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请搜索 [ 10月 ] 在此版的旧贴)


第二篇 京华十里路,璀璨追汉唐。酒酣当上马,西北斩恶狼。


十一


被炒得和吵得热火朝天的北京奥运会,终于开场了。开幕式的一场视觉和听觉大宴,算是给世界人民上了一堂中国文明的幼儿园入门课。那气势磅礴的鼓舞和太极,估计除了令世人震撼和感叹之外,还会让有些人心生怯意,从此明白中国人民不可欺,国家不可侮。


这场超凡的文化启蒙,并不在于炫耀中国五千年文明的博大精深,造福亿万人类的无数发明,而是向世界显现“有朋自远方来”的开放胸襟,“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求知欲望,和“三人行,必有我师”的虚心态度。这种集古老和现代于一身,汇自豪和谦卑在一体,固守本族的传承,汲取他族的智慧,重新打造出一种更为辉煌的华夏精神,当是我辈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那丝路的花雨,西洋的骇浪,恰恰是中国今天为世界贸易和制造大国的最佳注释。而张艺谋,陈其钢和蔡国强,这些世界一流的艺术家,开始为“中国制造”这个古代的金字招牌,注入新鲜的活力,为中国经济创造出一个契机,使中国产品在面对品质的困扰和西方的杯葛之后,如凤凰涅磐,浴火重生。这也要求全体中国人同仇敌忾,对任何想摧毁我们民族声誉的败家子奸商们,当杀无赦。


笔者不想重复他人的吐沫,大谈神奇李宁的“夸父追日”,姚明和林浩的领军入场,水墨画卷之秀,唐乐盛装之浓,因为数年后,太多的人会忘记了这些细节,而只留下淡淡的鸟巢印象,大伙儿又会一窝蜂的对当年的春节晚会七嘴八舌和大放厥词。以中国的人口之多,艺术家的水准之高,原创之新颖独特,过两年玩出一个比这个开幕式更酷更型的盛宴,也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中国人民一定要在这个奥运会中记得什么人的话,我的第一个提议是一位美丽姑娘的名字刘岩。这位无缘在开幕式现身为世界展现她的动人身姿的艺术家,当为奥运开幕式的第一英雄。如果奥运会后还需要任何计划实行的话,从奥运收入中拿出一个基金出来,集全球医学专家之力,如何使她重新站起来,回到她热爱的艺术舞台,当是一个首选。中国的真正复兴,不光是经济,军事和政治硬实力的崛起,还要包括文化,艺术和思想的重振。每一位艺术家,就像我们民族历史上灿如星海的诗人,画家,作家,名伶等等,都是值得全民族珍惜的国宝,没有对他们每一位的爱护,我们民族的前途就不会光芒四射。


我们还要记得16位在喀什献身的武警战士,没有他们的牺牲精神,就没有我们可以从容举办奥运会的和平环境。我们还应该记得为奥运会做出奉献的所有志愿者们,希望这些可爱的大学生们,可以自豪的在他们将来的求职履历中,放上“北京奥运志愿者”一句,为他们加分。我们更应该记得所有参与建设北京鸟巢,水立方,巨龙,巨蛋,大裤衩(想起很旧的一个相声)的外省民工,和为了北京建设而不得不迁移的北京居民,正是这些一个个小我的牺牲,才可能造就我们民族今日的繁荣昌盛。而我们未来的政策,就是如何让这些为社会的整体利益而牺牲的人们,得到最好的补偿,令我们的社会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和谐社会。



十二


奥运会开幕式的另一个看头,就是美国软脚蟹总统布什,和俄罗斯新沙皇总理普京,比邻而坐。估计这两位仁兄除了欣赏表演,向自己的运动员挥手之外,还是有很多共同话题要谈。而那些共同话题一定是关于俄罗斯在格鲁吉亚的战争,以及其背后的一大串一言不合,就会问候对方老娘的头痛问题。


在笔者的大国游戏里,我并没有花太多的注意力在俄罗斯上,因为我认为这个世界真正的大国只有两个,那就是美国和中国。俄罗斯,和欧盟,日本,印度等等,都只能算是个“中“国,发发纵横捭阖的黄粱梦而已。


在未解体之前,苏联一直就解决不了经济落后的问题,空有广袤的国土和资源,加上超过两亿五千万的人口,还是没法成为世界超级经济强国。在俄罗斯分裂出来后,俄罗斯民族的人口只是1.5亿左右,而且由于出生率低(育龄女性平均2.4个孩子,才可以保持人口稳定,而俄罗斯是1.1),男人寿命远远低于女人,每年的人口递减1百万,照这个速度下去,不到50年,俄罗斯的人口就会减半,适龄工作人数缺乏,其经济情况会很加恶化。好在现在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飞涨,在某种情况下,减轻了俄罗斯的经济压力。


所以对欧洲和北约来说,他们认为在世界大国长跑中,俄罗斯是百分之百的输家。与欧洲各国不同,在面临人口缺乏的困境下,欧洲采取是有限制的吸收高科技移民人才的政策,补偿应为适龄劳动力不足和人口老化的挑战。这些国家在吸收来源于东欧国家,亚洲国家如中国,印度等人口大国的做法是很有成效。当然他们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如何融合信仰***教的来自于土耳其,阿拉伯和北非移民带来的宗教冲突,如果解决不好的话,社会动荡是一个大的隐患。


俄罗斯则对来自其他国家的移民心怀疑虑。本来俄罗斯自身的人才,由于自然条件的原因,有向西欧和美国移民的趋势,而吸引来自欧洲的移民又不是一件易事。当然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移民,因为皮肤颜色的不同,和数量的劣势,都令俄罗斯人胆颤心惊。这种只出不入的情况,当然使人口流失更加严重。而由于公共医疗系统的瘫痪,艾滋病的流行,加上俄罗斯人狂饮伏特加的天性,都是人口大幅减少的原因。


记得过去当北约将军们和俄罗斯同僚开定期的碰头会时,欧洲人总是要以这样一个笑话开始:“请问今天的中国和芬兰的边境情况如何?”而每次俄罗斯的将军们就会恶眼瞪着笑得快岔气的西方将军们。


在苏联垮台和各加盟共和国独立出去之后,俄罗斯有两个忧虑。一个是北约的东扩,西方势力不光接管俄罗斯的前附庸国家如东德,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匈牙利,然后肢解斯拉夫小弟南斯拉夫,拿走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斯尼亚,马其顿,黑山,和科索沃,只剩下塞尔维亚苦苦支撑,迟早都是欧盟的囊中之物。