可予同意。维尔德茨在罗党内地位较高,从未来过中国,因此罗这次提出赴越代表团顺道访问中国,一方面是表示同我党有友好关系,并互通情况,交换意见,另一方面也想让代表团成员借此机会在中国进行参观访问。”


关于罗方要求同我党领导人会晤问题,请示报告对罗方的意图作了估计:“考虑到罗代表团系顺道访问,今年五月底保罗·尼古列斯库率领的罗政府代表团来华时,已同李先念同志就国际形势、中罗双边关系等问题进行了会谈,因此,目前罗方不会有什么特别重要的问题要谈,可能就罗国内情况和一些国际问题通报情况,交换意见。”请示报告也对我方要谈的问题,作了一些建议:“我除一般介绍国内形势外,国际方面也可就最近几个月来的一些新情况,特别是有关印支、东南亚方面的情况向罗做一些通报。”


中联部也为代表团制定了访问日程。计划抵京当天晚上,由纪登奎副总理宴请欢迎。两次会谈也都由纪登奎主持。参观游览项目有故宫博物院、北京针织总厂和颐和园。至于我方会见的领导人,建议“拟请邓小平会见”。然后9月8日晚,乘法航班机离京回国。


1975年9月5日星期五下午5时,以维尔德茨为首的罗马尼亚党政代表团乘CA902航班自河内抵京。团员中包括罗共中委、国防部副部长兼最高政委会书记格奥尔基·戈莫尤少将和罗共中联部副部长瓦西里·山德鲁。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中联部部长耿飚、中组部部长郭玉峰和中联部副部长张香山等前往机场迎接。在赴宾馆途中,维尔德茨向耿飚表示,希望亲自向周总理转达罗党政领导和罗马尼亚人民的问候,并要转达一个口信。当时,在医院住院的周总理身体极度衰弱,病势危笃,已不允许再进行接见外宾的紧张工作了。但是对工作从来奋不顾身的周总理,仍在为国家的前途命运忧心如焚,他还是答应了客人的请求,同意会见维尔德茨。


根据新情况,中联部立即拟定了新的《周总理会见罗党政代表团具体安排》的请示,其中预定时间为“9月7日晚上7时30分”。参加人员,罗方为代表团成员三人及罗驻华大使共四人;我方为纪登奎、耿飚、郭玉峰、张香山;工作人员有翻译蒋本良、接待组组长邢竹芳和苏东组副组长谷力虹。《安排》规定“发消息、照片、拍电影电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