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格鲁吉亚与南奥塞梯的战事看出了俄罗斯政治的真正掌权者仍是总理普京而不是总统梅德韦捷夫,俄国国家民族主义已定了调。


如果依俄罗斯宪法,外交及军事是由总统执行指挥的,但在对付格鲁吉亚攻奥一事上,却处处都是总理普京的影子,他第一时间就从北京飞往俄南北奥塞梯自治共和国坐镇,他立即发言指摘格鲁吉亚及支持格鲁吉亚的美国,甚至直指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


有一种看法认为俄国早就有了格鲁吉亚要动武的情资,以俄在独联体国家中多年经营的情报工作,岂能连这样重要的情报都不能获知,它一天之内就能从克里米亚调派军舰及一万部队,显然是早已有了准备,而出席北京奥运应是总统梅德韦捷夫,但普京却躲开莫斯科去了北京,这似乎也是有意作为,显示俄非仓卒应付。


普京之放弃系统职位而屈就总理,主要目的就是贯彻其政策,这政策的核心就是重新树立俄罗斯在旧苏联统辖地区的地位,这便产生了连环的效应,旧苏联统治过的国家唯恐再受俄国指挥,纷纷谋求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而这些国家愈急,便愈引起俄国的焦虑,担心俄国被美国及西方势力包围起来。


普京的政策是要为俄国重画一个势力范围,这需要一套周密的计划而不是随机的反应。从这次出兵攻击到格鲁吉亚,便可看出这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军事外交一体配合,而可怜的萨卡什维利正好给普京的计划开了个口。


美国能为了格鲁吉亚而与俄国开战吗?正如美国能为台湾而不惜与中国开战吗?这是个常识问题,普京绝对能把握这一点,所以方将俄国海、陆、空军都推进到格鲁吉亚。当然它不会占领格鲁吉亚的土地,但也不会接受美国的调停,而是将面子做给欧洲联盟,让欧盟提出和平计划,将一条红线深刻地画在格鲁吉亚与南奥之间,这也是在让欧洲国家了解北约东扩的后果。


俄如不是决心如此,便不会对中国特别拉拢,从大事上的边界问题之解决,小事上的如接受一千余名四川震灾儿童到莫斯科接受心理治疗,而梅德韦捷夫竟能三度去探望这些小孩子(美国的对抗办法是接受川震的受灾大学生赴美研究)。


法国一教授说,从某种意义上看,“格鲁吉亚正为俄国过去二十年来承受的种种付帐。”普京要扫除戈尔巴乔夫与叶利钦为俄国带来的耻辱,这笔帐可能要逐渐清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