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日本人的战斗力(转)

中国以“仁”为本,日本以“忠”为本。忠是不讲道德标准的,日本国教神道教认为不论好人坏人死后都是神。武士道在人格上表现出极端的两重性:自狂而自卑,信佛而好杀,注重礼仪而野蛮残暴,追求科学而坚持迷信,欺压弱者而顺从强者。日本人有其优秀的文化传统,热爱自然,虔诚,勤劳,单纯,顺从,不信来世,但缺乏哲学思维,盲从性强,岛国根性,易走极端,对本民族以外缺少同情心。很简单的一个例子,如日本人的团队精神有其好的一面,也有负作用的一面,从中可以看出日本人很缺乏独立性和独立思考能力。这也是日本人历史上从没诞生出杰出的思想家,哲学家和高瞻远瞩的政治家的一个主要原因。


在欧亚大陆上,各个民族你争我夺了几千年,能生存到今天的都已是久经战阵了。那种鼓吹自己如何勇敢不怕死,别人或对手是胆小怕死的,企图借助不怕死精神赢得战争是无知的甚至是愚昧的,这是新版本的“夜郎自大”和“井底之蛙”。瓜岛,美海军陆战队踏着战友的尸体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锋,没有美国人会吹嘘自己是多么勇敢;一战中,一天之内在德军机枪阵地前倒下了五万以上的英法联军,更不要说著名的“凡尔登绞肉机”了,也没听英法人吹嘘自己如何不怕死;西伯利亚荒原上,血肉横飞激烈厮杀的德军苏军也没有人吹嘘自己比敌人更勇敢更不怕死。


作为战士,这是他们的职责,他们的工作就是战斗。战士勇敢的面对死亡战死沙场没什么好吹嘘的,就象工人工作农民种地一样没什么好吹嘘的。当死神在战场上空飞翔,成千上万人在顷刻之间化作炮灰之时,人们都只不过是庞大战争机器的一个零件而已。在枪林弹雨之中人们都是身不由己的,每个人所能做的只是尽到自己的职责罢了,个人的勇敢精神和英雄主义在这个时候都显的苍白无力,有时能用于体现一下个人价值,其它就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在漫长而艰苦的国家机器的角逐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人力因素是高超的战争指挥技巧和坚韧不拔的战斗意志。在战场上要想能活下来,要靠冷静的头脑还要握紧手中的枪。


夸耀什么勇敢不怕死,那是孩子们童子军干的事,到战场上能不尿裤子就已很不错了。在生死一瞬间的战场上想胆小恐怕都没有机会,也容不得你去胆小,那时你已是“杀人如草不闻声”了。置生死于度外的战斗精神并不是某些人或某个民族的专利,世界上所有训练有素的军队,生死问题都早已解决,没人会为此大惊小怪。象斯巴达人,罗马人,希腊人的军队莫不如此。


汉朝实施了严酷的法制治国,触犯刑律者无论职位高低一律严惩不怠。汉帝国军队更是军律如铁,在战斗中没有命令无人敢退,汉军生还率只有十分之一二,汉与匈奴的战斗异常惨烈。后来,匈奴人称汉军为“好汉”意为强悍善战的汉人。可是没有人象日本人把这种精神上升到顶礼膜拜的地步,因为大家觉得这不过是军人应有的基本素质,就象黄埔军校门口的对联写的“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别入此门”一样,没什么好多吹的。(也不知道日本人是怕死还是不怕死?)有人喜欢讲日本人在战斗中多疯狂,武士道多厉害。我来给你讲个抗战中经常发生的故事:


那个烽火连天的大时代里,许许多多的青年是为了中国为了抗日才参的军,“一寸山河一滴血,十万青年十万兵”,他们不是在为那个政党打仗。在战场上,日寇凭借优势装备狂轰乱炸,许多战士连日寇的面还没见着就被炸死了,而剩下的国军弟兄手中也只有不多的子弹,打不了一会就没了,打的很窝火。没办法,我们一无所有,比别的比不过别人,只有刺刀大家都是一样的。


经常是子弹打完了,国民军弟兄们把上衣一脱,蹲在战壕里擦枪刺,抱着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的念头,就等日寇上来拼刺刀。谁说倭寇不怕死,可是拼过几番刺刀后,日本兵一听到冲锋命令腿就打哆嗦,以致后来日寇大肆使用毒气来防止国民军士兵的拼刺刀。这让我感觉不到什么勇敢不勇敢,这只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我们这个老大帝国已经贫穷落后的太多了。


在现实的战斗中,武士道到没见起什么作用,到是“落后就要挨打”如同铁的自然定律一样时时在起作用。在台儿庄,经常有中国士兵抱着炸药包去炸日军的坦克;到了缅甸,变成了日本兵抱着炸药包炸中国驻印军的坦克了。相信无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谁都不愿抱着炸药包去炸坦克,这不是什么勇敢,这是没有办法了,落后挨打者的无奈之举。抗战初期,在中国战场上日军与国军的杀伤比经常是一比七八乃至十;在缅甸,按美军编制装备的新一军新六军把这个数字倒了过来。


人都是中国人,可结果很不一样。跟经历了多年战争的职业军人来耍不要命的那一套恐怕不管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生生死死见的多了。在高强度战争中,武士道不过是日本人自欺欺人的做法,而且准保让人很快去当“英雄”,还于事无补。


的确,不屈的精神是灵魂的守护。但决定军队战斗力有很多因素,精神因素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最主要的也是决定性的因素是国家的实力。二站中,日本军队战斗力强于中国军队战斗力的主要原因还是中国的极度贫穷落后。具体说就是中国在重火力上的极度缺乏,例如坦克,火炮,飞机等,中国是基本上没有或微不足道。论轻兵器,日本人的轻兵器确不敢恭维,的确比不上国民革命军的德式(抗战前期)和美式装备(抗战后期)。例如日本1934年生产装备部队的94式8毫米手枪,共生产了约70000支。据说,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差的一款军用手枪,笨拙的外形结构使人不易操作,安全性极差,很容易走火。


设计上的缺陷加上日本当时低劣的制造工艺和劣质的原材料,使其名声极差。日本军队使用它的原因仅仅是日本当时生产不出更好的手枪。二战中,日本军队使用的坦克更被人评价为“木板上钉了层薄铁皮的棺材”,欺负个一穷二白的中国军队还行。还有那个三八大盖,不但口径小,枪口动能不够,杀伤力不足,精度射程都很差,它的名声也很不好,日本人还特意把枪身做的很长,希望能有所改善。


日军的战斗力确不敢恭维,说到底中国就是比日本穷,落后,没钱。穷是最根本的因素,对于这个问题无论老蒋还是老毛都看的很透彻。在重庆美庐,当老蒋一听到日本人偷袭珍珠港的消息,立马从屋里跑到院子里,假牙也没戴,拖鞋也跑掉了一只,喊到:我们赢定了。老毛听到这个消息后也立刻得出了这个结论。这些人高瞻远瞩看的很透,也很现实,他们知道战争就是比实力比钱,看谁挺的住拖的起,那些谁比谁优秀之类的论调都是百无一用的废话,屁用不顶。有了美国人的经济支持,高素质的战士可以培养出来,精良的武器可以保证供应,日本还有什么优势,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胜利不过迟早的事。


无论老毛老蒋还是老罗都已知道,虽然战争还远未结束,也许还要经历许多艰难岁月,但战争的结局已定(在现实世界里,天真是要不得的)。有了老美的支持,老蒋和日本人打仗,他的军队是越打越多,越战越强。中国战场象个大泥潭陷住了日本陆军总兵力的百分之七八十,日军的兵力已最大限度的撑开已再无余力了,面对优势兵力的国军挤压,在漫长的战线上形成了僵局,日军是欲进不能欲退不敢动弹不得。回首日本人袭击珍珠港之前的岁月,老蒋被日本人压到西南一隅,日本人文武手段并施切断了中国所有的外援通道,世界各国都在看热闹,没人肯帮中国一把,老蒋的心情就象陪都重庆的天气一样郁闷烦躁。在日本人的威逼利诱下,汪精卫之流挺不住了,剩下四面楚歌的老蒋孤独的抗日,那时他还被外电评为“远东骨头最硬的领袖”(这些老外站着说话不腰疼)。


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就象斯巴达克思说的一样:罗马是再生头怪物,砍掉它一个脑袋,它会再生出两个来。灭掉它一个军团,它会再生出两个军团来。国家大到一定程度,就变成了庞大的无形的怪物,很难置它于死地,砍掉它任何一个部位它都可以很快再生出来。大国可以多次输给小国也无关大局,它的承受能力很强。可那些小国就不一样了。与大国打仗,输一场就有亡国灭顶之危。因为它与大国的每一场战斗都要聚集全国的军队去战斗,一场也输不起,输了就全完了。中国这只庞然怪物比罗马人的军队再生能力还要强很多,中国有永不枯竭的兵力,可以募集用之不尽的大军。这也超出了日本人的想象,吃掉十万中国军队,中国可以立马再生出三十万四十万军队;吃掉一百万中国军队,中国可以立马再生出两百万三百万军队,而不费吹灰之力。中国军队风聚雨屯越打越多,日本怎么也不能彻底的打败中国军队解决中国战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