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原创]做婊子立牌坊真的是矛盾的吗?

记得当年读到过鲁迅的一篇杂文,名字已经忘了,但是记住了其中的一句话:“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很对不起的是我对祖国文化的一些方面了解不够深,也不知道这是很久以前就有的话,还是咱们鲁迅爷爷自己的发明。只是在当时觉得这句话用来讽刺社会上的不良现象是非常贴切和过瘾的。顺理成章的这句话也就被我深刻的记忆了下来,并且成为了我在被一些社会的怪现象逗笑的时候经常使用的话语。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突然感觉到这句话能够有杀伤力,能够止恶扬善的功用只是对一些“老实人”有效,对于那些聪明人这句话可以用来攻击别人和掩饰自己。

首先还是把我对这句话理解跟大家说说:婊子,众所周知,妓女的俗称,泛指的话还能够包含偷情者(也包括被强奸者),换句话说只要在当时社会的从一而终这种当时的正常男女关系之外,则女人就会被称之为婊子。牌坊,古代用来进行某些方面表彰的“奖状”。比较著名的就是“贞节牌坊”。即女人坚持了封建社会的“从一而终”,做了贞女(或寡妇守节)、烈女等之后由朝廷颁赐的表彰性建筑物。而我们所提到的“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中的牌坊就指的是这一类。说到这里其实大家也就基本上知晓了我的肤浅理解——一边做着为人所不齿的事情,另一面又想把自己掩饰的非常正直。从这个层面来讲,正直的婊子就直接不会有这种很无耻的想法。

但是,大家是否想过如本文题目所提到的这种命题:做了婊子就真的不能立贞洁牌坊?那我们来看看这两个普通人的事例:

第一个来源于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其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女人(感觉这样的开场很可笑,但是不得不这样说),婚后不久丈夫就出外做生意去了,这一去数年未归,生死两茫茫。一方面家里没有可以用来延续生活的钱财,另一方面家里还有没有劳动能力的公婆需要照顾,在百般无奈之下,女人就去“卖花”,也就是去卖淫了。靠卖身的获得的嫖资养活自己的公婆,数年之后,自己的丈夫终于回来了,在第二天女人就留下遗书自杀了。遗书中谈了两件事:一是自己终于将公婆完整的交还给了自己的丈夫,自己感到欣慰;另外一方面,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玷污了,所以不能再服侍自己的丈夫了。座椅自己自杀明志。自己卖身剩余的钱财因为觉得自己“卖花”对不起丈夫,所以希望留给丈夫用这笔钱再娶。面对这样的结局连纪晓岚都不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伦理关系,你说她该不该立贞节牌坊呢?

第二个例子属于我们需要纪念的人们。因为今天是8月15日,也就是抗战胜利63周年纪念日,今天你们可曾记忆起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惨遭禽兽之害的无数女同胞?她们被玷污了,那应不应该给他们立纪念碑去纪念他们?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我可以肯定地说,在抗战期间也有很多的妓女拒绝为日本鬼子提供任何形式的性服务,这些人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彰呢?既然能有所表彰,那为什么起到表彰作用的“牌坊”就不能给这些性服务者?!如果这样的事不能被表彰,那我们也就没有理由去谴责前些年卖春给日本人的女人!

这两个例子其实就事论事了,但是需要说明的是,这就是一种启发,启发我们去思考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伦理眼光去看待这些事情的发生?该不该给她们立牌坊、进行表彰?这应该很有讨论的价值的吧。

再看这样的事实,中国历史上有着无数的朝廷内部斗争,那些大家不熟悉的我们不说,就提一下大家最熟悉的几个事例:刘邦在战场上“机智”的要项羽分一杯自己老父亲的“肉羹”喝,这是不是天良丧尽的一种表现呢?在江山权力面前,老父亲被出卖了,那么这是不是封建社会“十恶不赦”之罪中的一条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样的一个人该不该成为治国之君?该不该被整个大汉王朝尊为“高祖”?该不该成为一个所谓“以孝治天下”的大汉王朝的楷模呢?再看李世民的“玄武门之变”,为了权力当场杀死了自己的亲哥哥、亲弟弟,是不是对伦理的严重破坏呢?这样一个道德沦丧的认识否则有资格成为一个被众人交口称赞的人呢?这里不要谈什么情不得已之类的话,很多时候这样的情境是编出来的。因为自唐以后中国历史已经开始恶性使用“为尊者讳、为贤者讳”这样的原则,换句话说,对于原则的使用开始无原则了。所以,李世民就是政变了,就是杀死自己的哥哥弟弟了,没什么可说的。再看满清王朝最有争议的以为皇帝雍正,都加都传说他是篡夺了弟弟的帝位,那他就是不忠不孝无义之人了,他就不配做皇帝。但是他做了皇帝,而且成了一个较有作为的皇帝。以上这三位都可以套到“既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这个框架中来,而且还使得后人们站在牌坊前不仅能同情他们的遭遇,还能够使人们在面对牌坊时为他们歌功颂德,最严重的是还能够将这种变态的吟诵累世相传。嘿嘿,其实我在这里说的时候骂我很多。但是我们话又得说回来了,这些人做了这么多违背人的伦理意识的事情都能被歌颂,那其他的普通人为什么就不能?我想最坏的人也是有闪光点的吧。

再回到我们身边来吧。如今来百姓是怎么样认定一个好官的呢?我想大家心知肚明,基本原则可以表述为——拿钱、办事。这就是好官的标准。你挣你的外快,给一般百姓干了好事就可以。我想这是中国最奇特的现象了。换句话说,是中国人最能认可的“既做婊子,又立牌坊”的事情了。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必要深入的去说,其实我们身边有的是这样的官员,随便就出来几个,最少60%是这样的。这也算是中国基本国情之一的吧。举个例子,我们这边又开始给某学校招聘教师了,当然是指从乡下上调一些“老教师”。我也经历过去年这时候同样形式的招聘:堂而皇之的贴出公告,大家不明就里一头扎进去之后,最终被用各种手段一一做掉。那些被人在考试阶段、面试阶段早早做掉的也就没什么了,主要是那些没有被整个折腾过程做掉的,最后在发文件的时候彻底的判一个莫名其妙的死刑的人们是最值得同情的——解释是,我们要的不是你。我记得在哪个党刊上这被称之为“既有组织程序,又有徇私舞弊”。

嘿嘿,说得太多了,我也该收尾了。其实做了婊子之后立不立牌坊那只是个形式问题。就如组织程序是个手段,但是手段是以达到目的为目的的,但是操作的人是什么目的他就要通过这个组织程序去达到,所以,婊子做了牌坊其实还是照样可以立起来的。

最后了,大家轻松一下。讲个笑话给大家听:说是有个官员多年在外为官,家里来信说家里由她的嫂子(寡妇)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一直守节。于是该官员就向皇帝申请了贞节牌坊,在起立牌坊的那一天,官员怕嫂子暗地里有不轨自己被乡人笑话,于是就对嫂子说,这个牌坊立起来之后如果有过不轨会倒掉,挽救的方法是出过一次轨就要往牌坊的基础下放一颗黄豆。那嫂子听后就给牌坊基础上撒了一簸箕的黄豆……

做婊子,立牌坊。

嘿嘿,有矛盾吗?没矛盾吗?有吗?没有吗?大家只是讨论一下,何必当真呢!嘿嘿,有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