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时期最强的武将

koonzi 收藏 22 10341
导读:织田信长于1534年出生尾张国那古野城(今日名古屋市,另有一说是胜幡城),是尾张守护代旗下三奉行之一的织田信秀的嫡长子(有一庶兄津田信广),母为信秀正室土田御前,同母弟有信行、信包和秀孝。少年时代为人荒诞不羁,被人嘲为“尾张的大傻瓜”。1548年,与美浓国大名斋藤道三长女斋藤归蝶政治联姻。德川家康年幼时曾经是织田家的人质,当时年轻的信长和松平竹千代(日后的德川家康)有过一段一起游乐的少年时光,这段往事后来成为两人日后同盟(清洲同盟)的一个助力。 继任家督 织田信秀在尾张尚未统一又有强敌今川义元的内忧

织田信长于1534年出生尾张国那古野城(今日名古屋市,另有一说是胜幡城),是尾张守护代旗下三奉行之一的织田信秀的嫡长子(有一庶兄津田信广),母为信秀正室土田御前,同母弟有信行、信包和秀孝。少年时代为人荒诞不羁,被人嘲为“尾张的大傻瓜”。1548年,与美浓国大名斋藤道三长女斋藤归蝶政治联姻。德川家康年幼时曾经是织田家的人质,当时年轻的信长和松平竹千代(日后的德川家康)有过一段一起游乐的少年时光,这段往事后来成为两人日后同盟(清洲同盟)的一个助力。

继任家督

织田信秀在尾张尚未统一又有强敌今川义元的内忧外患下,终于在1551年病逝。身为嫡长子的织田信长因而继承家督。在信秀的葬礼上,信长一反传统的对父亲的祭坛投掷抹香而引来争议。(此事件有后人捏造之嫌疑。)不久后信长的傅役兼大老的平手政秀以自己未将信长教育好为由切腹自尽。之后织田家的分裂也越来越严重,其中以同母弟弟织田信行为最大的分裂势力。织田信行与部分家臣(柴田胜家、林通胜),以推翻信长成为新家督为目标,最后却在稻生会战中被信长打败。之后多次卷土重来但都失利的织田信行终于在1557年被织田信长在清洲城杀掉。不久后信长打倒周遭所有反对他的势力,统一了尾张国。

桶狭间会战

西元1560年,位于尾张东北边的骏河国,控有骏河、远江、三河三国,当时国力如日中天,人称“东海道第一弓”的 今川义元率领两万五千大军(以“北条五代记”的说法),并对外号称有四万大军上洛觐见将军。由于上京之路必途经尾张,信长不愿臣服,决定兴兵对抗。面对如此数倍于己的军队,仅有3000兵力的织田信长发动强袭,利用当日下著豪雨,导致视线不良的情势冲入桶狭间狙击位于后方的今川义元本阵而获得大胜,名将今川义元因而战死。信长一战成名,威震日本,而今川家则日渐衰败。两年之后他与德川家康结盟,开始一统天下的计划。

天下布武

1567年信长发动对美浓稻叶山城的总攻击。在内外配合的优势下彻底打垮斋藤家占领整个美浓。同年信长迁居稻叶山城,取中国周朝龙兴之地岐山之“岐”字,将其改名为岐阜。并制作了“天下布武”之印,以岐阜为根据地,展开往后长达15年的统一日本之路。1568年借著拥立室町幕府第 15代将军将军足利义昭为由,与德川家康率领号称六万人的联合大军南向上洛。在同盟浅井长政的配合下,织田-德川联军逐一击溃六角家、北畠家、三好家等诸侯,拿下南近江国、伊势国、大和国、摄津国,把自己的力量扩张到近畿和东海一带。

可是好景不常,越前国大名朝仓义景与浅井长政联手反对信长,造成信长北面受敌,于是织田信长决定首先讨伐浅井长政与朝仓义景,并且与德川家康于姊川之役联手将其击败。

信长包围网

1570年,全国各有力的大名开始以将军足利义昭为中心联合抗击信长,称为信长包围网。包围网中最有利的大名为武田信玄,信玄原本打算趁机一举击败德川家与织田家,却在重挫德川家康的三方原会战后便壮志未酬而病死。信玄死后,织田信长对各大名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除消灭浅井长政与朝仓义景之外,并且于1573年将足利义昭逐出京都,包围网因而重挫。之后又与德川家康在长筱之战中击败名将武田信玄之子武田胜赖,信长包围网至此大致崩盘。

十年战争

1573年,还对一向宗暴动进行了残酷的镇压。随后成为几乎囊括整个京畿地带的霸主。 一向宗是日本佛教宗派净土真宗的别称,有很多农民信仰。一向宗在本能寺的集会活动客观上起了组织信徒开展武装抗争的作用。从15世纪开始,就有信徒开始拒绝交纳地租和捐税,并开始暴动。到了1488年,本愿寺所在地的加贺国(今石川县)当地发生激烈的一向一揆暴动:一向宗信徒与国人联手推翻了守护大名富樫政亲,进而控制了当地政权。暴动曾几次让德川家康陷入困境。在本愿寺的号召下,信徒对信长的讨伐进行了浴血抵抗,长达十年之久。1582年一向宗的领袖石山本愿寺遭到信长包围而投降,持续了百于年的一向一揆至此也画上休止符。

成为最大势力

信长在1576年迁入其新筑于南近江(今滋贺县)的安土城,以此地作为他统一天下的最终基地。隔年与名将上杉谦信在手取川交战失利,但信长的力量并没有明显衰退,反而上杉谦信战后不久便与世长辞,让信长少了一个强敌。到了1582年信长自尽前,信长终于消灭宿敌武田家,家督武田信胜和其父亲武田胜赖在天目山自尽。此时织田家与其盟军已经把势力扩张到日本近畿、甲信、东海、北越、中国、关东、四国等地,距离信长统一日本不远了。

本能寺之变

1582年,信长夜宿京都的本能寺时,遭到前往支援羽柴秀吉作战的部将明智光秀突袭,经过一番抵抗后失踪,一般相信已死于寺中(当时本能寺已被大火烧毁),当年49岁。其长子织田信忠逃到附近的二条御所抵抗明智大军,最后亦不敌自杀。史称本能寺之变。

推动之改革

织田信长掌权期间,撤除国境上的关所(收取过路关税的检查站)、设立乐市鼓励商业。积极鼓励自由贸易,奖励技术革新。信长还推行了新的大名制度,使各地的地方制度更加完善。

●武田信玄

武田信虎的嫡长子,大永元年十一月三日在武田信虎迎击今川军的饭田河原会战中出生于要害山城,母亲是甲斐豪强大井信达之女(大井夫人)。幼名太郎,或说胜千代。天文五年(1536)三月元服(古代日本十二岁以上男子所行的成年礼,相当于我国古代的冠礼),受当时的将军足利义晴赐予“晴”字改名晴信。一般所称的“信玄”是其后来的法号“法性院信玄”的简称。同年七月,由今川义元牵线说媒,迎娶了左大臣三条公赖之女为正室(三条夫人)。

流放信虎以后,随即就展开了攻取信浓的行动。当时信浓主要有小笠原家(信浓守护)、诹访家、木曾家和村上家四大势力。信玄在自立的次年就消灭了自己的妹夫诹访赖重。天文十四年(1545),北条氏康进攻骏河东部,信玄向今川派出援军的同时,积极策划今川、北条间的和平工作,终于在三国间缔结了和约。次年,解除了后顾之忧的信玄大举进兵信浓。

武田军平定诹访地区早就刺激了北信浓的猛将村上义清,村上军开始沿着千曲川侵入武田领地。天文十七年(1548)二月,信玄不顾周围的反对意见,在大雪中出兵信浓,意在攻取村上的根据地坂城地方。然而,二月十四日的上田原会战,可能是信玄一生中最大的败阵经历。雪中行军而来的疲惫之师,被奋战的村上军伏兵杀得丢盔弃甲。信玄早期的辅弼重臣,号称“二职”的板垣信方、甘利虎泰双双战死;勇将横田高松殿后而掩护信玄撤退,被追兵包围,亦战死;信玄本人也受伤。不过,在当年七月的盐尻岗会战中武田军击溃了信浓守护小笠原长时。

两年后的户石城之战,村上义清与小笠原长时两面夹击再度击退了武田军的进攻。因硬攻难以奏效,信玄展开了对义清控制下信浓豪族的拉拢劝诱工作,徐徐但有效地动摇了义清的根基。至天文二十二年(1553),村上义清已难以抵御信玄的攻势,与小笠原长时一起前往越后投靠长尾景虎(上杉谦信),由此引出了信玄终生的强敌。

●信玄的其他情况

武田信玄以杰出的军事指挥闻名的同时,也是个出色的民政家。天文十六年(1547),信玄制定了俗称为“信玄家法”的《甲州法度之次第》五十五条,详细规定了主君与家臣的关系及家臣应遵奉的准则等,是战国家法的代表之一。而信玄在甲斐的釜无川和笛吹川上修建的治水工事,采用最先进的筑堰分流技术,是战国时代最大、最有名的堤防,其利泽及后世,被后人称作“信玄堤”。

信玄笃信佛教,本人就是天台宗的大僧正。宗教信仰是信玄治国的重要内容。武田家的名将原虎胤就曾因信仰问题(虎胤信奉日莲宗)而出走。信玄的宗教政策也体现着战国大名特有的现实性。例如,允许僧侣交纳一定的役钱后娶妻,这一做法对于当时已近乎公开泛滥的僧侣娶妻的现象,显然比强行禁止更为合理。

●信玄之死

在结束相模方面的忧患后,元龟三年(1572)十月,应与织田信长敌对的将军足利义昭之请,信玄领兵三万余上京,有关进京作战的情况,以前已有描述,便不再赘述了。在以压倒优势取胜并几乎消灭信长的盟友德川家康,即将于信长一决雌雄时,信玄突然发病(一说受重伤)而不得不暂停上京计划。次年的天正元年(1573),五十三岁的武田信玄殁于信浓的驹场。根据信玄的遗言,三年秘不发丧,而由信玄之弟信廉充任影武者。天正四年,信玄的遗体才正式下葬于惠林寺。据说得知信玄之死,上杉谦信也感到很悲伤,决心不再与甲斐作战。

毛利元就

先说一下,元就跟武田信玄上衫谦信等战国风云儿不同,当他继任毛利家时,毛利家只是安艺一个小土豪,夹在大内,尼子等大诸侯之间,随时都有灭亡的危险。毛利家要想生存发展就必须有一个在军事,政治,外交上都很优秀的当主,而元就正是这样一个人物。在他的统治下,毛利家终于摆脱了大内和尼子的压迫(救世主?),进而一统西国,创立了不世的伟业。

初生之犊

毛利元就是一个军事天才。

他第一次出阵是,便立奇功。在永正十三年的有田城之战。毛利军150,武田军3000,兵力相差悬殊啊。毛利元就不顾家臣反对,毅然带队出战。武田军前部熊谷元直哪肯放过这个机会,带领部下1000人突入毛利军 ,突然毛利军中放出一条疯狗,冲到武田军中乱咬,使熊谷军士气全无,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元就带兵掩杀,大破武田前部,熊谷通直中流箭身亡。

依小弟愚见,毛利想出这个计策可能是受了我们老主宗“火牛阵”的启发,想出了这个计策。这种阵法是为打击敌人士气所用,用许多尾巴上绑了火把的惊牛冲入敌阵以克敌制胜,相传当年杨延昭曾经用过。但如果不是,那元就的谋略真可与古代先贤相媲美了。

武田元繁得知后,大怒,轻率的带兵冒进,毕竟武田军有着兵力上决对的优势。毛利军退入山谷中,元繁紧追不舍。就在这时,山谷两旁志道广良,福原广俊三百人及吉川兴经军突然杀出,因山路狭窄,武田兵力分散,被毛利军夹击,元就英勇的率军突击,武田元繁中箭身亡(也有说是毛利元就亲自射杀),武田军丧失主将,斗志全无,大败而逃。

这一仗,毛利元就充分发挥了他智将的手腕,先用奇谋击溃熊谷部,武田元繁当然恼羞成怒(看不起这个毛头小子嘛),这样就诱使武田的大军追到西国复杂的山地,然后于吉川兴经,及埋伏在此的智道广量,福原广俊,围歼武田军,目的是斩杀敌军大将——武田元繁。由于“有田城之战”于信长“桶狭间之战”有很多相同点,所以又称为“西国之桶狭间”。(什么吗,应该是信长跟咱们元就公学的,没有个先来后到吗

元就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并且在尼子,大内两大豪族之间逐步扩大势力,此后的“镜山攻略战”更完成了元就由勇将到智将的转变:元就施计说服了守备大将藏田信房的叔父作为内应,很快攻破了城池坚固的镜山城。

巨鹰飞翔

随着西国两大强龙的相继消逝(大内义兴病逝,尼子经久隐退),毛利统一西国的愿望似乎就要实现了,但还需要时间。毛利元就清楚的知道,尼子新的当主晴久对自己并没什么好感,开始向大内家倒戈。这直接导致了后来的“吉田郡山合战”。

1540年,以新宫党尼子国久等三千骑为先遣,直指赤穴的吉田城。但在甲立城遭到宍戸一族的顽强抵抗而败退。晴久斥退国久,自为统帅,进攻毛利。他命久幸、国久等一门众,召集云、石、耆、幡、作、备中诸国共三万大军,几乎倾巢而出,誓将毛利一脚踏平。

元就得报,收拢军队,约8000人,准备笼城。9月6日,尼子军杀入石州口,包围了吉田郡山城,十二日大田口激战。二十三日,晴久中了元就的反间计,放弃要害风越山,而将本阵移到青山、三冢山一线。大内发兵救援毛利,晴久看形势不妙,10月11日,发起总攻。毛利元就也准备放弃笼城,于是出兵在土取桥与敌决战。双方正在激斗,元就又出奇计,四面八方伏兵蜂起,尼子军几近崩溃,晴久只好退却。此后的几次战斗,尼子都无功而返。

12月3日,大内名将陶隆房率援军一万前来助势,笼城方士气更为高涨。次年1月3日,决战时刻来了,毛利、大内联军反复突入,火烧尼子军阵屋。十三日,毛利方猛将吉川兴经统三千兵奇袭驻扎在长尾地方的尼子阵,守将高尾丰前守战死。趁尼子军援救之中,陶隆房率军突入尼子本阵,尼子军全线崩溃。

尼子败兵,在西国寒冬的深雪中一路败逃。而毛利,大内联军则趁胜扫荡整个安艺。

这一战的胜利,靠的是郡山城的坚固,拖住了尼子大军。毛利元就施用奇谋使尼子放弃战略要地,陶隆房又巧妙用兵,奇袭尼子本阵,终于使不可一世的晴久尝到了失败的苦涩。

上杉谦信

上杉谦信(1530年~1578年),越后守护代长尾为景幼子,幼名“虎千代”。成年后称长尾景虎,由于继承了关东管领上杉姓氏,并先后得到关东管领上杉宪政和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辉的赐名,故又称上杉政虎、上杉辉虎。出家后法号谦信,也是其最广为人知的名字。

1548年,谦信成为长尾家家督,以其出色的能力统一了越后。此后努力恢复室町幕府的旧秩序,与南方的武田信玄,东南的北条氏康多次作战,其中与武田信玄的五次川中岛之战,与北条氏康的关东出阵——小田原攻防战都是日本军事史上的著名战例。

1577年,由于织田信长消灭室町幕府的举动,谦信开始对织田信长进行远征,并在手取川大败织田军。但于次年在春日山城因脑溢血而死。

谦信虽然战无不胜,被称为“战国最强”的武将,但是却信奉佛教,曾一度因此非常矛盾。尤其信奉佛教的战神:毘沙门天,自诩为毘沙门天的化身,高举“毘”战旗进行圣战。由于崇尚“义”,其行为在战国乱世显得很特别。

日本史学界的权威坂本太郎在其著作《日本史概说》中评价谦信说:“在杀伐无常,狂争乱斗的诸国武将中间,上杉谦信以尊神佛、重人伦、尚气节、好学问的高节之士见称,令人感到不愧是混乱中的一股清新气息。” 可谓是非常精辟的总结。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