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二十九节失败的迂回攻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美军划着橡皮艇渡过汉江,他们现在也学会用夜幕掩护进攻,他们鬼头鬼脑的跳下橡皮艇上了岸,一个端着M21狙击步枪狙击手背着跟电台尺寸大小相当的电池,一根电线通到枪上的巨大瞄准镜上,这可是世界上第一种带红外瞄准镜的狙击步枪。

伯特费了好多事才从友军里借来的狙击手,夜间高的高科技作战装备十分稀有,一大群韩军从艇上下来快速跑到汉江北岸,他们是来寻找重型火炮阵地的,几百个韩军从艇上下来,就在步兵全下了船的时候,夜幕中的树丛里早已经有志愿军的岗哨看到他们,摩托化步兵连的步兵立即吹了一声哨子,尖利的哨声十分响亮,忽然树林里有几道光柱射出,伯特的眼睛差点没被照瞎了,就在韩军全暴露在灯光下惊慌的时候忽然重机枪怒吼起来,密集的曳光弹向韩军步兵群打了过去,对着突如其来的打击韩军吓也吓死了,伯特刚想还击一发子弹擦着他的肩膀打了过去,他疼的当场倒下。

树林里藏着的斯大林3型坦克一起用并列机枪前机枪向敌人扫射,摩托化步兵连的步兵也使用步枪、冲锋枪、机枪还击,他们藏的地方离登陆地点只有几十米,密集的手榴弹没完没了的飞向江边的橡皮艇,很多挺都被手榴弹炸坏,艇都漏水了还怎么跑,韩军只能招架隐蔽一点换手的能力都没有。

“报告,我们的艇被打坏了,没法撤了。”士兵向伯特报告,伯特说:“顺汉江向西突围。”他刚说完两台斯大林3型重型坦克从树林的两侧开出,坦克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从两个方向沿着河边推进,坦克上的机枪持续的用机枪扫射步兵,战场上只能听到坦克机枪的开火声,密集的子弹把韩军成排的打倒,趴地上装死的立即被坦克的履带碾压成肉酱。

韩军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坦克,比M26坦克还大,车上的机枪像火龙一样厉害,无数的士兵被打成筛子,伯特自己也受了伤,他想沿江逃跑但被坦克断了退路,他不忍心看韩军像靶子一样被打成筛子,只要掏出白毛巾喊:“我们投降,别打了别打。”

志愿军里有懂韩语和英语的,几秒之后坦克机枪停止射击,吴汉从坦克里出来,对树丛里喊:“步兵连上刺刀,把他们解除武装压回阵地交给人民军处理,那个美国鬼子我们留下。”

在雪亮的灯光前韩军美军狼狈不堪,他们放下武器排着队从坦克机枪下走过,装甲团的摩步连赶着不少俘虏从江边走,人民军听到枪声也过来了,金顺一奉他们联队长的命令过来帮忙,吴汉跳下坦克找到她,“这些俘虏都给你们了,我们没粮食养活他们,你们带走吧。”

“我们也没多余的粮食。” 金顺一回答了一句就用朝语继续命令韩军俘虏往前走,他们把俘虏赶到一座大坑边上之后人民军的步兵命令俘虏脱衣服,现在才不到三月,脱掉衣服的韩军冻的也受不了,人民军等他们把衣服脱完了就把他们全推到坑里,然后金顺一带头向坑里开火,一边射击朝鲜士兵还在喊:“打倒卖国贼,打死帝国主义的走狗。”

人民军的波波沙冲锋枪一阵扫射就把俘虏全杀了,吴汉跟金顺一认识,他就问:“你们怎么会杀俘虏呢,这可都是你们自己的同胞,教育一下不就完了,另外你们杀俘虏,以后敌人就不会向你们投降了,一旦敌人不投降死扛到底你们会吃亏的。”

“这是我们国家的事,不用你管。” 金顺一这几天正生气呢,张学义不接受她所以她不高兴,她看到志愿军就心烦,尤其看到装甲团的这帮人,这些都是张学义的死党,她一个也不想见,处理完俘虏掉头走了。


吴汉大概也知道她怎么不高兴,也没跟他计较,他带着洋鬼子回到连部,被绳子捆住的伯特用英语说:“我是陆战队上尉伯特,我是韩国步兵团的顾问,我以前跟你们的指挥官张学义是朋友,我们在莱特岛一起打过日本军队,我很想见他。”

“嘿嘿,你小子还挺聪明,想见我们团长,做梦吧。” 吴汉也会英语,朝鲜语他也会,要不会就不可能进入侦察组当副组长,也不会被张学义带到敌后当主力用,侦察员不会外语不好从俘虏嘴里搞情报,他用英语说了几句把伯特给顶回去。

“他现在不在么?”

吴汉冷笑着说:“收拾你这样不值钱的货色还需要我们团长,我派几个兵就把你们全打败了,伯特上尉,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来炸我们的榴弹炮的吧?你太傻了,那炮你能炸得着么,你也不看看你多大能耐,天上多会刮风下雨你不知道,你自己多大能耐你不知道?算了吧,乖乖的当俘虏吧。”

现在装甲团的两个营都趁夜色进入一线阵地,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汉江只有十几公里,正好是榴弹炮可以支援到的地方,张学义看到自己的反坦克营和机炮营已经全到一线阵地,张学义跟步兵团的团长说:“马云来了,你们聊聊吧,我先回去一躺,明天一早我还来助战,我答应派的支援部队可到位了,回头见。”

张学义白天当炮兵引导员,晚上实在累了就骑马连夜回到汉城郊区的部队宿营地,他刚到家就有人报告,“团长,我军大获全胜,歼灭敌人好几百人,敌人半夜渡河进攻我们,连长带我们一举消灭了敌人。”

吴汉迎出来马上向他报告了情况,张学义听完马上问:“坦克的履带痕迹清理了没有?” 吴汉马上回答:“我只调动两台坦克,其他的在树林里往外打,就两个车的履带痕迹,我已经去清理了,另外金顺一把俘虏全枪杀了,有个叫伯特的韩军顾问被我留下。”

“带上来。”张学义早就想这个老战友,没想到他会偷袭自己?美军一但学会迂回穿插那志愿军的高招就不好使了,伯特被推了上来,他看到张学义还是那么年轻,“我终于见到你了张将军。”

“呵呵,我只是个小团长。”

伯特说:“你真谦虚,我可没少跟你交火,你袭击汉城郊区的机场可够厉害的,没少用半履带车,那时候我在机场,我的陆战连奉命增援,卡特也在队伍里,你肯定没被他叫来的海军飞机炸伤。”

“你小子学聪明了,怎么穿过志愿军纵深二十公里的防御,你行军路线怎么选择的,另外充气船怎么运输的?” 张学义好奇敌人的战术。

伯特笑了笑,“都是你教的,可惜我学了点你的善攻,可你的善守我没学到,我看到你的斯大林3型坦克冲过来我就投降了,我想你的大炮就在附近,你能搞到斯大林3型坦克,看来苏联人跟你的交情不错,苏联对华军援以及对朝援助里根本没斯大林3坦克。”

“你可什么都知道,告诉你,我没牵引榴弹炮,我都是自行火炮,ISU-152自行炮,四十六吨的钢铁怪兽,连德国的斐迪南突击炮都没它厉害,我可不想当榴弹炮,我想让美军过汉江,我想让炮跟坦克过招儿,理论上ISU-152可以一炮击穿M26任何方向的装甲,另外理论上我的斯大林3坦克是美军无法击穿的,另外你是不是跟鲍曼在一起,告诉他不服气来找我,这次我不偷他的坦克,我一炮一台都给他打成废铁。”

“鲍曼的助手吉米上尉被狙击手打死在坦克上。”

“别问了,是我干的,不过你知道这么多我没打算留你,明天我把你放回去,咱们再打几阵,你迂回玩的不错,我看看你是不是能学会穿插分割呢。” 张学义一摆手战士们把俘虏给押了下去。


早晨的太阳还没升起一群坦克就向志愿军的阵地扑了过来,九支反坦克步枪全部署在隐蔽的阵地里,等敌坦克一靠近到射程内马云立即命令士兵开火,反坦克枪巨大的声音美军都听的见,就见坦克履带挨了一枪就断掉,坦克无法前进,几门九二式步兵炮瞄准不能行走的坦克一起发射高爆弹,75毫米无坐力炮也向不能移动的坦克开炮,几台履带损坏M4坦克立即被步兵炮、无坐力炮打成燃烧的火球。

其他的美军坦克已经看明白了志愿军的反坦克火力,坦克纷纷挂倒档逃跑,坦克主炮胡乱的打出几发高爆弹就开始撤离,美军步兵还没冲锋就看到坦克败了下来,他们急忙回到出发阵地。

“伯特,你看清楚了没有,我一分钟就能打掉好几个坦克,好了,你该回去了。” 张学义说完把伯特的绳子给解来,然后让伯特拿着个破木棒,上边绑着一块白布,他离开志愿军的步兵阵地以后摇晃着白旗向美军走去。

鲍曼少校坐在坦克举着望远镜寻找敌人的火炮,可中国军队的火炮打了一发就转移阵地,很难瞄准攻击,即使不撤离停在前线先用并列机枪打点射帮助主炮瞄准然后再开炮,等主炮开火敌人早就把炮转移,而且反坦克枪很容易把坦克履带打坏,坦克一但不能行走敌人的炮立即集火射击,他正想如何对付就见一个人打着白旗往过跑。

伯特喘着气跑到坦克跟前,鲍曼问:“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他们没把你关到战俘营里去?” 伯特爬上坦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