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作战中有关钢盔的问题(转)

有部分网友,受某些错误言论的影响,片面看待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的我军士兵不戴钢盔的问题。笔者在2001年年初,就遇着某位日籍华裔人士首次提出这一问题,并质疑是政府不珍惜战士的生命。在此,笔者就对越作战中有关钢盔的问题作一粗浅的论述。

法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发明钢盔的国家。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有一位叫亚得里安的将军去医院看望伤员,一个被德军炮弹打伤的士兵告诉他:我当时在厨房值日,德军炮弹打来时,我把铁锅倒扣在头上,保住了头部,很多人被炸死,我只受了轻伤。亚得里安将军听后非常高兴,马上派人找来那铁锅,下令军械所按人的头形做成了钢盔,后来被叫做“亚得里安钢盔”,这钢盔装备部队后,使伤亡率下降了2%-5%.这便是钢盔的由来。

笼统地说在对越自卫还战中,中国士兵不戴钢盔是不正确的。在八十年代初的历次战斗中,如81年的法卡山,84年的者阴山、老山战场,我军士兵都戴有钢盔,大家从图片中也已经看到,这是不争的事实。

不戴钢盔的情况出现在79年首次对越作战中,正确的说法是我军步兵不戴钢盔,而炮兵是戴钢盔的,现这种情况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很大的关系。

炮兵为何全部戴着钢盔呢?原来炮兵是与一堆钢铁打交道的技术兵种,磕磕碰碰的事情经常发生,因而都配置有钢盔,而步兵又为何不戴钢盔呢?这其中的原因就比较复杂。

在文革中,我军的军事理论同样受到文革的影响,片面地理解伟人的“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而不是武器”这一论断,片面地理解只要士兵作战勇敢就战无不胜,把人的因素抬到唯一的绝对的高度,从战术的角度去理解军事战略思想而进入思想误区,笔者在此就多啰嗦几句。

“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而不是武器”这句话并没有错,是伟人军事思想中关于人与武器的辩证关系的论点,但在那政治挂帅的年代,把这一宏观高度的战略思想用作微观世界的战术观念,就难免出现错误。伟人的这一提法不仅包含人是战争中的主观因素,武器是客观因素的哲学辩证关系,也包括是人控制武器而不是武器控制人以决定战争胜负的逻辑关系,具体说来,包括以下两个方面的主要思想:

1、决定对方失败是人而不是武器;2、决定自己胜利也是人,而不是武器;

在古代兵法中,如我国的孙子就提出“上兵伐谋,攻心为上,不战而胜”这一理论,这一军事理论就是以“人”为基础,以摧毁敌人的作战意志为目的。在现代军事理论中,谁也不会怀疑人与武器的辩证关系。如美军在今年的对伊动武中,就曾运用我国古代的这一军事思想,采取多种策略进行攻心战,以达到“不战而胜”或“少战而胜”的目的。美军在斩首行动中,这斩“首”的“首”就是指萨达姆及其政府机构和复兴党,这也是美军的攻击核心。此外,美军在多层次多渠道上对伊进行心理上和军事上的打击,以达到摧毁伊拉克军队的作战意志,也打击伊民众对政府政党的信心,彻底让伊拉克民众丧失抵抗的意志。

航空母舰、巡航导弹、远程轰炸机的确是一种高科技高杀伤的兵器,但从军事谋略的角度看,这都是为配合“攻心为上”而准备的“下士伐兵”的策略,“伐兵”是为“不战或少战而胜”服务的。在具体的作战行动中,一方面利用“伐兵”的手段压制和摧毁伊的宣传机器,制造高科技武器的神话,造成民众的恐慌,另一方面又用“攻心”的策略大肆在伊平民中散发宣传单,发布虚假信息,再利用新闻发布会操纵各种新闻媒体为自己的心理战服务。例如散布伊51师师长被击毙的消息,后来被卡达尔半岛电视台戳穿了美军这一阴谋,美军恼羞成怒,竟也对该台在巴格达的记者进行袭击,炸死了一名记者。直至现在,美军仍在斩“首”,高额奖金悬赏萨达姆,美军前不久打死了萨达姆两个儿子,大造舆论。这种作法都是其心理战的一部分。

而在文革中,把这种以“人”为本的军事思想的论断极端片面地理解,认为只要人在思想上和政治上的合格就行,极端地强调精神的作用,忽视物质的作用。这本身就是违反辩证法的“意识反作用于物质”这一辩证观点。在文革开始的1966年就取消了军衔制,在军服上一味模仿红军的着装,极端理解官兵平等;不顾时代背景,片面理解红军不戴钢盔,星星之火照样可以燎原,取得革命的胜利。因而在文革中,很多陆军师不戴钢盔就很普遍,到了79年作战时,步兵也就顺理成章没有戴钢盔——如红军时代一般去作战。

除这一重要因素影响外,还一种技术层面上的因素造成步兵不戴钢盔。

这便是伤亡理论。这种理论是依据战斗的不同状态、人体各部位面积的不同而导致不同的伤亡概率的计算方法。在这个理论中,如果是进攻战,胸腹部中弹导致伤亡的概率要比头部高得多。如因胸腹部中弹导致牺牲的比例高达83%,而头部只有15%,其它为2%.在阵地防御战中,因有堑壕作掩护,因胸腹部中弹牺牲的概率就直线下降,而头部概率上升,两者的比例反置;在两军相持不下的战场,狙击手瞄准的部位也多半是头部。因此说,在阵地防御战中,钢盔的作用就非常明显。这是纯理论的计算方法,还有不同的兵器下导致不同概率的伤亡计算方法,如炮弹的杀伤,就直接增加了阵地防御战中的胸腹部中弹概率,这时的钢盔保护作用也在下降。

目前钢盔的防护能力为,手枪在25米之外正面射击不能击穿。对炮弹的防护力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打的是进攻战,在伤亡理论中,进攻战中胸部是导致伤亡的最大的概率。因此在没有避弹衣的情况下光戴钢盔作用不是很明显,伤亡率只能下降2%-5%左右。敌人瞄准的部位是在胸部,炮弹呈V字型的爆炸,其破片的杀伤也是在胸部的概率大,且弹片照样从下往上杀伤脸部和脑部。

特别是在进攻战中追击时,士兵是需要负重奔跑的,体内的热量骤然升高,就是很先进的凯夫拉复合纤维步兵头盔也重达近1.3公斤,增加了单兵负荷不利于散热、影响追击速度又不舒适,当奔跑造成士兵体能消耗过大时,钢盔就更重了。而软军帽就不同,既轻便又可擦汗,奔袭中的士兵从脑袋上扯下军帽当毛巾用已经是习惯,这也是影响士兵戴钢盔的因素之一。

美军在七十年代的越南战争时,就身着重达五公斤的避弹衣和钢盔作战,降低了8%的伤亡率。本来这一比例还要高些,但在东南亚热带雨林中,酷热的气候使美军士兵苦不堪言,许多士兵往往甩掉笨重的盔甲,结果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综上所述,钢盔和穿避弹衣配合才是最有效的防护手段。随着世界军事科技的发展,更先进的复合纤维材料制造的钢盔和避弹衣就轻便多了。美军在这次对伊动武中,士兵一律穿着先进的避弹衣和钢盔,在沙漠高温条件下,仍遮得严严实实,这也是美军伤亡不大的因素之一。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和军事科技的发展,我军也将装备由先进材料制造的战场防护用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