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官军疯狂大屠杀数十万流民尸骨造就堕泪碑

流民问题是明中叶以来严重的社会问题,洪武年间所制定的户籍政策极为严厉,目的就是把百姓束缚在土地上,以保证国家的赋税和徭役。明中叶以来,随着土地兼并的加剧和赋役的日益苛重, 逃户 、 流民 越来越多,荆襄山区是流民最大的聚集区。

荆襄的郧阳地区,在湖广、河南、陕西、四川四省交界地带。这里北有秦岭,南有大巴山,东有熊耳山,中有武当山、荆山,山深林密,沃野千里,是封建统治的薄弱环节。元代这里已是流民的聚集区,并不时与朝廷武装对抗。明初邓愈平定这一地区后,将百姓迁出,空其地,严禁百姓进入。但永乐年间,这一封锁已被打破,郧阳山区已有流民进入。宣德至成化年间,流民已达150万。他们千百为群,开荒采矿,流徙不定。为加强对这一地区的控制,天顺八年(1464年)明政府特设湖广布政司参议一员,专门管理荆襄、南阳三府的流民事宜。

成化元年三月,流民首领刘通(号刘千斤)联合石龙(号石和尚)、刘长子等,在房县大木厂聚众4万人起义。他据梅溪寺称汉王,年号德胜,任命了将军、元帅等。五月,明廷派抚宁伯朱永为总兵官,兵部尚书白圭提督军务,太监唐慎、林贵监军,会合湖广总兵李震、河南巡抚王恕入山征讨。

刘千斤在襄阳房县、豆沙河等处万山之中,分为七屯,且耕且战。在梅溪附近,起义军大败李震所部湖广军,杀都指挥以下军官38人(《明史?李震传》),朱永生病,留在南阳,白圭率官军分兵四路,分别从南漳、远安、房县、谷城犄角并进。白圭、唐慎、李震在南漳小胜义军,进至潭头坪。林贵、鲍政自远安进兵马良坪。喜信、王信自房县进兵浪口河。王恕、都指挥刘清等自谷城进兵洞庭庙,四面围攻。刘千斤率部撤至寿阳,欲出陕西。苗龙走大市,欲出远安。明军已至寿阳,义军退路被截断,刘千斤遂退至大市,与苗龙合兵,拒战明军,激战中,刘千斤之子刘聪及苗虎等百余人战死,明军乘胜进逼,刘、苗率众退保山寨,这里山险谷深,又赶上大雨泥泞,明军猛攻三日,未能攻下山寨。白圭率兵前来增援,刘清领兵千余,由小路绕到寨后,纵火焚义军营寨。正面,白圭率大军进攻,义军数万迎战,见营后起火,腹背受敌,阵大乱,被明军斩杀万余人。刘千斤、苗龙等40余人被生擒。

送到京师,磔杀于市。义军余众男子10岁以上者皆被杀。刘长子、石和尚等于乱军之中逃去,收集余部,聚众于四川巫山。白圭派参将喜信、鲍政、都指挥白玉追蹑其后,进兵巫山。十月,义军食尽,军心动摇。白圭派指挥张英入山诱降。刘长子临阵动摇,缚石和尚送至喜宁营。自己亦率众至喜宁营乞食投降。不久,刘千斤妻连氏及义军将领计600余人被诱执。此事的结局颇富戏剧性。张英以一个指挥居此大功,诸将妒嫉,在总兵朱永处诬其多受义军贿赂,结果张英被朱永捶杀。刘长子出卖石和尚等义军领袖,终未能逃出一死。十一月,明军班师,众人被押送进京,石和尚与刘长子等均被杀于市。明廷任命原户部右侍郎杨璿为右副都御史,抚治荆襄、南阳流民。

刘千斤所部流民起义失败后,流民问题并未解决,连年干旱,使许多小农无以为生,大批入山,很短的时期内,流民入山者达90余万众。成化六年(1470年)十月,荆襄流民李胡子(李原)、王彪、小王洪等刘千斤旧部又聚众起义,他们于南漳、内乡、渭南之间活动。李胡子称太平王,立 一条蛇 、 坐山虎 等名号。

十一月,明廷派都御史项忠总督河南、湖广、荆襄军务,与湖广总兵李震前往镇压。项忠认为官军人少,战斗力不强,增调永顺、保靖士兵,合兵25万人,分八路进攻义军。同时派人招谕流民出山。流民附和李原起义者虽达百万之众,但无严密的组织,又无武器,他们的目的只是能在这里得到土地,得以生存。一见项忠招谕,便扶老携幼,纷纷出山。计有40万流民受抚。

王彪率几十人侦查敌情,并劝阻流民出山,被官军抓获。义军势孤,李原退入深山。项忠派副使余洵、都指挥李振进山追捕,与李原部在竹山县相遇,李原战败被擒。小王洪所部500余人屯于钧州龙潭,亦被破擒,起义失败。

项忠指挥官军对手无寸铁的流民进行了血腥的屠杀。当时流民有自洪武年间即入山耕田者,并未参加起义。明军入山,不分青红皂白, 尽草剃之,死者枕藉山谷 (《明史纪事本末?荆襄之役》)。万余人被编戍湖广、贵州,集体乘船而往,多得疫病而亡,弃尸江浒,臭不可闻。被招出山的40万众,项忠强迫其还乡,适值溽暑,因饥渴而死者众多,瘟疫流行,押送者惧其传染,往往故意沉舟于江,大部分人因此丧命。

大屠杀过后,项忠在流民的累累白骨上,立 平荆襄碑 以记其功。

此碑被时人称作 堕泪碑 ,以嘲其滥杀无辜。项忠因平流民之功升为右都御史。还朝后,即因滥杀受到弹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