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裁判不解谭雪那一剑的风情 [版主已阅]

天下有雪,为谭雪。谭雪把弹剑,视为弹雪。她的剑锋所弹出的心曲、弹出的意境,渐渐逼近北京奥运会的金牌。

紫禁城下,中轴线北端,奥林匹克公园击剑馆,雨后的夜气泛起微凉,但剑气却森寒。

虽然是盛夏,但天下有雪,雪意幽深,雪势强劲。这雪来自中国女子佩剑第一剑客谭雪,在与诡异的乌克兰女剑手窒息般的论剑之后,留下一串忧愤难平的雪怨。

这位来自天津塘沽区的美妙剑客,六年之前曾剑扫里斯本,夺得2002年世锦赛女子佩剑个人冠军。但,这也是天下有雪到目前为止惟一的世界冠军。2003年世锦赛,她身为亚军;2004年雅典奥运会,她挂上银牌;2008年北京奥运会,她折剑于女佩个人八强战。是以,天下有雪很想在女佩团体的中乌决战中,身前悬金。

但是,谭雪拿到的依然是银牌,尽在咫尺的金牌在乌克兰人冷血的追击中,渐渐模糊、渐渐遗落。对手的冷血像簇簇冷雪笼罩着谭雪,谭雪已无力弹雪,雪很沉,很厚,压在谭雪的意识中,压在她的玉腕上,压在她的剑锋上,压在必须分出胜负的那一剑上。

那一剑的风情,在哪里?那一剑的风情,在雪里。但是雪已止住,一剑无力封喉,一剑竟然沉沦。谭雪把一个奢华的赛点让给了对手,44平,最后一剑,比电光石火慢多了。为什么?因为裁判都看晕了,录像都分辨不清了,鹰眼都接近崩溃了,双方的得分灯同时亮了,进入到裁判漫长的分析研究阶段。谭雪和对手,在等待中期待命运的垂青,这种等待对剑客是痛苦,也很无聊。这也许就是击剑运动胜负理念上的不足,关键时刻需要裁判的干涉决定胜负,人为因素多,不够自然。

裁判却各打五十大板,当了一个老好人,判谁都不得分,继续最后一剑定输赢。天,这一剑不算!裁判不解谭雪那一剑的风情,如此气夺风云的一剑只算作刺中空气,化为无稽之谈,沦为一片荒诞。这要是武侠大师古龙和温瑞安在现场看比赛,早跟裁判急了,有你这么把高手的剑给毁了的吗?西门吹雪和叶孤城更急了,我们俩一高兴比剑决胜负,还要一裁判跟这儿五迷三道决策者?

这一剑无胜负,下一剑请出手。我再说一遍——是电光石火之间,不是电光火石之间,后面那是病句。焦灼等待之后,谭雪的剑气已散,对手哈兰的剑锋正锐,哈兰让过谭雪的突刺,回手一剑,正中要害。中国剑客没有绝尘而去,金牌却已绝情而去,这个哈兰,将中国女佩的梦幻开局无情击碎,将中国剑客十剑领先的巨大优势生生逆转,难道非得请出西门吹雪才能制服神奇的哈兰?

天下有瑞雪,剑坛有谭雪,在白衣胜雪的年代里,也有一剑的伤悲。中国剑客在最后一剑中倒下、或在裁判稀奇古怪的判罚中饮恨的事例已经很多,虽然雪满山中高士卧,但天下有雪的时节,有时也沉冤难雪。

在这个不平之夜,为谭雪奏一曲“天下有雪”,好吗?还有一首歌叫《认真的雪》,不知夙愿未了的谭雪一旦认真起来,能否在她28岁时,还能携剑于伦敦城下,再次慷慨论剑?我相信她——能!因为天下有雪,还未一剑平天下。

尽管谭雪拿到的是银牌,但是她给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比赛。

那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接受她的成绩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8-21 14:59:32 被猪头宝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