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选手砍柴练跑步 阿富汗姑娘训练时躲炸弹

足10人的国家代表队入场的时候,他们同样赢得了欢呼。相比之下,身处逆境或囊中羞涩的国家、民族和他们的奥运选手所体现出的奥运精神更令人敬佩。






为看女儿比赛,母亲到处借电视


8月9日,非洲国家索马里的《索马里新闻报》为人们讲述了一个感人的故事。故事的内容是,正当索马里女子200米短跑参赛选手萨米娅?优素福?奥马尔在北京征战奥运时,住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郊外的她母亲和6个兄弟姐妹正在四处托人帮忙,准备向朋友借一台电视机,来关注萨米娅的比赛,这是他们最大的愿望了。萨米娅也想让父亲看到她的比赛,但她的父亲在2006年死于火箭弹袭击。萨米娅是东非之角索马里参加奥运会的仅有的两名运动员之一,另一名运动员是参加男子5000米长跑的阿卜迪纳赛尔?赛义德?易卜拉欣。对于这个仍处在动荡中的国家,能够选出运动员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些天,萨米娅全身心地投入训练,虽然瘦小,再苦的训练她也不觉得什么。在家里时,她天亮前3个小时就起床了,跑步上山砍柴、割草,然后做饭,操持家务。别人的技术是在跑道上练出来的,而萨米娅的跑道就是一条条崎岖不平的山路。


同一天,离索马里十分遥远的巴勒斯坦也在关注着自己的奥运选手。巴勒斯坦《天天报》介绍了参加北京奥运会的4名运动员的备战情况,这4名运动员分别是纳迪尔?马斯里(5000米和10000米长跑)、女运动员格迪尔?格卢夫(100米短跑)、哈姆扎?阿卜杜(100米自由泳)、女选手扎卡亚?纳斯尔(50米自由泳)。根据奥运会严格的体育标准,他们都没有达到报名的最低成绩要求,但国际奥委会根据照顾新成员的条例规则,给他们参加奥运会的特别许可。对他们而言,能够出现在北京奥运会赛场上就是一个成就和骄傲。由于各种原因,巴勒斯坦属于体育弱国。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巴勒斯坦首次象征性地升起国旗,但没有能够派出运动员。2000年悉尼奥运会,两名巴勒斯坦运动员的身影出现在赛场上。2004年雅典奥运会,他们派出了3名运动员。这次的4名运动员,分别来自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天天报》评论说,他们是“为荣誉而战,即使不能取得好成绩,我们也会把鲜花和掌声送给他们,因为通过他们,我们表达了对奥运精神和理念的尊崇与敬重”。


向世界展示阿富汗人不屈的精神


“这些都是勇敢坚强的孩子,他们能代表阿富汗参加奥运会已经是一种胜利”,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居民扎比通过电视转播看到阿富汗体育代表团步入“鸟巢”奥运主体育场时如是说。的确,4名选手来自至今仍受自杀式爆炸袭击和路边炸弹袭击威胁的阿富汗。作为4名运动员中的唯一女性参赛者,卢比娜?穆齐姆亚尔有着生活在和平国度的人们难以想象的经历。


卢比娜是个刚满19岁的阿富汗姑娘,将参加本届奥运会的女子100米短跑比赛。她参加过雅典奥运会,说来也是“两朝奥运元老”了。此前,卢比娜代表阿富汗参加过多次国际性赛事,而这却是她第一次来到中国。对于能来参加北京奥运会,卢比娜感到既高兴又兴奋。抵达北京的当天,她和队友们不顾旅途的辛劳就开始游览北京,还逛了逛名扬天下的秀水市场。她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的官员、工作人员还有志愿者们看起来都很亲切,服务十分周到,食物也非常丰盛。作为一个亚洲人,我真为中国感到骄傲。”


阿富汗人很早就必须担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年仅19岁的卢比娜已在一家银行工作。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和多数阿富汗运动员一样,她没有固定的训练场地,也没有专业的塑胶跑道。她只是在家附近的地方找了块水泥地,每周抽出3天时间在上班之余练习跑步。“在水泥地上跑步冲击大,很容易受伤”,卢比娜说,“我知道长期如此对自己的骨骼损伤很大。然而,在阿富汗别无选择……如果能够与其他国家运动员一样得到良好的训练与有力的资金支持,阿富汗运动员一样能取得好成绩”。据卢比娜说,这几年参与体育锻炼的阿富汗妇女逐渐多了起来。过去,她总是一个人练习,身边的人总用异样的目光看她,如今渐渐地有一些姐妹们陪着她跑、跟她比赛。


卢比娜只是阿富汗众多被各种爆炸威胁,为贫困所迫但却坚持自己理想,坚持体育之路的运动员的缩影。在喀布尔郊外的卡尔加湖,人们会发现阿富汗跆拳道选手巴哈维和他的队友们从凌晨4点开始绕着宽广的湖边慢跑热身。他们会争取在8点30分之前结束,返回各自工作岗位———因为阿富汗人都知道早上9点前后,是爆炸的高发时段,反政府武装分子总会选择这个上班的高峰期发动袭击。但正如阿富汗夺牌的希望巴哈维所说的那样,“阿富汗历经30多年战火开始重建,没有人认为阿富汗人能在奥运会上有何作为,我会代表阿富汗向世界证明,向世界展示阿富汗人不屈的精神。”


没有尼泊尔人的奥运热情,队员们根本上不了飞机


8月8日的晚上,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接到的电话之多难以统计,所有电话都是尼泊尔人打来的,他们看到奥运开幕式后,激动、兴奋的心情难以抑制,纷纷向大使馆人员表示祝贺。然而,不为人知的一件事是,在205个参加北京奥运会的国家和地区中,尼泊尔差一点就失去了参加奥运会的机会。直到队员们在尼泊尔机场登上飞往中国航班的最后一刻,还有很多人在现场阻拦。如果不是奥运会,如果不是在中国举办奥运会,尼泊尔的队员们根本无法登机离开。


在尼泊尔,体育事业并不发达。政府有一个教育体育部,它下面有一个体育委员会,该委员会下辖各单项运动俱乐部。由于尼泊尔的国民经济实力在亚洲始终排在最后几名,因此,体育事业受到很大影响。它的体育设施基本来自国际援助特别是中国的援助。参加国际比赛的费用也是来自国际体育组织。在尼泊尔,也许是宗教原因,体育文化基础薄弱,没有全民性的运动热潮。正因为如此,尼泊尔的运动员全都是业余的,为了不影响上班上学,他们每天早上6点到8点,下午5点半到7点进行体育锻炼。奥运选手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几个月来始终在印度备战奥运。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在尼泊尔国内基本没有可供运动员备战奥运的练习场地。


尽管国内的体育现状令人忧虑,但尼泊尔人对这次北京奥运会却非常热衷。在距离奥运开幕100天的时候,中尼双方想搞一个大型庆祝活动,但当时也是“藏独”势力闹得正凶的时候。中方提出了安全方面的担心。一位尼泊尔政治人物说,“我们尼泊尔不可能办奥运会,但我们和中国一直是友好邻国,中国人办奥运会就是我们尼泊尔人办奥运会。这是我们尼泊尔人搞的庆祝活动,有人敢闹就别想在这里待下去”。结果,活动当天有1万多尼泊尔人走上街头庆祝,嚣张一时的“藏独”分子连面都没敢露。此后,尼泊尔的奥运之路又出波折,分别被两个政党控制的教育体育部和体育委员会都说要代表尼泊尔出席北京奥运会。对此,尼泊尔的各大主要报纸天天对此事进行报道,所有人都说不能影响参加北京奥运会。两派的斗争一直持续到机场,但最终还是在国人的强大压力和相关人士的调解下得到解决。尼泊尔人为此兴高采烈。当地电视台经济状况十分紧张,但仍咬牙拿出一笔钱买奥运会转播权。就在使馆接到的祝贺奥运会开幕式成功的电话中,还有当地人要使馆人员小心,说看到几名藏人在某西方使馆门前聚集,并和该使馆人员商量着什么。他说之所以把这个消息说出来,是因为“藏独”分子现在闹事是对奥运的亵渎,是尼泊尔人不答应的。


“奥运感动”往往来自“弱者”


奥运会的开幕吸引着世界的目光,但现实是全球的“媒体声浪”基本被西方主导着。人们往往听不到那些来自“后排”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发出的对中国的祝福往往更真切、更单纯。例如,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金沙萨潜力报》8月8日称,在未来的16天里,“整个世界都将随着北京奥运的节奏起舞”。突尼斯新闻社8月7日则发表了《非洲的奥运平均分数线》一文,该文称,自1960年非洲大规模参加奥运会以来,一共获得奖牌189块,其中金牌51块,分布于11个项目,平均每届获奖牌17块,而这个数字也将成为非洲的奥运平均分数线,此次北京奥运,非洲各国应该努力拼搏,力争获得比这一平均分更好的成绩。毛里求斯《路易港快报》的文章说,奥运开幕式的成功是对各方质疑的最有力回击,通过举办奥运,北京不但赢得世界级威信,而且大手笔地投入也将使城市基础设施长远受益。塞内加尔通讯社8月8日发表了对1988年汉城奥运会800米跑选手谢赫?迪迪亚?博耶的采访,博耶认为,积极参与奥运对每个运动员而言都是“终身难忘的宝贵经验”,每个运动员不论成绩如何,都应把自己视作本民族的形象大使,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每个运动员都不应浪费北京奥运这样充分表现自己和国家形象的良机”。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张胜军教授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次奥运会应该算是中小国家参加最多的一次奥运会。诸多中小国家的踊跃参与,才真正体现了“奥运是国际大家庭”的理念,也反映了国家间相互平等、相互尊重的奥林匹克精神。对于一些中小国家来说,参与奥运,或许目的并不是在于争夺金牌,甚至对于一些国家来说,夺取奖牌的可能性都很小。但是,对国际社会而言,他们积极参与的象征意义更大。


张胜军认为,那么多中小国家来北京,也是出于中国本身巨大的吸引力。无论是北京举办奥运,还是开幕式盛大的场面,最受震撼、最受鼓舞、最受感染的其实不是发达国家,而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那些国力较弱的中小国家。相比之下,发达国家对中国有更多的了解,对高科技、炫丽场面、奖牌争夺等与奥运相关的事宜,已经有一定的心理预期。但是,对于中小国家而言,与中国接触很少,中国是一个遥远的国度,印象中也是一个相对落后、与自己同处一个阵营的国家。他们对北京奥运没有嫉妒之心,也没有其他杂念,参与奥运会就是想知道,一个心目中还不算发达的中国,到底是怎样办奥运会的。开幕式的事实证明,中小国家一定能从中得到许多激励。


张胜军说,中小国家克服重重困难来到北京,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一直以来所表达的宽容、开放、和平的理念。中国外交没有像西方那样,给中小国家以一种盛气凌人、高人一等的感觉,而是像开幕式中所表演的那样,追求“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平等胸怀,这使中小国家对中国有强烈的依靠感,相信参与北京奥运一定会赢得相应的尊重,也一定能享受到“兄弟之爱”。(本报记者 王亮亮王文本报驻埃及、尼泊尔、阿富汗、加拿大特派特约记者 黄培昭 郝莉 王亨亦 陶短房) (来源:环球时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