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写诗吊挽的唯一一个国民党将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



——毛泽东评戴安澜



毛泽东一生诗词甚多,但以律诗吊挽将军的,只有两首。能有幸享此殊荣的,一位是共和国的元帅罗荣桓,1963年1月9日,毛泽东在北京写了《七律·吊罗荣桓同志》:



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



长征不是难堪日,战锦方为大问题。



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



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



另一位享此殊荣的,却是一位国民党的将军。1943年3月,毛泽东在延安曾写一首《五律·海鸥将军千古》:



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



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



浴血东瓜守,驱倭棠吉归。



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



有趣的是,这两首律诗押的韵是一致的。



这位被毛泽东称为“海鸥“将军的人,名叫戴安澜,号“海鸥”,戴安澜原名戴衍动,1924年他参加国民革命军,看到祖国处在危难之中,心中十分难过,为了表达自己镇狂飚于原野,挽巨澜于既倒,誓死振兴中华的凌云壮志,他正式改名为“安澜”。



1939年,戴安澜升任国民党军第200师少将师长,这一年他仅有25岁。



第200师对外号称是中国军队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机械化师。



从"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的诗句中不难看出,戴安澜作为统帅的这个机械化师的年轻将领,不会不给军事家毛泽东留下深刻印象。



就共产党的军队而言,当时甭说军队中的机械化装备,就是在延安的中共中央领导人,也没有专用的小汽车,到哪里去都是骑马或步行。1940年5月,陈嘉庚率领回国慰劳视察团抵达延安时送来了两辆小汽车,本打算分给毛泽东、朱德一人一辆,毛泽东还没有要,而是把汽车给了延安的“五老”。



机械化部队是近现代军事历史中的一个必然过程。它的出现,必将给作战样式和作战理论带来革命性的影响。如果把孙中山的“建国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算做是中国军队早期机械化发端的话,说起来,这个“铁甲车队”还是1924年11月在中共广东区委直接领导下,成立了起来的呢!一年之后,以铁甲车队和从黄埔军校抽调出的一部分人员作骨干,组成了赫赫有名的叶挺独立团,日后成了共产党军队起家的本钱。



国民党军队机械化的过程比较缓慢。早在1932年就成立汽车训练班,请了德国顾问皮尔纳父女二人做教官,皮尔纳教授各种车辆驾驶、修理和战车战术;他女儿教授数理化文化课程,学员从中央陆军军官军校第8期毕业生挑选,为建立机械化部队准备人才。那时的装备,不过是普通汽车加装钢板,号称“装甲汽车”,以及10余辆摩托车和一辆奔驰履带拖拉机,并无真正的战车。



1934年11月,孔祥熙通过香港怡和洋行从英国购入32辆“维克斯”型战车和若干当时称为机器脚踏车的“哈雷”牌两轮摩托和三轮摩托,在南京编成战车营。人们给装备了16辆“维克斯”战车(重6吨半)的第1连起了个代号,叫“虎”连;给装备了16辆水陆两用战车(重3吨半)的第2连起了个代号,叫“龙”连,单从名字上看,就够威风凛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