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类史上最没人性部队揭秘

人类史上最没人性部队揭秘

谁是史上最凶残的“恶魔部队”?

战争,可以说是人类诞生以来最暴力、最残酷的争斗手段。在人类战争的万年历史长河里,有着数支嗜杀成性的“恶魔部队”,这其中被公认为史上最没人性的,就是二战时期的日本731细菌战部队。

当年恐怖的全貌是怎样的?

为什么这一犯下滔天罪行的部队在数十年后才被人们知晓?

什么样的罪恶行径?让日本官员要极力掩盖这支部队的存在?还要妄图一口否认这支恶魔部队的所作所为?

一切真相到底如何?……

20年前,电影《黑太阳731》上映,片中这支恶魔部队丧心病狂的“活体实验”行径,让人至今想起来都头皮发麻。其实在1981年11月,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所著《恶魔的饱食》一书已经在日本出版发行。作者倾尽十多年心力,冒着生命危险采访了原731部队人员,还越洋渡海前往美国,费尽周折挖掘出美国、日本等密不外宣的大量档案资料,并赴中国进行现场查证,彻底揭开了关东军满洲731细菌战部队在中国进行活体实验以及细菌战的恐怖的全貌,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震惊。

毛骨悚然的实验 罪恶滔天的事实

翻开《恶魔的饱食》,731部队令人发指的行径历历在目,很难想象作为高等生物的人类竟然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恐怖片也想像不到的活体实验

中国少年按照命令脱光了上身,躺在解剖台上。这位少年还不知道自己身上即将发生什么事情。然后脱掉他的裤子。…这位少年年龄约为十二三岁。

他们首先把浸透了哥罗仿(麻醉药)的脱脂棉捂在那个躺着的中国少年的嘴和鼻子上进行了全身麻醉。然后再用酒精擦干净少年的身体。

一位资深的雇员从围绕着解剖台的田部班成员中走出来,手握手术刀靠近这个少年,然后他沿着少年的胸腔用手术刀开出了一个Y字型。再用止血钳进行止血,鲜血不停地流出,露出了白色的脂肪,活体解剖便开始了。

“少年并不是‘马鲁太’①……孩子并没有进行什么抗日运动。后来,我才知道解剖他是为了取得一个健康的男少年的心脏。由于这个缘故,这个少年就活活地被解剖了……”,后来,一个原731部队人员回忆当时解剖情境时这样说道。

从这个沉睡的少年身上依次取出肠、胰、肝、肾、胃等各种内脏,分别计量之后把它们丢进了桶里。放在计量器上的内脏还在蠕动,所以指针在摇摆,队员很难看准刻度。接着他们又把丢进桶里的内脏放到一个装有福尔马林液的大玻璃容器里,盖上盖子。沾满少年体液的手术刀闪闪发光。由于雇员熟练的“执刀”,少年的上半身在流血中几乎变得空无一物了。取出的内脏,泡在福尔马林液中,还在不断地抽动,进行着收缩运动。

“喂,还活着呢……”

不知是谁这样说道,这可以再造一个活人。取掉胃,切除肺部之后,中国少年只剩下头部,一个小小的光头。凑班的一个人把它固定在解剖台上,在耳部到鼻子之间,横切了一刀。在剥开头皮之后,开始锯头,头盖骨被锯成三角形之后取了下来,露出了脑子。部队人员用手插入柔软的保护膜,像取豆腐般地把少年的脑子取了出来,又迅速地放入装有福尔马林液的容器中,解剖台上的少年只剩下四肢和一副空躯壳了。到此,解剖结束。

“拿走!”

呆在一旁的人员把装有少年内脏的容器一个个地拿走,而对这个被迫死去的少年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在他们看来,甚至连判刑都不需要。少年只不过是摆在恶魔餐桌上的一块肉而已。队员双手捧着玻璃容器在走廊上一走,由于摇晃,内脏在溶液里不时作响,收缩了起来。由于容器重,生怕摔倒,他们使出全身的力气,捧着它,缓慢地走着……

将要进入青春期的这个中国少年的姓名,恐怕同无数“马鲁太”一样,至今无人知晓,他本人也不会知道自己被活生生地解剖的理由。在被迫短短的假寐状态中,他丧失了一切……

注:①、“马鲁太”系731部队内对在押活体实验用人员的称呼,日语“MARUTA”原意为“圆木”,在这里把人视为任其随意使用的实验材料。一旦被送进了731部队,无论哪国人,都不再称呼人的姓名,而称XX号“马鲁太”了。——译者

以上图文摘自学苑出版社出版《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 第一集》P67~69,第二章 残酷的大检阅——让人产生梦魇的标本之《可以“再造个活人”》

即使是再“限制级”的恐怖片,恐怕也拍不出比这更血腥残忍的景象,对于731部队来说这就是他们所谓“圣战”的一部分,这就是他们口中的“大东亚共荣”。本书也记录原731部队人员的证词。

在这些恶魔的回忆中,当年的“实验”情况又是怎样的?

惨绝人寰的毒气实验

原731部队和516部队人员一致证明,每逢在玻璃小屋里进行实验时,同“马鲁太”一起放进去的还有小鸟、土拨鼠、狗和鸡等动物。根据使用毒气的种类和浓度的不同,“马鲁太”的着装也有所不同。

……

原516部队人员作证说:“和实验室相连接的粗管道中有一个用铁板制的气闸……电风扇一转,气闸一拔,毒气就流进关着‘马鲁太’的小屋里……由于风的压力,每次往外拔气闸都要费很大劲。要拔出这块铁板,必须按照命令行动,还得要快速,通常是由两个士兵一齐用力才能拔出来。……大实验室里安装有一台岛津制作所制作的毒气浓度计,可以测定‘马鲁太’的死亡与毒气浓度相关的数值。”

拔起气闸的同时,站在玻璃实验室外的731部队人员,手里拿着秒表,贴近玻璃,自始至终地观察“马鲁太”的变化情况。这时,16毫米摄影机也跟着转动起来。被绑在台车上的“马鲁太”,吸进了从管道送进来的氰酸气,发出猛兽般的吼叫声,疯狂地扭动着身体。片刻之后,嘴里向外吐着白沫,瞪圆了两只眼睛,把四肢硬直一挺,脑袋立即耷拉下来,这个“马鲁太”就断气了。

“凡是用氰酸气毒死的‘马鲁太’无一例外地呈现出鲜红色……用芥子气毒死的‘马鲁太’,全身都起水泡,皮肉都被烧得烂乎乎的,令人惨不忍睹……通过我们的实验获知‘马鲁太’的生命强度,大致上和鸽子差不多。鸽子死时,‘马鲁太’也断了气。我们整天都进行实验,在731部队一共进行了50多次。”

一位原731部队人员这样作证说道:“母亲个子不高,一头金发,30岁左右;那个女孩最多不过三四岁……两个人穿的都是白色的裙子。我们问,拉她们来这里干什么?回答是:‘部队再不撤退不行了,你们下狠心给处理掉吧。’……于是我们把母女两人架上了台车,没有给她们戴手铐,也没有把她们绑在柱子上,就推进了实验室。看样子,这位母亲已横下了一条心。”

这位人员断断续续地说道:“即将往室内送毒气时,偎依在母亲脚下的那个女孩还抬起头来,从玻璃屋内以好奇的目光环视着四周。母亲用双手静静地按着这颗放射出天真目光的褐色头发的小脑袋。这时,女孩把头贴在母亲的怀里,一动也不动……正在这时,毒气喷射进来了。”

“在玻璃屋里,这位母亲尽力把孩子的头按在地上,拼命用自己矮小的躯体庇护着孩子,然而,不断喷进室内的氰酸毒气像一只魔爪,先夺走了女孩的生命,接着又把这位母亲杀死了。”

“可怜的母女俩人紧紧地靠在一起先后断气了。母亲的手始终放在女儿的头上。真是残酷极了!当时我的工作是……握秒表,测母女咽气的时间……那双放在孩子头上的母亲柔软的手掌……37年后的今天,当时的情景依然浮现在我的眼前,久久不能离去……”

以上图文摘自学苑出版社出版《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 第二集》P53~55,第一章 日本帝国主义的崩溃与731部队的撤退之《37年的守灵》

在这样没有人性的部队面前,伟大的母爱竟然也显得如此悲壮和无助,即使对于幸存者来说,也被这挥之不去的梦魇纠缠不休。本书采访了受731部队散播鼠疫迫害的无辜老百姓。

这一只只被“改造”过的小老鼠带来了什么样的灭顶之灾?

杀人于无形的鼠疫

“我们后二道沟住着50户人家。有39户人家感染上鼠疫而死亡。村子里最早死的人叫张颜延。在中国,谁家里有事,大家都去帮忙,我的小叔也去帮忙处理张家的丧事。当时他二十四五岁,身强力壮,办完丧事回家就不舒服,两天内大腿根长了脓肿,痛得无法走路,两天后就死去了。接着祖父和他的弟弟、姐姐、父亲,我弟弟、婶子和婶子的弟弟先后都死了。有时,一天中两个亲人死去,大家处于极其悲惨的状况之中。一想起当时的情景,心中就难过极了——眼巴巴地看着亲人相继死去,却束手无策。我姐姐脖子周围长了脓肿,越来越大,为了防止感染的危险,把她放在一间小仓库里进行隔离,眼睁睁地看者她痛苦万分却不能给她任何帮助。弟弟在感染后一天就死掉,连句话也没留下。奶奶活下来了,她总要到亲人的坟前去哭泣。”

“鼠疫流行时,我家周围出现了许多黄色的老鼠。用木棒敲打老鼠皮,跳蚤就直往下掉。正当我们在死亡的深渊里进行挣扎的时候,中国人民政府派来了救护队。”

“救护队身穿上下连在一起的白色防护服,戴着头巾、防尘眼镜、胶皮手套、口罩等,穿着胶皮长统靴,进行全身防护。作为紧急措施,封锁了流行病地区,进行了消毒,还给居民打预防针。”

“我的一家19口人,被救护队从死亡线上救出了7口”……

以上图文摘自学苑出版社出版《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 第三集》P109~110,第四章 梦魇般的证词之《鼠疫祸害的村庄》。

恶魔部队阴魂不散

对于这样丧失人性的日本部队来说,他们的所谓“武士道精神”中不存在失败这个词语。当他们意识到末日将近的时候,不仅没有丝毫收手之意,反倒变本加厉的开始布置在中国细菌战的“后续工作”,给中国人民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抗战胜利63年来,日本部队遗留在中国境内的化学武器成为了危害中国人民生命安全的重大隐患。

日本在战争期间共生产了约7,000吨化学武器,主要为芥子气和刘易士毒气。自1945年以来,日军遗留的化学武器已造成人员伤害事件上千起,受害者已超过2,000人。

截至今年,中国已有14个省(区)60个地点发现了当年侵华日军遗弃的化学武器。

1945年7月下旬,反法西斯战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当时,731部队监狱里还押着400~500名中国人。为了灭迹,731部队根据日本关东军的命令,于8月9日,开启毒气开关,在押人员全部被毒死。日本侵略者临逃前,还没有停止对中国人民的残害。他们放出大量饱菌鼠和跳蚤,四散的染有鼠疫菌的黄鼠,经过冬眠,到1946年秋,在义发源、后二道沟、东井子等村屯,引起鼠疫传播。造成了大批无辜人民的死亡。

1997年正式生效的《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规定,日本有义务在2007年4月前彻底销毁所有遗弃在华化学武器,但日本处理这一问题的效果“很不理想”。日方履行公约不力,9年未销毁一枚化学武器。

2003年8月4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北疆花园小区一处正在施工的工地上,挖掘机挖出了5个锈迹斑斑的金属桶,其中一个金属桶因为挖掘机碰撞而损坏,桶内的液体溅到了司机身上。在随后的十几个小时内,这5个装有化学毒气的金属桶却引发了齐齐哈尔市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化学毒气伤人事件。

2003年8月6日,包括外交部、国防部、解放军总参谋部的领导及防化专家抵达齐齐哈尔。经过技术分析,专家组一致认定:诱发本次事故的5个金属桶为日本侵华战争期间遗弃在华的化学武器,其中装有的不明化学物品为芥子气。

仅从2001年至2003年,齐齐哈尔市共发现侵华日军遗弃的炮弹775枚,毒气弹28枚。

仅从2003年至2005年,中国就发生了4起日本遗弃化学武器伤人事件,造成49名中国居民中毒,其中一人死亡。

……..

真相不会永远被掩盖

我执笔创作《恶魔的饱食》的真正意图,并非仅仅暴露侵略军的残酷性,并揭发其罪行本身,而是要把真相传给不了解战争的下一代人,以防止日本人重蹈覆辙。我相信这就是战争体验者的义务。

——森村诚一

真相不会永远被掩盖。《恶魔的饱食》这部著作的发行量一度超过了180万册,成为经久不衰的畅销书。而后,作者在征求了包括原731部队人员在内的广泛意见之后,又在日本国内、美国和中国做了进一步的深入采访,对原著进行了较大的删改和重要补充,出版了三卷本的新版《恶魔的饱食——日本细菌战部队揭秘》。在此期间,日本国内理解、支持作者的人不少,不理解、反感甚至憎恨他的人多,但他锲而不舍地完成了这部令世界震撼的纪实作品。

2008年3月,全三卷《恶魔的饱食》中译本由学苑出版社出版,并将免费赠送给一些学校的图书馆、纪念馆、抗战遗址等机构。

这支恶魔部队是怎样诞生的?

日本军国主义是怎样掩饰这支部队犯下的滔天罪行的?

哪几个同盟国竟然垂涎于这支部队的“研究成果”?

解密的美国档案中,隐藏着怎样的当年细菌战情报交易内幕?

本书作者森村诚一受到了怎样的迫害?

笔砚耕网站将继续披露真相,还历史本来面目。

经过中国历史学家多年研究考证、计算得出,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共3500多万人

谨以此文,纪念8•15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63周年,悼念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中国军民。

(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