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8月23日,27岁的日 本人荻岛静夫应召入伍。一个星期后的9月20日,他乘船从日 本神户出发,经4天航行后,抵达上海,加入日军第110步兵团第110联队,成为一名特殊的军人——“火葬兵”。

在1940年退伍回国前的3年中国作战中,荻岛静夫先后参加了淞沪作战、南昌会战、南京会战和台儿庄作战,他所在的部队也从入侵中国时的5000人变成了300人,在退伍回国前,仅荻岛静夫本人就先后焚烧了1000多具日军尸体。3年中国作战的经历细节,从日军的杀戮、暴虐、灭绝,到军人个体的勇敢、恐惧和悲伤,所有的情感和经历都被荻岛静夫记入7本共数万字的日记里。而战场的硝烟和阵中的目击,则被他自带的相机定格在208张作战照片里。

这套已经有68年历史的日记和摄影集在1950年被一名叫王襄的中国人收藏后,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辗转,被四川省收藏家樊建川先生购得。作为《三联生活周刊》读者,当樊先生看到本刊抗战特刊第一 辑后,主动向我们提供了这本珍贵日记的部分内容。尽管记者专程前往上海,采访并搜寻淞沪抗战的材料,时至今日,许多档案也得以公开,但淞沪抗战中敌军方面如此细节性的原始材料,至今仍不多见,更觉得弥足珍贵。

《荻岛静夫日记》在“八一三”淞沪抗战期间的部分内容经翻译后,以未经任何修改的方式,首次通过《三联生活周刊》得以披露。

9月30日

晚上,工兵冒死在吴淞小河架桥。我们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有怎样的事情发生,只是一定要有决一死战的觉悟。

10月3日,于南山宅

今晚,果真要进行敌前强渡吴淞河的大战,大家都做好了决一死战的想法,我也准备努力奋斗。步一(部队单位名称)健儿啊,为了天皇的国度准备出发,为后方的父母兄弟而奋斗!

10月13日,上午9时

昨天晚上7点开始行动,野战部队到达了吴淞小河对岸……大队长、中队长和小队长以下的大部分干部都战死了,受伤的兵也有一半,日 本军队联队的精神面貌萎靡不振。11日,联队长也战死了,时至现在,联队基本上全部被歼灭了。去到步三(部队单位名称)的后援部队。然后,进行了夜袭。因为下雨,飞机连续2至3天不能进行空袭。步三后援部队的损失也很惨重,友军的武器也不足,每个士兵只有一颗子弹了,用完只有等死。我和队长一起渡河,队长战死。晚上,在敌前战败,就向后方撤退一天,我们在一线奋战,做好决死的准备……几乎就要战死了,粮食也没有补给,只有悲惨的事情,渡船也不够用,士兵撤退时全军覆没。

从10日开始,天气渐渐转晴。师团参谋笠原中佐成了联队长。粮食、补给品也渐渐地联络上了。军队的士气也渐渐的向上。空袭和炮击加强,日 本军队的实力渐渐的发挥出来。12日那天,我等四名士兵抱着必死的信念挖掘出了队长的遗体,晚上就把他火化了,今天早上去收拾骨灰。……

10月20日 晴

大约在今天,后援部队就可以来了。昨晚,梦见故乡,还梦见唱了一场戏,真是太高兴了。在这儿想写下这片土地现有的状况,这里如米、棉之类的农产品一望无际,广博无边。平原土地深厚肥沃,适宜居住。没有肥料可以用来耕种,庄稼如满天星斗。但是,道路不好,交通不便,即使是在上海郊区也一样。而且,房屋低矮破烂。进屋看一下家里,没有像样的家具,床就是能够看见的东西,家具没有什么是合意的,屋子里光线很暗。

10月22日 晴

今天去了兵营里的零售店,价格之高让人吃惊,(威士忌的价钱是外面的1.5倍)……即使是这样,还是什么都想吃,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自己会怎样。而且,在渡吴淞口小桥的前线,生活非常艰苦,吃的是冷菜冷饭和罐头食品。夜里在机关枪扫射时,睡觉就是在战壕里和衣而眠,只有祈求着神的保佑才存在。天亮了才会松一口气,昨夜自己的生命还保住了。准确地说吴淞口小河是三面环水,到现在这次渡河战斗中已经死伤了好几百名战士,步兵就死伤成千数百的人。这是一个用生命来换取的阵地,日 本军死人堆积成山。死者非常多,需要进行火葬。晚上为了战友又工作了一个通宵。在兵营零售店……幸福的一天。

10月23日 晴

今天现场检查战友市川藤义君的火葬情况,只是无言地泪流。

10月31日 小雨

共有379具尸体需要处理,而且,遭遇不幸的很多人是自己的战友。现在想起来真是九死一生,经历了很多事情,只有感谢神灵的保佑,确实是多事的昭和12年。明年在迎接元旦的时候要祈祷世界的东方和平。今年的日记就写到这了。

时间未知

从战壕里探出一点点头是不可思议的。能够看到后方,从小河岸边的战壕里不停地射击,头上的钢盔大概都会吓出青色的……天完全亮了,从战壕中继续发出猛烈的射击。即使是这样,右军报告第二大队和第三大队的兵力都不足了。突破了不足100米的警戒线向后方转移。完全没有希望吗?这是必死的队伍吗?日 本军队竟然也有因为疏忽大意而发生错误的状态。……友军也初次对敌人的反击能力感到惊讶,留守后方的敌人也显示出了进攻的态势。能够看见身边的战友们攻击敌人而战死,还握着流满鲜血的刺刀……也有血从脸上滴滴答答往下流的生存者。哎呀,在战壕里,30分钟以前还精神抖擞的战友现在已经变成了保卫祖国的鬼。

第二大队的有效战斗兵力也只有200名了,今天早上在小河岸边受伤的很多人都呼喊着:“救救我呀,救救我呀”,但还没有扎完绷带。这时候下起了雨,这个地方一下雨就变得湿粘粘的,泥泞难走,而且,难以忍受的是还要挖掘战壕,突然,就变成一个泥人了,即使伤者弄得满身是泥也没有绷带能使用,轻伤也就变成了重伤,这些确实是非常悲惨的。……前线的轻机枪和重机枪都相继出了故障。步枪又搁置起来不能用,只有用刺刀,心里简直没有底。

时间未知

敌人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反击,第三大队向小宅营地发起了好几次冲锋,牺牲人数不断增加。粮食缺乏,供应不及时,一切变得杂乱无章,只吃了发的干面包,正如歌词里写的“再发一支香烟吸上”。今天,居住在南山宅的第二大队全体成员一起进行了身体检查,所有身体健康的人都被命令参加渡河战斗,木村、铃木、有岛三个人都因为肚子痛留了下来,勇敢地参加渡河的人变成了副官。内田、井上、今井、结城、桑野和我等7个人,其他的人都向本部去了,下落不明。我这次参加渡河战斗,就没希望还活着回来,在日记里就简单地写了从应征入伍到现在的一些情况。这也许就是我最后的绝笔了,痛感自己短暂的一生,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出来。于是,就把作为纪念的东西送回到家里,把包裹和钱拜托给古川小行李长,大行李拜托给了汤信君。那天晚上,大家就一起进行渡河战斗,在我军渡河前,布三师的一个大队作为增援队渡河。9日拂晓时分,断然决定向曹家宅冲锋,吉川大队长的部下一开始就牺牲了多半的人,又没有渡河,就像曹宅北边的露珠被抹灭了……

9日、10日两天,我们只有居住在泥泞的战壕里,泥水淹到了下腹,冷得人直打哆嗦,大小便也就在这里了。

每天供给一次饭团子,用沾满稀泥的手抓着吃,就好像做梦一样,喝的是有人小便了的水。确实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悲惨,只有呆在前线战壕里的士兵才能知道是怎样的辛苦。因为重机枪和轻机枪大部分都出现了故障。

支那军队出乎意料地顽强,一点退却的意思都没有。对阵在150米的地方的时候,支那军队的坚强削弱了我们的士气,我们联队感觉上好像全部被消灭了。这样激烈艰苦的悲惨战斗,确实会令人哭泣。那个时候,前线的战士什么也没有,都想退回到后方,认为因为轻伤撤退下来是非常非常幸福的,本人也为得到了救助而变得很高兴,而身体健康的前线战士不知什么时候会得到死刑的宣判,也不知道活生生的感觉能到什么时候。

那天,去渡河点跑联络的时候,肚子就疼了,因为这些类似的原因撤退回到了后方的人在继续不断的发生,前线的兵力越加削弱,士气下降,本部的将校做监视,伤者以外,得到中队长以上证明的人员以外者绝对不容许过河,不遵从命令者就是敌前逃跑罪,处以枪决。加油!感觉到日 本军也到了需要督战队的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