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书评:『B社会Ⅱ神木令 』3

『B社会Ⅱ神木令 』作者:三条 铁血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14425/


谈话,是一门艺术,也是一种斗争。有时候,谈话结果的好坏,会直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甦文与尚则义的谈话,实则是一个没有公开的委任。用B社会的话语来讲,就是“私教私授”,但就是这么个已经定下来的事情,也能让弱势的一方感到如履薄冰,如坐针毡。

因为[办事人]一职涉及重大利益和绝对权力,所以无论是接受的一方,或者是委托的一方,在完成这个程序之前,都要慎之又慎。否则,非但眼前的利益不保,还可能留下无穷后患。

尚则义对于甦文的考验,不可能是在现在才开始,可以说是在谈话之前就已经完成了。他现在要做的,只不过是通过面对面的谈话,来肯定自己的目光而已;但是甦文则不然。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握之中,还有很多是在他的意料之外。所以他不得不趁着这个面见最高权力的时刻,把自己以后面临的问题都考虑进去。

文中有一处体现了双方谈话的斗争艺术。甦文曾向尚则义说,自己无力抗衡另一个候选人廖添。这句话向最高权力尚则义传递了两个信息。其一是:甦文现在还不足以抗衡其他人,一定需要尚则义的支持才能上位,所以他甦文以后也会是尚则义政策的最忠实执行者;其二,众所周之,权力争斗向来涉及多方利益,若其中有人不服,必定结成派系,引发争斗。内部争斗,是所有社团明文禁止的。但甦文通过示弱,希望能够得到一个‘违规’豁免权。这是甦文传递的信息所包含的内容。

但选谁,不选谁,通过什么手段使得台面上合法,这都只是尚则义对社团的操纵手段。诚如他自己所说:廖添这个人太张扬,不能为兄弟着想。这实际上就是说明了廖添很难接受控制。你甦文也是一样。既然不会让廖添坐大,同样也不会让甦文坐大。所以他没有直接同意放手甦文去做,而是说:“[办事人],是大家选出来的,不是一个人的[办事人];社团,也不是一个人的社团。”通过这句话警告想要求权力的甦文,一切都由他尚则义说了算。你甦文不要随便作主。但是至于放抗的势力,他是肯定不会放任的。

原文“‘明白。’甦文终于套出了他最想要的答复。”字面上给人的感觉,甦文通过谈话的艺术已经取得了绝对的实力支持,胜券在握。但实际上甦文的理解是有偏差的。这个绝对的支持,虽然能够确保他胜利,但这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他此时,仍是一个傀儡罢了。

而此时,另一名候选人也开始了行动。便是通过自己的软硬实力,与各区领导人协商拉票。这类似于贿选。是程序(也即是结果)之前的‘手续’。而甦文在得到了最高权力的许诺之后,却也还到各个区去走场面,这是手续后(已得结果)的程序,两个候选人做同样的事情,步骤却相反,胜负已然揭晓。

不过,两名候选人拉票时,各个区领导人的反应都暗示了廖添和甦文未说明的实力对比。甦文要大家支持他的理由很充分,是为了公家,竞选口号是再夺得一个地盘。这无疑是一个很有力的口号,但是却收效甚微。但是廖添向众人拉票的时候闭口不谈集体和规矩,只讲私下交易。却取得了大多数区领导人的支持。真可谓是是众生百态的一个缩影: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什么社团规矩,兄弟情谊都是只一个幌子,在实力和利益面前统统不堪一击。

不光是两名候选人要事先打招呼,连有投票权的二线领导人,似乎也不敢轻易拿主意,都想知道别人的想法。所以就有了正式程序前的一个私底下的碰头会。这个碰头会比较有意思,双方都想用事理说服对方,但又谁都不肯让步,说白了就是利益在左右各方的决定。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只得是靠实力来说话了。大选前,[和胜义]所有的区都进入了临战状态,但他们不是为候选人而战,而是为了防止大选前出现不利于自己的突发事件而作的准备。原文:“这两天无论发生什么事,谁也不许调人!如果别的社团来砸场,你要先给我电话。”“把家伙全部发到兄弟们手里,等权叔发话。不过,不准乱动!”俨然一副地方军阀拥兵自重的模样。人员的调动和命令的下达,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此时的[和胜义],不正像一个分封制小王朝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