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1


一匹快马一直奔进野猪湖村的会场,通讯兵小吴勒住战马,从马背上下来。

罗忠惊讶地:“小吴!”

“罗指导员!”小吴又转向饶平泰,凑近他耳根,“秦书记要你带上两个女兵立即赶赴青龙岗!”

饶平泰对罗忠说:“老罗!任务紧迫,看来我得带柳青、汪梅马上先回塘口,这里的事由你收尾。”

站在边上听到这话的黑牛迅速离去。

“你放心走吧!” 罗忠说。

饶平泰在找柳青、汪梅说话,随后两人跟着饶平泰紧急离开会场。

他们走到村边小树林,饶平泰问小吴:“公函呢?”

“出发时,秦书记没给我什么公函呀?”通讯兵小吴回答。

饶平泰自言自语地说:“每次有任务只要不是面对面都会有公函的,莫非这次——”他拉住小吴,“会不会他忘记给或者你把公函搁到什么地方,忘记带来?”

“饶大队长,你可别冤枉我呀!秦书记做事一贯精细,决不会出这样的失误。依我看,这任务一定是高度机密!”通讯兵小吴说。

站在一旁的柳青点点头说:“大队长,小吴说得有道理。”

汪梅的一双大眼睛一转:“我看这次的任务还真不简单呢!大队长,我们快走吧!”

忽然黑牛跑上来,带来一包用干荷叶包裹的腊野猪肉,递到小吴手上说:“罗指导员说,这是大家的一点心意,请你带回去让县委领导们尝尝。”

“那就谢谢你们啊!饶大队长,我先走一步,你们一定要尽快赶到青龙岗。”小吴说罢策马而去。

从野猪湖到塘口少说也有二十多里路。只因心里惦记着任务,饶平泰、柳青急步走在前头。

汪梅被落在后面,着急地喊“你们不管我啦?”

饶平泰只顾往前走,柳青停下来等汪梅。

柳青、汪梅对视一笑,跑步朝前赶。

大约走了两个多小时,饶平泰首先到达游击队驻地。迅速收拾好随身携带的东西后他站在驻地前张望了一会,接着又从袋中掏出那个记事本,这记事本突然引发了他的一阵思考:“会不会是营救被俘的那两位同志?”

不一会,柳青、汪梅也回到驻地。柳青、汪梅喊:“大队长,我们来了!”

司务长捏着几块锅巴跑过来,大声说:“饶大队长,你们既然不吃晚饭,就先吃了这点锅巴再上路!”

“大队长,我还真饿了呢!”汪梅说。

“好吧,那就吃了再走!”饶平泰说。

司务长老曹看着狼吞虎咽的汪梅,说:“你们慢慢吃,吃饱了再走!不急,我去给你们把马牵过来!”

三人大口大口啃着锅巴。

天边斜挂着一轮给人暖感的冬日。

在郊野大道上,三匹快马在驰进。哒哒的马蹄声由大渐小,终于消失在茫茫的旷野中。

傍晚,县委办公室里只有秦伟山和牛桂兰在那里。秦伟山踱来踱去,他突然停住说:“他们怎么还没到?这小吴会不会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没能把信息带到?”

“老秦!俗话说心急等不及壶里的水开,就说小吴顺利把信息带到,饶平泰要从野猪湖步行回塘口,然后再从塘口出发,还要带两个女兵,他们能快得了吗?”牛桂兰不慌不忙说。

“那也是的。”秦伟山点点头。

秦伟山从窗户里望外望,后来干脆与牛桂兰走到青龙岗坡边老树下眺望。

远处一匹快马飞奔而来。牛桂兰高兴地说:“是小吴回来了!”

通讯兵小吴在马背上嚷道:“秦书记,饶大队长他们不久就到。”

“桂兰同志,这下,我才比较放心!”秦伟山舒了一口气说。

其实,饶平泰此时此刻也很着急,他带着两位女游击战士正在离青龙岗约二、三十里的郊野大道上奔驰着呢!路上尘浪滚滚……

六七个县委的同志正在驻地伙房吃晚饭。

秦伟山夹起一块油渍渍的腊野猪肉,放进口中细细品尝后,赞不绝口:“好!年关在即,我们也要学延安南泥湾打破封锁,自力更生,把野猪湖的这一风味佳肴送到山里,让邹旅长和同志们都尝尝!”

“你老秦偏心!我那位老彭就不尝这佳肴啦?”牛桂兰开玩笑说。

“我刚才说漏了嘴,把我们的彭政委给说漏了!”秦伟山故意挟了一大块腊野猪肉放到牛桂兰碗里,风趣地说,“彭政委,我送给你的腊野猪肉,你夫人已经代收了,你不能不认帐呀!”

秦伟山的这番笑话,引得就餐的同志们一阵捧腹大笑。

端着饭盒的小吴突然跑进来大声地说:“报告你们一个好消息,饶大队长他们赶到了!”

进餐的全体人员放下碗筷,迎了出去。

在青龙岗(地下)县委驻地前,秦伟山拉着饶平泰,牛桂兰牵着柳青和汪梅。

秦伟山关切地说:“还没有吃晚饭吧?走,品尝一下你们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去!”

夜幕降临,驻地四周静悄悄。

冷风骤起,刮得树上的枯叶沙沙的响。

“小吴,你到营地通知刘排长,加派游动岗哨,加强县委办公室周边的保卫工作,今晚我要在办公室开重要会议。”秦伟山吩咐小吴说。

“是!”通讯兵小吴转身离去。

夜幕下,办公室的几扇窗户透出昏黄的煤油灯光。窗外,有荷枪实弹的哨兵在游动、巡逻。新月的微光射落在乌黑的枪筒上,更增添几分紧张的气氛。

会议在悄悄进行。

秦伟山问道:“还记得我们的两个被俘的游击队员吗?”

“当然记得!”饶平泰说。

“秦书记,有他们的消息了吗?”柳青、汪梅十分关切地问。

秦伟山说:“据可靠消息,他们两个一直被关在伪孝感县府的地下室里。”

原来这消息来源于李婶。事情经过是这样:一天傍晚,李婶手挽提篮走进伪县府赵家门,赵坤南夫妇正在进晚餐。李婶说:‘郭太太要我送这烧好的甲鱼来给赵先生和赵太太。’赵坤南说:‘好呀,好呀!老三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姐夫!’李婶道:‘赵先生、赵太太,您家慢用,我回去的。’汪桃说:‘李婶,慢走。’这时,伪县府办公楼前,有一个身穿便服的男子拎着篮子东张西望一番后,快步走进大门。李婶机警地随后跟进……来到地下室前,见那便衣男子在开锁。李婶就躲在一旁窥探,室内传来一阵说话声,正是陈为民和李海林。陈为民说:‘告诉你的人,要不把我枪毙,要不放我出去!我受不了这折磨!’李海林也说:‘你也是中国人,把抗日的志士关进死牢,你还算是中国人吗?’便衣男子说:‘我告诉你,你们两个能活到今天,要谢我们的赵县长!不要不知足。’陈为民骂道:‘他安的什么心,我还不知道呢!’便衣男子在收拾盘碗,李婶趁机离去……

“现在是不是要进行武装营救?”饶平泰问秦书记。

秦伟山摇摇头说:“不是!你听我说,我们最近获悉:日军孝感宪兵队长岗村的未婚妻——田中美惠子已到武汉。这个美惠子是日本特高课高级成员,不仅人长得年轻漂亮,还懂得多国语言。按日本帝国间谍条例规定,凡是该组织成员一律不准谈情说爱,更不准结婚的。这次她负有特别任务从东北,经上海、杭州、南昌,南下广州。美惠子要求在武汉逗留获准,估计近日来孝感见了岗村后,即刻南下广州。”

“我知道秦书记的意思了:先把这个美惠子给抓起来,然后迫使日寇拿我们被俘的两位同志来交换这个女特务!”

秦伟山点点头:“正是这个意思。这买卖我们是亏了点,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营救被俘战士的好机会!”

他看了一下牛桂兰,“桂兰同志,你说说吧!”

“这次诱捕美惠子计划的地点,我们选在卧龙镇。”牛桂兰摊开地图,指着离孝感城咫尺间的卧龙镇说,“就在这里。鬼子的军车经毛陈来孝感,这卧龙镇是必经之地,到时,武汉地下组织还将派一名司机前来协助!”

“这次诱捕任务,我最担心的是:如何才能得到对方的信任,停下车来接受你们的‘欢迎’。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动手的机会。”秦伟山说出了他的担心。

“秦书记,你的意思是指某种信物?”饶平泰问。

“是的!我已委派一名地工人员探摸,至今尚无消息。” 秦伟山说。

“这个问题确实令人感到头疼,而又很关键!”牛桂兰补充了一句。

会场上暂时出现一阵令人沮丧的沉静……

通讯兵小吴突然跑进会场,在秦伟山耳边嘀咕了几句。

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穿伪军军装的男子。

“李强同志,请进来!”秦伟山说。

李强径直走到秦伟山跟前,凑近他说了几句。

牛桂兰介绍说:“这位就是鸿箭游击队大队长饶平泰同志,那两位是柳青和汪梅同志。”

“饶大队长,久闻大名,上次你独胆斗古城的戏份很足呀!这次我很想痛痛快快地跟你一起干!” 李强伸出手来与饶平泰紧紧握手。

“李强同志,你今晚带来的情报很重要。我看是不是这样:柳青、汪梅两同志一路奔波很辛苦,就先去休息。我们也暂时休会,过后再议。”秦伟山说。

牛桂兰赞同说:“好!我带柳青和汪梅去休息。”说完她领着柳青、汪梅走出办公室。

秦伟山站在窗口边望着繁星万点的夜空……

次日清晨,秦伟山、牛桂兰、李强(身着伪军服装)、汪梅(村姑打扮,手挽一个提篮,篮内放着一只母鸡)一行来到老槐书下,通讯兵小吴随行在后。

“小吴,你送李强和汪梅同志走出警戒区。”秦伟山吩咐道。

通讯兵小吴:“是!”

沿着乡间小路,通讯兵小吴护送李强和汪梅走了一段路,汪梅忽然往回跑。

汪梅一口气跑到驻地前老槐树下秦伟山、牛桂兰身边。

汪梅闪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带着几分不安的心情说:“秦书记,牛部长,我怎么突然感到一阵害怕?”

牛桂兰把她拉到身边关心地问:“是不是因为没有跟你大队长一起走?”

汪梅轻轻地把头一点。

牛桂兰解释道:“饶大队长他另有任务,你们最终要汇合的,不用怕!这个李强也是我们很优秀的地工人员,你就放心跟他去吧,大胆开展工作。”

秦伟山握住汪梅的手说:“我们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那我走了。”汪梅不好意思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