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子][八一征文]堕落的功臣之—蜕变

[原创][影子][八一征文]堕落的功臣之——蜕变

1992年的7月12日这天,正在执行任务的苏明,拦下了一张从缅甸运送柚木的卡车,刚向前盘问,才发现驾驶员竟然是自己同批入伍的叫马顶的战友,在者阴山841阵地收复战斗中,马顶被分在了另外一个营,是死是活大家都不知道。后来马顶在1987年就复员了,回家后就借钱购买了汽车专门运送便边境的木材,当时中缅的木材价格差价很大,马顶就自己与缅甸人直接做起了木材生意。短短的几年就发了。生死战友多年不见,这个时候突然异地相逢,激动之情难以言表。两个人都哭了。马顶掏出一支烟递给苏明,苏明与马顶就被靠在界碑上,一边谈天一边吸烟。突然,苏明感到很恶心,马上呕吐起来,职业的敏感性,使苏明知道了自己吸的是参有海洛因的香烟。

苏明浑浑噩噩地说:“马顶你怎么吸这个东西,你害我呀,知道吗?”

马顶说:“你看你天天查获那么多海洛因鸦片什么的,自己根本就没体验一下毒品的乐趣,你第一次感到恶心,但是第二次,保准你什么烦心的事都忘了,还能治病。”

苏明突然讨厌这个战友了,但是毕竟曾经出生入死过,就说:“马顶,你走吧,就当我们什么都没发生,以后别让我碰见你”。

苏明违心地放走战友之后,心理突然间不安起来,一连几天都烦躁不安,同事们都认为苏明有心事,领导居然也开始找苏明谈话了,问他是不是生活中碰到了什么难事,苏明搪塞过去后,更加加剧了内心的不安。苏明此时突然想起了马顶关于吸毒感受的话,不仅怦然心动。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出现了。

这天,苏明又截获了一辆走私木材的车,还从车子备胎里搜出了500克高纯度海洛因。苏明把车子放行了,车老板就差点没有下跪来感激苏明了,苏明不耐烦地向车老板挥挥手说:“走吧!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司机加大油门一溜烟走了。苏明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看着拿在手里的毒品,苏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要开始尝试这个曾令自己深恶痛绝的东西了。来到一个僻静处,苏明颤抖地把毒品打开,拿出一些混入烟丝里,简单包装后,苏明便颤抖地点燃了香烟。渐渐的苏明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刚才的自责恐惧与不安,渐渐地离自己而去,一种极度的兴奋感遍布全身。苏明突然间思维变得极为敏捷,竟然脱口说了几句诗词,而且是自创的,还很押韵。

苏明这一天的兴奋同样也令同事们感到纳闷,怎么这个苏明前后变化这么大呀!苏明回到宿舍后,兴奋感消失了,突然有一种很倦怠的感觉,一种不安的念头又开始占据了自己的大脑。苏明不仅又取出毒品,放在锡箔纸上,用蜡烛在底下烘烤,冒出的白烟被苏明贪婪地吸入了鼻腔,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又开始遍布全身了………

从此以后,苏明利用检查走私动植物和木材的机会说查到的毒品几乎都没上交,都被自己唆吸了,而这些,也并没有引起上级的注意,因为苏明毕竟干的的不是缉毒工作,所以查不查获毒品或是上交毒品也没人过问。但是不是每天都能查到毒品的,在接连几天查不到毒品后,苏明的毒瘾开始发作,不得已就给马顶打电话,让他送毒品来。马丁来了之后,拍拍苏明肩膀说:“老兄,我说的没错吧!今后你需要的2号,我提供了,但是近来我走私的一些木材,你还得多关照呀!”苏明迫不及待地一把抢过拿在马顶手里的毒品连声说:“你怎么说都行,我完全答应”。望着被自己彻底征服的人民警察,马顶发出了一声讥笑。

令苏明意想不到的是,马顶最终还是因非法持有毒品在内地被抓获了,一连多日见不到马顶,苏明很是烦躁。苏明便指使被自己抓获的走私分子为自己提供毒品,但是这也不是常事,许多走私分子惧怕毒品,因为那个时候只要持有50克以上的毒品是要被枪毙的,所以大多数走私分子宁愿被捕也不愿意充当苏明的马前卒。苏明便又花钱顾一些亡命徒为自己到处收集毒品,但是这样目标太显眼,如果这些亡命徒那哪天栽了,自己肯定也会被供出来的,因为所谓的“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话大多是鬼话,在立功赎罪减轻自己罪责的心态下,出卖是亡命徒的最终选择。苏明此时又一个大胆的念头开始出现了。

苏明这天一身便装,开着警车,故意把64手枪别在裤腰前比较显眼的地方,一只手拿着出入检查的证件搭在车窗上,一副办案的样子,居然一路没人盘查,因为这样经常出入边境的便衣警察太多了,苏明一阵狂喜,在缅甸境内购买了毒品后,把毒品藏在别在腰间的电警棍里。一连多次都顺利通过。

不过随着毒瘾的加大,购买毒品的毒资也开始大起来,仅凭个人的工资根本就不够。已经被毒品彻底征服的苏明此时的眼光又转向了走私车。只要查到走私车,一律罚款了事,走私的人似乎也与苏明达成了默契,为了不使上面怀疑,苏明就加大了处罚力度,每个月都上交大量的罚款,领导在会上也多次表扬苏明。苏明没有心思来回味被领导表扬的快意,思想早都转到吸毒的感觉上去了。

1998年3月,苏明的一个烟友这天找到苏明,说没有烟了,要苏明给点,而此时呢!苏明正准备迎接局里政委的检查,就随手把宿舍钥匙给了烟友,这个烟友,就在苏明的房间开始吸食起来,由于吸食过量,这个家伙居然昏睡过去了,由于毒瘾发作,这个烟友没有来得及关门,房门一直是虚掩的,而政委此时正走到这个位置,随手推开门后,发现用来烘烤锡箔纸的蜡烛还在燃着,地上散落着锡箔纸,而床上还躺着这个烟友,政委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立即召开大会对我进行处理,由于当时有规定,凡是公职人员参与吸毒的话,有三次改正机会,又加之苏明以前是个缉毒功臣,所以苏明的公职没有被开除,而是勒令其限期截断毒瘾,否则,将会强制隔离戒毒。苏明知道自己的功臣保护伞起了作用。

常在河边走不能不湿鞋,这天毒瘾发作的苏明没来得及带枪,苏明就匆匆开着警车前去拿毒品,不曾想在边检站被细心的龙川县缉毒队给抓获,苏明一再辩解说自己是便衣去办案的,但是没有持枪就是个很大的漏洞,经过尿检,苏明的尿液呈阳性,证明苏明是个吸毒人员,随即准备办我的劳教,苏明便以开除党籍的处分抵消了劳教,但是已经不能在单位上班了,被送往183戒毒所戒毒四个月。苏明此时在想自己也许对毒品的依赖会就此断绝吧,不曾想,苏明再一次被毒魔给征服了。(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