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二章 征途漫漫 二十八 陈英那小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05.html


姜宁常想:生命之旅,其实每个人都是过客,而在这样的旅程中,他和刘朗、李侯、高岭、陈英竟能不期而遇,从相逢到相知,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他很感激他们,是他们带给了自己不一样的人生,是他们让他体验了不同的人生快乐,而如今,往日如昨,依稀难忘,他们又都恍如隔世,不知去向了何方。

阳光温和,把屋子照了个通透,姜宁躺在蓬松柔软的被子里,很惬意。连日来,阴郁的心情总是占据着他的大部情绪,今日不知为何内心里难得的愉快,望着白辣辣的阳光,和漆黑乌亮的房顶以及那孤独转动的排风扇,他想世界还是美丽的,不必不快乐,为何找忧伤。这时刘朗和李侯正紧着收拾内务,一见姜宁醒了,李侯便嬉皮笑脸的凑上前来:“给哥哥请安!哥哥吉祥!”

姜宁被李侯的样子逗得扑哧一笑,道:“我说李侯,你什么时候有个正形儿啊?”。

李侯依旧嘴贫:“哎呦,我说哥哥哎,奴才我在您的面前什么时候敢造次呢哟,奴才是在提醒您,您昨晚的小呼噜可是打到南山上去了,那力度,绝了!”

姜宁听着,暗笑,“好哥们,算你走运,跟他一个寝室,以后好戏还多着那。”


正说着,一口浓重的方言,随风飘进,“大家好,我是陈英,你们的班长,特来向你们报道。”随后,一位面相和蔼的高条小伙英姿飒爽地走了进来,笔挺的警装,干净的皮鞋,双肩章上有四颗星豆在阳光下闪着光。那情景在此后的很多时候,姜宁总是能够回想起来,那小子可真帅。

“您就是,班,班长。”李侯关键时刻却打了磕巴。

短暂尴尬后,刘朗急忙迎身过来,嘘寒问暖:“班长您来了,快坐,快坐。”

“报告班长,我叫李侯,您以后可以直呼我猴子,本人绝不介意。”李侯缓过神来,赶紧凑过去自我介绍。“他叫刘。。。。”当他想介绍刘朗时,被刘朗一把推开,“给我一边玩儿去,用的着你吗!”说着立正敬礼,对陈英说道:“班长好,我叫刘朗,来自京都。”

屋里的人气自然比先前更加旺盛,你一言我一语,热闹极是。陈英很主动的走到姜宁身旁,伸出手,道:“姜宁你好,早听说你了。”姜宁心头一惊,心说,我靠,看来本人的“大名”早已在外。

李侯此时忙的不可开交,他掏出烟来挨个分发,借此想和陈英套个近乎,“哪位要烟,哪位要烟,来来来!抽上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在这漫漫的荒漠戈壁,在这样单调乏味的空间里,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只有烟才是咱们最宝贵的精神食粮吗!班长,您可别告诉我不会吸啊!来,给个面子,点上,点上。”李侯脸上堆满笑。

陈英笑笑:“李侯,正想和你说这个,赶紧把烟收起来吧!咱这儿明文规定不许吸烟,因为吸烟会直接影响到咱们的体能素质,这对未来的特战队员讲,就等于慢性自杀!”

“定是那个黑大个的主意喽!妈妈呦,在这种把死人都能憋活的环境里,酒不让喝,烟不让抽,唉,直接疯了算了!”李侯发着牢骚。

“黑大个是谁?”陈英有些疑惑。

“你不会连他都不知道吧!唉呦,亲妈哎!怎么给你形容呢!他整个一位天外来客,可惜来到咱美丽的地球上,愣是没能托生个天使大叔,而是活脱变成了一个人间天煞!这家伙,一路上把我们折腾的一个惨噢!”

“去去去!死猴子,有你这么说咱队长的吗!我觉得他人挺好,关键时刻特爷们!刘朗赶紧把话茬插开,心说:李侯啊李侯,非扒了你猴皮不可,当着班长的面说队长,你想找死啊。

“哦!原来你们是在说队长高岭啊!哈哈,实话告诉你们,他这个人看起来凶,其实心肠软的跟烂泥似的,有些时候,情绪来了,还会掉眼泪呢!”陈英微笑着解释。

“真的假的?”陈英的话弄的李侯云山雾罩的。

“当然,当然,您是班长,您自然最了解他。”刘朗赶紧接下话茬。

姜宁见状心说,还是刘朗这小子头脑灵光,是个人才。

白日滑过,夜幕浓重,就寝号吹过后,姜宁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满天星斗,任思绪天马行空,他回想着这多日子发生的一切,心中产生了一种解不开的疑惑,从边塞人到梦愕,从父亲到高岭,再从伽俐城接站的长者到陈英,他们的言谈表现都似乎对自己隐瞒着什么,又似乎对自己告之着什么,那感觉时隐时现,飘忽不定,真的让人难以捉摸。

正心烦意乱地想着, 突然肖芳娜不知何时,婀娜多姿的来到了自己的床前,“姜宁哥,你在这里还好吗?”

姜宁大惊:“娜娜,你如何来了?”

“人家想你嘛!你去了这么久也不来个信息,就不知道人家在时刻惦记着你吗?方娜满脸委屈。

“怪哥不好,怪哥不好,刚到了新环境,有点不适应,一时忙乱把这茬给疏忽了,该打,该打,肖伯伯好吗!你还好吗。”姜宁非常难为情的向肖芳娜赎罪。

“都很好!不过。。。。。”

“不过什么。”

“你母亲的情绪最近很低沉,她好象已经发现什么了。”肖芳娜说着,显得有些焦急。

“啊,妈妈她知道我到边塞的事啦?!”姜宁的心情颇为复杂,有些窃喜又又些焦虑,正想再问一下肖芳娜家中的详细情况,肖芳娜已然不见了踪影。

“娜娜,你在哪里啊!我为什么看不到你啊!娜娜——,娜娜——。”

“姜宁,醒醒,你怎么了,没事吧!”睡觉向来踏实的许富贵也被姜宁突如其来的呼喊声吓醒,他翻身下床来呼叫姜宁。

“富贵啊,别管他了,赶紧睡吧,这家伙是个老梦油子,这回你见识了吧。”刘朗在一旁迷迷糊糊地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