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于效飞仔细观察着马大同,认为他这副绝望的神情,不是伪装出来的。

于效飞说:“不,现在正是时候,即使咱们不相信他们的主张,至少,咱们可以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吧?这不是比去美国强得多吗?”

马大同一阵沉默,然后,他忽然笑着问道:“你说这些,是你自己的猜测呢,还是你是从那边来的,要为那边执行什么任务了?”

于效飞又喝了一小口香槟,然后笑着说:“还是那句话,多个朋友总是好的,这不比你现在这样只有等死感觉要好一点吗?”

马大同哈哈大笑:“对对对,不过,我现在能干什么呢?人家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收下我这样一个没用的人吧?”

“是啊,人家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地要咱们这种人,不过,他们讲究立功赎罪,这就有说道了,是不是?”

马大同认真地想了一阵:“对,这么说还差不多。可是,我罪倒是不少,我杀的共产党还少了?我能立什么功?得立多大的功人家才肯放过我?”

“功嘛,当然得挑大的才行,必须得做一些大事,不过,有这个意思也行了,也不一定必须一件顶一件,要不,这不成了做买卖了?”

马大同想了一阵:“要立大功,干什么好呢?对了!毛人凤在上海呢,咱们把他宰了怎么样?”

于效飞吓了一跳,这家伙真的要干大的啊!于效飞赶紧说:“人家共产党不讲暗杀,要不早就做了他们了。这个肯定不行。”

“肯定得是为上海解放出力的事。咱们能干什么呢?鼓动什么人起义?咱们跟军队不熟啊?”

于效飞笑了:“是啊,咱们就跟保密局的人熟。”

“对了,还是咱们的老本行,搞情报?”

“当然了。”

“共产党会要什么情报呢?”

于效飞看看火候已经差不多了,干脆直接点出自己的来意:“能找到保密局布置潜伏的人吗?或者,找到档案室也行。”

马大同的眼睛一亮,接着又是一副泄气的表情:“对,毛人凤他们专门搞这一套,上海完了,他们肯定要布置一些人进行潜伏,暗杀,他们现在要把上海炸平了,真是害人啊,连日本人都没说要毁掉咱们的上海,要真是那样,共产党可就白忙活了。咱们要是把这些人找出来,那真是立了大功了,说不定,共产党还能给咱们哥们一官半职的。”

想到这儿,他兴奋得眼睛放光,拿起酒瓶,给自己满满地又倒上一杯酒,刚要喝,忽然又泄了气,“这么机密的事情,保密局那能让咱们知道。咱们都不在内部这么长时间了。”

于效飞摇摇头:“哎呀,我的马大哥,这种小事还能难住你这样的特工老手啊?你不会去打听啊?主要人物就那么几个人,只要知道他们上那儿去了,事情就成了呀?以咱们的能力,只要让咱们捋到一点须子,什么事不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马大同又兴奋起来,但是又缓缓摇了摇头:“恐怕没那么简单啊!”

于效飞朝自己的右边胸口一拍,他的胸口发出了悦耳的金属撞击声:“你又忘了我的拿手好戏,有这个开路,还有什么事情不是手到擒来的?”

马大同象听到了仙乐一样,朝于效飞的胸口看了一眼,马上拎起酒瓶:“此地不是讲话所在,走,到上面我的办公室去详细商谈。”

于效飞从马大同的夜总会出来,轻快地穿过马路,来到在对面阴暗处停着的汽车旁边,开门坐了进去。司机座位上坐着的方俊宇问:“事情谈妥啦?”

“有点眉目了。你那边也办好了吧?”

“全都按师傅的吩咐行事。”

“好,现在就看陈达文他们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

就在于效飞和马大同商量如何从他们认识的军统老特务那儿寻找保密局潜伏特务名单的时候,陈达文正在向边城了解情况。

陈达文问边城:“你和包玉是怎么认识的?”

边城不知道陈达文为什么问这个问题,觉得很奇怪,但是他仍然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其实我和包玉并不熟,我们是在敌人监狱里边认识的。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陈达文说:“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忽然发现,包玉介绍来的那几个人有问题,他们对咱们找回来的那些老板进行勒索,敲诈了人家很多金条,那些资本家以为这是咱们人民保安队的集体行为,十分惊慌。幸好组织上及时发觉了他们的行为。在把他们逮捕以后,才发现,他们可能有特务的背景。但是这些特务并没有老实交代,而是编造了假口供,妄图混淆咱们的视线,把咱们引进敌人的陷阱。所以,组织上要对包玉在敌人监狱中的表现进行详细的了解。”

边城对包玉是这样的人非常震惊,他急忙问道:“包玉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这几个特务都是敌人特意挑选出来破坏咱们的死硬分子,咱们大致审讯了一下,准备把他们先押送到解放区去。但是对于包玉的处理和那些特务的处理是不同的,你明白这个组织程序,所以要从你这儿进行取证,等到事实清楚以后,再对他进行处理。”

边城点点头,事情到了这一步,他绝对没有想到,他慢慢讲起在敌人监狱里边的那段艰苦的经历。他说:“那天,我们大学的同学正在一起开会,准备为解放做点事情。忽然有同学说,外边有汽车的声音,大家跑到窗户旁边一看,果然有很多敌人的卡车开进了校园。大家知道敌人一定又要开始大逮捕了,就赶紧跑到宿舍楼的后门,想从那儿逃走。没有想到,敌人十分狡猾,已经把后门堵死了,大家就都被捕了。

我们都被敌人扔到了汽车上,在黑暗中开了很长时间,最后到了一个地方,被敌人投入了牢房,就在我们猜测那是那儿的时候,有人告诉我们,这是提篮桥,那个人就是包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