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科索沃独立运动得到了美国和欧洲的支持,形成了今天的独立和前南联盟领导人的锒铛入狱。今天的南奥塞梯是否也像当年的科索沃那样,在美国和欧洲插手以后,引发一场类似于科索沃战争的“南奥塞梯战争”呢?我看不排除这种可能,因为我们都清楚美国的目的就是要把水搅浑,自己浑水摸鱼。

科索沃闹独立,这本来这是南联盟内部的事,可是在美国和欧盟插手以后,问题就变得复杂了,而最终的结果也完全实现了美国人的意图。

这次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正面冲突,不排除是美国人为了实现在格鲁吉亚驻军而实施的一次试探性行动,我们不要考虑以萨卡什维利为首的第比利斯政权,他们不过是美国人的傀儡,就像奥运开幕式上的提线木偶一样,让他怎么动,他就怎么动。

科索沃危机则根源于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解体,作为东欧剧变的组成部分,1945年成立的南斯拉夫联邦于1991年迅速解体,原南斯拉夫联邦分裂为5个独立国家。

在南联邦解体过程中,由于领土、财产和利益分割上的矛盾以及原本存在的民族纠纷和宗教冲突,各共和国间和各国内的不同民族间先后发生规模不等的战争,其中最严重的内战发生在波黑境内,并涉及其周边的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1992年3月形成长达三年半以上的全面内战,死亡人数超过25万。直至1995年11月21日,打得精疲力竭的各方才在美国的干预下于美国俄亥俄州的代顿空军基地签署了和平协议。从1998年底起,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开始介入科索沃危机,北约与南联盟的矛盾逐渐成为主要矛盾。

1999年2月6日,在美国和北约的压力下,塞尔维亚和科索沃阿族代表在巴黎附近的朗布依埃举行和平谈判。但是,阿族坚持要最终走向独立,南联盟则不愿看到科索沃事实上的独立和北约部队进驻科索沃这一结果,谈判陷入僵局。3月19日,北约向南联盟发出最后通牒。3月24日,北约发动了对南联盟的空中打击,科索沃战争爆发。

科索沃战争以大规模空袭为作战方式,美国为首的北约凭借占绝对优势的空中力量和高技术武器,对南联盟的军事目标和基础设施进行了连续78天的轰炸。

1999年5月8日,北约战机用导弹悍然袭击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导致3人死亡、多人受伤和馆舍的毁坏,制造了世界外交史上罕见的重大事件,严重侵犯了中国的主权,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

在北约空袭的巨大压力下,南联盟最终软化了立场,6月2日,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接受了“和平协议”,6月10日,北约正式宣布暂停对南联盟的空袭。同一天,联合国安理会以14票赞成、1票(中国)弃权通过了关于政治解决科索沃问题的决议。历时两个半月的科索沃战争至此落下帷幕。

科索沃战争是20世纪末世界格局转型进程中的一个重要的阶段性标志。通过这场战争,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利用北约组织在推进欧洲地区的整合、实现其主导世界新格局的战略目标方面又迈进了一步。

当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联盟进行狂轰滥炸的时候,西方媒体为战争所造的舆论和宣传几乎是铺天盖地。战争过去后,西方的少数媒体终于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以事实揭穿了这场战争中的种种谎言。

法国《人道报》:作为战争导火索的所谓“拉察克大屠杀”,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证据,它只不过是为战争争取支持的一则谎言

北约当初所以发动战争,基本的理由就是科索沃发生了“种族清洗”。法国《人道报》4月15—16日的文章揭露了西方国家一些政要对科索沃受害人数的信口开河:1999年4月,美国国务院宣布50万科索沃阿族人失踪,“人们担心他们已经死了”;一个月后,美国国防部长科恩确认有10万到了服兵役年龄的人失踪,“可能被杀害了”;6月,英国外交部说有万人被害,克林顿也宣称有1万名科索沃人被塞族杀害。从50万到1万,这就是美英官方对于“种族清洗”数字的随意修正。

该报所提供的事实是:1999年9月,一个由西方国家法医组成的小组到科索沃实地考察,结果发现了187具尸体;11月,前南问题国际法庭进行的调查找到了2108具尸体。但是,正如《华盛顿邮报》(2000年3月26日)的文章所指出的,根本不能肯定这些人是死于南联盟的暴行。其中一些人可能参加了战斗,还有一些人可能死于北约的炸弹。这种情况根本说不上是种族灭绝。

看了这么长的文字介绍科索沃战争,可能会有朋友问: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想说的是,民族问题是最容易和人权问题挂钩的,发生在科索沃、南奥塞梯的事情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科索沃战争是美国以支持科索沃的分裂来实现自己的战略意图,在今天的格鲁吉亚,美国人正在以维护一个国家统一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战略意图,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异曲同工吧。

不要以为美国人会放弃遏制中国,存有这种幻想的人和当年乞求与日寇和平共处的人没什么两样,绝不会得到好的结果。在美国人的眼中,他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种族,因为他们是由来自全世界各民族的精英们构成的一个国家,就像是袁隆平先生的杂交水稻一样。但是不要忘了,一个没有悠久历史的国家,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虑,在他们眼中,只有利益,利益高于一切,没有他们不敢想的事,也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所以我们必须要透过他们微笑的面具,看清他们真实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