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八一征文][杀戮游戏]长篇连载..

序幕 武田武士的绝命曲

亚洲某个地方,烈阳之下,赤备骑士们正遭遇到最巨大的危机,缺粮、缺水,而死神的军团正在不远处追逐着。

日本历史上下克上,能征善战足智多谋而致霸甲信的甲斐之虎武田信玄,此刻正骑马漫步在大片荒原之中。抬头张望刺眼的阳光照射下来,信玄公缓缓地下了一个命令:扎营。

武田部队曾几何时也在这片土地上叱刹风云,然而却没有得到胜利女神的一直垂青,在与李舜臣一役耗去了太多兵力,仅剩的500余骑被闻风赶来李世民追到了这片不毛之地。饥饿、疲倦困扰的部队已经陷入了最不利的境界,然而还有最后一张王牌没有打出,那就是:援军。

武田信玄在自家势力日落西山的时候,不得不临时投靠了这片大陆上保持着很强大实力的陈吉斯汗 。就武士的荣耀而言,从属他家实在是不可接受的屈辱,但忍辱负重却正体现这位策略家的实力所在。有朝一日,风林山火的旗帜又将插满这片大陆。

陈吉斯汗 的蒙古骑兵正在与这片荒漠不远的北方,按骑兵的高机动性而言,不出半天就能到达。李世民的军团虽然数量众多,但部队组成主要为步兵,位居西方李家军虽然距离逼得更近,要想赶至此地至少还需两天以上。李家骑兵数量有限,如果单靠骑兵要想攻陷武田信玄的本阵恐怕大有难度。当蒙古的骑兵队赶到与武田军兵汇一处,便可以逸待劳,并借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击败来犯的李世民了。

这就是武田信玄的算盘,凭借这个计算,他让自己的疲惫不堪部队停下休整,等待援军,等待决战。

然而没有人知道李世民的兵究竟会在哪里,什么时候出现,武田信玄当然也不知道。并不是没有人看过李世民用兵,只是看过他用兵的人都已经在悲叹中入土了。

已是饷午十分,骄阳当空,饥渴难耐的士兵们更加焦躁不安。不过没有关系,几个小时后,援军一到,那么一切情况都将转变。等待着援军的时刻是虽然如此漫长,然而不久,远处就似乎扬起了沙尘。

东方。那边会是谁?陈吉斯汗 、李世民,还是长时间疲倦的幻觉,又或是卷土重来的李舜臣。李舜臣此刻的部队应该比武田军更加困顿,此时反击实无可能。而时间也证明了东方的神秘部队并非幻觉,扬起的尘沙铺天盖地,怎么看都是人数上百的大部队,然而陈吉斯汗的部队又怎么会在东方出现呢?那么难道是用兵如神的李世民神速绕道身后了吗?常识告诉信玄这是不可能的,除非对方插了翅膀。

武田军全副戒备,准备一场恶战,因为沙尘中扬起的大旗已经隐约可见——唐。然而李家的骑兵并没有顺着气势向武田本阵冲来,而是在距离武田军势可见而不可及的距离来回徘徊,扬起更多的泥沙。这一行为十分可疑,不久,眼尖的士兵便发现,李世民的骑兵不过十多骑,只是依靠马尾上绑缚的拖条来回奔驰制造了大军进犯的假象,用老套的手法迷惑敌人。

见此状况,武田信繁请命领军作战。唐的先锋军固然人数极少,但李世民用兵非常狡猾,多少人因为轻视而吃了大亏,貌似存有破绽的地方往往暗藏杀机。武田本阵本来人数就不多了,如果分兵出阵迎击一旦中了敌方陷阱就会非常被动,谁都说不清那不断扬起的沙尘后面隐藏着什么秘密。武田信玄考虑再三,拒绝了信繁的请命——不动如山。

然而山不动,李世民的部队却没有停止步伐。骑兵们还在远处来回奔驰,想是在表演般地挑逗着武士们的耐心。

这时候,西边的的士兵发出嘈杂的吵闹声,立刻有人来报:西边异况。

西边远方果然同样扬起了飞沙。又是一队骑士?两面夹击?李世民真是个难以理解的对手。时间很快又回答了这个答案。这次的部队没有像东边的骑士在远方停下,而是径直往本阵奔来,飞沙的背后,竟然是——牛。

这正是兵家罕用的消减对方士气的火牛计,尾巴上被绑了火棒的牛群异常暴躁,能够长途奔袭不要命地突入敌阵击伤士兵。神奇的李世民在这片大荒地中不知从哪里搞来了这么十几头牛。

西阵前沿的战士开始骚动起来,血肉之躯如何能与高速的牛角对抗,士气一触即溃。信玄公命人扬起军旗,而自己悠然将一粒果子塞进了嘴里,慢慢咀嚼。“不动如山”。军中统帅的行为具有巨大的震慑力,武士们开始把马赶到后方,那好长枪准备承受疯牛的冲击。

带头的两只牛在奔驰的路途中就一头栽倒,消失在扬沙中,原来武田军为了预防西边李世民骑兵的冲击,早铺设了陷阱,只是没想到派了别的用途。剩下的牛不顾跌倒的同伴,继续往前冲,眼见就要奔入阵前,士兵们顶起长枪,开始祈祷。

这时,一位骑士一跃冲出阵,往牛群奔去。马场信房,策马与带头的牛迎面冲去,在快要相撞的瞬间闪过身,将长枪往牛上上扎去。凭借着不可理喻的怪力,枪尖在一瞬间没入牛背,那牛在继续往前冲出几步后,痛苦地挣扎倒地,血液顺正长枪猛烈地往外喷射血液。与此同时,更多夜叉般的骑士跃出阵营,高坂昌信、山县昌景、内藤昌丰、小幡虎盛……一场惊心动魄的人牛大战在这里有声有色地展开了,牛一头接一头中枪到地,更有的牛在冲入阵中凭着蛮力撩倒一群人以后,遗憾地被乱枪扎成了马蜂窝。

人牛大战在一瞬间就结束了,牛群在毫无战术可言的横冲直撞指引下以及数量上的绝对劣势理所当然地领受了失败,然而骚动依然没有结束,而在阵营的中心的士兵爆发出更大的混乱来。

原来在西边武士与牛搏命的同时,东边李世民的骑士也没有闲着,他们乘着武田军陷入混乱,策马接近本阵向人群射了几箭,东边的守军随奋力反击,可是由于那个距离在弓箭精准的范围之外,大多数箭羽遗憾地扎在了地上,最后李家军只丢下两具同伴尸体,便全身而退,扬长而去。之前唐兵射入人群的数只箭却给武田武士带来了巨大灾难。原来弓箭末端绑缚了一只小瓷瓶,当瓷瓶随箭落地立即破碎,灾难便从中蜂拥而出。花花绿绿的蛇肆无忌惮地在人全中穿梭,准确无误地将疯牛扎倒的长枪却对灵活的毒蛇无能为力。士兵的惨叫声,战马的嘶叫声混在在一起。被缺水缺粮,连日奔逃地疲惫所困扰的武田军势一刻也未得安宁。

半个小时以后,阵中充满哀嚎,到处是等待包扎的创伤、咬伤者。武田军中悲观弥漫。所幸的是,唐军主力还没有来袭,所悲的是,陈吉思汗的援军还没有来,而援军没来之前,目前状态的武田军势就是任人割宰,毫无胜算可言。而在这个时刻,武田信玄让部下扬起军旗,对部队说了几句话,这支部队就发生了奇迹。“嘿嘿厚——嘿嘿厚……”胜利的喊叫声响彻天空,一瞬间,部队洋溢了另外的色彩。李世民不算什么,只敢耍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不敢正面与武士的军队对抗。武田必胜!!“嘿嘿厚——嘿嘿厚……”

然而,这个时刻,李世民的军队真的来了,骑兵扬起的飞沙由远至近,唐的旗帜鲜明地在空中飘扬。高昂的士气让武田武士忘记了饥渴,忘记了疲劳,忘记了疼痛。但是可怕的敌人的来到,让沸腾的热血又凝固下来,那些貌似被精神力量克服的困难此刻又浮现出来,精神饱满的李家精锐骑兵冲刺而来的给人的感觉只有两个字——“绝望”。

李世民的部队只有骑兵,人数有限。武田信玄继续勉励自己的部队,一个优秀的统帅总是在任何时候唤起部下的士气。确实,武田军有一万个理由败给唐军,但仍然也有一万个理由不害怕唐军。而事实上,唐军长途飞奔而来的骑士其实仅有五十余骑,在正常情况下想击败武田十倍兵力的赤备军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由于对方的领袖是李世民,而在李世民统领的战斗中,不存在正常情况。

李世民的锋线上,一位壮硕无比的战将特别耀眼,这位在古代中国无人不知的猛将叫做程咬金,他如同恶魔般地挥舞着双锤,把最前线的武田士兵的脑袋像西瓜一样敲碎,西瓜汁漫天飞撒,溅射在后面的武田士兵的脸上,令人望而声畏,在他的周围,武田的防线立刻闪现出一道缺口。武士们并不害怕死亡,他们为主公献出自己的生命是他们的荣耀。然而在面前的却不是普通的人类,是程咬金,是一个不是不怕死就能打败的敌人,谁也不想死的时候,连脑袋都是粉碎状,撒得到处都是吧。于是士兵们不自觉地后退,再后退……

然而身后,疾如风,徐如林,不动如山,侵略如火。武田信玄背后军旗摆动,信玄公怡然自得,将果子塞进嘴中,细细品味——山没有动。本阵,部队还在顺利地搅动着,负伤退下的士兵立刻又有不要命的新员定上,司程咬金等人虐杀。

侵略如火,饭富虎昌猛虎般挺枪直刺程咬金,两人的交战迫在眼即。然而程咬金猛然大喊一声,音如雷大,饭富虎昌的马受惊立刻停下,马的主人失去了平衡,火被扑灭了。程咬金拿那已经沾满鲜血而鲜红的锤子上前轻轻一扬……

马场信房,那位杀牛的英雄凭借自己异于常人的勇猛上前挑战,想堵住这头个蛮牛。然而程咬金可不是牛,他是牛魔王,马场信房的长枪被程咬金一档格,那一股强劲,从枪尖穿到了胳膊,一阵子麻,力量的差异决定了一切,武田的二十四勇将,在现在看来力如蝼蚁,逃不出完结的命运,沾血的双锤在空中飞舞着,继续飞舞着。

然而武士有着舍命的精神,有着足够供人屠杀的人数上的优势,战况还是胶着着。唐军在虎将的活跃下,奋力掩杀,而武田军则依靠人数,想从两侧包围入侵的敌人予以消灭。无奈看似人数多些的武田武士,虽然拥有武士道的支持,确终究时长时间受饥渴、伤痛折磨的血肉之躯,在唐军精锐的突击之下一片片倒下,唐军前锋的士兵已经被染成血人了。

还没有完结,更多更强的武田骑士往前冲,争相赴死,为了武士的灵魂,为了武田家族的荣耀。他们,如同在长篠之战冲向铁炮的子弹般,他们明知是死,依然扑向强大的敌人,以提高发生奇迹的微弱几率。他们还有胜算,还有必胜的灵魂,他们还有他们的大山。

然而武士们不知道,唐军拥有的东西比他们更多,他们有李世民,这便足够了,非常多了。正在前线战场胶着之际,李世民带着二十余骑从武田军队的身后突然出现,宛若天兵。

此刻,武田信玄的大脑一片空白,在前面的部队吃紧的时候,敌方的主力部队竟然不知何时绕到了身后,两面夹击的趋势。同样的混乱一天之内出现了两次,不得不佩服这个可怕的敌人。武田信玄继续将果子塞进嘴中,确并没有平静的心态了,只是机械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秦琼、薛仁贵、尉迟恭,伴随在李世民身旁的突袭部队都是些无法阻挡的人物,本阵的守卫军如纸牌般依次倒下。那个可怕的武田骑兵,那个另人闻风丧胆的部队,就在这一刹那崩溃了。

武田信玄,含在嘴里的果子滑落在地上,山动了,山在动摇了。唐军勇将彻底冲垮守卫军,迅速将武田信玄包围。统帅被生擒,战斗结束了。

如同神话一般,唐军以劣势人数战胜了数倍于他们的武田军。也如梦魇一般,武田士兵结束了被死神玩弄的可怕的一战,要说他们如果能获得胜利,那更无限接近于神话。

然而战争结束后,却意外地平静,太平静了。这样一场跨时代的战争,李世民来到了被受捆绑之辱的武田信玄面前,说起了另一个时代的通用语:“竟然向陈吉思汗卑躬屈膝,强悍的武田信玄最近还真不像话呀,还是说这是个计谋,给陈吉思汗设的套。”

而武田信玄竟然也会这种并非汉语并非日语的语言,很自然的做出了应答:“陈吉思汗那里也有了你的眼线呀……不过你就别挖苦了,和李舜臣的一战,我军队的实力耗损太严重了,能落魄到这般田地,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折磨了。”

于是这两个人就想是把周围的战士们都空气了,一句一句聊着和战争似乎相关又似乎无关的话题了。

“李舜臣现在怎么样了?”

“这不是额外的信息吗?你不该向我问的吧,违反规定会扣分的不在乎吗?”

“哦呵,让你提醒我可真对不住了,那么现在你得了多少分了?”

“21分……”

“哦呵,不少分数呢,比我还多些呢,就这么完蛋真是可惜了呢!”

“是吗……”武田信玄眼中异样的颜色,这个时候还受奚落感觉实在不好,“那么该结束了吧……”

“啊,是了。”李世民平静地抽出刀,“这次是数量悬殊的少胜多之战,应该得不少分吧,希望观众多多投票吧。”

武田信玄闭上眼睛,引长脖子等了一会儿,说:“最终,我们都会走向这个命运吧……”

李世民的脸上也多了一片阴云,获得胜利的喜悦被一扫而空:“是啊”

接着是那个被大家都能理解的残忍仪式,在今天,在战场上已经流了足够多的血了,信玄公的身体松散了精神,扑入了泥土之中。结束了,祈祷吧!结束了,命运!结束了,只是今天,明天还有未知在等待这。

风、林、山、火。破灭的武田家的旗帜在空洞的空气中飘扬。

本文内容于 2008-8-19 16:35:24 被中音马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