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台湾政治的代言人。

一天前,针对台湾《壹周刊》报道的“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夫妇透过媳妇黄睿靓曾密汇3亿元新台币到海外,陈水扁通过律师发表声明,说自己及妻子吴淑珍绝无此事,他们的财产已信托,都向监察院申报,似乎真的”一切摊在阳光下“。而一天后,当国民党立委洪秀柱拿出证据爆料,指黄睿靓是在瑞士开户而非美国,且汇入的金额总数高达3千多万元美金,折合台币九亿多元,陈水扁才破天荒第一时间举行记者会向台湾百姓鞠躬道歉。并表示所谓海外存款是前第一夫人吴淑珍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历次选举的部分剩余款汇往海外;陈水扁还说他的良心告诉他,不能够继续欺骗自己与欺骗别人,所以愿意坦白曾经做过的法律所不容许的事……面对这样一个无耻之徒,我想问陈水扁:真的是良心发现了吗?要真良心发现,是不是坦白所有做过的法律所不容许的事,再不要在纸包不住火之际才被迫承认?


为让读者看清陈水扁好说谎话的嘴脸,我将我的疑窦一一揭示给大家看:先说陈水扁所说的“历次选举的部分剩余款,”仔细计算陈水扁选举的补助款,2次“总统”大选,2000年获得497万票,2004年拿到647万票,以每票新台币50元计算,大约新台币5.7亿左右。如果再加上两次台北市长选举合计拿到将近新台币4千万,4次选举到手的补助款最多6亿1千万,和黄睿靓户头超过新台币9亿元巨款相比,数目根本兜不起来。而要说到巴纽案的3000万美金,令人质疑的是,黄睿靓帐户中的巨款,就是从新加坡瑞士信贷汇出,而当初巴纽案3000万美金,正是汇到这家银行。更何况,在巴纽案中间人金纪玖卷款潜逃之后,黄睿靓的帐户就从新加坡瑞士信贷银行汇来巨款,种种的巧合很难让人不产生联想这款是不是那款?


再说陈水扁所说的“从政以来不贪不取,只为了选举向别人拿钱,但是选举过程都全力以赴,没时间管钞票,也从来不管钱。竞选的结余款都由吴淑珍掌管,而且必定用于公用,除了用于下次选举外,也用这些剩余款扶植民进党籍候选人。”我质疑这钱是不是该由竞选总部的财务人员管理,想问,一个如此廉洁的陈水扁,为什么在蔡英文接掌的民进党负债累累,积欠债务至少新台币一两亿元之多,正发愁没经费一次次募捐之时,怎么不将这钱转给蔡英文呢?自称三级贫户之子的陈水扁,从1994到2004年短短十年之间,光凭4次选举就捞了新台币10亿元,更别提8年执政当中,还有多少鲜为人知的藏污纳垢?


说到陈水扁打的泥巴战,硬要说马萧竞选经费申报不实,说宋楚瑜在兴票案发生时将3.8亿元汇到海外,还暗指李登辉在新瑞都案时利用人头汇了10亿左右到境外,更提到宿敌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在境外有投资置产,好像自己即使有错,也没啥大碍,与他们是共犯结构……这就是陈水扁的良心发现?危机出现时,先是漫天扯谎一概否认,等证据出现无法抵赖,就开始打悲情牌,避重就轻选择承认犯行轻微,掩饰罪大恶极的恶行。更可悲的是,罪责难逃时,陈水扁还好选择壮士断腕切割的手法,从陈哲男和马永成一直到柯承亨与邱义仁,现不得不连枕边人吴淑珍也拿出来切割,狡辩说“别人所为,我不知情”……这样自私、狭隘、贪赃之人,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能切割,不单祸害了家人、身边人、同党人、甚至连牺牲整个台湾都在所不惜,我真不解,台湾百姓真就这么好欺好骗?政党间,媒体,司法,真因蓝绿,就可以让他逍遥法外,是非颠倒?


延伸开来说,说陈水扁的良心发现,我更想说的是那些替陈水扁辩护的律师,你们就没点良心发现?面对这样一贪渎之徒,屡次东窗事发还死不认帐,借用你们之名望玩法律于鼓掌,你们然到就没点职业道德,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吗?还要继续为罪恶辩护吗?


说陈水扁的良心发现,我还想说那些想要大赦特赦陈水扁的“善良人”,面对这样一个死不改悔的贪渎之徒,面对一个执政八年,让台湾经济停滞不前,社会道德沦丧,族群对立,是非颠倒,司法完全没办法秉公执法(动不动就说自己受司法迫害,司法百分之八十都偏蓝),部分媒体信口雌黄无事生非恶语伤人……你们是不是也该良心发现,好好地审视下自己,不要总陷在蓝绿的恶斗中,替陈水扁之流的贪腐背书。


说陈水扁的良心发现,我还想奉劝在野的民进党,如果你们还是那建党之初的民主进步党,就该检讨自己,勇于承认错误。不单要与陈水扁切割,与贪腐切割,与狭隘的族群意识切割,更要修正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以和为贵,以百姓为重,监督、扶持马政府将沉沦,颓废,恶斗的台湾领上正轨。


说陈水扁的良心发现,我还想告知陈水扁的家人和曾是他身边的人,如果你们能良心发现大义灭亲,将知道的陈水扁的罪过一一揭发,早点让台湾这个毒瘤去除,早点让台湾的政治氛围蓝天绿地,我想,台湾在惩治陈水扁的噩梦初醒后,必将会像中国大陆一样有一很长时间的繁荣、安康、和谐、友善的国泰民安!


而要说到还没被陈水扁良心发现的案中案,像国务机要费案、华阳史威灵案、台开案等,数不胜数牵扯到“原第一家庭”的弊案,什么时候,你陈水扁才会开口说:我再次良心发现,不能够继续欺骗自己与欺骗别人,愿意坦白,愿意认罪伏法?






2008年8月13日陈水扁透过律师宣称,他家没有海外帐户,财产皆已信托,一切都可摊在阳光下。 2008年8月15日,震撼全台的丑闻爆发,陈水扁一家人海外洗钱案,竟然由瑞士联邦检察署致函驻瑞士的台北文化经济代表团,要求协助调查陈水扁涉洗钱的请求文件,才揭露出这起震撼各界的政治丑闻。陈水扁一家人等不名誉的丑事,当初再三地说谎包装,还不停指责他人,然而自己却是利用职权、利用家人洗钱,竟然连续四次选举经费申报不实,现在更推说钱都是由吴淑珍负责,自己完全不知情,这么丑陋的言行,连最后一刻还要卸责任给吴淑珍,还不愿意诚实面对自己的不堪,陈水扁一人乱搞,弄到一大堆人替他善后背黑锅,真是情何以堪。陈水扁等不仅要负法律责任,更要负起政治责任,更要面对世界历史的品评与定位。笔者最看不过去就是每逢选举阿扁就抬出吴淑珍,博取大家的同情心,今天出了事,责任全部推给吴淑珍,企图以一人换取一家,这种无情无义的行为,稍有理性之人岂能相信与接受这样荒唐狡辩的理由。


整件事情由瑞士联邦检察署以其洗钱资讯部(MROS)的调查报告指控揭开序幕,本身就是一件不名誉之事,陈水扁等人涉嫌违反瑞士刑事法第三百三十七条「组织犯罪、资助恐怖行动及经济犯罪」及三百零五条「洗钱」两项,由于瑞士与台湾本身并无相关协定,致使得瑞士不得不向台湾司法当局请求刑事调查的协助,这使得台湾方面非常难堪。为了陈水扁等,台湾丢了大脸,陈水扁这种罪过,恐怕也不是短短几句交由司法解决就能轻松交待。瑞士联邦检察署更点明洗钱的来源,这也验证当初立委的踢爆绝非空穴来风,某种程度显示台湾司法的无能,检调单位的乡愿。


陈水扁一家人的犯行,事实上是有迹可循的。从吴淑珍介入SOGO经营权及收受礼券、国务机要费案、台开案、侵占公款案、黄睿靓被爆洗钱案等,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陈水扁一家人等不良夙行,相关单位就应该密切注意暗中调查,民进党就应该警觉到,陈水扁这个人是否人前人后言行不一,就应该与陈水扁切割,不与贪腐阿扁一家人为伍,然可惜的是,民进党并未掌握住机会,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民进党到现在还不愿意与阿扁完全切割,还肯定阿扁面对事实的勇气,事证明确,难道阿扁还有不面对事实的选择空间吗?为什么民进党的是非观变得如此的不明?笔者一方面很感慨及同情被扁骗得团团转的民进党部分不知情人士,一方面对于知情者还不愿意吐露真相包庇阿扁贪腐犯行的人士感到可耻。如果事证清楚,还要以政治清算及政治斗争来包庇阿扁,那真是没有是非,民进党面临财务困窘,阿扁一家人带着巨款远走他乡,这是做人处事的态度吗?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陈水扁一家人的种种荒唐行径,都无任何的理由来宽恕与同情,陈水扁等一家人除了面对司法审判外,更严重的后果将会面对历史的唾弃与缔造世界上之不名誉记录,再多爱台湾的言语口号,也不敌此事对台湾整体形象的伤害,为了陈水扁一家人,陪葬民进党过去的努力,更赔上台湾整体的形象,你我岂能不愤怒,无法宽恕阿扁那种人前人后言行不一的嘴脸,无法模糊是非价值,台湾的民主发展,都被陈水扁等给破坏殆尽,国际间错误认知原来台湾从政就是政治是最好营利发达的事业,这种以偏概全错误对台湾的理解,我们又该如何解释与辩护呢?目前笔者只能期盼陈水扁等人,愿你们在宁静时刻,冷静列出自己的罪过,思考该如何补救,在事件结束之前,做出一些正面及正确的事情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