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22: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五天,22:00之前。 “我们快走!”政委催促着,刘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政委一起推走了。 三个人,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海淀分局的大楼。 。。。。。。 外面。 那些看似盲目,实为有目标的人影,继续着各自的缓慢移动。 。。。。。。 政委、刘庆,还有舒梁,顺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22:00之前。


“我们快走!”政委催促着,刘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政委一起推走了。

三个人,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海淀分局的大楼。

。。。。。。


外面。

那些看似盲目,实为有目标的人影,继续着各自的缓慢移动。

。。。。。。


政委、刘庆,还有舒梁,顺着楼梯向三层走去,楼道里的灯光似乎恢复了正常,但是即使这样,三个人仍然心里是忐忑不安的。

“我们先不要去考虑外面怎么样了,先回办公室准备一下下一步的计划。”政委催促着刘庆和舒梁,希望他们不要总回头去看后面。

“哦,好吧!”

政委的办公室,此时对于这三个人来说,似乎都有一些恐怖。政委是从这里消失的,刘庆在这里上网遇到了平行线的约定,舒梁则是第二次踏入这里,他倒是还好一些。

办公室的门没有锁,只是关上了,政委推开门,三个人鱼贯而入。刘庆首先是去看的电脑,屏幕处于黑屏的状态,他晃动了一下鼠标,刘庆很奇怪,噬魂岛的页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已经关闭了,而他的印象中,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是没有来得及关闭任何页面的,难道这间办公室里还有什么不明人?刘庆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没有坐在电脑前,而是和政委一起走到了办公桌前。

舒梁找到了那天他睡着了的沙发上坐下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有些冷,浑身无力的感觉又来了,舒梁在努力的使自己感觉到饿一类的感觉,可是现在他只是觉得昏昏沉沉的,舒梁又一次在这个沙发上犯困了。

“你干嘛先去看电脑啊?”政委对刘庆的举动很奇怪。

“没事,我刚才在这里上网了。”

“噬魂岛?”政委居然杜宇噬魂岛三个字,脱口而出。

“啊?”刘庆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不是噬魂岛。”

政委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刘庆心里很别扭,他说谎了,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谎,他的心里再一次产生了几个小时之前的那种奇怪的想法,在最后一天把舒梁带回他的家里,而此时,他又对政委说了谎,居然会因此而产生出了一丝成就感,虽然这种成就感一晃而过,但是,却也足以使得刘庆的心里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和无瞳怪人们站在了一条战线上了,他本人也开始参与了对政委和刘庆的威胁与伤害。

刘庆晃了晃脑袋,他也觉得有些晕,刘庆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问号。为什么要说“也”晕呢,还有谁头晕呢,政委在自己面前坐着,虽然看上去很疲惫,但是没有感觉到政委有哪里难受;刘庆急忙扭头去看舒梁,才发现舒梁已经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但是从舒梁随着呼吸起伏的肚子看,他应该是睡着了。难道舒梁也头晕,自己才会有“也”晕的想法。

“政委,舒梁睡着了!”刘庆之所以说这句话,除了要告诉政委这一大家都能看到的事实以外,还有一个他在脑子里稍纵即逝的略微邪恶的想法,他要提前把话题岔开,不能再让政委问自己管事是否上了噬魂岛的事。为什么要避讳这些呢,刘庆不知道。他又一次转过身去看了一眼似乎是已经睡着了的舒梁,在舒梁的脸上,刘庆看到了一种久违了的红润,还有舒梁最近一直少有的安详,但是刘庆的脸上,却掠过一丝邪恶,甚至是狰狞的表情,只不过没有人看到罢了。

“这小子也累了,就让他睡一会儿吧。”其实政委还真的希望舒梁能睡着,因为他想把陈生的事告诉刘庆,他不希望舒梁知道这件事,但是他也不打算告诉刘庆,关于陈生和老陈之间的关系,他担心刘庆会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毕竟,父子两代人都死在电梯里,而且都和刘庆有关系。

政委只想把见到陈生,以及带着陈生走出分局大楼之后的神秘消失。

“刘庆,你还记得陈生吗?”

刘庆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有些不明不白,他点了点头。

“我还记得,怎么了政委?”刘庆有预感,政委会不会是见到了陈生,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去想,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死了的人能见到,对于这几天的经历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你记得就好,我不想让舒梁知道,但是舒梁其实也知道了一些,所以他睡着了正好。”政委说这话的时候,舒梁正好翻了个身。政委和刘庆都向舒梁的那个方向看了一下,见他没有什么其他反应,又都转回原本的话题。

“政委,您不会是见到陈生了吧?”刘庆试探着问道。

“是的!我看到了!”政委也没有对刘庆这样感到惊奇,也许这几天的共同经历,都已经给了这些人相当厚重的承受能力。

“舒梁也看到了吗?”

“是的!但是他不知道陈生是怎么死的。”

“。。。。。。”刘庆没有说话。

“而且舒梁以前就见过陈生,就在分局的大楼里。”

“这怎么会?”刘庆坐了起来。

“是啊,就在咱俩要去交道口华峰青年旅社的那天,你还记得吗,说好晚上七点叫醒他。”

刘庆闭上了眼睛,他其实并没有在回忆什么,他对于这几天的经历,记忆的非常清楚,基本上可以做到了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刘庆闭上眼睛只是想梳理一下自己非常烦乱的心情,他总觉得自己心里从刚才开始起,就已经有一个小小的心魔在里面,这个心魔的威力可不小,甚至已经让刘庆开始变态了,以至于觉得欺骗了政委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

政委把自己刚才和舒梁在空荡荡的世界里的经历告诉了刘庆,一字不落的告诉了刘庆,包括了陈生在大楼外面的突然间消失。

刘庆听得也是一字不落,甚至自己开始联想陈生现在所在的位置。刘庆对于陈生来讲,一直怀有很强烈的负罪感,就像刘庆对于老陈的死一样,当然刘庆并没有把这两个本来就是父子关系的人联系到一起,听政委的描述,陈生并不忌恨自己,刘庆忽然感到了一丝轻松,不仅仅是因为刘庆害怕陈生还向他索命,但是这一条也是刘庆曾经甚至正在不得不担心的一个顾虑。

政委没有说陈生要走出那个世界来这里找他的爸爸,因为他不能让刘庆知道陈生和老陈之间的关系,所以刘庆对陈生要来到这个现实的世界的具体目的是模糊的,而且陈生的消失又使得刘庆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笼罩在一种自己制作的也许是虚拟的恐怖之中。

刘庆开始低头沉思了,他不想说话了。

。。。。。。


舒梁没有睡着,他其实很想睡着,之所以闭上眼睛,就是因为他很渴望有正常的生理反应。

他听到了政委和刘庆之间的每一句对话,甚至每一个语气。他没有对政委的描述有什么诧异,也没有对政委想对自己有所隐瞒而感到怨恨,他能理解政委,这毕竟是陈生和刘庆之间的一段谁也不愿意发生的往事。舒梁甚至想通过假装翻身来骗取政委和刘庆认为自己真的睡着了,以便听到更多也许自己不知道但很想知道的事。

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舒梁和刘庆现在都各自通过自己对自己的掩饰而获取更多的信息了,舒梁心里没有心魔,这是他自己相当肯定的,但是至于为什么要装睡,也许只有这间办公室里的另一个“人”知道了。

。。。。。。


没错。

这间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人”。

他一直在注视着办公室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举动。

时而惊讶,时而酸楚。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