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几分把握

骨哲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URL] 四十九节 几分把握 京城 魏忠贤府上 “该来的早晚要来,好啊。”魏忠贤看完云南渣爷发来的信后笑笑地说道“来了就好,省得天天躲迷藏。” “只要他们敢来,属下一定把他们一网打尽。”九门提督站在一旁躬身说道: “你抓得住吗?”魏忠贤连看都没看一眼说话的九门提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四十九节 几分把握


京城 魏忠贤府上


“该来的早晚要来,好啊。”魏忠贤看完云南渣爷发来的信后笑笑地说道“来了就好,省得天天躲迷藏。”


“只要他们敢来,属下一定把他们一网打尽。”九门提督站在一旁躬身说道:


“你抓得住吗?”魏忠贤连看都没看一眼说话的九门提督。


“属下为了九千岁自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九门提督突然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起来。


魏忠贤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九门提督,微微摇着头说道:“好了,起来吧,你的忠心我知道,你只要盯好我交代你盯的人就行了,别的你就不要管了,下去吧。”


这九门提督本还想再多说两句来表示自己的忠心,但无奈魏忠贤已经命令自己退下,只好悻悻地退了下去,一肚子的不愿意。


“府里现在还有多少人啊?”魏忠贤一句轻轻地问话,就好像在喃喃自语一样。


“大部分都在外面,只有‘二’、‘三’、还有‘刺’在府里。”‘甜月亮’接口回答到。


“有你一个就够了,人多了反而碍事。”魏忠贤轻轻地说了一句,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如果来的人太多,属下恐怕对付不了。”‘甜月亮’考虑了一下说到,半睡中的魏忠贤听到‘甜月亮’的话微微地动了一下头,也不知道是表示同意‘甜月亮’的话还是什么别的意思。


看着闭上眼睛小寐的魏忠贤,‘甜月亮’挥手示意几个下人退了出去,然后习惯性地坐在旁边的椅子里,一手扶膝一手扶剑刃继续练习着‘幽幻剑’。


“帮主来了啊。”一个充满磁性魅力的女人声音在京城西北的一座前后三进的大宅子的前院里朗朗地响起。


“是芙蓉妹子啊。”玄帮主也是兴奋地喊道:玄帮主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个身穿一套紫色长裙的俊秀美女出现在风尘仆仆的封楼帮众人面前。


“哎呀,两年不见了,妹子又漂亮了啊。”玄帮主笑笑地说道:


“就知道逗妹子开心,孩子都满地跑了,还漂亮什么啊。”被叫做芙蓉妹子的女人捂着嘴笑笑地说道:


“哪里的话,我们封楼帮的‘黑芙蓉王’是天下的第一美女,你们说是不是啊。”玄帮主对着自己身后的十几个人大声地说道,而玄帮主身后众人也是随身附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直到‘黑芙蓉王’倒竖柳眉方才渐渐停止。


看着胡闹的帮中兄弟,‘黑芙蓉王’故意气气地说道:“原本准备了好酒,没想到这么欺负人,早知道,就喂狗了。”


“喂狗多可惜啊,喂他们,喝醉了就不会乱讲话了。”玄帮主看了看假装生气的‘黑芙蓉王’笑笑地说道;


“喝,喝死你们。”‘黑芙蓉王’也是抿嘴笑了起来。


入夜,偏房,两人


“斜灵,这次有几分把握。”玄帮主低声地问道:


“现在只有三分。”一个灰衣年轻人答道:


“能不能再多点,三分可不能出手。”玄帮主挠挠头说道


“如果卧底可以出手的话,我们至少又加三分。”灰衣人继续说道:


“三分加三分就是六分。”玄帮主眼睛转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埋了这么多年的钉子,只是增加三分希望,有点不值啊。”


“那就再等等,最好再找几个人来。”灰衣人看着为难的玄帮主说道:


“先睡吧,我再考虑考虑。”玄帮主边说边踱了出去。




五十节 寒气透骨


夜已极深,极凉的寒气丝丝地透入人骨,一个担任守夜的黑衣人在暗影中对着忧心忡忡的玄帮主抱拳施礼,玄帮主只是微微点头示意,然后慢慢踱到小院的中间,缓缓地抬起头来,“天下之大,莫过于此啊。”玄帮主感慨地说出了一句心底的话。


“我可以完成你的心愿。”一个幽幽的声音突然在玄帮主的耳边响起。


“哪里的朋友,这千里传音术练得不错呀。”玄帮主笑着回了一句,这里完全看不见对手,四周漆黑一片,淡淡的月色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见笑了,区区小计怎入得了封楼帮帮主之眼。”幽幽的声音又远远地飘了过来。


“朋友是关外来的吧。”玄帮主底气十足地说道:


“好耳力,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有见识。”幽幽的声音开口赞道:


“不用给我说好听的,奉承话我比你会说,开个条件,看我能不能接受。”玄帮主气定神闲地说道:


“爽快,大丈夫。”幽幽的声音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帮你除掉魏忠贤,你帮我顶一个人做内阁首辅。”


“和和,朋友,好大的口气,你当我是皇帝啊,想让谁当官就当官。”玄帮主轻笑了两声说道:


“我相信你的实力,你能做到的。”幽幽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了过来。


“我的实力? 我有什么实力?”玄帮主故作疑惑的口气。


“论财力,帮主你比不上‘财神’,论手下的数量,帮主你比不过丐帮,论功夫,帮主只能在江湖中排到三十名开外,虽然玄帮主在每一项上都不是最好,但通盘考虑起来,玄帮主你还是最合适的人选,你的综合实力是最强的。”幽幽的声音再度地响起。


“你好像很了解我啊,不过,我怎么相信你呢?你能帮我除掉魏忠贤?你的实力呢?”玄帮主边说边向守夜的兄弟发出手语,暗示将帮中兄弟一一叫来。很快的,十几个帮中的高手就悄悄地聚到了玄帮主的身边,每个人都是静心凝神准备抗敌。


“我的实力?很好,我让你看看我的实力?”幽幽的声音在响了一下后就寂静了下来,但随即‘嘶嘶’的破空声就响了起来。


暗夜中,一颗滚圆的人头破空向玄帮主飞来,在玄帮主身前两丈的地方失去了力道,缓缓地落了下来。


“这是?”玄帮主冲着人头飞来的方向问了一句。


“这是少林的六僧之首,后面还有。”幽幽的声音伴随着接连不断的破空之声,转瞬间又有五颗人头从远处疾疾地射来。


“以你一人之力可以杀掉少林六僧?估计是偷袭吧。”玄帮主看着地上的六颗人头缓缓地说道,同时用右手食指在地上以指力划出一句话来,封楼帮众人见帮主在地上划字,急忙轻轻地围拢过来仔细观看,“速将内力灌注于我”,众人在见到帮主划出的字后急忙各自出招,或掌或指,一一将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帮主的体内。


“偷袭?玄帮主小瞧我了,这少林六僧是在光天化日下被我一一格杀的,我可是正大光明的出手,没有一点取巧,我需要他们的头来证明我的实力。”幽幽的声音有点不屑地说到。


“杀六个就算有实力?你过来杀杀我看看。”玄帮主边说边积聚身边众人的内力,不断地在体内流转。


“玄帮主开玩笑了,我怎会对您下手,我还要您来帮我呢。”幽幽地声音远远地传来。


“呵,呵。”玄帮主笑了一下,右手食指继续在地上划出两个字,“捂耳”,众人急忙各撤内力以手捂耳,众人心知这帮主必是积攒众人内力以‘狮吼功’伤敌,故皆死死地捂住双耳。玄帮主脸上的笑容一纵即逝,只见玄帮主奋力地对着幽幽之声传来的方向大吼一声,“喝”,刹那间一股力道如迅雷般向远处打去,紧接着一身低沉的呻吟从远处发了出来。


“大鹏,跟我来,其他人小心。”玄帮主话音未落,人却已在数十丈之外,除了被叫做‘大鹏’的一个年青人紧紧跟随外,其他众人都紧张的盯着四周,预防着可能到来的危险。


暗夜中,两条飞快的身影转瞬间就来到了百丈之外的一个小土坡旁。


“帮主,听声音应该就是这里。”大鹏看着面色严峻的帮主说道:


“朋友,出来吧,让我看看你格杀少林六僧的本事。”玄帮主笑着说道:



五十一节 你跟他混



“玄帮主不愧是天下第一枭雄,这种暗中偷袭之事竟也做的如此漂亮。”伴随着话音的落下,一个白衣长衫男子缓缓地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


“哈哈,我就是这样,想和我合作难道不知道我的狡诈吗?”玄帮主笑笑地说道:


白衣长衫男子略带笑意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生气的样子,就好像刚才玄帮主奋力击伤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一样。“我喜欢帮主你的坦白,这也是我选择你的原因之一。”白衣长衫男子边说边用眼睛打量着玄帮主身旁的大鹏。“你的高手?”白衣长衫男子又突然问了一句。


“是我的人,怎么?”玄帮主不知对手所问何意。


“我现在可以一招杀了他。”白衣长衫男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原来是想示威。”玄帮主喃喃了一句,“你杀了他, 我就杀了你。”玄帮主突然冒了一句。


“你不是我的对手。”白衣长衫男子淡淡地说道:


“刚才或许不可以,但现在,你身上有伤,而我们有两个人,你看看谁的赢面大一些。”玄帮主笑笑地盯着白衣长衫男子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你有人,我也有人,我难道敢一个人来挑战整个封楼帮吗?”白衣长衫男子似笑非笑地回了一句:


“你也带人来了?谁啊,出来看看。”玄帮主边说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棵果树。


“出来吧,人家都看见了。”白衣长衫男子淡淡地说道:


一条如鬼魅般的身影在白衣长衫男子话音停止的一霎那飘到了三人面前。


“你是‘五二零’,不会吧,你跟他混?”玄帮主看着飘出来的灰衣人诧异地说道:


“真是太厉害了,我的人帮主居然可以一下子叫出名来。”白衣长衫男子惊讶地说道:


“和和,我是蒙的,关外最厉害的三个人之中我只有‘五二零’没有见过,瞎猜一下,没想到猜对了。”玄帮主为自己的小聪明得意起来。


白衣长衫男子也是笑了一下,“帮主就是帮主,处处与人不同。”


“看来兄弟是不常在江湖上走动啊,这兵不厌诈可是大有学问。”玄帮主边说边用眼睛瞟了一眼默默不发声的‘五二零’。


“五二零”玄帮主轻轻地念了一句:“你真的一夜间就杀掉了五百二十个人?四座山寨。”


‘五二零’没有回答,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 不要不讲话啊,说话又不会死人。”玄帮主继续地对着冷冷的‘五二零’说道。


"他从来不和快死的人说话."白衣长衫男子微微摇着头说道:“这样很不好。”白衣长衫男子又补充了一句。



五十二节 口舌之利


“这可和我不一样啊,我经常和死人讲话啊,和死人讲话是很有意思的啊”玄帮主笑笑地挠着头说道:


“我们现在是二对二,帮主你看我们的胜算各有多少啊。”白衣长衫男子微笑着看着玄帮主的表演。


玄帮主略微想了一下说道:“刚才我这面是二对一,胜算至少有七成。”白衣长衫男子微笑地点了一下头,表示对玄帮主的话的肯定,“但现在是二对二,我们的胜算就没有七成了,大约,大约只有九成了。”玄帮主说完看了一下白衣长衫男子。


“玄帮主是何意思,为什么胜算不降反升,真叫我搞不懂。”白衣长衫男子摇摇头表示对玄帮主的话不理解。


“这都不懂,看来你要常来中原走走,我的意思很明确,因为你带了一个废物,也就是说你带了一个累赘,所以你会分心,我的胜算自然会升高, 就这么简单。”玄帮主说完后继续的看着不发一言的‘五二零’。


“玄帮主果然擅长口舌之利,想激怒我们,找到机会?白衣长衫男子同样地笑看着玄帮主。


“冷静, 你很冷静,你是一个可以成事之人,我同意你的条件, 你帮我杀魏忠贤,我给你顶人。”玄帮主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只要能除掉魏忠贤,我什么代价都不惜。”


“果真如此?”白衣长衫男子高兴地问道。


“当然,明日午时之前你要告诉我你如何帮我下手,等事成之后,我再帮你。”玄帮主突然沉下脸来说道:


“好, 一言为定,今天就算是见了面,我们明日详谈。”白衣长衫男子心满意足地说道:


“明天见,不过今晚要做恶梦了,六个人头啊,还是老和尚的,真吓人。”玄帮主边说边倒着身子走了开去,而大鹏也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后面,转瞬间两人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徒留下白衣长衫男子和‘五二零’。


“少主,我们能信任他吗?”一直没有开口的‘五二零’冷冷地说出一句话。


“当然不能。”望着消失在远方的身影,白衣长衫男子淡淡地说道:


“这样一个小人怎么当上如此大帮的帮主?”‘五二零’不解地自言自语道:


“这就是他的本事,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白衣长衫男子看了一眼‘五二零’笑笑地继续说道:“明天不用去了,刚才他只是缓兵之计,他不会和我们合作的。”


“为什么不让属下杀了他。”‘五二零’看了一眼白衣长衫男子问道。


“留着他,就是因为他还有一点用,另外。”白衣长衫男子略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也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这个人身上有太多的奇异,我们不要做不必要的冒险。”


“是不是要等到像格杀少林六僧那样的好机会才出手。”‘五二零’对着白衣长衫男子问道。


“是的,一击就中,没有第二次。”白衣长衫男子冷冷地说道:


五十三节 努尔哈赤


“帮主,如果刚才就动手的话,我们会不会赢。”大鹏边走边问道:


“很难,至少会死一个,也许两边各死一个,我不希望白白的送死,特别是在我们还不知道对手的来历之前。”玄帮主淡淡地说道:


"我们会很快知道的.”大鹏有口无心地说了一句,玄帮主好像听到又好像没有听到,谁知道呢?


“月亮啊”魏忠贤苍老的声音从床帐后缓缓地传了出来。


“属下在。”一直在闭目养神的‘甜月亮’急忙接口答道:


“我是不是老了?怎么最近睡觉总是不安稳呢?”魏忠贤自言自语地说道,语气中包含着太多的味道。


“可能是最近的事情多了一点吧。”‘甜月亮’小声地回答了一句。


“他们会不会联合起来对付我。”魏忠贤也是轻轻地说着话。


“这个,很有可能。”‘甜月亮’小声地回答到。


“听说关外也来人了?”魏忠贤幽幽地问了一句。


“我也听说了,好像‘五二零’已经现身了。”‘甜月亮’想了一下说道:


“‘五二零’,很不错的一个人,试试看,能不能转过来。”魏忠贤想了一下说道:


“我会尽力去办。”‘甜月亮’对着床帐背后的魏忠贤说道:


“尽力吧,我们只能是尽力了,这大明朝太受气了,四处都有人惦记。”魏忠贤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们是不是调一些人回来。”‘甜月亮’对着床帐又问了一句。


“不用了,我还对付的了。”从床帐后缓缓地传出了一句话,随即就陷入了一片寂静,而‘甜月亮’也不再多话,慢慢走回自己的软椅,一手扶剑,一手扶椅,同样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这里不能待了。我们走。”神色严峻的玄帮主急急地下着命令。


“全走?”黑芙蓉王追问了一下。


“大鹏自己留下,其他人都走.”玄帮主斩钉截铁地说道:


没有人问为什么?为什么离开,为什么只留一个人?为什么只留大鹏?许多的问号被迅速地行动所代替,不到三口茶的时间,曾经住满了人的诺大的院子里就只剩下一个人,而其他的人早就到了另一个地方,一个或许比现在的地方要安全一点的地方,但也许是另一个更危险的地方,谁知道呢?


‘五二零’来到小院的时候,所有封楼帮的人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唯有一个人还等在原地,等待着‘五二零’的到来。


“你很能杀人。”大鹏对着一步一步走近自己的‘五二零’说道:


“你很胆大,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五二零’淡淡地说道:


“大不了就是死。”大鹏微笑地说道:


“死,我能杀自己的亲弟弟吗。”‘五二零’也是淡淡地微笑着。


“他是谁?”大鹏开口问到。


“你最好不要知道,我们各走各路,我保证你们的安全。”‘五二零’拒绝了大鹏的问题。


“是努尔哈赤的人吧。”大鹏又问了一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