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第十三章: 奇袭广昌


自八月二十二日以来,“围剿”Z央红军的中路总指挥陈诚不断接到下属的报告:说红军的抵抗十分顽强,而且火力也加强了很多,不但机枪的火力猛弹药足,而且还有大量的迫击炮对我进攻部队进行杀伤,我围剿部队损失很大。陈诚听到这报告,感到十分困惑,Z央苏区已四面被围,封锁严密,哪来的那么多的弹药?迫击炮从何而来?难道是闽西北的共匪所为,对!一定是闽西北的共匪为Z央苏区共匪提供了援助。于是,派出侦察机和侦察部队四处侦察,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现。于是,便将情况上报到南昌剿匪总司令部。J介石接到陈诚的报告,也感到非常震惊,一面严令毛炳文加强对闽西北根据地的防守和封锁,一面督促各路“围剿”部队加强进攻,以便迅速消灭Z央红军;同时责令戴笠加强对闽西北根据地的情报工作,尽快弄清楚闽西北红军的武器装备、人数、领导人等情况。

闽西北根据地邵武一一广昌战役指挥部,工作人员出出进进,异常忙碌。空中一条条看不见的电波将一个个信息汇集到指挥部,高空无人侦察机将摄到的敌军表面的防御工事的图象送回到指挥部,派出的特种侦察分队已秘密潜入到各个目标,利用各种先进的夜视侦察器材,将敌人的城防工事,隐藏的火力点,暗堡及炮兵阵地,敌军指挥所的位置,弄了个一清二楚。指挥部将各路情报分析,归纳、确证之后,都标在大幅作战地图上。

八月二十五日,在邵武召开了根据地各部门领导和部队师以上领导的作战会议。何峰凡同志作了《配合Z央苏区,粉碎G民党军队第五次军事“围剿”》的动员报告。按照前次会议的精神,成立了闽西北红军前线指挥部:何峰凡同志任前线总指挥兼政委,统一指挥南、北两集团军作战,具体作战计划是:第一阶段由我军单独进行广昌战役,为了达到迅速歼灭广昌、南丰的守敌;必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采取奇袭的手段。为了隐蔽我军的作战意图,8月25日,先由北集团发起攻击,撕破南丰至建宁之间的防线,然后以少部分兵力隔断建宁与南丰之间的联系,主力则大张旗鼓地对南丰之敌进行包围,吸引敌军的注意。而我南集团趁机从打开的突破口插入,连夜隐蔽行军,晚十二时前必须秘密赶到广昌,并完成对广昌、及广昌城外的飞机场的包围,不得惊动敌人。

26日凌晨对广昌和南丰守敌同时发起进攻,争取4个小时内解决战斗。然后,迅速移师到预设阵地,伏击敌南、北两线的援军。力求全歼,不使漏网,顺利完成第一阶段的作战任务。第二阶段……。另外,这场战役,空军和直升机团也将配合我们作战。五架无人侦察机,轮流升空,为我军提供不间断的情报支持和预警。红军空一师为我军提供空中掩护,击落一切来犯的敌机(但不得暴露自己)。直升机团为我军攻城提供火力支援。后勤部的运输团全部出动,全力保证作战物资的供应,抽出一部分地方部队和民兵用于敌俘的押送和看守。各级领导回去后,立即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保证战役地顺利展开。

二十五日下午6时30分,随着三发红色信号弹的升空,战役正式打响了。北集团的二个炮兵团和一个加强炮兵营近三百门火炮同时开火,特别是两个155MM的榴弹炮营的炮弹,炸得敌军鬼哭狼嚎,十五分钟的火力覆盖,敌军阵地的表面工事全部夷成平地。机械化步兵跟随坦克、装甲车奋勇突击,不到半个小时,就将南丰与建宁之间的防线撕开了一个20公里宽的口子,北集团兵分两路,独一师的一个机械化步兵团和一个装甲团、一个炮兵营向建宁方向进攻,其余部队则展开对南丰守敌的包围。此时,南集团的四个师在北集团的攻击掩护之下趁着夜色,向广昌扑去。

南丰城里敌66师指挥所里,乱哄哄的,敌师长满头大汗,声嘶力歇地向各地求援:“陈总指挥,我军正遭受共匪几万人的猛烈攻击,前沿阵地全部失守,共匪正包围我南丰县城,请赶快增援!赶快增援!”

“刘师长,不要慌张,命令部队一定要死守阵地,拖住共匪,明天一早,我就派部队增援你,一举全歼共匪。”敌总指挥陈诚安慰道。

晚上8时,我军北集团主力完成了对南丰的包围,为稳住敌军,停止了攻击,进行休整和攻城的准备工作,北集团的另一部分做好伏击打援的准备,歼灭从建宁增援的敌66师的另一个团。

南昌敌剿匪总司令部里,灯火通明,J介石、何应钦、顾祝同、蒋鼎文、陈诚、毛炳文、周至柔等正在开会研究南丰的情况,七嘴八舌闹成一团,有的说:共匪攻击南丰,是为了牵制我军进攻Z央苏区;也有的说:共匪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直接去支援Z央共匪,攻击南丰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牵制我军对Z央苏区的进攻而已(G民党将领总是过高的估计自己的力量。这正如电影《南征北战》中敌李军长的一句话:“我们以往的失败,往往在于轻敌哟”)。最后,J介石拍板定夺,抽调两个师去支援南丰,并加强对闽西北根据地的围困和封锁。但手上的机动兵力已捉襟见肘,不敷使用,前面被我们消灭了三个师,又有三个师拖在南丰至三明一线,没办法只好从前线抽调兵力。于是,从陈诚的中路军抽调九十四师,从汤恩伯的四纵抽调八十八师回援。另外,再从吴奇伟的七纵抽调一个师给陈诚指挥……

广昌城外我南集团军指挥部,苏立明司令员、谭成政委、S裕参谋长正在进行紧张的布署。敌守军的城防工事,兵力配置、炮兵阵地,指挥所的位置等详细情报已标在作战地图上。如何以最小代价,最短的时间,拿下广昌。他们在反复推敲作战计划中的每一个细小环节,最后还是确定充分发挥我军特种兵,侦察兵的威力,利用手中先进的夜视设备和缴获的G民党服装,先行秘密潜入,占领一些重要的据点,配合大部队凌晨5时30分发起的进攻。包围敌机场的红二师的特种兵和侦察营,已成功地摸掉了机场的岗哨,占领了机场的指挥塔,并控制了机场上的所有飞机。包围广昌的红一师,红三师的特种部队和侦察部队,也成功地控制了城墙的南门。

26日5时30分,一声令下,广昌、南丰两地我军同时发起进攻。花开南北,先赏北枝,南丰守敌因我军的公开行动,早已作好充分准备;而我军己暴露作战意图,只好进行强攻,由于敌军的所有目标都已弄清了,我军集中独一师独二师的两个炮兵团和两个坦克营分东西两路进行炮击。

不到20分钟,南丰县城东、西两面的城门及部分城墙全被轰倒推毁,城墙和城内的工事、碉堡、暗堡、及炮兵阵地大部分被推毁。我军两个机械化步兵团在两个装甲团的掩护下从东西两门攻入,尽管敌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由于指挥部被先行推毁,再加上我军的优势火力和强大的政治攻势,不到3个小时战斗就结束了。我军留下一个团打扫战场,其余部队按照预定计划奔向设伏地域。

再说南枝:广昌城外的敌军飞机场,驻有敌一个加强团。我南集团红二师负责解决。战斗打响后,为避免缴获的敌机受到损坏,我军不得向进攻机场的敌军进行炮火拦阻,占领机场工事的特种兵和侦察兵只能用携带的轻武器阻击敌军的疯狂进攻,等待装甲部队的到来,情况十分危急,指挥部命令在空中待命的直升机大队前往支援,在直升机猛烈火力的打击下,敌军抱头鼠窜,精神一下子崩溃了,紧接着我红二师的坦克团、装甲团开进了机场,然后对残敌进行扫荡。我炮兵团则首先推毁敌军的炮兵阵地,随后对机场周围的敌军工事进行猛烈打击,掩护装甲部队的进攻,战斗已没有了悬念,不到两个小时就消灭敌机场守备一个加强团。

进攻广昌守敌的我军,按预设的步骤进行,我南集团军用红一师和红三师进攻,留下独三师作预备队。第一步,集中我强大的炮兵部队和装甲部队先消灭城外之敌和城内的大部分敌军,迫使敌军求援。第二步,全歼残余的敌军。第三步,再消灭来援之敌。

战局打响后,果如所料,由于敌军根本没料到我军会奇袭广昌,因而守备比较松懈,在我军突然、准确、猛烈炮火的打击下,敌军一下子被打荤了,城外工事的守敌象一群受了惊的野马,纷纷向着城内蜂涌而去,我军装甲部队随后猛追,南门在我特种兵和侦察兵的接应下,迅速攻入城内,其它二门也随即而破,我军兵分数路,向敌纵深猛插,形成合围,然后遂个包围歼灭。

广昌城内敌剿匪中路军指挥部乱成一锅粥,敌中路军总指挥陈诚在南昌接到电报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急忙命令增援南丰的九十四师和八十八师迅速回援广昌,命令建宁,泰宁,将乐之敌从南边迅速增援广昌,两面夹击,再配合城内守军一举消灭闽西北共匪主力,再现广昌战役的辉煌。这一计划受到J介石的大大赞赏,准备再抽调部队进行支援。在广昌中路军指挥部的副总指挥薛岳接到陈诚的回电,顿时,象吃了兴奋剂似的,一下子气高志昂,赶紧给自己的部下打气道:“各位,J总统、陈总指挥已来电,增援部队分南北两路夹击共匪,只要我们守住阵地,就能配合增援部队聚歼共匪于广昌城下。”一番话顿时使这群泄了气的敌军将领神气十足。纷纷表示要与阵地共存亡,并疯狂向我军频频发起反击。但这时为期已晚,我电子作战信息分队破译了敌军的增援电报后,立即进行了战场电子遮断,切断守敌对外的通讯联系,指挥部调整了战斗部署,发起总攻,在直升机、重型火炮,坦克装甲车的联合打击下,顿时冰消雪融,土崩瓦解,一群群未死的敌军,个个象丧了魂似的,有些还没清醒过来,便成了我军的俘虏。不到十一点战斗便结束了。南集团留下独三师守卫广昌,共余三个师补充油料弹药后,立即赶往设伏地带,“恭候”南线前来增援的敌九十四师和八十八师。

从建宁、泰宁、将乐增援的敌军一个师另一个团共约15000余人在敌六十三师师长的率领下,向广昌疾进。待进到建宁与广昌之间的李家湾一带时,便陷入我北集团军的重围,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步兵伴随装甲部队迅猛出击,打得敌人溃不成军;我军适时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绝大部分敌军缴械投降,我北集团全歼了北线增援之敌。除留下少数部队跟地方部队及民兵打扫战场,押送俘虏和缴获的武器弹药作战物资外,其余部队稍作休整、补充后便秘密地向宁都,石城一带开进,准备执行第二阶段作战任务。

南线设伏的南集团军红一师,红二师,红三师在距广昌城30公里的地方伏击全歼了南线来援的九十四师和八十八师,无一漏网。第一阶段的任务圆满完成。顺利攻下了广昌、南丰等城,解放了建宁、泰宁、将乐等县,共歼灭了国民党军队五个正规师另两个团,共76000余人;其中俘虏63000人,缴获步枪62000余枝,德式冲锋枪2500支,轻重机1500余挺,迫击炮200余门,山炮,野炮160余门,电台18部和其他作战物资。另外,还缴获了飞机71架(轰炸机和侦察轰炸机)及大量的汽油和航空炸弹。缴获汽车138辆,装甲车25辆。由于广昌是敌人中路军的作战物资储存基地,战斗开始时,南集团军指挥部便派特种部队和侦察部队乘乱攻占基地和仓库,保全绝大部分作战物资和弹药。单是仓库里的粮食,就可供我军吃上半年。

广昌刚攻下,何峰凡同志率领的闽西北根据地的政府工作组就进入广昌,建立人民政府,维持秩序,组织武装工作队进入刚解放的各县各乡,好在这些地方都是原Z央苏区的根据地。但由于G民党的第五次“围剿”,这些地方受到了极大地摧残,再加之地主还乡团血腥残暴,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为尽快扭转这种局面,我们采取快刀斩乱麻的方法,从独三师和南平警备师抽调部分主力部队配合各县武装工作队进行迅猛打击。抓住的还乡团头子和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一律召开宣判大会,公开枪决,绝不手软。对所有的地主还乡团成员统统送劳改总队开矿,修路进行劳动改造。另外还从缴获的物资中调来了大批的粮食、衣服等生活用品支援刚解放的地区,因此迅速地稳定了局势,稳定了民心。

为了保证第二阶段作战的顺利进行,按原计划便将直升机团派驻广昌城外机场,利用缴获的油料就近支援作战。因此,对原飞机场进行修整扩充。为防止G民党空军的轰炸,我军从基地调来了一个防空营,布置在机场周围,高空由红军空一师进行巡逻掩护,地面由独三师一个团担任守卫,以加强机场的安全保卫。对于俘获的大部分G民党飞行员,则送到空军基地学习教育,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穷苦百姓的子弟,一旦转变过来,可就是我军的一批宝贵财富。我们还从基地调来了一批空军站台、地勤人员及机械师,对缴获的飞机进行维修与改装,使之能尽快投入使用。同时加快飞行员的培训,使我们秘密培训的飞行员,能早日投入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