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故物贱之征贵(找地方高价售出),贵之征贱(找地方低价进货),各劝其业,乐其事,若水之趋下,日夜无休时,不召而自来,不求而民出之。岂非道之所符,而自然之验邪?


当我们开始学习尊重市场经济中的价值规律的时候,古人早在古时候就懂这个道理了。



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抛出)如粪土,贱取(买入)如珠玉。


亘古不变的规律,投资者的宝典。读《史记》也能炒股,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



范蠡辅佐越王勾践雪会稽之耻后,决定将治国的经验搬回家,治家试试看。经商十九年,三次积累千金之财,两次将财产尽数分散给亲朋好友。有钱人似乎总是不在乎钱,或者这才是他们成为有钱人的原因。



孔子教出了不少学生,他们的遭遇却很不一样。子贡去卫国做了官,端木赐成了暴发户,原宪穷得连饭都吃不起。子贡可以在浩浩荡荡的车队簇拥下,带着厚礼进献诸侯,诸侯国君谁也不敢怠慢,个个与他分庭亢礼。孔子能够名扬天下,子贡功不可没。


所以说,有小乘佛教度一个比丘尼,就要有大乘佛教度芸芸众生;有修女,就要有传教士。有人修身齐家,就得有人治国平天下。



周人白圭富甲一方,说到经商之道,一言以蔽之:人弃我取,人取我与。


可见“人”作为一个整体,总是碌碌无为,无名无姓;而“我”作为一个个体,总是出人头地,青史留名。前提是,“我”和“人”,从言行举止思维模式上,都得有分别。



楚、越富饶,地广人稀,少灾害,那里的人不需经商就很富足。所以人民得过且过,虽然不至于穷困潦倒,却普遍没什么积蓄。而沂水、泗水以北,地少人多,自然灾害频繁,民众养成了丰年积蓄的习惯,再加上努力经商,反而多富人。


可见恶劣的外部条件只是条件而已,并且往往是个好条件。



赵人卓氏靠炼铁发家致富,秦灭赵,财产被掠尽,夫妻二人推着一个小车,随着逃难的赵人迁去外地。同行的难民里稍微还有两个钱的,就拿出来贿赂押送的官吏,请求把他们安排在离赵国比较近的葭萌。唯独卓氏没有,他说葭萌这地方狭小不说,土地还贫瘠。他说有一个叫汶山的地方,听说田野肥沃,那里的人从来不饿,又擅长经商。于是请求去汶山。官吏答应了。卓氏去了汶山,重拾冶铁铸造业,再次发家,盛极的时候,童仆就有千人。


郑渊洁说,铁饭碗的意思,不是指在一个地方吃一辈子的饭,是说一辈子走到哪里都有饭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