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抗日之《猎酋》 孕育 第5节 杀人偿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7/


第5节 杀人偿命

梁成儒一觉醒来已经是凌晨1点,冲了个澡换了一套便装,检了检自己的东西,便离开了房间。来到酒店大厅找总台退了房,在门童的“欢迎下次光临”声中离开了酒店,他放弃了自己开车的打算,上了一辆在酒店待客的出租车。告诉司机到古澜县三中,出租车一路驶向古澜县。古澜县距二宾市约有165公里,处于川贵云交界处,民风彪悍。司机一路提起话头想和梁成儒聊聊,但挡不住老梁始终不接他的话头,司机索然。司机就想啊,听说抢车的一般都是不还价不说话,以至于越想越怕。感觉这个乘客有点古怪,长途一般少有打表的,多是讲定一个价格开跑,况且这老几一路也不睡觉也不说话。弄得司机战战兢兢,忐忐忑忑把个车开得飞快,心想我不停车你总没办法吧,实在不行我就高速往山上撞,大不了鱼死网破嘛,真他妈后悔跑这趟车。车到古澜三中已是凌晨3点过40多了,接过梁成儒递过来的400块钱,司机悬在嗓子上的心终于归位了,也不敢嫌多论少。

古澜位于山区,县城颓废的被峦然群山裹挟其中。三中是所依山而建的学校。站在学校对面的街道上,梁成儒疑视着这个自己曾经熟悉的地方,三年来虽然只接送孩子到过几次里面,但对于这所学校的分布情况还是比较熟悉的。梁成儒顺着校门的左侧围墙一直往里走,到了一颗白果树下树便停住了脚步。拿出手电翻开耗子送的资料,再次确认位自己要去的两个宿舍区的位置。确定方位后,手扣围墙顶端跃身而入。

曲身穿梭于校园花径内,万籁俱寂的校园里,几盏昏黄的路灯不甘心的努力散发着可怜的一丝光明。根据资料和记忆提示梁成儒拐进了男生宿舍5号楼,宿舍管理员正努力的和瞌睡搏斗着,一丝涎水早把半衫衣襟弄湿。梁成儒并不打扰他,顺着墙根到了楼侧的下水管处,把了把PVC材质的下水管,纵身一跃,蹭、蹭的俩下就翻入了3楼厕所。玉帝做证整个过程耗时不到3秒。

来到厕所。梁成儒定了定神,拉开大门,径直来到312房间外,抽出虎牙军刀,一插一扭,门便开了,只见室内俩架高低床,但只有两架下铺有人,想来两个小子正在博弈周公吧,居然没一丝反映,梁成儒来到左边铺位,坐在床沿,用刀敲了敲沉睡者的脑袋,好半天才见那小子模糊的睁开眼睛,似乎还不能适应本就微弱的光线,但床沿黑塔样的坐着一个人,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但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似乎不太乐观。没等那小子出声,梁成儒率先打破沉寂:“你最好声音小点,如果敢大声说话,哼,哼….”梁成儒比了比虎牙军刀,吓得那小子使劲的点了点头。“我是梁倩的父亲,你知道我想问你什么的,说说吧,你胆敢有半句隐瞒,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说吧,别等我来问你。”“叔叔,我都说,求求你别打我,我都告诉你。哪天和小倩跟王乔还有刘谨(说着指了指对面床上沉睡的小子)一起去肯德基吃过饭,是王乔请的客,又去金达来歌城唱了会歌,喝了点酒,本来小倩不去的不过还是被王乔生拉着去了,后来小倩被王乔灌得有些晕了,我们便准备回家,后来刘谨提议到二桥的滨江广场散会步,来到二桥后,我因为有点晕酒便在桥头做俯卧撑,后来听见响声后才知道梁倩掉河里了,我们想去救她但又不会水。后来…..”正说着,虽然声音很小,但对面的刘谨还是被吵醒了,梁成儒死盯着刘谨,用刀指着说:“别说话,否则我宰了你”语气低沉而不容置疑的坚定,把个刘谨吓得把刚张开的嘴一直保持O型,生生的把到嘴的话给吞了回去。梁成儒回头看了看说:“面向墙角蹲下。”先前刚做完交代的小子瑟瑟的抖着蹲在墙角。

梁成儒悠悠的来到对面床前说:“告诉我小倩怎么死的,否则我宰了你。”刘谨颤颤的道:“我和张尧正在桥头比赛做俯卧撑,就听到王乔说梁倩落水了,我们想去救但又不会水…..”“放屁,先那小子已经交全代了,说说为什么你们要把小倩扔水里?快说,要是说不好,老子今天就灭了你。”说着用刀在刘谨身上拉出一道小口。“你最好小声点,否则现在就宰了你。”“我说,我说,是王乔说梁倩不但不给她面子还敢打她。便让我和张尧教训教训她。最后,王乔以请梁倩吃饭和好的名义把梁倩约了出来,然后和张尧把梁倩挟持到金达来歌城开了个包房,用酒灌醉梁倩后让张尧强奸了梁倩,后来梁倩哭着说要报警,王乔和张尧怕坐牢就把梁倩带到二桥推下了河。大叔,我一直没动手啊,你就饶了我吧,5555”刘谨低沉的哭着。

一旁的张饶顾不得梁成儒的警告大声说道:“叔叔,你别信他的,我真的没动梁倩,是他强奸了梁倩又把他推下了河的,我只是帮着脱了下衣服……”“是张尧………..”“是刘谨……..”

“是张尧………..”

“是刘谨……..”

“是张尧………..”

“是刘谨……..”

梁成儒终于从迷幻中清醒了过来,一刀刺入刘谨的左胸,拔出刀来,手一扬,墙角的张尧已经被透过心口的虎牙军刀钉在了床栏上,虎牙军刀已完全没入了张尧的身体,梁成儒不得不把张尧从刀上扯了下来,拔下钉在床上的军刀,刀已入木两寸,可见力道之大,梁成儒反手带上门,原路下到楼底,脑子里只想着反正是杀,那就全灭了吧。朦胧中已经来到女区7号楼前,根据资料显示,那个叫王乔的女子就在这栋楼的5楼上,寝室有3个同室学生。

梁成儒还是利用下水管爬上了5楼,找到王乔所在的503室,撬开门,拍醒全部熟睡的4个人,冷声说道:“不许说话,否则把你们全杀了。谁是王倩?”沉默,没一人说话,也没一个人动一动,似乎全被吓呆了。梁成儒拔出刀扬了扬道:“看来你们是都不想活了,我数三下,如果你们不能指出谁是王倩的话,我只有全杀了你们,1,2.”随2的出口,三只手齐唰唰的指向左侧一层的一个双耳满是小耳环的劲瘦女孩。梁成儒来到劲瘦女孩面前看了看说:“梁倩很想你,希望你能去陪陪她”。话落刀下,一颗头发涂染着黄绿相间的脑袋已然滚落于地下。梁成儒未曾稍做停留,拉开门,断然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就在梁成儒把住下水管准备下滑之际,5楼终于传处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啊-啊- 啊,杀人啦!”惊恐的声音终于撕破了黎明前的寂静。

在学校值班保安和老师混乱脚步和吼叫声中,梁成儒早已悄然翻出了围墙。黎明中对于一个单身赶路的人来说似乎显得过于突兀,梁成儒有点后悔没有自己开车过来,自己现在明显已经暴露。但没办法,除非把王乔同室的3个小女孩做掉,否则暴露自己是肯定的,但自己真的不可能做到对3个无辜生命进行杀戮。暴露就暴露吧,不是想着还要杀掉那个枉法的狗官蒋厅长,自己现在已经自首去了,现在得想办法逃过追捕,并潜入省城做完自己的事。

梁成儒明白马上警察就将要把几个离开这个县城的路口卡住。自己得在最快的时间内离开这坐县城。一辆停放在树阴下的微型车引气了梁成儒的注意,一拳砸碎车窗打开车门,上车3两下就打着了火,微型车高速离开了这坐还处于黑暗包围中的县城。

早上10点,正准备离开办公室的蒋厅长,刚站起身,门口一个魁梧彪悍的年轻人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隔着办公桌的蒋厅长打量着眼前这个一脸肃然的年轻人,试着问道:“你是?”来者不答反问:“请问你就是蒋厅长?”“是的,我就是蒋孜然,你有什么事?”蒋厅长并没看清对方是如何拔刀、挺刺的,只来得及双手条件反射的交叉下压同时向后跃出。但还是中刀了,尖刀贯穿蒋厅长双手正中左胸。看着蒋厅长萎顿的滑向桌下,来者反身走出了办公室并带上了房门。来者并没想到蒋厅长还能逃出生天,在蒋厅长双手下挡之下尖刀已然从心脏位置下滑了两寸,加上办公桌的阻挡和蒋厅长的后跃,刀进得还不算太深,只贯穿了左肺。来者不敢停留便匆匆离开使得蒋厅长方能够能够伤而不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