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喜欢上击剑是在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上,当时在男子花剑团体赛上,中国队1剑惜败于法国队,那场比赛让我认识了中国男花三剑客,同时也喜欢上了击剑.击剑这项运动在中国十分的不普及,比赛转播也几乎没有,只有在奥运会和亚运会上才能看到.但是,尽管如此我仍然在十分有限的条件下把我少量的关注给了中国击剑(说到这里就来气,为什么会是少量的关注呢,因为大把大把的关注都给了中国男子国猪们!!!).时光一晃就是四年,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我又看见了我们的男子花剑队,他们一路过关,再次站在奥运会男子花剑团体赛决赛的赛场了,这次我们的对手换成了意大利队.意大利击剑队继承了意大利军队卑鄙无耻的传统,在董兆致近乎疯狂气势连赢6剑的情况下,意大利击剑运动员桑佐使出了"绝招":倒地!诈伤!换剑!以打乱我们剑客的气势.然后这种卑鄙的伎俩竟然得到当值匈牙利裁判的支持.终于,此后匈牙利裁判更是力挺意大利队,以一种不把金牌判给意大利不罢休的方式,再次葬送了我们的奥运会金牌.如果说在悉尼我们是输的可惜,那在雅典,我们就是输的憋气!然后,男子花剑团体赛离开奥运,这枚金牌成为了中国男花三剑客和中国击剑队以及中国所有击剑爱好者心中永远的痛!

朋友中就我一个人喜欢击剑,会关注击剑,所以当仲满夺得男子佩剑个人金牌的时候,朋友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我当时就说,这枚金牌没有让我有什么特别的高兴.当然,仲满是好样的.在我眼里,花剑是花剑,重剑是重剑,佩剑是佩剑,是不能混在一起的.

昨天回到家正好赶上了女子佩剑团体赛决赛,说实话,我一直觉得佩剑比花剑好快,看起来过瘾.当我们最大优势领先到10剑的时候,我心里想,赢就赢吧,又不是男子花剑团体金牌,一种无所谓的态度.随着比赛的发展,慢慢的我们的优势被赶上,这是我的心情顿时紧张起来了,我好象又回到4年前,8年前看男花团体赛的感觉.我不在坐看比赛了,而是蹲着,我一直认为这个方式看比赛是减少心情紧张程度的最好办法.不能输啊!也许,注定中国击剑就是应该要充满着一种悲壮之气,我们的佩剑姑娘们,一剑!又是一剑!一剑惜败!又是惜败!我点了根烟,好象真的回到4年前,8年前,那个令人伤心的夜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