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扁承认海外帐户 民进党主管哑口无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民进党很难摆脱陈水扁的噩梦。

中评社台北8月15日电(记者 邹丽泳分析报导)陈水扁家族海外洗钱风暴扩大。扁直到即将东窗事发,才仓卒交代部分选举经费汇往海外,不单是他个人信用的完全破产,他再也无法用简单化的司法打压或政治操作,来合理化千丝万缕、不清不楚的五鬼搬运。

陈水扁昨天傍晚召开记者会坦承,妻子吴淑珍将部分选举经费汇往海外之后,党中央气氛异常低迷,党务主管第一时间都不愿对外发表看法,晚间近十时才透过新闻稿发表声明。

多次选举都力挺陈水扁人士,难掩愤怒口吻说“代志大条了(问题大了),如果真的把钱汇往海外,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可见原本对陈水扁操守有信心的支持者,不仅信心动摇,情绪也转为愤怒。

陈水扁坦承未据实申报四次选举经费,也说吴淑珍隐瞒他将选举经费汇往海外,直至今年初才得知此事。外界想知道的是,既然今年初已知此事,为何保持缄默?为何等到国民党“立委”洪秀柱爆料,纸包不住火之际才被迫承认?还有没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钱在海外帐户?陈水扁本人难道诚如他自己都是事后知情?一连串问号,等着陈水扁给答案。

尤其,扁在自身清白都无法厘清之时,将矛头对准了马萧竞选经费申报不实,也说,宋楚瑜在兴票案发生时,将3.8亿元汇到海外,也指李登辉在新瑞都案时利用人头汇了10亿左右到境外,更提到宿敌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在境外有投资置产,把台面上的政坛人物全部拖下水,想打一场政治泥巴战。

如果今天陈水扁是冰清玉洁,打泥巴战可能还有效果,一旦本身或家人已经行为不端,有何资格再用政治手段去质疑别人?8年前人民给民进党执政机会,8年后人民收回这项权力,正是陈水扁家族有太多厘不清金钱纠葛,这次陈水扁得好好向“国人”说明清楚,否则民进党很难摆脱陈水扁的噩梦。


扁家流亡海外计划 被马绳紧紧套住

陈水扁慌了,他知道自己海外帐户的事已经被马绳紧紧套住,他开记者会把责任全部推给坐在轮椅上,如风中之烛的妻子吴淑珍,想要再最后一搏。

中评社台北8月15日电(记者 林淑玲分析报导)本周三《壹周刊》爆出扁家藉媳妇黄睿靓名义将钱洗到海外,隔日蓝委洪秀柱跟进出示黄睿靓瑞士户头疑似洗钱遭冻结的资料,台湾“外交部”随即坦承收到瑞士政府发函要求配合调查。这时候,陈水扁慌了,他知道自己海外帐户的事已经被马绳紧紧套住,他开记者会把责任全部推给坐在轮椅上,如风中之烛的妻子吴淑珍,想要再最后一搏。

陈水扁昨天的记者会,闪过所有关键问题,多少钱?放在哪里?一律不给答案。爬梳这两天所曝光的案情,《壹周刊》报导扁家以黄睿靓之名汇到美国新台币3亿元,与洪秀柱爆料的瑞士帐户3千万美金,即新台币9亿元,基本上是两个案子。从这一点来看,扁家的海外帐户,必然不止已曝光的美国、瑞士、新加坡,可能还包括扁家人常去,也有亲友定居的日本。

银行开户、买房子都需要当事人签字,扁家子女过去几年不时前往美国、日本、欧洲等地度假,有时来去匆匆几天就回来,国民党“立委”邱毅等人一再揭发扁家子女前往海外开户、洗钱,府方坚持否认,还要告人。如今一一证实,这些应该都是千真万确。《壹周刊》引述检调人士透露,扁隐藏的钱至少新台币数十亿元,也有人估算有上百亿,这两天爆出来的二条线,应该只是冰山一角。

对照起来,只要是扁家开立海外帐户,洗钱的国家,扁都会派绿营自己的人去担任代表,方便招呼,以确保其忠诚度和配合度。所以,扁任内包括美国、日本、瑞士、新加坡代表,都是纯绿人士担任。以美国为例,扁家在美开立帐户,存入巨款一事,相信美官方应该早就掌握,美国前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今年一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美国不会协助陈水扁流亡”,就已透露出很多玄机。

扁家能在几年之内,将至少数十亿元巨款洗到海外,为避免消息走漏,必须有很多人、在很多关卡配合。陈水扁昨天推说是吴淑珍做的,他直到今年初才知情,百分之百是谎言。协助扁家洗钱者,除了提供人头帐户的人,必然包括扁政府的政务官或公务员在内。扁靠着权力的操作,海外洗钱案在他任内才没有曝光。扁如果以为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坐上轮椅上的妻子,就没事他就错了。一旦办到底,所有的帐户、金额都会跑出来,包括有哪些人协助扁家洗钱,也逃不掉。

至于扁家巨款的来源,也不可能只有选举结余款那么单纯,扁昨日记者会的说法,就像他之前掩饰“国务机要费”的贪渎一样,总是把台湾人民想得太笨。从扁家急着将巨款搬到海外,即可证明,扁家根本已经在做流亡海外做准备,一旦状况不好,儿子、女儿就全部撤到海外,扁珍也不排除走人。选前,扁还装腔作势要到高雄买房子,搬到高雄住,又是一桩欺骗南台湾人民感情的骗局。

去年民进党“总统”党内初选时,扁一直把手伸进去,要让苏贞昌取得提名,因为他知道,他这些不堪闻问的贪渎案,在政权转移后一定会爆发。果然,马英九上任后,绿营人马一清除,该跑出来的资料都跑出来了。到昨天,扁发现马绳套上了他的脖子,他只好先承认一部分,再想其他解套的法子。但这些都已经太晚了。

陈水扁夫妻、儿子陈致中、媳妇黄睿靓、女婿赵建铭如今全部在深陷贪渎、洗钱旋涡。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务机要费案”,陈幸妤、陈致中姊弟也都拿了发票报销,陈瑞仁检察官没有起诉,放了他们一马,未来重启侦办,扁家一门六口都可能成为被告。


选举剩款?公用?陈水扁为何汇出而不捐民进党

中评社香港8月15日电/联合报今天发表署名文章指出,很多人看陈水扁的作为,多认为他当“总统”的时间比较少,当“总统”候选人的时间比较多。不过我认为,陈水扁当被告的时间最多,被告的任期比他“总统”任期还长。所以要解析陈水扁的种种作为、说词,不要从他“总统”或者前“总统”的身分着眼,而应该以被告的角度来看。

文章说,无论是台开案、SOGO案,或者“国务机要费案”,如果从“总统”的角度来看陈水扁的辩词,总会觉得他说的话实在离谱得听不下去。但是,如果从陈水扁被告的角度看,就合情合理。

因为,当被告有个特权,就是有特大的自由可以随便说话,全力为自己辩护,而且在遇到不利自己的东西,自己又解释不清楚的时候,还可以选择不说,或者说谎。

昨天傍晚,陈水扁再度把他被告的角色扮演得淋漓尽致,不但把他个人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而且还不怀好意的把台湾政坛几位大人物也拖下水,用来表明天下乌鸦一般黑。陈水扁这种作法,让人看不下去,非得要说上几句,以免天下人,特别是特侦组的检察官们,受到不当影响。

陈水扁在昨天记者会中说,这些海外汇款是吴淑珍私自弄的,他不知道。问题是,这些汇款的金额不是三两百万,而是十亿,吴淑珍怎么瞒得住他?况且,这些汇款的帐户,用的是陈致中、黄睿靓,即便是吴淑珍想瞒陈水扁,陈致中夫妇难道也会瞒陈水扁?万一陈致中夫妇真的也刻意要瞒陈水扁,那么这笔汇款的来源、汇款目的就有见不得人的疑问了。

至于汇款的目的,陈水扁解释说,吴淑珍是为了他卸任“总统”之后的“公用”才汇出的,但是,如果为了公用,就表示可以光明正大的用,何必用自己儿子陈致中、媳妇黄睿靓的名义开户,而且还用近似违法洗钱的方式,把这些钱从台湾、新加坡、瑞士、美国汇来汇去?

最关键的是,陈水扁说,这些汇到他儿媳海外帐户的巨款,不是什么非法所得,而是选举剩余款。那我要质问陈水扁:今年民进党财政困难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把钱捐给民进党公用?所以我高度怀疑,这根本不是什么选举剩余款。

至于陈水扁最后说的,他绝对清白,愿接受调查云云,参以他过去在“国务机要费案”侦审期间的种种阻挠侦审行为,大家就当耳边风听听,不能当真。


陈水扁说谎成性 夜路走多碰到鬼

中评社台北8月15日电(记者 康子仁分析报导)本周三出刊的《壹周刊》爆料,吴淑珍透过媳妇黄睿靓,把新台币3亿元汇到美国后,国民党“立委”洪秀柱昨天再爆,黄睿靓是在瑞士开户而非美国,且汇入的金额总高达3千多万元美金,折合台币九亿多元。台湾的“外交部”和“法务部”都已经证实却有此事,“外交部”也透露,洪秀柱所言不假。

光看陈水扁的反应就可以知道,洪秀柱的爆料,已经打到他的痛处。本周三《壹周刊》的报导,陈水扁是透过律师发表声明否认,吊诡的是,没有提到要提出控告,似乎可以证明陈水扁自己心虚。洪秀柱提出的资料有凭有据,眼见纸包不住火,陈水扁自知难逃舆论追逐,选择开记者会自说自话,拿妻子吴淑珍当挡箭牌,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切割。

观察这一系列动作,是标准的陈水扁危机处理模式,在危机出现时,先是漫天扯谎、一概否认,等到证据出现时,就开始打悲情牌,宁愿选择承认犯行轻微的竞选经费申报不实,来掩饰贪污腐败的恶行。更可悲的是,陈水扁选择壮士断腕切割的对象,从陈哲男和马永成一直到柯承亨与邱义仁,现在已经变成枕边人吴淑珍,一贯的说法都是“别人所为,我不知情”。

仔细分析陈水扁的说法,把这笔巨款推说是4次选举的结余款,还扯到李登辉有新台币10亿多,宋楚瑜也有3亿多汇到外国,刻意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提实际金额有多少,以及到底汇往哪个国家。

仔细计算陈水扁选举的补助款,2次“总统”大选,2000年获得497万票,2004年拿到647万票,以每票新台币50元计算,大约新台币5.7亿左右。如果再加上两次台北市长选举合计拿到将近新台币4千万,4次选举到手的补助款最多6亿1千万,和黄睿靓户头超过新台币9亿元巨款相比,数目根本兜不起来。

令人质疑的是,黄睿靓帐户中的巨款,就是从新加坡瑞士信贷汇出,而当初巴纽案3000万美金,正是汇到这家银行,更何况,在巴纽案中间人金纪玖卷款逃之后,黄睿靓的帐户就从新加坡瑞士信贷银行汇来巨款,种种的巧合很难让人不产生联想。

如果看巴纽案爆发之后陈水扁的反应,恐怕更加启人疑窦。2006年底,在“外交部”人员的看管下,金纪玖在新加坡脱逃,黄志芳要求邱义仁协助找人,邱义仁竟然还笑嘻嘻的说“应该没问题”。面对邱义仁捅出的漏子,陈水扁不仅视若无睹,甚至还把揭发此案的黄志芳视为“叛徒”。巴纽案爆发时,外界就认为陈水扁难脱干系,只是苦于找不到具体证据,但是对照陈水扁的反应,以及疑似当初巴纽案凭空消失的巨额款项,出现在黄睿靓的帐户当中,似乎为外界的质疑找到有力佐证。

即使陈水扁这次所言为真,恐怕也对不起10多年来一起打拼的同志。蔡英文接掌的民进党负债累累,积欠债务至少新台币1、2亿元。自称为三级贫户之子的陈水扁,从1994到2004年,短短十年之间,光凭4次选举就捞了新台币10亿元,更别提8年执政当中,还有多少藏污纳垢的贪污腐败,夜路走多的陈水扁,这回恐怕难逃法律制裁。


陈致中夫妇“无业” 9亿从哪来?

中评社香港8月15日电/陈水扁媳妇黄睿靓在瑞士有海外密帐四个户头,流通金额高达九点三亿元;目前没有工作的陈致中、黄睿靓夫妇怎可能拥有这样的巨款?

退一步讲,若这笔钱是扁家的钱,以扁当“总统”一个月约四十二万元左右的薪水,一年“国务机要费”约五千万元,八年下来不吃不喝还不到五亿元,陈致中夫妇九亿多元的巨款到底从何而来,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联合报指出,对照陈水扁在“总统”任内,二○○七年汇款往新加坡的巴纽十亿元巨款,时间点与扁媳汇款海外的时间接近,这其中是否真有关连,让外界产生极大疑问。

这一回“立委”洪秀柱再爆料,目标直指陈致中和黄睿靓夫妇,洪秀柱出示的瑞士司法部门文件,成为强有力的证据,逼着陈水扁在昨天下午不得不出面开记者会,但扁言词闪烁,留下许多谜团,陈水扁一家也陷入前所未有的政治风暴中。


马英九:陈水扁瑞士帐户 并非全是竞选经费

中评社巴拉圭8月14日电(记者 倪鸿祥随行采访)陈水扁对外坦承太太吴淑珍曾经把他近4次选举的剩余款汇到海外,但他完全不知情,扁也反向质疑马英九的竞选经费有短报。在巴拉圭访问的马英九表示,有关竞选经费申报全都据实申报,陈水扁涉嫌在瑞士的洗钱帐户,不一定都是竞选经费;陈水扁故意扯到这问题上。

至于陈水扁不论是在“国务机要费案”或是海外帐户等问题,都把马英九扯进来;马英九无奈的回答,这问题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大家都懂。马英九在记者会后还用台语补“看就知道”。

马英九于巴拉圭时间8月14日下午5时30分(台北时间15日凌晨5时30分)在他下榻的行馆帆船俱乐部旅馆对外召开记者会,除说明此次出访目的外,也就陈水扁在瑞士的帐户曝光,瑞士联邦司法部发函台湾“外交部”,请求国际司法协助调查一事发表谈话。

有关陈水扁是否有涉及海外洗钱的问题,马英九表示,他刚才问了“外交部”,证实确有来自瑞士的司法请求 “外交部”也转给有关机关,这案子基本上涉及到洗钱的话,它就是涉嫌犯罪的案子,到底真相如何?不是由涉嫌人来确定案件的方向,而是应由司法部门来确认。

马英九表示,陈水扁的瑞士帐户到底真相如何?还有待进一步的司法调查,他觉得这才是关键,至于其他可能涉嫌的人所发表的意见,只是个人意见,到底真相如何?这钱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这才是关键。

有关陈水扁质疑马英九的竞选经费有短报的问题,马英九表示,每次选举都会按照“中选会”的依据,据实申报,陈水扁的瑞士帐户,到底是否跟选举有关?他也不知道。

马英九表示,陈水扁故意扯到竞选经费的问题上来了,他本来以为他不需要讲这么清楚。

至于陈水扁还一并质疑2004年连宋竞选经费也有短报的问题,马英九强调,有关竞选经费申报,相关部门都据实申报,到目前为止,他所了解的都这样, 陈水扁涉嫌瑞士洗钱案,关键不一定是竞选经费。


幕后:扁坦承做错事记者会 律师落荒而逃

中评社台北8月15日电(记者 黄惠玟分析报导)才说要背起“台湾历史十字架”的陈水扁昨天下午坦承自己做了“法律不许可的事”,竞选经费申报不实,也终于说出吴淑珍确实有将竞选经费的剩余款汇到外国。然而,这场记者会的重点在扁向民众道歉后,承认有海外帐户后,反而留下更多的问题,没有解答,让现场记者气得大骂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天《壹周刊》才刊出扁利用媳妇黄睿靓的海外帐户,将3亿元汇到美国的银行,没想到,昨天上午马上被国民党“立委”洪秀柱捉到黄睿靓在瑞士美林银行的帐户资料,及成立海外公司汇款的金流资料,还宣称资料来源就是瑞士的联邦司法部,也正式揭开扁家人贪腐的续集。

没想到,由扁亲自召开的记者会,却只解答“有”海外帐户,“有”把钱汇出去,钱的来源是“竞选时的剩余款”,至于多少个海外帐户?以谁为名的帐户?何时开户?在哪里开户?汇出金额有多少?有没有成立海外公司?钱的用途到底是什么?有没有转投资?未来钱会不会再汇回来?汇回来后如何用在公共用途上?等等问题完全没有说明。

扁自己只念完自己的稿子后,就在律师主持下离开,当时,律师为了安抚记者强调,一定会解答记者的问题,没想到,当记者把所有的疑点和问题要求律师回答时,律师的回答竟是,“不清楚”、‘总统’没告诉我”、“这部分可能日后会再说明”、“‘总统’可能不清楚,应该问吴淑珍夫人可能更清楚”等等。

现场近三十多位记者听到回答简直气到发狂,甚至有记者反批律师说,“请问,那召开这场记者会的用意到底在哪?”、“既然决定召开记者会,为什么不把事情先搞清楚?”、“请问,这场记者会的重点在哪?就坦诚申报不实,和向‘国人’道歉?”

帮扁主持记者会的律师李胜琛面对现场记者的追问,因为一问三不知,实在招架不住,最后,只好不顾记者的发问,丢下麦克风就走人,还被电子媒体追着跑,最后是负责安全的警卫出面挡人,才化解一场媒体追人可能会引起的冲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